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卡走了,许诺也走了。有些摸不着头脑却知道事情很不对劲的孝渊看了看呆坐在桌子旁边的权宁一之后也走了。虽然比不上其她人,可她也不是个笨蛋。

    出门没有看黄历已经不足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换做是谁遇上了一个自己惹不起的人也会像他一样双腿乱颤,面色苍白,汗流浃背,身子抖的就像是个鹌鹑一样。尤其是在他心怀不轨的企图被毫不留情的揭露出来的时候。

    被揭露出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做这一行的难道还怕被人揭穿不成?他真正害怕的是,因为这件事情他得罪了一个惹不起的人。这种人要么不动,要么报复起来的时候无法抵抗!

    整齐的脚步声响起,面色惨然的权宁一抬头看去,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已经来到这处包间内。

    领头的帅气男人上前来到目光迷茫的权宁一身前,面色平静的将一份逮捕令出示在他的眼前“我是尔地方检察厅的检察官李珉宇,现在怀疑你参与非法洗钱活动,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这个国家的检察官们是最为风光的公务员。是被无数人所崇敬的存在。

    他们的权利极大,甚至可以说是执法部门的老大,就连各地的警察都要服从他们的命令。而且这个国家一半以上的人口经济都集在这座城市之,这里的地方检察厅就成为了权利最为庞大的存在。

    而且因为这个国家是典型的看脸社会,哪怕你的才华再好没有一张好看的脸也很难出头。能够在这里出任检察官的都是才华横溢,而且面相不错的存在。

    看着被架起来走向外面的权宁一,帅气的李珉宇检察官眯了眯眼睛从口袋里拿出了电话拨了出去“李律师,事情已经办理妥当了。是的,人已经抓到了。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招待的他。”

    ------

    现在的许诺早就已经过了依靠拳头来解决问题的阶段。

    他现在非常有钱,有了钱自然也就有了权势。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可以通过钱来解决的。在从郑秀晶那里得知这件事情之后,许诺立刻就给自己的私人律师李光顺打了电话,让他去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调查清楚。

    权宁一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他的计划虽然隐秘周详,可是在强力人士的用心追查之下他的一切秘密就像是秃子头上的虱子一样显现出来。

    许诺只是出了些钱而已,自然就有无数人跳出来帮他解决问题。一个小人物而已,就算是他身后的大老板也不会太过在意,像是这种人多的是。丢了之后再换一个好了。

    对于许诺来说,这仅仅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他是不会放在心上的。现在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早上刚刚下过雨,空气湿润的厉害,呼吸之间胸肺就是一阵清凉的感觉。被连绵的雨水冲刷过的天空之白云朵朵,悠闲自得的在都市上空罕见的蓝宝石天空之飘然而过。

    许诺坐上播放着情歌的大黄蜂看着前边快离开的宝马车笑了起来。

    “事情解决了?”一直躲在车里没敢跟着去的郑秀晶看着自己姐姐的车子离开之后才悄然松了口气,急忙出声询问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这个时候她可不敢跟着许诺一起进去,而且她刚刚也看到了几辆检察厅的车停在了咖啡厅的门口,一群西装革履的检察官冲进了咖啡厅里,心很是担忧。

    许诺随手关掉了车上的音响,向着咖啡厅的门口扬了扬下巴“看那边。”

    面露疑惑之色的郑秀晶看了过去,一群检察官簇拥着一名个子很高的男人走了出来,直接上了检察厅的车就扬长而去。

    “好了,事情已经处理完了。”许诺转头看着娇艳如花的郑秀晶“现在该是我们的事情了。”

    “啊?”满头雾水的郑秀晶不解的看向许诺,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忘了,你说过要做我女朋友的。”许诺眯起笑眼,笑着开口“你姐姐现在应该回家了。我现在准备去你家拜访一下你的父母,你看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去买些礼物?”

