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吗?”下巴上胡子唏嘘,身形消瘦的强纳森靠坐在飞艇篮的外面,双手抱在膝前与一旁的飞艇驾驶员闲聊“我曾经在非洲用一袋子玻璃球就从那些酋长们的手里换到了十几块黄金。★网”

    “十几块黄金?!”驾驶员的口水都快要滴落下来了“你确定?现在是大航海时代吗?”

    “当然!”强纳森一脸的洋洋得意“那个黄金棍子就是当时弄来的好东西之一。后来回到伦敦之后被人骗光了,最后输的只剩下了那个棍子。”

    “那是我的。”驾驶员再次强调黄金棍子的所有权。

    “上帝啊。”强纳森正准备继续忽悠的时候,猛然看到自己的妹妹妹夫还有那个法老的侍卫被一个东方面孔的家伙拿着枪逼迫着从神庙之走了出来。

    强纳森的人生格言就是遇上危险的时候要先撤退,不过有利益的情况下必须先得到好处才行。现在明显是没有什么好处,而且来者不善。强纳森猛然一个翻身就准备逃跑。

    ‘噗噗噗~~~’一连串子弹扫在了他前方不过数米的沙地上,溅射飞起的沙子把强纳森给浇了满头满脸。

    在许诺精准的枪法面前,几个人完全动弹不得。

    “你是什么人?”作为真正意义上的主角,几乎是被幸运光环从头保护到结束的欧康诺看着许诺,他确认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东方男人“你想要做什么?你是伊莫顿的手下?”

    “我不是任何人的手下。”许诺挥了挥手的武器,示意几人全都站在一起“我没有恶意,只是需要一件东西而已。强纳森先生。”

    “啊?哦。是的,我是强纳森。”原本准备躲在法老侍卫身后装作自己不是强纳森,不过看到许诺那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眼神,强纳森咽了口唾沫之后还是微微上前一步站了出来“我们认识?我借用过你的东西?”

    在强纳森的心想来,能够专门跑到沙漠里来找自己麻烦的,必然是有仇的人。自己的财产都已经输光了,也就只剩下曾经被自己借用过东西的人。只是他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

    “这倒是没有,你误会了。”许诺笑着摆手“你没有从我这里借用过东西,是我想要问你借个东西。”

    “啊?”强纳森一头雾水“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嗯,我的钱包里还有二十磅。你需要吗?”

    许诺耸了耸肩膀“谢谢,我需要你的那个黄金棍。麻烦拿给我,谢谢。”

    “嗨,那是我的。”强纳森还没有来得及说,一旁的黑人飞艇驾驶员就已经跳了出来“那个黄金棍现在是我的。”

    ‘咔嗒!’上了膛的手枪顶着了驾驶员的脑门上“现在是我的了。”

    许诺满意的看着手的审判之矛,拿在手里把玩了一番之后转动矛柄顿时‘噌!’的一声就冲出了一节尖锐的矛尖。金黄色的长矛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璀璨夺目,一看就不是凡品。

    “谢谢你们。”许诺满意的把玩着手里的审判之矛,说的话却把几人给懊恼的要死“这是干掉蝎子王必须要有的审判之矛,没有它的话蝎子王可不好对付。谢了啊。”

    欧康诺几人闻言顿时看向强纳森,全都是满脸的怒意。如此重要的东西居然被当成了一个黄金棍子!简直让人无法容忍!

    许诺劫了财之后却并没有要命的念头,因为没有那个必要。而且拿了人家的东西还给了些好处“你们的儿子现在还很安全。至少在进入阿姆谢绿洲之前他会很安全。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帮你们把他救出来。”

    许诺当然不是心地善良想要做个圣人,他只是做个顺水人情而已。毕竟那个小男孩的手上有着蝎子王的手镯,许诺要带着他进入金字塔才行。话这么说能够刷下好感何乐而不为?毕竟眼前的这几个也不是什么小角色。

    “你知道我儿子在哪里?!”身为母亲的伊芙听到许诺的话之后顿时就激动起来。毕竟母爱的确是伟大的。

    “我说了,他现在很安全。只是无法离开伊莫顿而已。”许诺手一翻就将至关重要的审判之矛收入了存储空间“别担心,他现在很安全。”

    空间波动闪过,许诺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强纳森等人用力的揉着眼睛,再仔细看的时候依眼前只有滚滚黄沙。

    “这是神灵吗?”强壮的法老侍卫喃喃低语“还是说,又有一个强大的祭司复活了?”

    “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欧康诺咬了咬牙“那个审判之矛被夺走了,我们的武器也被夺走了。现在该怎么办?”

