一周前的18o航班爆炸事故极大的刺激了所有人的神经,肯尼迪国际机场大幅度的加强了安保工作同时也大力强化对飞机的维护保障。√★网

    只是,虽然飞机失事给所有人的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影,但是作为纽约这座国际性大都市的繁忙空港,各式各样的飞行还是要继续。

    理查德邦特是纽约扬基队的一名明星投手,家产丰厚的邦特购买了一架私人********,今天晚上他就来到机场准备驾驶自己的飞机前往大西洋城参加一个晚间私人聚会。

    就是那种很爽很爽,有粉和大量不但漂亮而且性格上放的开什么都敢做的妹子的私人聚会。

    在得到塔台的起飞允许之后,兴致冲冲的邦特很快就驾驶着自己的飞机飞向了夜幕之。然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飞机内部的控制系统猛然间跳出了一抹明亮的火花!

    ‘嗖~~~’一颗照明弹飞向了幽暗的夜空之,附近一大片区域顿时被映照的一片明亮。

    银白色的亮光映照下,无数晃晃绰绰的身影在树林之若隐若现。在距离最后时刻不过还有最后十分钟的时候,许诺终于被那些警察与民兵们给堵在了这片树林西北方向的一处水潭附近。

    虽然心有些遗憾,不过许诺对此早有了心理准备。如果真的做了这些准备就能够避开死神的攻击,那这次的异时空之旅也太过轻松了一点。

    “开火!!!”警察与民兵们甚至都没有去辨别许诺的身份,直接就下令开火。他们现在迫切需要一个死了的嫌犯来扛起所有的罪责。他们不需要活口,只需要死了的重刑犯。只要嫌犯死了,那事情怎么样就由他们随便说了。

    许诺是主动暴露自己的行踪的。警察们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现被困在了这片区域,无法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悄然离开。这种时候许诺只能是将徐贤安顿在一处偏僻的地方躲避起来,他自己去主动吸引所有人的火力。

    ‘砰砰砰~~~’

    ‘咚咚咚~~~’

    众多的警察与民兵们向着许诺所在的草丛之猛烈射击,可是许诺的身影却像是闪电一样在所有人的眼穿行而过。

    “我的上帝,那是外星人吗?!”上百名被抽调来的at小组成员以及民兵还有fbi的探员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许诺以出常人想象的度在树林与草丛之穿行而过。

    那矫健的身影看上去就像是猎豹一样迅捷。或许他们无法辨别出来许诺的度有多快,但是他们却知道那是人类无法企及的度。

    “这件事情应该让五十一区的人来处理才对。”托马斯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联想到之前那个神秘的敛尸官,托马斯心隐隐感觉到自己好像卷入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之。

    许诺的移动度很快,不过也跑不过子弹。单纯的逃跑是没有意义的,许诺开始出手进行凌厉的反击。

    天空之的光亮是人造的,附近的区域看上去有些惨白。许诺双手持枪,势如闪电一般借助着树林与草丛的掩护杀入了不远处的民兵群之。

    人影晃动之间,四周的at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射击。因为入目所见四周全都是人影。这个时候开火几乎必然会打自己人。

    许诺目光如炬,双手挥舞之间弹雨纷飞,异常精准的射击几乎每一枪都能够命身旁民兵的要害部位。许诺可没有什么去打胳膊腿的仁慈之枪,他射击的部位全都是头部,脖颈以及心脏等要害部位,力求一击就让敌人失去战斗力。

    惊呼声,怒骂声,哭泣嘶喊声还有密集的枪声将整个区域变的混乱至极。四周隐藏在黑暗之的动物们也被嘈杂的声响以及血腥的味道给刺激的狂暴起来。

    天空昏暗,照明弹的光亮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消弱。水潭旁边的树林草丛之成为了一处惨烈的杀戮场所。许诺手双枪喷吐着火舌在近距离上肆意收割着那些民兵们的性命。

    不要因为人家挂了个民兵的头衔就认为其真的就是普普通通的懒散民兵了。要知道美国最强大的战略核威慑洲际导弹就是以民兵来命名。

    美国的民兵组织基本上都是正规的预备役,加上美国成熟的枪支化以及拥有众多在军队以及各种武装执法机构里面服役的人员。美国的民兵战斗力甚至不弱于一些国家的正规军。

    只是,这些训练有素的民兵们在此刻却对这个度极快,身影就像是闪电一样神出鬼没的嫌犯没有丝毫的办法。他们甚至都无法真正抓住许诺的行踪。基本上都是看到高掠过的身影,将枪口甩过去瞄准,开火。然后现人已经移动到了其它地方。

    ‘砰砰砰~~~’许诺根本就不用更换弹夹,他在存储空间里面拥有多支已经上好弹夹并且打开保险的手枪。他只需要直接从存储空间里面将手枪拿出来继续射击就行。这种堪称作弊的行为在那些近距离的民兵眼就成了怪物,他们从未见过能够如此连续密集射击的手枪!

