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常年厮混在此的地头蛇,金宋果然没有让许诺失望。他很快就为许诺弄来了很多装备。同时也做好了出航的准备工作。在码头上支付了两万五千美金的现金之后,许诺坐上金宋的血腥玛丽号在瓢泼的大雨之向着上游驶去。

    此时正是这里的雨季,几乎每天都会有长时间的降雨过程。河水暴涨,行船的时候船顶几乎都要触碰到了伸向河的树木枝桠。

    一路上有些波折,比如暴雨,意外出现的鳄鱼,船只进水,机械故障等等。反正这一路上许诺最大的感觉就是雨,几乎是天都要塌下来的雨。天就像是要塌下来一样下雨下个没完没了。不过总体来说旅程还是顺利的。

    天之后,血腥玛丽号抵达了目的地,一处极为简陋的原始码头。许诺在将剩下的一半船费结清之后就背起装有金宋弄来的各种装备的背包准备深入雨林之。

    “嗨,伙计!”金宋叫住了准备离开码头的许诺“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猎头族的领地,而且四周还有巨型的蟒蛇在活动。你一个人在这里行动的话一定会死的!”

    已经上岸的许诺顿住脚步,转头看着金宋,笑了笑“我知道。”

    “好吧。”金宋摊了摊手“你总不会是想要在这里做猎头族吧?这附近没有船只会过来。我会在这里等你两天,如果你还活着的话我会送你回去。”

    “谢谢你的好意。”许诺摆了摆手,将身上剩下的一些美元都递给了金宋“这些我已经不需要了,谢谢你送我过来。接下来是我自己的故事,你回去吧。祝好运。”

    “真是个怪人。”看着背着一个巨大旅行包走向森林深处的许诺,金宋收起了手的钞票微微摇头。转身向着自己的手下大喊“我们返航!”

    许诺当然知道这附近有着恐怖的巨蟒了,那是东南亚的巨型网纹蟒。现实世界之曾经有过报道,人们曾经在婆罗洲抓捕过一条足足有十五米长的巨型网纹蟒。而在这个世界之,这些吞食了血兰花的网纹蟒已经突破了身体上的障碍极限,其身长全都是在二十米以上,而且直径非常粗大!

    除了身体这一恐怖的利器之外,这些网纹蟒们在吃了血兰花之后逐渐变的更加狡诈,这对于那些试图闯入禁地的人类来说绝对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许诺可是拥有着极为专业的医学知识,他对于血兰花的特性了解的非常清楚。相比起那些猎头族和巨蟒,时间才是最大的敌人。如果不能在开花期结束之前将血兰花装入存储空间之,那他这次过来就算是失败!

    毕竟许诺不可能再等年的时间!

    许诺深入雨林之后来到一处生活在原始雨林之的猎头族村落。这里只有一些原始部落才会有的茅草屋以及各种用木材构造的简易设施。而当许诺进入村落的时候这里已经没有了任何人的踪迹。

    热带雨林之空气闷热潮湿,哪怕是下着雨的时候都会给人一种身处蒸笼的感觉。这处村落里非但没有人的踪迹,而且看上去好似刚刚经历了劫难,不少倒塌的木头还在雨水之冒着袅袅黑烟。

    地面上一片狼藉,各种各样乱八糟的杂物都被浸泡在肮脏不堪的泥水之。各处地面上还有非常明显的扭曲痕迹,哪怕是雨水都无法将其完全冲刷干净。

    “嗯,到地方了。”穿着厚实雨披与长筒胶鞋的许诺缓步来到村落边沿,当他看到一只巨大宛如参天古树般的巨蟒横尸在地上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没有走错路。

    这只足足有二十米长的巨蟒已经死翘翘了。看它身上的那些箭矢以及长矛还要被火焰烧灼过的痕迹就能知道这是被当地的猎头族所杀。巨蟒身上遍布着巨大的鳞片,不过看起来似乎作用不是很大。这些鳞片就连土著的长矛都无法抵抗。

    哪怕此时天空之还在淅淅沥沥的落着雨滴,可是许诺依旧是忍不住的要抬手捂住鼻子。因为那股让人作呕的尸臭味道实在是太过恶心,哪怕是许诺也是胃内阵阵翻腾。

    快离开这片区域之后,许诺贪婪的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随即他就放下背后的背包,开始收拾好各种装备准备自己的旅途。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一条巨蟒袭击了这处原始村落。虽然那些猎头族的原始人们击杀了巨蟒,可是作为这里的土著,他们非常清楚这些巨蟒都是到了情期汇聚到这附近准备交配的。这种情况下土著们也不敢在这里停留,全都远远的躲开了。

    现在这附近距离最近的有人烟的城镇也需要至少两天的水路,对于许诺来说,这是他最想要的结果。

    收拾好装备放入存储空间,手只拿着一只威力强大的猎枪,身后背着一柄异常锐利的开山刀,戴上一副防水镜之后。许诺大步向着幽暗茂密的雨林深入走去。

    像是这样在雨林深处独自一人行动的人,要么就是活的不耐烦了想要找死,要么就是身负过人之处。要知道就算是雨林之的土著都不敢单人行动!

