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头怪的力量惊人,手青铜铸就的月牙铲不但沉重而且非常锐利。在身高接近米的狗头怪全力挥舞之下,犹如泰山压顶般狠狠的砸在了巨蟒的脑袋上。

    巨蟒的身躯够粗,可是在这种打击之下丝毫没有抵抗的能力,整颗巨大的脑袋几乎被砍断!

    遭到致命打击的巨蟒疯狂挣扎起来,巨大的身躯拼命扭动挣扎,四处甩动。又长又粗的身子将四周的一切全都席卷了个稀巴烂,无论是大树草丛还是强壮的狗头怪都在猛烈的挣扎之被摧毁。

    枝桠折断,草丛碾平,纷纷洒洒的树叶与草藤伴随着雨水到处飞舞。强壮的狗头怪也无法幸免,被粗大的身子甩之后化为一缕缕的黑沙很快就消失不见。而此时许诺早已经瞬移离开了原地。站在远处用手的猎枪向着垂死的巨蟒不紧不慢的射击。

    一阵波光闪过,数米身材高大手持沉重武器的狗头怪再次站在许诺的身后。只要许诺的精神力能够支持下去,那他就可以几乎无穷无尽的去召唤死神军团的士兵。

    这两只巨蟒很悲惨。空有强大的力量与身躯却连对手的模样都看不到。它们虽然有着恐怖的眼睛,可是却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视力可言。

    作为主要感官的嗅觉舌头以及颊窝的红外线接收器对于沙子构成的狗头怪几乎无解。如果不是皮肤还能够感觉到地面与空气极细微的振动,那狗头怪几乎可以轻易的绞杀所有的巨蟒。

    一番折腾之后,两条巨蟒全都死在了许诺的手。而许诺却仅仅只是清理了下自己手的猎枪,重新装填好弹药之后就加快步伐继续向着雨林深处前行。他知道接下来就将会遇上更多的巨蟒。因为他已经快要接近血兰花的所在地了。

    夜幕逐渐深沉,天空之阴云密布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只有间或劈下来的闪电才能够照亮整个世界。在阴暗处潜伏着一双双血红的眼睛。雨势越猛烈起来,狂风夹杂着大雨几乎将整个雨林都变成了一片沼泽。

    许诺取出夜光灯戴在头上,同时每前进一段距离就会扔出一根荧光棒用来照明。

    不是说许诺在这种情况下就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色,他的视力非常出色哪怕此时天地之间异常昏暗也依旧能够看清楚眼前的一切。而且他的感知非常敏锐,别说是巨蟒游动时候的声响了,就算是一只蜘蛛在不远处爬过他都能够感觉的到。

    之所以还要使用这些照明设施,那是因为许诺身为人类的本能。他现在只是习惯性的按照正常人的标准来做事情而已。

    经过数个小时的艰苦跋涉,许诺终于来到了地图上所标记的地方。他这一路上至少也斩杀了过两位数的巨蟒,血水所散出来的浓烈腥臭味道哪怕是在如此磅礴的雨夜依旧能够传出很远。

    踩着泥泞的水坑钻出一片茂密的丛林之后,许诺的眼前霍然开朗。

    天空之劈下一道耀眼的闪电,出现在许诺眼前的是一处巨大的坑洞。在坑洞的对面是一处半斜坡式的山崖,山崖的峭壁上星星点点的布满了诸多血红色的花朵!

    那花是如此的漂亮,盛开之时哪怕是狂风闪电也无法影响到它们的美丽。

    “很好。”许诺平缓了下自己的心情,从存储空间之拿出一根荧光棒一折,上前几步随手就扔进了眼前的那处巨大的坑洞之。

    散着淡淡光泽的荧光棒落入坑底,将四周的的一切全都映照在了许诺的眼。

    “嘶~~~”哪怕是以许诺的心志也被眼前的景象弄的心微微动容。在泥泞不堪,几乎填满了半个坑洞的泥水之,一大团疯狂交织在一起宛如一个巨大肉球般的恐怖集合体出现在了许诺的面前。

    那是为数众多的巨蟒纠结在一块形成的交配蛇球!

    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扭动的蛇躯与吐着红信的狰狞蛇头。在橘黄色的荧光棒以及天空之闪电的映照之下,整个场面非常恐怖。

    许诺也算是见惯了大场面,各种各样的怪兽以及恶心场景都曾经见识过。不过此时此刻眼前这个场面还是让他很不舒服。皱着眉头后退两步,手腕微动之下,几名狗头怪就出现在了许诺的四周。

    身躯雄壮的狗头怪在许诺的命令下快步跑向对面生长在山崖上的血兰花。许诺对于那些巨蟒并没有什么仇恨可言,之所以出手灭杀是因为妨碍到了他的行动。现在只要能够顺利拿下血兰花,许诺才不会多管闲事去妨碍那群巨蟒繁衍后代。

    只是,或许是这个世界的意志不愿意让许诺如此轻易的就拿到神奇的血兰花。当几名健步如飞的狗头怪沿着坑洞边缘顺利冲上山崖,即将去采摘血兰花的时候。天空之猛然间爆出一道极致光亮的级闪电!