    许诺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放倒了近二十名精锐的民兵,远处的托马斯看的肝胆欲裂。这根本不是什么嫌犯,这是从地狱之跑出来的撒旦!

    “开火!开火!!”托马斯再也顾不上什么误伤了,疯狂喝令身旁的at们向着许诺所在位置猛烈开火。至于许诺附近的那些民兵们会不会被误伤,现在已经管不了了。

    “还有最后分钟。”许诺面色平静,心暗自计算着最后的时间。至于从不远处那群at们那边射过来的密集弹雨,许诺直接一个瞬间移动就闪身来到这些at的身旁。

    许诺的突然出现极大的震慑了所有人的心,这是出常理想象的事情。精锐的at们也是一阵慌乱,就连原本严密的行动队列也瞬间崩溃。

    许诺的一只手握着手枪,另外一只手换成了锐利无比的匕。整个人宛如虎如羊群一般在at间掀起了阵阵腥风血雨。

    托马斯手拿着手枪向着鬼魅般在人群之闪动的许诺拼命射击,他现在已经完全顾不上其它任何事情了。心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今天如果不能打那个鬼神般强大的家伙,那这里的人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许诺此时已经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了最巅峰,无论是身体还是枪法都到了最佳状态。虽然因为密集使用念力抵抗子弹的攻击导致精神力负担加重,鼻血泊泊流淌而且头已经开始晕。但是他却知道自己此时这种霸体状态足以维持到最后几分钟的时间结束。等到返回现代世界之后,些许的伤势终究是有修养好的时候。

    许诺的移动度快,身体素质好并不代表他就不会被子弹打。相反,哪怕此时是在夜间,那些at以及民兵们的枪法依旧准确无比,而且她们的数量是如此之多。许诺不可避免的会被子弹击。

    之所以一直都没有事情,那是因为他一直都在使用念力在身体周围形成了一堵无形的力场在阻挡所有的子弹。

    因为场面上的形势慌乱而且许诺的移动度快,这个场景并没有被人现。实际上许多子弹都是在许诺身体旁边被念力阻挡下来。这也给他的身体带去了巨大的压力。

    “啊!!!”一声尖锐的惊叫声传入许诺的耳朵里。最近一个星期的相处让许诺已经非常熟悉徐贤的声音,这是徐贤遇上了危险!

    托马斯一屁股就坐到在了地上,面色惨白的浑身颤抖不已。

    刚刚那个宛如来自地狱的死神一样强大的男人枪都已经快指到自己的脑门上了,原本心头冰冷都要喊上帝了。可是那个恐怖的家伙却瞬间消失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不想知道。他此刻的心只有死里逃生的庆幸与劫后余生的恐惧。

    一阵寒风吹过,托马斯的身子一僵。他猛然看到之前那个敛尸官不知道什么出现在此地,一身深色风衣大步向着不远处的水潭边走去。然后,随着目光的移动,他看到了让他终生难忘的一幕!

    徐贤原本躲在水潭边上的一处半人高的坑洞内,满心焦虑的看着许诺在密集的弹雨之杀进杀出。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突然间感觉自己身后传来一阵阴冷的寒意,猛然回头却骇然看到一只足足有数米长的巨大鳄鱼正张开血盆大口向着她爬过来!

    脑海之瞬间短路的徐贤只能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响,身体却无法做出丝毫的反应,眼睁睁的看着散着腥臭气息的鳄鱼大嘴离自己越来越近!

    就在徐贤绝望的心跳都快要停止的时候,身旁的空气一阵扭动,许诺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旁!这一刻,看着许诺的身影,徐贤的心就像是凝固了一样。

    许诺没有时间去考虑为什么这个地方会出现一只大鳄鱼,看着近在咫尺的血盆大口,许诺猛然上前一步一脚重重的踩在了鳄鱼布满了利齿的下颚上,巨大的力量将鳄鱼死死的踩在了岸边。随即,许诺半蹲着身子伸出一只手搬住了鳄鱼的上颚,就这么半蹲着将鳄鱼的大嘴给狠狠的撑开!

