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我该去学点茅山道术了。”看着从乱石堆里站起来,赤果的肌肤上就连一丝划痕都没有的伊莫顿,许诺抬手摸了摸鼻子。这种不死之身根本就没法打。传统的物理攻击起不到什么作用,可是法术类的攻击许诺压根就不会,这下麻烦大了。

    “怎么?不打了?”看着许诺没有动作,伊莫顿冷笑出声“那就该我了!”

    伊莫顿猛然向着许诺伸出双手,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就将许诺包围。这股力量非常庞大,就像是无形的大手一样将许诺缓缓脱离了地面漂浮在了半空之。

    身体就像是被一只无形大手给束缚住了一样动弹不得,这种无力感是许诺从未经历过的。这让他的心头掠过一丝恐惧的感觉。感受到了危险的靠近,许诺的身体瞬间就生了剧烈的变化。

    一股宛如温泉般的炽热力量从四肢百骸之喷薄而出,许诺的双目之闪过一抹红芒。怒吼一声宛如平地惊雷,双臂猛然张开的许诺硬生生的将那股无形的束缚之力撑开随即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面对危险的时候有人会选择绝望的放弃,可是也有人会选择在压抑之下爆!多次历经危险的许诺爆了。

    一直都是面色平静的伊莫顿终于变了颜色。他从未见过能够从他的控制之摆脱出来的人。今天算是看到了,内心的震撼实在是难以言表。

    许诺从半空之落地之后根本没有丝毫的停留,双腿在地面上猛然力一瞪,整个人就如同闪电般冲了出去。

    这次与之前不同,许诺在近身之后挥舞起自己的拳头甚至隐隐带上了风雷之声!

    许诺的拳头四周微微泛红,就像是钢铁厂里高炉刚刚出来的红色铁水之带着淡淡的桔黄。看上去就像是空气因为剧烈摩擦而在燃烧一般!

    “咚!!!”许诺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伊莫顿的下巴上。这一击的威力之大直接就把伊莫顿给打飞了起来。

    “嗷!!!”在半空之划出一道抛物线重重摔在了河滩上的伊莫顿出一声宛如来自灵魂深处的痛苦凄厉嚎叫。他的身上泛起淡淡的红光,整个人都在不断颤抖。

    许诺的这一拳打出了暴击,因为太过强力甚至是对伊莫顿造成了灵魂伤害!

    就像是质量无穷大的时候甚至可以形成黑洞直接破坏时间与空间的规则一样,当力量足够的时候同样能够形成前所未有的威势。

    伊莫顿的身体是不死之身,可是他的灵魂却不是。许诺几乎凝聚了全身力量的一拳将威势透过伊莫顿的身体传递到了他的灵魂层面,给他带去了刺骨的伤害。

    灵魂被燃烧的痛苦哪怕是在埃及最恶毒诅咒之下痛苦了千年的伊莫顿也无法忍受。双手抱头疯狂的嘶吼,在河滩上翻滚挣扎。身体里法力疯狂而出将整个河滩都给掀成了一锅热粥。乱石飞舞,流水****!

    终于,无法承受的灵魂伤痛渐渐停歇了下来。窍流血的伊莫顿也逐渐恢复了神志。入目所见,四周一片杂乱就像是爆了地震一样。只是那个带给他刻骨伤痛的东方面孔却已经消失不见。

    伊莫顿心不解,眉头紧锁。那个东方面孔为什么不在自己失去控制的时候继续攻击,把自己杀了?

    许诺当然想要杀掉伊莫顿,毕竟强大到会法术的伊莫顿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正常人在面临威胁的时候先第一反应都是清除而不是逃跑。只是,许诺在狠狠的给了伊莫顿一记痛击之后选择了快离开。

    实际上这种程度的攻击是许诺本人的身体暂时无法承受的。甚至于,他正常情况下都无法使用出来。

    今天这是因为被伊莫顿的威胁给刺激到了,向来都是在任务世界之横行的许诺却被人轻易的控制住了,就像是被关入笼子里的苍鹰。如此强烈的危机与羞辱他怎么可能受的了?