    “”郑秀晶的脸上飞起红晕,急忙移开目光不敢看向许诺。

    郑秀晶之前答应过许诺,要帮助他重新追回她的姐姐。许诺却说要让她假扮自己的女友去刺激杰西卡,当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现在想想,事情好像很不对劲。这个时候自己该如何去面对姐姐?一股莫名烦躁的情绪笼罩在心头,久久无法散去。

    许诺深深的看了眼副驾位置上的明媚少女,目光之神色变幻。笑了笑,动汽车离开了这处咖啡厅。车上的音响再次响起,浪漫的情歌在车内回荡。

    这可不是许诺第一次前去女朋友的家里拜访,之前就准备去往金泰妍的家里拜访她的父母,只是因为突情况没有成行。有了经验与没有经验就是不同,至少许诺很清楚应该买些什么礼物。

    这个国家虽然因为极度的自卑而yy自己的强大,但是却始终无法遗弃传承自华夏的化传承。像是这种正式的登门拜访绝对是非常郑重,其意义也非同寻常。虽然郑秀晶一家子都拥有美国国籍,不过其化传承却一直都深受东方化的熏陶而没有改变过。

    “要不等下次吧。”当许诺将大黄蜂停在家门口的时候,心跳快的就好似要跳出来的郑秀晶猛然拉住了许诺的手,面色绯红,神色有些慌乱的哀求“我还没有准备好。”

    院子里面停着那辆宝马车,也就是说杰西卡此时已经到家了。这个时候以这种身份出现,想想也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来。

    郑秀晶的确是没有准备好。如果她真的是许诺的正牌女友的话,登门拜访什么的当然没有关系。可是,她自己心里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这只是在演戏而已,只是为了让她的姐姐重新回到许诺的身旁而演出的一幕戏剧。

    正常情况下是没有哪个女人会愿意这么做的。也就是郑秀晶心对许诺有着爱慕之心才点头应允下来。只是事到临头之后,内心各种纷乱繁杂的情绪再也无法抑制,此时此刻根本就不敢下车。

    许诺愣了下,回头看了眼后座上堆积如山的礼品盒。转过头来看着神色慌乱的郑秀晶,伸出手轻抚着她那白皙的脸庞“好,我知道了。”

    郑秀晶愣愣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许诺。内心之的慌乱逐渐消退,一股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

    慌乱的内心逐渐安静下来,感受着许诺的气息,郑秀晶舔了下自己的嘴角。她肯定不会知道自己的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对许诺的吸引力有多大。

    男人有钱有势了,原本作为稀有资源的漂亮女人自然也就会主动靠上来,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许诺非但有钱有势,而且还拥有着强大的力量。愿意围绕在他身旁的漂亮女人自然多的是。

    只不过,没有接受过精英教育的许诺心依旧保留着一份纯正的情感。他的心容不下那些莫名其妙出现的漂亮女人,只有那些曾经与他有过感情纠葛的女人才能在他的内心之留下印记。

    因为不停在任务世界之旅行,经历过太多太多的神奇故事,拥有着宛如神话般的强横力量。许诺此时对于力量的追求已经远远出了其它方面的情感。他甚至都有些害怕,害怕自己成为纯粹的为了追求力量而放弃一切的存在。

    如果失去了身为普通人的各种情感,那就算是得到长生不老,毁天灭地的力量那又能如何?还不是和一块石头一样孤寂?充其量不过是一块更加强大的石头,就像是能够毁天灭地的陨石那样罢了。

    许诺不愿意让自己在彻底强大之后失去一切的情感寄托,成为一块冰冷的石头。因此,他拼命的保留着自己内心的感情,通过感情来证明自己依旧还是作为正常的生命而活着。这样的人生才会精彩而有意义。否则的话,就算是变成了与宇宙同生的强大石头又有什么意义。

    新的情感无法突破他那因为追求力量而逐渐封闭起来的内心,对于之前的情感牵绊也就显得更加珍贵。眼前面色绯红,娇艳欲滴的明媚少女就是他心的情感牵绊之一。

    许诺微微前倾身子,直接就吻了上去。

    随着力量的不断增强,随着他在任务世界之近乎于为所欲为。世俗的道德法律牵绊对于他来说已经越来越小。没有丝毫压制的力量是恐怖的,放纵而又没有控制的力量极有可能会毁灭一切。而许诺现在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为自己的心增加一些牵绊。

    感受着许诺的气息,紧紧攥着葱白双手的郑秀晶呼吸急促起来,缓缓闭上了眼睛。她感受到了许诺的真实情感,内心终于不再畏惧退缩。

    片刻之后,唇分。

    许诺笑着开口“既然你还没有准备好,那这次就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再来拜访。你看什么呢?”

    许诺挑了挑眉梢,有些惊讶的看着郑秀晶双目出神的看向自己身后的车窗。疑惑转过头去,一名手拎着手包的女士正满脸震惊之色的站在车外,目光颤抖着看向他们两个。

    不需要郑秀晶的介绍,只是看着那相似的面容就能够知道这位女士必然就是郑秀晶的妈妈。许诺苦笑出声。

    “这么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