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拜访,我是许诺。”屋内的气氛很是诡异。面色古怪的郑秀晶父母坐在沙上仔细的打量着许诺,而坐在沙扶手上的杰西卡则是低着头摆弄手的指甲刀。至于坐在许诺身旁的郑秀晶,此时依旧是满脸通红,低着头玩着自己的拇指绕圈。

    杰西卡虽然是在低头摆弄指甲刀,可是那急促的呼吸,颤抖着的双手早已经出卖了她此时的心情。郑秀晶坐在沙上绕拇指,但是其眼角余光总是不断的在自己的父母姐姐身上漂来漂去。

    郑秀晶的父亲还好一些,只是目光好奇的打量着许诺。而郑秀晶的母亲就不一样了,脸上带着愤怒的表情狠狠的盯着许诺和郑秀晶。

    她之前可是在自家门口亲眼看到了自己的女女儿和人在车里亲热。天底下任何一位母亲见到这种场面都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郑秀晶现在可还是在上学。这又不是几百年前的古代,十八岁就已经当妈了。只是这种事情又不好说出来,只能是用目光来表示了。

    许诺倒是没有想过自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到哪里都会受欢迎。只是以这样一种方式见面的确是有些让人尴尬。

    因为气氛稍稍有些尴尬,许诺就开始打量着这栋房子。

    不得不说,做艺人这一行虽然有着这样那样被人指责的地方,而且付出的辛苦也很多。但是只要能够成名,那赚的钱至少要比普通人强的多的多。就像是郑家此时的这栋房子,位于号称黄金地段的清潭洞,还是高档的别墅。

    上下两层不说还带阁楼,少说也有个二百平方米的面积。而且之前看到房子前面还有小小的花园。这在国土面积狭小,造房子从来都是怎么节约怎么来的这个国家里面绝对是少见的豪宅了。

    在东方传统化之,像是这样的男人去见家长的场面都是很紧张的。毕竟这是属于化传承。只不过这一点在许诺的身上却没有太大的表现。

    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就连恐龙和外星人都揍过,满是气味恶心的丧尸与各种怪物的房间也待过。现在的这点气场压力对于许诺来说还算不了什么。

    许诺今天并没有穿的非常正式,毕竟这是临时起意的事情。一身深色的休闲西装也不会显得非常随意。坐在沙上身形挺拔,身材方面绝对是非常不错。就算是没有强化过身体,每天都会进行训练的许诺也会拥有一副好身材。

    郑家父母的年纪也不算大,估计不到五十岁的样子。而且母亲是体操选手,父亲是拳击手。身形相貌方面还是不错的。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漂亮的女儿。

    要知道s向来都是出了名的以貌取人,无数少男少女打破头的想要跻身其,没有足够的资质怎么可能会被星探主动邀请?看下小时候拍的广告就知道了。

    因为没有人说话,气氛稍稍有些尴尬。许诺看了眼杰西卡,笑着开口“我是第一次登门拜访,也不知道该带些什么才好。一些小小的心意,不成敬意。”

    非常有钱的许诺当然不会做出直接上硬菜,成箱子现金端上来然后大大咧咧的说你女儿跟着我一定会幸福什么什么的这种事情。他带的礼物都是一些真正意义上的补品与礼品。价格方面虽然也不算是便宜,可是对于登门拜访来说已经是足够了。

    “不用这么破费。”相比之下,什么都不知道的郑父倒是客气了几句“有空就过来吃饭,就当是朋友拜访。”

    有人开口了,那就能接上话。许诺很快就与郑父寒暄起来。无非也就是问问,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开始的这种问题。直到郑父开始询问许诺工作的时候,许诺说了自己做些小生意的时候,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杰西卡突然间笑出声来。

    几个人全都看向杰西卡,她却是一脸的不在乎。坐在沙扶手上晃着腿,身子侧倾抱住一旁的母亲“妈妈,我饿了。”

    郑家父母面面相觑,自己这个大女儿一向都很懂事的,今天这么突然间这么不分轻重?客人登门拜访的时候做出这种失礼的举动?

    郑家父母不知道是为什么,而知道为什么的许诺与郑秀晶却对此一言不,场面上有些尴尬。不够没等郑母说自己女儿几句,一直坐在许诺身旁玩手指的郑秀晶突然起身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爸爸妈妈,我们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互相之间都有好感,我也觉得他人不错。所以我们想要正式交往。”郑秀晶话是对着父母说的,可是眼神却是看向一旁的杰西卡,咬着嘴唇语气坚定“他人很好的,有自己的公司也很上进。我很喜欢他。”

    杰西卡的身子明显颤抖了下,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转头看向自己的妹妹。看着郑秀晶那毫不退缩的眼神,这一刻,她好像终于明白了些什么。自己的妹妹,长大了。

    都是年近五十的人了,郑家父母的人生经历当然能够感觉出来气氛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只是此时有许诺这个外人在场也不好说些什么。郑父急忙开始打圆场“嗯,孩子他妈,时间也不早了。家里来了客人你就去早点准备饭菜吧。”

    郑母带着两个女儿离开客厅去了厨房,拳击手出身的郑父看向许诺,突然开口“会喝酒吗?”