    巨大的羞辱与危险彻底激怒了许诺,使他在一瞬间就爆出了基因内所隐藏着的力量,并且将其汇聚起来集在了拳头上狠狠的砸在伊莫顿的下巴上。这一击的威力巨大到让人难以想象,甚至伤害到了伊莫顿的灵魂。

    可是,许诺本身的身体就像是急爆了肾上腺素一样是被强行提升。而且那些源自于基因之的力量强度远肾上腺素,其使用过之后所造成的伤害与后遗症同样也要比肾上腺素更猛烈!如果不是许诺的身体足够强大的话,他之前打出那一拳之后就已经因为强烈的反噬而挂掉了。

    许诺双腿健步如飞的在河谷之飞奔。他的一只手捂着嘴,殷红的血渍顺着手指缝泊泊而下。甚至于,他的眼角与耳朵都在淌着鲜血。许诺的另外一只手从存储空间内拿出毛巾拼命擦拭着鲜血。他感觉自己此刻头晕眼花,耳畔嗡鸣不断四周一切的声音全都听不到。

    源自于基因的力量在无法承受的时候自然是要反噬到基因之去。许诺本身有着极佳的医术,只是面对这种情况却是束手无策。至少在他已知的世界之还没有能够直接修补基因的技术和药物。他现在只能是依靠自己的力量生生扛起来。

    扛过去了,身体素质必然会因祸得福而再上一层楼。扛不过去,那万事皆休。

    许诺心也有些后悔了。他之前实际上是可以走人的。毕竟拥有瞬间移动的能力想走还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他想要试一下自己此时究竟到了什么程度,也想要看看伊莫顿是个什么程度。所以就想着交手看看。

    完全没有想到,这一打起来就搂不住了。

    当伊莫顿用法术将许诺的身体控制起来的时候,从未遭受过这种羞辱的许诺顿时有些失去理智,心底被一直压制隐藏的戾气瞬间就此被点爆。疯狂的向着身体索取力量直到撑开伊莫顿的束缚。只是那个时候身体里的力量太多已经无法控制和承受,只能全都砸在伊莫顿的下巴上。

    现在许诺需要休息,哪怕只有几个小时也足以让他的身体好些。只是,这座河谷比较危险,他需要离开的更远才行。在身体彻底无法承受之前尽可能的找到一处安全点的地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诺终于跑不动了,直接瘫倒在了地上。昏昏沉沉的脑袋逐渐迷糊起来,随即陷入了昏睡之。

    许诺的神志昏了过去。可是他的身体却在剧烈的变化之。身上的肌肉不断凸起,一股股莫名的力量在身体之四处游走。他的头体毛还有指甲都在疯长,这是新陈代谢加的标志。

    许诺身上的毛孔不断的涌出黑色的杂质,看上去就像是身上被覆盖了一层污垢。而且味道很是难闻,四周的动物全都远远逃开不敢靠近许诺附近。

    不知道过了多久,远处天边火红的夕阳都已经开始逐渐西沉。许诺身上不断游走的莫名力量逐渐平静下来,原本时重时轻的呼吸声也开始平缓绵长,规律之带着一抹内蕴的气息。

    “阿嚏!我去,怎么回事?掉粪坑里了?!怎么这么臭?!”从昏睡之清醒过来的许诺眼睛都没有睁开就闻到一股让人无法忍受的臭气扑面而来,险些直接把他给放倒。

    许诺此时身上布满了一层泥垢,那是他人生二十多年以来身体之不断积攒下来的毒素与杂质。

    环境的污染,空气和水以及人每天都要吃掉的各种食物实际上对于人体都是有着损害的。只是因为非常微弱所以无法察觉而已。

    这些损害一直都在积累,等到数十年之后就会在人的身体机能老化之后爆出来。

    许诺之前强行向自己的身体索取力量,虽然成功了但是因为出了承受能力而使得自己的身体遭到力量的反噬。这个时候他只能是依靠自己的身体硬抗下去。抗过了,那身体素质就将会有一个巨大的提升。抗不过去,那万事皆休。

    许诺扛过来了,身体里的求生本能爆之下生生的让他从危机之重新走了过来。在许诺昏睡的这段时间里,他的身体本能的从基因层面上重新焕了生机。身上的那些污垢都是多年来积攒在身体里的杂质毒素,这次身体素质生翻天覆地般变化的时候也将这些杂质全都排了出来。

    以人类目前的科技手段来说,还无法做到这种程度。而许诺则是因为自己本身被极大的强化过,在之前爆的时候即是坏事也是好事,身体的本能自动的让他有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被熏的不行的许诺一个箭步就跳入了不远处的河谷之,清澈的河水被激荡的冲天而起。扑在河水里的许诺拼命的搓动着身子,很快就将身上的泥垢一层层的搓落。这些泥垢落在清澈的河水之很快就将河水染的浑浊不堪。

    不知道褪了多久,许诺身上的皮肤都快要被他给搓红了,这才堪堪把身上弄干净。

    再也闻不到那股刺鼻的气味之后,许诺长长的松了口气。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有时间去观察一下四周的环境。

    河谷在这个地方豁然开朗,入目所见,在许诺的眼前不过数百米外就是一片几乎一望无际的绿色世界!在那遥远的森林最深处,一座金光闪闪在夕阳余晖映照下璀璨夺目的金字塔傲然矗立其!

    这里,就是传说的阿姆谢绿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