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不去?”踏步进入这片茂密的森林之,许诺动了下念头想要试着瞬移直接去金字塔附近。毕竟他的眼力不错已经能够看到位于森林核心的金字塔。只是动下念头之后却丝毫没有反应。

    心头微动之下,许诺返回河谷再次瞬移到附近却丝毫没有问题。

    “阿姆谢果然很邪门。”许诺站在河谷的尽头看着远方那座逐渐沉没入黑暗之的传说完全用黄金构造的金字塔。心已经大致有了些了解。这里作为死神的守护之地,看起来是拥有禁制的。

    试了下存储空间,果然也无法使用。就连他的念力都一样被禁止。不过只要离开森林范围,哪怕只是一步之遥就可以没有丝毫的局限使用。

    “果然是神灵,布置下的法力禁制连我这个异时空的来客都要被禁制。”许诺微微摇头,事情果然没有想象之的那样顺利。在这片被神灵控制的土地上,他的空间能力几乎都被封锁了。

    “没办法,只能是靠自己了。”虽然遗憾,不过事情还是要做。今天已经是最后的时间,明天天亮之后蝎子王就会复活。不能瞬移的话许诺就必须赶时间追上伊莫顿才行。

    许诺使用过t病毒这种人类几乎无法承受的神奇药物来改善自己的基因,后面又使用过强效的基因修复液。这两点才是他这次在爆透支反噬之后能够逃脱大难的最主要原因。

    尤其是基因修复液的效力非常强大。之前许诺一直都没有能够挥出来其真正的作用,顶多也就是让自己不会被恶性的病毒细菌感染疾病,身上有伤势的话复原能力快而已。

    不过这一次许诺突如其来的爆以及源于基因层面的突破使得基因修复液的作用被完全放了出来。之前身上的泥垢杂质基本上都是依靠基因修复液挥效力而排出的。在各个方面的作用下,此时许诺的身体素质已经全面过了人类理论极限。

    例如正常情况下人类是恒温动物,当体温降低的时候就会导致反应和判断能力下降。一般5度的时候会走路困难,度的时候失去理智,o度的时候就会失去知觉陷入昏迷。而二十度的时候心脏就会停止跳动。至于零度,人体的组织会结冰,细胞结构会被摧毁。

    但是许诺此时被完全强化修复了的身体却足以支持他在体温降低到了零度的时候依旧能够行动自如!

    再例如人类的身体肌肉组织内的每一个肌肉纤维可以产生大约o微牛顿的力,而每平方厘米的肌肉可以产生大约1oo牛顿(1o公斤左右)的力。

    但是因为人体本身的脆弱限制,无论是皮肤还是肌肉组织以及骨骼极限承受的力量不过区区数百公斤而已。因为再多就将会对自己的身体本身造成严重的反噬。皮开肉绽,骨断筋裂绝对不只是开玩笑而已。

    但是许诺此时在全身基因被全面强化修复过之后,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可是实际上已经是真正的钢筋铁骨。皮肤肌肉纤维血管以及骨骼全都无比强大坚韧。全力以赴一拳挥出的时候其力量已经过了人类身体所能承受的理论重量,五吨!

    想一想,打架的时候许诺一拳过来有着数吨的力量,谁挨着也是死定了!

    当然了,这个力量还需要有着许诺的控制。毕竟他不可能在日常生活之也始终保持这种状态。都别说刷牙捏破杯子,开门拧掉门把手这些小事情了。如果他不控制的话,与自己的女人亲热的时候那可就要出大事!

    看了眼天色,许诺没有过多停留。从存储空间之将审判之矛包裹好收入衣服里,从欧康诺等人手抢来的武器也都挂在身上。看了眼远处的那座金字塔,许诺深吸口气飞奔冲入了这片昏暗幽寂,就像是一头洪荒巨兽等着择人而噬的巨大森林之。

    阿姆谢绿洲原本就是一处巨大的沙漠,之所以现在成为绿洲那完全是因为死神阿努比斯的法力。这里虽然是沙漠之罕见的绿洲,但是死神法力生成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好事情?

    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像是生机盎然的绿洲,可是实际上内里却是杀机密布!