    这道闪电的威势极为强大,几乎是在瞬间就映亮了天地之间!

    许诺心头一紧,一股危机的感觉瞬间涌入心头。没等许诺做出什么动作,那处长满了血兰花的山崖猛然间晃动起来!

    被雨水浸透的泥土与山石轰轰隆隆的四处崩塌,巨大的裂缝宛如土龙翻身一般急爆开。整个场景就像是地震一般地动山摇。

    一股强烈的气势从山崖之下汹涌而出,给四周带去了巨大的压迫感。就连那团巨大的蛇球此时也已经在这股巨大的威势面前迅四散。众多巨蟒宛如受惊的小鹿一般疯狂逃窜向四周的丛林之。

    许诺默默的站在丛林边缘,双目如电冷冷的看着即将翻滚而出的山崖。双手一番就将猎枪收入存储空间,再回手的时候手已经握住了一把锐利的厚重开山刀。他已经能够感觉到即将有一个强大的存在从山崖下面冲出来。

    四周密密麻麻纠集在一起的那些巨蟒此时已经全部四散逃亡,就连一旁站着的许诺也无暇顾忌。常年在野外讨生活的动物们感官方面远比全面退化的人类强大的多。它们才是真正能够感受到什么才是即将到来的危险。

    几名狗头怪已经抢到了几朵血兰花。可是山崖翻滚之下却全都无力继续采摘。许诺命令其迅返回将血兰花收起,能先拿到一些总比一无所获的要强。

    终于,山崖最顶端猛然炸开。石块飞舞之,一个大概米多长,颈部有着白色花纹,北上有着蓝色化为,头顶有着两个微微鼓起的头包,头部为猩红之色,一个凸起的肉块在双眼之间交叉的怪物从山崖之下钻了出来!

    ‘嘶~~~’借助着天空之闪电的光亮,许诺终于看清楚眼前的这个生物是什么东西了。他曾经看过大量的献资料,如果没有看错的话,眼前的这个模样古怪的东西就是传说之的蛟!

    蛇修千年化为蛟,蛟修千年化为龙!

    许诺原本认为这只是传说,可是他今天亲眼见到传说了。

    想想也是,这血兰花拥有着改天换地般让人长生不老的神奇功效。在这不为人知的蛮荒之地内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多少年之久。如果真的有长期不断吞噬这种血兰花突破自身极限的巨蟒存在,那产生让人无法理解的变异也是能够理解的事情。

    只是,这只怪兽的突然出现打乱了许诺的计划。原本山崖上众多的血兰花大部分都在之前这只怪兽出土的时候被掩埋在了泥土之下,仅剩的一些此时全都在这只怪兽的身旁。这就算是挡了许诺的道。

    而许诺对于挡了自己道的东西,不管是什么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

    虽然看上去体积不算是太大,不过这只怪兽身上隐隐散出来的气息却让许诺的寒毛都微微竖起。一双幽红的狰狞双眼此时已经死死的钉在了许诺的身上。

    许诺握住厚实开山刀的手一紧,双腿猛然力从泥泞之冲了出去,直直的向着那只不知名的怪兽飞扑而去。

    众多的狗头怪唰唰唰的出现,它们同样向着那只怪兽冲了过去。

    ‘吼!’一声低沉的闷响,那只怪兽猛然间动了。修长的身躯闪电般疾飞而出,带着肉刺的尾巴疯狂甩动将诸多的狗头怪击打成粉末。尾巴挥舞之间,空气之似乎都带上了丝丝破空声响。

    “去死!”许诺一跃而起,猛然飞扑到这只怪兽的身旁,手厚实的开山刀高举而下,带着千钧之力狠狠的劈砍在了怪兽的脑袋上!

    ‘噹!’许诺手的开山刀猛然折断,可是却未能破开怪兽的表皮!

    不过许诺的力道极大,哪怕没有破开表皮依旧极大的打击到了怪兽。许诺甚至都能够听到怪兽被砍的部位出恐怖的骨骼爆裂声响!

    被击的那一处部位整个塌陷下去,带着整条飞舞在半空之的怪兽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溅射起满地的泥水。

    怪兽张开血盆大口,出一声凄厉的嘶吼声响。从嘴巴里出的腥臭味道险些将许诺给熏晕过去。

    ‘喝!’许诺松开手扔掉断裂的开山刀,落在怪兽身旁之后猛然张开双臂从满是白色花纹的颈部将怪兽死死箍住。双臂上肌肉凸起,狂暴的力量汹涌而出,在双目赤红的许诺怒吼声硬生生的将怪兽的颈部生生折断!(。)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