    到处都是树叶草丛的雨林之没有什么道路可言,哪怕是有兽道在这连绵不绝的雨季之也已经被完全冲毁。许诺双手端着把猎枪艰难的在雨林深处不断跋涉前行。

    这里的危险并非仅仅是来自于巨蟒,各种各样的飞虫毒物,在雨林之潜伏的致命动植物,甚至是因为大雨而隐藏在脚下的泥泞沼泽地都是致命杀手。相比之下,身躯巨大的蟒蛇反倒是更加显眼。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天空之的雨好似没有尽头一样还在不断的滴落,可是天色已经进入了夜晚。

    许诺的体力充沛,哪怕是在地形复杂的雨林之跋涉了一整个下午也丝毫没有疲惫的感觉。根据地图上的记载,最多还有几个小时他就可以抵达血兰花所在的地方。

    ‘唰!’许诺手的猎枪猛然挥舞起来,极为迅捷的在他的眼前扫过。脚步不停的许诺转头扫了眼枪托上的污渍就伸出枪托在雨水之冲刷了下便不再理会,继续前行。

    那是一只全身五彩斑斓,拥有修长爪子的剧毒蜘蛛。虽然不明白这种蜘蛛为什么会袭击大型的人类,不过许诺却毫不在意的继续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为了能够给自己的父母找到长生不老药,什么样的艰难险阻他此刻都不会放在心上。

    而且,相比于其它那些拥有长生不老药的世界,这里的血兰花已经是最为简单的存在了。如果这都畏惧退缩不能得手,那许诺压根就不会来。

    雨水纷飞之,一个巨大的黑影在泥泞的地面上缓缓游走。凄厉如星的黑色双眼以及那不断吞吐着的殷红蛇信都带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恐惧感觉。如果再配上其巨大到难以置信的长长身躯,完全就是能够止小儿夜啼的传说存在。

    正在泥泞之艰难跋涉的许诺突然顿住脚步,哪怕身上披着厚实的雨衣也无法阻挡他那敏锐的感官。

    ‘咔嗒!’猎枪上膛,许诺双手端起猎枪向着左侧前方不远处的茂密草丛之猛然开火。黑夜之巨大的声响以及明亮的火光惊走了大部分的动物。可是吞噬过血兰花的那些巨蟒们却不在此列。

    猎枪的威力不用多说了,而且许诺的枪法精确度极高,哪怕手拿的是猎枪也依旧能够将自己的目标笼罩在攻击范围之内。数以百计的密集钢珠在火药的巨大作用力下猛然飞出。穿透夜幕与密集的草丛狠狠的扎在一只身躯无比庞大的巨蟒身上。

    身躯越大,生命力自然也就越强。如此体积的巨蟒在被攻击的时候并没有一次致命,反倒是被彻底激起了凶性。原本想要潜伏袭击的巨蟒猛然从草丛之钻了出来,前半部分的身躯直立而起,诸多的伤口还在冒着鲜血。一双猩红的小眼睛闪动着让人畏惧的红光死死盯着许诺的身影。

    正常人在黑夜荒无人烟的热带雨林之一个人遇上这种怪兽,说不定会被吓的魂飞魄散。哪怕是贝爷估计也要尿了。只可惜,许诺见过的怪兽实在是太多了。眼前的巨蟒在他的眼不过是有些恶心而已,并不会有什么畏惧之心。

    许诺冷笑一声,双手快退弹上膛,再次向着眼前不远处的那条笨蛇开火。

    明明身躯庞大,目标显眼。居然还作死的自己暴露出来,要么就是蠢到无药可救。要么就是吃了血兰花变狡诈之后开始玩心眼。

    果然,一团巨大的黑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许诺头顶的树上。长长的身躯与殷红的双眼无不表明这是一只拥有恐怖力量的巨蟒。前面那只巨蟒原本是准备偷袭,偷袭不成就诱敌。而许诺头顶树上的这只巨蟒才是真正的伏击。

    只是,就算不说许诺那敏锐的感官,毕竟巨蟒来到头顶之后导致落在身上的雨滴变化明显,这种感官许诺肯定是有的。单单就说此时已经逐渐接近血兰花所在的地方,明明知道这个时候会有众多的蟒蛇在附近游荡,许诺怎么可能不提高警惕?

    许诺头顶的巨蟒吐着红信猛然张开大嘴向着树下的许诺扑去。然后,几柄锐利至极的月牙铲却狠狠的砸在了它的身上!

    察觉到危险靠近之后,许诺就已经悄然召唤出了死神军团的狗头怪。这些怪物实际上是由沙子构成。蛇类的感官再灵敏也不可能对沙子以及青铜武器做出什么反应。无论是热源还是红外都没有。然后,这只巨蟒局悲剧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