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兰花,因为形状酷似被鲜血浇灌的兰花而得名。√这是一种休眠年,开花半年的神奇植物。

    据说这种神奇的植物深藏于婆罗洲与世隔绝的蛮荒雨林深处。在那片还未曾被人类开垦过的处女地之,独特的自然环境成为了各种稀有动植物的天然孕育之地。拥有神奇魔力的血兰花就生长于此。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个血兰花可以使人永葆青春长生不老的说法就开始在世界上流传。绝大部分人对此都是付之一笑,但是却也有人认真了。

    一群为了钱与名誉而毫不在意危险的科学家们成功的说服了某个大型医药集团为他们提供探险基金的赞助。他们相信自己可以在渺无人烟的蛮荒雨林之找到这种传说之的植物,从而解开人类衰老的奥秘,并且找到使人长生不老的秘方。

    幸运的是,这些科学家的们的推论是正确的。血兰花的确是一种能够突破海夫利克极限,使人类的细胞在自行分裂,维持新陈代谢周期在进行了56次之后不会当即产生毒素而消亡,也不会因为细胞不能按时衰老而将其转变成为恶性的肿瘤组织。

    血兰花能够使得人类的细胞不断的继续良性分裂,从而将肌体的生命不断延续下去,达到长生不老的目的。

    这种事情听上去就像是在说神话故事,可是在原始荒凉的婆罗洲茫茫雨林深处,的确是拥有这种已经违反了自然规律的神奇植物。至于这种神奇的植物是如何出现的,至少许诺是不知道。

    然而不幸的是,这种被天地所钟爱,汇集万物之灵秀的天材地宝也是有着守卫的。而且守卫非常狡诈,凶残,强悍以及让人类无法抵抗的绝望。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轻轻松松就能够获取的宝物。如果有,那必然是已经被人捷足先登。

    婆罗洲,帕兰省。一处真正意义上的鸟不拉屎的蛮荒之地。

    远处天边明明挂着明晃晃的太阳,可是淅淅沥沥的雨水却已然将地面覆盖。密集的雨点击打在泥泞的道路上溅射起四处飞舞的泥水,甩落在鞋子上让爱惜自己鞋子的许诺恼火不已。

    在听到戒指说出血兰花这个词之后,许诺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都为之颤抖了一下。

    许诺自己此时倒是不需要这种神奇的植物。因为他已经在t病毒和基因修复液的帮助下成功的脱了身体的桎梏,他已经突破了海夫利克极限而变的极为强大。

    可是,许诺并不是在孤儿院长大,无亲无故无牵挂的无孤儿。他的父母都还健在,而且他还有心爱的女朋友们。

    许诺倒是知道许多世界之都拥有能够让人突破身体极限从而长生不老的天材地宝。可是那些世界几乎无一不是异常危险的所在。那些神物也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够得到的东西。相比之下,血兰花几乎就是相同效果之下最为容易得手的存在。

    以戒指的尿性,这种机会几乎是可遇而不可求。

    没有丝毫犹豫的,许诺很快就简单收拾了一番,给卡希尔打电话交代了一些事情,比如找出那个隐藏在核心实验室准备与日本人勾结卖走自己恐龙的混蛋扔到海里什么的之后。戒指就通过时光晶壁再次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将许诺给送了过来。

    在过来之前许诺就已经与戒指达成了协议,这个世界没有任务也没有奖励,不过许诺可以将这个世界的血兰花带走。带走血兰花所需要的能量由戒指付出。戒指表示这是自己向许诺隐瞒而内心愧疚所做出的补偿,而许诺对此则是嗤之以鼻。

    戒指绝对不会做没有好处的事情的,只要自己过去必然就能够让它抽取到能量。所谓的没有任务和奖励就是说说而已。任务就是得到血兰花,奖励也是血兰花。只不过是戒指在人类世界之待的久了,变的更加聪明会说话而已。

    ‘哗啦~~~’一辆咖啡色的尼桑轿车快从许诺的身旁疾驰而过,路面上水坑之的泥水被轮胎溅起彻底将一旁许诺的鞋子彻底浸透。

    “我擦!”感觉到双脚传来的丝丝凉意,原本就因为这里让人无比烦恼的闷热潮水的鬼天气而怒火烧的许诺当即爆了。

    许诺双目闪过一抹寒芒,那辆刚刚从他身旁疾驰而过的尼桑车顿时猛然开始打滑。轮胎出刺耳的摩擦声响,在泥泞的地面上就像是个陀螺一样接连旋转,随即撞在了一旁的电线杆上面才停了下来。