    “我的刀也被抢走了。真是搞不明白这么强大的存在为什么还要我们的这些武器?”法老侍卫抬手向着天空之召唤他的鹰隼“让部落里的人为我们再准备一些武器吧。现在只能是这样了。”

    “现在已经赢了一半了。”再次现身之后,许诺的脸上浮起笑意“接下来就是进入金字塔干掉蝎子王就好。看来这次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许诺远远的跟着伊莫顿的队伍去了菲莱神殿岛,阿布新贝尔神殿,欧西里斯神殿一路来到了蓝色尼罗河谷地之。来到这处河谷之后,许诺终于可以确定蝎子王的金字塔就在河谷的尽头之处。

    虽然他早就知道阿姆谢绿洲是在一处河谷的尽头,也知道那些伊莫顿他们会经过那些神殿。可是看电影与实际情况并不一样。电影之不过几个镜头的事情,可是在实际之许诺甚至就连地图上的标识都找不到。

    这些神殿在电影之不过是一个名字而已,许诺来到这里如果不跟着这些人一起走的话,他只能是不停的去询问当地人,一点点的去寻找。那样的话别说五天了,五个星期都够呛!

    人生地不熟的在偌大的埃及沙漠里面找一处隐秘的位置,做梦呢吧?

    站在纯净的河谷旁边,耳畔听着河水的咆哮声响。许诺目光平静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光头男,古埃及大祭司伊莫顿。

    远处的驼队早已经不见了踪影,眼前的伊莫顿则是特意留在这里等着许诺。

    伊莫顿是上古时代的古埃及大祭司。在数千年前的蒙昧时代里,神权有时候甚至比王权更加重要。尤其是这个世界是一个真正拥有神灵存在的世界,作为人世间与神灵沟通的渠道,那些尊贵的祭司们不但地位显赫,而且还拥有着强大的法术力量。

    而伊莫顿,就是祭司们的领袖,大祭司。

    因为与法老的妃子有染,伊莫顿在行刺了法老之后被侍卫们抓捕,随即被处于最为惨烈的虫噬之刑。在这个拥有神灵的世界之,拥有法术的伊莫顿虽然死在了刑罚之下,可是在千年的痛苦之后他被死亡圣经重新复活。

    复活之后的伊莫顿依旧保留着自己的法术,而且经过千年的痛苦折磨使得他成为了一个法力强大的存在。而且其本身也是不死之身。

    “一直都感觉有人在跟着我,可是怎么都找不到你。”伊莫顿的身形修长,而且容貌英俊,难怪千年前能够勾引到法老的妃子。单单是这张英俊的脸庞就足以让女人们为之尖叫。

    缓步上前来到许诺的身旁,伊莫顿轻声询问“你是谁?”

    许诺扬起下巴,目光之爆出一抹精光。笑了笑,猛然前扑双臂张开抱住了伊莫顿的腰。怒吼一声,一个背摔就将身躯高大的伊莫顿狠狠的砸在了身后河滩坚硬的石块上。

    正常人挨上这么一下甚至会被摔断脊椎。只是,本身就是不死之身的伊莫顿却好似没有感觉一样从地上爬了起来。

    “不错。”伊莫顿英俊的脸上露出一抹邪魅的笑意,伸出手向着许诺招了招“再来。”

    许诺也笑了,笑的很是灿烂。虽然面对着一个几乎打不死的怪物,可是许诺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之心。这么多的任务世界下来,经历过这么多的危机。他的心在面对危险的时候早就已经硬如铁石。

    许诺微微弓下身子,强壮的双腿猛然力,甚至在河滩的石面上留下了两个深深的印记。闪电般冲出的许诺猛然弓着身子抱住了伊莫顿的腰,怒吼着推着他急向后飞奔。一身轰然巨响之后,许诺抱着伊莫顿狠狠的撞在了一旁河岸旁边的崖壁上。

    这一次撞击非常猛烈,许诺起身退开之后,伊莫顿直直的倒在了地上。而他身后的那片坚硬岩石构成的岩壁甚至出现了丝丝龟裂的痕迹!

    没有丝毫犹豫的,许诺曲起手臂,用手肘对着躺在地上的伊莫顿那颗大光头狠狠砸了下去。

    伊莫顿猛然翻身躲开了这一击,而许诺的手肘直接砸在了地面上的一块巨大岩石上。坚硬的岩石顿时四分五裂!

    “咚!咚!咚!”许诺快翻滚,每一次翻滚都用手肘狠狠的砸向同样翻滚躲避的伊莫顿。河滩旁边这处地面上的坚硬岩石就像是豆腐一样被砸的到处都是裂痕。

    对付伊莫顿这种强大的术师,近身肉搏是唯一的选择。身手敏捷的许诺抓住了他的双臂,猛然就将伊莫顿甩了起来。就像是摔布袋一样将伊莫顿在地面上砸来砸去,最后甩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不远处的崖壁上。

    落石与碎块轰然落下,将伊莫顿埋在了石堆之。

    微微喘息的许诺眯起了眼睛。他知道这位强大的大祭司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干掉。

    果然,片刻之后那堆碎石块被猛然掀飞。浑身上下没有丝毫伤痕的伊莫顿缓缓站了起来,面色平静甚至还带着一抹笑意的看向许诺“很好,继续。”(。)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