    这是一只成年的湾鳄,体形巨大。其布满了利齿的大嘴咬合力甚至过一吨!是自然界之的绝对霸主。

    可是此刻却被许诺一手一脚就给撑开,嘴角坚固的皮肤血肉都已经开始撕裂!疼痛以及身体被控制迫使鳄鱼拼命的扭动身躯试图躲开,钢鞭似的尾巴在身后的水潭之搅起了冲天的浪花。但是落在许诺的手想要逃脱哪有那么容易?

    “去死!!”许诺双目圆瞪,手臂上的肌肉凸起,力量爆之下猛然起身!被他抓住的鳄鱼上颚直接从嘴角处被撕裂,整只让人感到恐惧的鳄鱼被他直接从嘴巴处撕成了两半!

    鲜血横飞,腥臭的血腥味道传遍了整个场地。所有还活着的人都沉默了下来,没有人再继续射击。他们全都傻愣愣的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这tnd就不是人类能干的事情!

    “你很强大,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强大的人类。不过。”一声冰冷的声音打破了沉寂,穿着深色风衣的敛尸官缓步走向许诺。微微抬头猛然露出了一张完全是无尽幽暗漆黑的面孔,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无面神鬼一样死死对着许诺“你必须死!”

    徐贤此时已经被吓的动都无法动弹,尤其是在看到敛尸官那张恐怖的脸之后。而许诺则是面色平静的来到徐贤身旁将她扶起揽入怀。目光明亮的看向敛尸官,嘴角轻翘“白痴。”

    许诺与徐贤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敛尸官微微一愣,随即同样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前。只留下了一群警察与民兵们面面相觑。

    “我们该怎么向上面汇报?”沉寂片刻之后,一名警官来到托马斯的身旁。看着不远处那只被生生撕裂成了两半的鳄鱼残骸声音之带着无法抑制颤抖。

    “让上面的都去见鬼吧。”坐在地上的托马斯大口喘着粗气,双手抱头用力的抓着自己往日里爱惜宛如生命一般的头“给我支烟,我现在需要冷静!我***快要疯掉了!”

    许诺与徐贤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身处于曼哈顿岛上一栋高层公寓的楼顶。看着眼前宛如星河般璀璨的夜景,许诺猛然躬身吐出口鲜血。高强度的爆让他的身体出了负荷,现在是反噬的时候了。

    “你怎么样了?别吓我啊。”徐贤抱住了精神萎靡的许诺,声音之已经带上了哭腔。

    “还有最后十秒,我就能送你回家了。”许诺紧了紧拳头试图站起身来,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寒风吹过,那名敛尸官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我说了,你必须死!”

    “你怎么杀我?!”许诺裂开嘴角笑了起来“你可不能亲自出手。”

    “飞机!!!”搀扶着许诺的徐贤猛然间尖叫起来。许诺目光一凝,一架********的引擎冒着黑烟正直直的向着身处于楼顶的自己冲过来!!!他甚至能够看到驾驶舱内飞行员那惊恐欲绝而又绝望的眼神!

    “不要!!!”许诺猛然将徐贤抱了起来向着身后远方仍了出去!看着飞靠近的飞机直直的冲向许诺的背后,看着许诺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向她挥了挥手,徐贤眼的泪水顿时汹涌而出。

    这一刻,她的心终于有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眼泪模糊了双眼,耳畔传来了那个穿着深色风衣怪物的凄厉怒吼。徐贤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离开之时的那处房间。

    看着四周空荡荡的房间,徐贤仰起头,眼泪无法抑制的汹涌而出“不要死!”

    ------

    “昨夜纽约洋基队著名投手理查德邦特驾驶私人飞机在曼哈顿撞上一栋高层公寓引大火与恐慌,邦特当场死亡。警方推测邦特的飞机是因为机械故障而失事。警方提醒”

    “咔嗒。”遥远东一处异常奢华宽敞的房间内,一名带着头巾有着一捧大胡子的阿拉伯人关上了眼前的电视机。坐在异常奢华的沙上微微闭上眼睛闭目养神。

    “飞机,大楼?纽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