    ‘哚哚哚!!!’在森林之快飞奔的许诺心头闪过警觉,猛然侧身躲避。十几枚细小的吹箭从他的眼前急飞过,狠狠的扎在了身后的一颗大树上。

    几乎都有一人高的密集草丛之荒草摇曳,伴随着一阵叽叽喳喳的怪叫声响,十几个看起来像是猴子的生物冲了出来,不过那凄厉凶悍宛如来自深渊厉鬼般的相貌却让许诺微微皱眉。这种生物更像是来自于地狱的怪物。

    这些猴子们,姑且称之为猴子。虽然身体很小,可是动作却异常敏捷而且胆量极大。看到人高马大的许诺之后非但没有丝毫的畏惧,反倒是嘶吼着冲了过来。

    黑夜,密林,怪物,孤身一人。如果换做是普通人的话,面临这种情况必然是心抖,腿肚子可能都已经软了。

    不过许诺是什么人,他经历过的可怕场景远远出想象。这些猴子们虽然面相狰狞可憎,但是与生化世界那些真正意义上的怪兽们相比起来还差得远。

    ‘唰~’许诺反手就抽出了之前从那位法老侍卫身上抢来的阿拉伯弯刀,低吼一声就直接冲了过去。

    夜空之高悬着一轮明月,明亮的月光映照着那些猴子们丑陋的身躯。许诺并不会什么刀法,但是他的手非常有力!

    以强大的力量驾驭锐利的弯刀,在月光之下闪过寒芒。快的度使得许诺周身几乎都被一片密集的白芒笼罩。间或有着墨绿色的鲜血四溅。

    猴子们在嘶吼,虽然被接二连的斩成两截,可是却没有丝毫畏惧的继续扑向许诺。

    ‘砰!’许诺飞去一脚将最后一只猴子狠狠的踢飞,那只倒霉的猴子全身骨骼碎裂宛如炮弹般远远的飞上了半空之。

    许诺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将这十几只猴子全部斩杀。他对于这些异类生物从来都没有什么好感可言,而且在这个看脸的世界之这些猴子们长的还是这么猥琐丑陋。

    许诺拿出一条毛巾擦拭着弯刀上的墨绿色血渍。蹲下身子从一只被砍掉了脑袋的猴子身上拿起一个小小的吹箭仔细检查了一番。

    那些锐利的箭矢像是某种植物的尖针,而且尖头上闪动着丝丝淡绿色的色泽。许诺知道这些涂抹了植物毒素的表现。

    扔掉吹箭,许诺一手握刀一手持枪,大踏步的向着丛林深处走去。

    许诺这一路上并不轻松。这片森林之并没有什么道路可走,只能是在茂密的草丛之沿着大致的方向前进。而且不时还会有成群结队的猴子们嘶叫着拿着石矛吹箭等武器冲过来。虽然可以轻松解决,但是的确非常讨厌。

    “这片森林这么寂静,除了那些猴子之外什么都没有。它们是靠什么活到现在的?”许诺褪掉弹壳,重新为枪械上膛。看着四周死满地的那些不能再死的那些猴子们,满脸的疑惑之色“这里如果真的存在了五千年,那它们不可能不吃东西。难道是吃素的?”

    许诺一路走来见到了许多的人类遗骸。有之前那些跟随着伊莫顿的红衣人,更有时间久远已经无法辨别身份的古老遗骸。从那些不时散落出现的金属制品来看,从罗马时代的军团到拿破仑的鹰旗军队应有尽有。

    虽然这些尸骸的数量很多,但是绝对不足以支持这么多的猴子们活上五千年。这已经违反了最为基本的生物定律。

    许诺一路前行一路杀戮,心却在思考着这些残暴猴子们的吃饭问题。直到他来到一片沼泽地的时候,耳畔听到远处传来的滔滔水流声响,这才恍然明白过来。

    之前那条河谷里的河流是流入了这处森林,滋润了这里的所有树林草丛。而之所以这里没有其它的生物,那是因为都被猴子们吃光了。而吃掉所有生物之后还能够继续维持它们生存必须的,只有河里面的鱼类。这条河流可是活水。

    这片森林的面积非常大,鬼才知道这里究竟是有多少恐怖的猴子们。许诺一路杀戮少说也有数百只之多,可是那些猴子们已经是源源不断的向着他冲过来。而且数量越来越多。

    ‘咔!’打光最后一颗子弹的步枪被许诺当作是棒球棒一样抡了起来,狠狠的将一只从树上跳下来的猴子给砸的脑袋开花!不过猴子的脑袋也很坚硬,核桃木做成的枪托也一同碎裂。

    随手扔掉已经没用的步枪,许诺一手握着沾满了墨绿色血渍的弯刀,一手握着审判之矛在树林之飞奔。

    随着许诺的深入,聚拢在他身旁的猴子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的看上去好像到处都是!而且那些细如尖针般的吹箭简直就像是下雨一样向着许诺的身上招呼。哪怕是以许诺的敏捷身手也被扎了好几针。

    虽然箭头带毒,不过许诺此时堪称是百毒不侵。而且他的身体极其坚韧,那些吹箭仅仅是擦破了他的表皮而已。

    许诺在森林之快飞奔,奔跑的方向就是那座巨大的金字塔。奔跑的同时不断挥舞手的弯刀,将任何胆敢靠近自己的猴子全都切碎。然后,他的眼前豁然开朗!

    一段深不见底的幽暗壕沟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