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什么人?”打头的那个有着一双阴鸷眼神的壮实牛仔握着跨在腰间的手枪,目光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东方面孔。

    在这个混乱的时代之,有无数人在世界各地奔波,为的就是求财求美好的生活。自然而然的,因为财富而衍生出来的各种故事简直多不胜数。这个时代可不是数十年之后那个和平的世界,这个时代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都一样,命如草芥。

    这是一个疯狂的时代,每个人都在为了生存而疯狂。

    “我是一个路过这里的旅客,只是想要询问一下现在的时间。”许诺的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他已经知道这个牛仔是要去做什么了,也知道他们抬着的沉重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许诺对于即将死去的人还是很尊重的。

    “自己抬头看那边。”牛仔并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多事。毕竟这里可是人来人往的繁忙车站。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大钟“那里有钟。”

    “多谢。”许诺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笑着转身离开。

    “有问题?”身旁的马仔上前低声询问,并且做了个切的手势“要不要”

    “别多事。”眼神阴冷的壮男看了眼向着卫兵走去的许诺,微微摇头“先做正经事,把我们的十万块拿到手再说!”

    他们并不是怕事,实际上这个牛仔的手里早就已经沾满了鲜血。这个时代的人命并不值钱。他们只是不愿意多生事端而已。

    名牛仔很快就上了停靠在月台上的那列老式燃煤火车。而一直都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的许诺则是笑了下,随即身影连闪不知不觉之间潜入了火车上。

    蝎子王是一个传说的故事。说是五千年前的时候非洲大6上出现了一个强大的王者蝎子王,带着他的军队试图征服世界。只是,这支无敌的大军在蝎子王的带领下冲向古埃及帝国,然后在持续数年的战争之被击败。

    本来这种类是于神话传说的故事在世界各地有很多,并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只是,在这个世界之,这个神话却是真实存在的。那位蝎子王被打败之后逃入一片沙漠之。而那片荒凉的沙漠的名字就叫做阿姆谢。

    全军覆没,本人即将死在荒凉沙漠之的蝎子王无法抗拒死亡的威胁。他向死神起誓,愿意向死神阿努比斯奉献自己的一切,无论是生命还是灵魂。只要死神能够让他打败敌人,让他活下去就行。

    然后,死神接受了他的誓言,没有收走他的生命而是让他成为了死神军团的统领。

    原本无比荒凉的大沙漠阿姆谢,也在死神的神力下化为一处无比庞大的绿洲。而蝎子王则带领着无敌的死神军队彻底击败了他的敌人,报仇雪恨。

    誓言这个东西一般情况下是不能随便的。尤其是在拥有神灵的世界之更是如此。死神在完成了与蝎子王的约定之后就收走了他的灵魂,将他与那支无敌的死神军团安置在了阿姆谢绿洲的金字塔内。等待着五千年之后再次觉醒。

    戒指给许诺的任务就是去干掉那个蝎子王。当然了,身为死神军团的统帅,蝎子王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见到并且挑战的。想要挑战蝎子王,前提就是要拥有蝎子王的手镯。这是地图也是唤醒蝎子王的钥匙。

    单单是唤醒蝎子王也不行,因为许诺的任务是干掉它。

    可是,在将自己的灵魂奉献给了死神成为死神军团统领之后,蝎子王就已经拥有了不死之身。像是许诺这种人最讨厌的就是不死之身。因为就算你能打过它可是要不了多久人家就会重新原地满血复活。这种事情谁遇上能不怒火烧?

    蝎子王的不死之身是死神阿努比斯赋予的。想要打破的话必须要拥有至少与阿努比斯相同的力量。许诺如果拥有与神灵相似的力量,他也不用满世界跑着去做任务了。

    无法打破神灵设置的力量,那就只能是使用神灵的规则。而这个规则就是,审判之矛。传说可以击杀蝎子王的神器。许诺想要完成任务清除湮灭身上的诅咒,先要做的就是拿到手镯与审判之矛。

    既然之前那个牛仔带着伊莫顿的东西上了火车,那按照电影剧情来说此时就是伊莫顿这个**oss前往阿姆谢绿洲的路上。那个戴上了手镯的小男孩此时也应该是在车上。至于审判之矛,只要跟着小男孩就能够得到。这一切都是熟知剧情所带来的好处。

    当然了,按照戒指的理论,许诺做的越多事情被改变的就越大。所以许诺决定尽可能的低调行事,只有需要的时候才出现。这样或许能够最大程度上减少对世界原本运行轨迹的影响。

    蝎子王许诺并不怎么担心,毕竟以许诺的身手来说只要能够拿到致命一击的审判之矛,那干掉蝎子王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他担忧的地方在于那个boss,古埃及的大祭司伊莫顿。