    “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厨房内,紧皱着眉头的郑母目光严厉的看向自己的女儿“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吗?”

    就是因为你不知道才不能跟你说,你要是知道了那事情还得了?这种话只能是在姐妹两人的心里说。毕竟无论是姐姐还是妹妹都不可能将真实的情况告诉自己的母亲。要不然的话估计这位母亲就会拿着菜刀冲出去了。

    姐妹俩都是报以沉默,甚至都同时移开了目光。有什么话也是她们私下里说,肯定不会当着自己母亲的面把事情挑开。

    “唉~~~”看到两个女儿的神态,郑母自然是知道事情肯定是有内情。只是女儿不愿意说她也没有办法。只能是摇头叹息“都长大了。”

    虽然身在厨房,可是实际上这姐妹俩从小到大都是两手不沾阳春水的。别说是帮忙做饭了,平日里就连碗都不会去洗。都说女儿是要富着养,这可真的是养到家了。

    ‘啪!’一瓶酒,两个方杯放在了面前的小案几上。因为年轻的时候常年在美国生活,郑父更加喜欢喝威士忌而不是软绵绵的清酒。

    “秀晶还没有成年。”给方杯倒上酒水之后,郑父的话让许诺微微一愣。他这才想起来在这个国家二十岁的时候才算是正式成年了。此时此刻,严格意义上来说郑秀晶只是一个未成年少女。

    女儿大了,终究是要恋爱的,郑父之前对那未曾谋面的男人只有一个要求,好人。不会伤害自己的女儿。今天见到许诺之后,曾经身为职业拳击手所养成的敏锐感觉让他感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很不一般。女儿能够找到这种优秀的男人是一件好事,同时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许诺穿戴整洁性格却不张扬,虽然没有女儿公司那些如花般美貌的男生好看,可是气质方面绝对远远甩开那些奶油们一万年。神情虽然略带紧张,可是目光却一直都非常平静。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这是郑父给许诺下的结论。

    他很担心自己的女儿是否能够守住这样的男人。毕竟在美国闯荡过的郑父眼力还是有的。别的都不说,单单是许诺手腕上的那块百达翡翠就价值不菲。这样一个气质出众而且很是富有的男人必然会吸引许多的女人。

    不过如果郑父现在知道自己的两个女儿都和眼前的这个家伙有染的话,估计他此时会直接把手的酒水全都泼到许诺的脸上去。

    面对着郑父男人看男人的审视眼光,许诺勾起嘴角“我会照顾她的。”

    许多时候,女人说上一万句话也比不上男人之间的一句承诺。眼前的情况就是如此。

    喝酒,倒酒,再喝酒,再倒酒。

    一瓶威士忌不知不觉之间就消失殆尽。简单的闲聊谈吐足以体现出一个男人的成熟与稳重。两人之间的话不算多,可是却足以看出一个的大致出来。

    郑父的面色已经开始微微泛红,不过许诺却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双方在酒量上的差距立现。

    等到餐厅的桌子上摆满了菜肴的时候,郑父已经有些脚步虚晃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像是普通的聚餐一样。一顿普通的家宴,只是很少有人说话。而且杰西卡从头至尾都没有正经的看过许诺一眼。

    “这个是给你的礼物。”晚餐结束之后又坐了一会儿闲聊了几句,许诺随即起身告辞离开。理所当然的,郑秀晶外出送他。在走出院落之后,许诺拿出了送给郑秀晶的礼物。

    “你出门的时候姐姐一直在盯着你。”郑秀晶此时却并没有太过在意礼物,而且紧紧看着许诺“她的性格就是这样,表面上越是不在意,内心反倒是更加在意的。”

    “哦。”许诺只是笑了笑,随手又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放在郑秀晶的手“既然我们已经是正式的男女朋友了,我就要承担起责任来。这是给你的零花钱。别想太多,一切有我。”

    许诺上前一步,在郑秀晶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如果无法联系上我也不要担心,我只是有工作要做而已。”

    看着远去的大黄蜂,郑秀晶抬手拢了下被夜风吹起的凌乱秀,目光有些迷离“正式的吗?”

    ------

    “找到了,出吧!”正用手撑在车窗上想心事的许诺都没来得及掏出电话交代一番,就被戒指直接传送去了异世界。

    无人驾驶的大黄蜂上响起了激昂的音乐声响,在车流密集的街道上肆意窜行,呼啸着向着别墅方向开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