    耳畔听着尼桑车上那刺耳的警报声响,许诺感觉自己的心情好多了。

    许诺对于这处世界的背景早已经非常清楚,因为电影之已经展示的非常详细。只是,目标明确的许诺并没有去和那些唧唧歪歪的探险队们沟通交流然后一同去探险寻找宝物的念头。他只是想要血兰花而已,没有必要去做那些无谓的事情。

    许诺此时去寻找那支探险队伍,唯一的目的就是弄到地图而已。

    虽然知道血兰花是在萨坦盆地,而且乘船向上游航行需要天的时间。可是毕竟婆罗洲的雨林这么大,而且危机四伏。没有确切详细的地图许诺估计要等到下一个年开花季才能够找到血兰花。

    找到一支来自美国的探险队伍很容易。毕竟这里可是亚洲的蛮荒之地,可不是白种人们的**窟芭提雅。一群白人,而且还是在雨季不停的到处寻找想要沿河而上去上游的白人可是非常显眼的。

    “我有船可以送你们去上游。”许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看着眼前的金女人,轻描淡写的说着欺骗的话语“我想我可以和你们的领队谈一谈价钱。”

    许诺在码头上找到的这个正在四处寻找愿意在雨季出航船只的女人是个蠢货,或者说她并不怎么重视亚洲人。正为了船的事情而焦头烂额的这个金女人很快就相信了许诺的鬼话直接带着他找到了探险队的领队,一名身形强壮的黑人。

    “你不是做航运的。”黑人一句话就直接揭穿了许诺,四周的探险队成员顿时面露疑惑之色。在他们的眼,那些亚洲人都是一样,完全不明白自己的领队是怎么看出来许诺是个骗子的?

    许诺也很好奇,自己是怎么露馅的?微微皱眉,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之后,这才恍然大悟。他也太不专业了。

    “能够在这里长时间跑船的人肯定不是你这样。”黑人壮汉冷冷的看着许诺“常年跑船的人身上皮肤必然黝黑有光泽,像是古铜色。而且手脚粗大,关节处因为常年泡水而隐隐泛白。你看看你自己,有哪一点像是个跑船的?”

    果然,世界就是世界。这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世界,这里的人也同样真实存在,并非是什么npc。人类世界之最不缺少的,那就是聪明人。

    “很好。”许诺笑着拍了拍手“难怪能够找到血兰花,果然是个聪明人。”

    听到许诺报出血兰花,四周的探险队成员们顿时紧张起来,黑人领队甚至已经开始伸出手向后去摸口袋。

    许诺勾起嘴角笑了笑,随即身形在四周人膛目结舌的注视之下猛然间晃动起来。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如此重要的行动却没有配备安全人员,不过许诺却是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将这些试图夺取血兰花的探险队成员们全部放倒在地。这还是他手下留情的结果,要不然的花这些人没有一个人能够抗的住他一拳。

    用拳头解决问题之后,许诺施施然的就开始翻检着探险队的行李,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前另外一支找到过血兰花的探险队标注的地图。仔仔细细的将地图上的方位完全记在脑海之后,许诺就将地图收入了存储空间之。

    除了至关重要的地图之外,许诺还有意外收获。那是数万美金的现金巨款。

    美国人花钱的习惯是信用卡与电子支付,出门带巨额现金的很少,除了毒贩。而美国的毒贩习惯性的出门带枪并不是为了对抗fbi,而是防备那些抢劫的街头混混。

    这支探险队此时身处于落后愚昧的亚洲蛮荒之地,这里估计连台电脑都没有,更别说是使用信用卡消费以及电子支付了。为了能够顺利找到血兰花,他们携带了大量的现金,现在全都便宜许诺了。

    原本许诺是计划找到地图之后就去胁迫艘船去上游的。不过现在有了钱之后就不同了。心甘情愿的做事与被胁迫着做事完全就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夜晚,瓢泼的大雨依旧没有停歇的迹象。买了一件雨披的许诺行走在这处镇子唯一一处繁华的街道上。很快就从路人的口打听出来那位肯在雨季向上游去的船长宋金所在的位置。镇子上唯一一间酒吧。

    “五万美金,你送我去上游。”许诺直接找到那位为了钱什么都不怕的金宋“先付一半,到了目的地之后再付一半。”

    “好。”面对如此直爽的客户,金宋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还有。”许诺再次掏出了一万美金递给金宋“你是地头蛇,人头熟。去帮我弄些好东西来。”

    反正这些钱也带不走,许诺可没有丝毫节约的意思。(。)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