    那可是一位拥有千年法力的古老大祭司。熟知各种法术咒语,这种人或者说是怪物许诺可没有兴趣去交手。毕竟他对于法术这方面的理解与能力几乎为零。以己之短攻敌之长的都是笨蛋。

    之前许诺悄然上车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有莫名的心悸。这列火车上有着强大的存在。许诺并没有去招惹他的意思,因为他不是自己的目标。

    这列火车很快就驶离了车站,沿着轨道向着远方的沙漠之开去。而隐藏在最后一节车厢里的许诺没有太长时间就猛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气息冲天而起,就像是被掩埋在了地下的种子瞬间成长为了参天大树一般。

    许诺咧了咧嘴角,看了眼四周一整个车厢内因为气息爆而慌乱不已的火鸡活羊甚至还有骆驼,微微摇头。看来那个倒霉的牛仔已经挂了成为祭品。身为普通人参与到这种游戏之死亡是必然的结果。贪欲永远是最大的原罪。

    很明显,伊莫顿的法力已经完全恢复了。好在许诺身处于装满了各种活禽牲畜的车厢内,伊莫顿很难感应到他的存在。

    只是,虽然暂时安全了,但是另外一个问题很快出现。许诺刚刚出现在这个世界就匆忙上车准备去阿姆谢绿洲。他身上什么都没有。别说武器什么的,就连最基础的食物和饮水都没有。

    虽然以许诺此时的身体素质来说,长时间的不进食饮水并不会给他带去什么影响。但是肚子咕咕叫的时候那种饥饿与口渴的感觉却不会缺少分毫。不得不说,逐渐更加喜欢上享受的许诺无法忍受这种事情。

    四周虽然有着大量的家禽牲畜,可惜许诺却做不到茹毛饮血。他喜欢经过烹调的精美食物。哪怕是环境不允许的话至少也要是熟食才行。

    好在这列火车虽然一直在赶路,但是偶尔还是会在一些城镇上停留的。许诺抓住机会趁着停车的时机跑到镇子上去空手套白狼。

    当然了,许诺还不至于什么人都下手,他还没到那么丧心病狂的时候。他都是挑一些当地的富户们出手,只是为了弄些食物而已。

    时间过的飞快,列车在一处巨大的神庙附近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带着全套的装备与活物离开了火车,许诺当然也不例外。只是他的身影隐藏的非常好,并没有人现他而已。

    “聪明的小家伙。”栖身隐藏在神庙顶端的横梁上,许诺微微侧头看向下面那个戴着蝎子王手镯的小男孩,嘴角上带着笑意。

    戴上了蝎子王的手镯就要在天内抵达金字塔,不然就会死。而且戴上之后就无法脱下来,前往神灵之地阿姆谢的道路只有戴上手镯的人才会知道。一旦人死了那就只能是等待下次开启,而下次开启需要等待五千年。

    这种苛刻的条件迫使所有所有想要进入阿姆谢的人来说,在正式抵达之前是绝对不能让这个孩子死掉的。许诺也是这么想,所以他紧紧的跟在孩子的身后。就这么看着这个聪明的孩子通过倒水活沙子搭建出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模型来传递信息。这个信息对他来说也是有用的。

    许诺可是知道那把专款专用的审判之矛此时是在这个孩子的舅舅手。而男孩的舅舅很快就将来到这里。

    第二天,许诺远远的跟随着伊莫顿的队伍向着菲莱神殿岛方向前行。跟了一段路之后,许诺记下了附近的景色,随即身形一闪就消散在了空气之。

    “阿历克斯留下了领带,还给我们堆了个沙堡。”小男孩的母亲,据说是古代埃及公主转世的考古学家伊芙紧紧握住了自己丈夫的手“是菲莱神殿岛,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

    “嗯。的确是一个聪明的孩子。”许诺突愕出现的声音把伊芙等人吓了一跳。急忙转身准备抵抗的时候,许诺已经欺身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许诺没有与电影之的人物过多接触的念头。除非必要,许诺只会忙自己的事情。无论这里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对于许诺来说只有一个词,那就是有用的人。只要有用,他做什么都不会有心理负担。相比起被困在这里五千年,许诺为了完成任务真心是什么都能做。

    一番闪电般的拳打脚踢之后,许诺很快就将几人制服。几人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看清楚许诺的模样。看着躺着地上呻吟的几人,许诺检查了一番手里的枪械,脸上满是笑意的看向几人“请问强纳森先生在哪里?”(。)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