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之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漆黑的雨夜此时几乎已经变成了无尽的白昼。数不清的闪电疯狂冲天而降直劈在这附近的区域,呼啸的狂风几乎将四周的丛林都给掀翻!

    许诺在勒断了蛟脖子之后正准备再接再厉去鞭尸,可是心头猛然涌起一抹警兆。几乎是下意识的启动瞬移整个人横移十多米。然后,他就看到怪兽那布满了尖锐肉刺的尾巴闪电般狠狠的抽打在了之前所站的位置上。

    许诺眼角狂跳,他非常确认自己之前已经将那只蛟的脖子给勒断了。他对于自己的力量可是非常自信。可是眼前的一切却让他眉头紧锁,这已经违反了物理常识。

    那只蛟的确是被许诺重创,在许诺闪身离开之后其挣扎着半立起身子,在脖颈的位置明显能够看到凹陷下去的痕迹,而且其行动已经大为迟缓。

    只是,哪怕是遭受了如此重击之下,其依旧气势惊人。一双血红的双眼散着丝丝寒光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许诺。目光之满是仇恨的气息!

    许诺当然不会在意一个动物的仇恨。恐龙他都宰过,眼前的蛟又能算的了什么。他只是惊奇于这只蛟的强大生命力。

    电闪雷鸣之,蛟身后的那处山崖此时已经陷入崩塌之。众多的血兰花纷纷被掩埋在了泥土石块之下,看的许诺心急如焚。

    这种脆弱的植物被压坏之后估计就再也没有了药用性,而许诺派出去的狗头怪们根本就靠不过去,那只蛟对一切试图靠近血兰花的生物都抱有极大的恶意。其宛如重锤般的尾巴闪电般飞舞之下,没有任何狗头怪能够悄然摸过去。

    这只蛟不知道已经在这片蛮荒之地生存了多少年。每年一次的血兰花盛开它都拼命吞食直到身体承受不了药性才钻入山崖之下去休眠。无数个****夜夜过去,在血兰花不断的滋润之下,这只蛟终于突破了蛇类的桎梏进化成一种更加强大的存在。今天原本是它破土而出化身成蛟的大日子,却丝毫没有想到居然会遇上一个强大的人类。这或许就是它的劫难?

    许诺感觉自己微微有些头晕,鼻孔处也在缓缓流淌着鲜血。这是大量召唤狗头怪带来的后遗症。眼看着倾盆大雨不断的侵蚀着那处山崖,看着那所剩无几的血兰花在狂风大雨之摇曳,许诺知道不能再等了。

    深吸口气,调动起全身的力量扩散在四肢百骸之间,双目之闪过一抹红光的许诺猛的一咬牙就向着那只蛟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几只在这种程度战斗之派不上什么用场的狗头怪则是同时从两侧绕路飞奔向山崖,准备将最后的几株血兰花抢走。至于最后的种子被抢走之后这种神奇的植物会不会就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许诺一点都不会放在心里。

    这里又不是他的家乡,他哪里管得了怎么多?

    许诺度极快,而蛟的反应更快。呼啸声,带着尖锐肉刺的尾巴猛然就向着许诺的脑袋砸了过来。许诺目光一凝,猛然蹲下身子避开这一击,右手握拳,一记庐山升龙霸狠狠的将自己砂锅大的拳头砸在了蛟那张血盆大口的下颌上!

    许诺的力量非常强大,这一击甚至将蛟那长达米的身子给直接击飞了起来!

    然而,这只不断吞食血兰花,不知道在这处蛮荒之地生存了多久的蛟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在被许诺击飞起来的同时其致命的尾巴闪电般的向着许诺抽了过来,在许诺没能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异常凶狠的抽向了许诺的胸口!

    这一击来的度实在是太快了,许诺哪怕已经心生警兆却依旧无法躲避。仓促之间只能是屈起双臂护卫在胸前。然后,他整个人都被这一击给抽飞了出去。

    “轰!!!”天空之再次落下一道巨型闪电,惨然到渗人的银白色光亮下,那座山崖彻底倾塌!

    许诺被狠狠的击飞了出去。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双臂的臂骨都已经有了骨裂的迹象。而在几乎映亮了整个天地之间的闪电光照之下,那只凶悍绝伦的蛟甩动着尾巴,猛然张开血盆大口就向着许诺飞扑而来。

    人类畏惧蛇是天生的恐惧,因为灵长类动物数百万年来一直都是蛇类的食物来源之一。要知道近代以来所有生物的躯体都是在向着小型化的方向展,可是哪怕是在数千年前灭亡的猛犸象依旧是高大威猛的存在,蛇类也是如此。古时候的蛇类可是拥有众多身躯庞大的存在。

    嘴角鼻孔都在渗着鲜血的许诺心异常愤怒。他之前明明已经察觉到了危险,可是因为缺乏技能只能是生生的用身体去阻挡攻击。不但导致自己受创,而且还被一只野兽给羞辱了。

    眼角余光看到那处正在轰然倒塌的山崖,看着那些被埋在了山崖下的血兰花。再看看张开满是腥臭味道的血盆大口向着自己飞扑而来的蛟,怒火烧的许诺瞬间就被点燃了内心的凶性!

    自从遇上戒指之后,许诺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处在予取予夺的状态。几乎没有谁会拒绝他,哪怕有反抗的也都被他击败。而此刻一只大蛇却狠狠的破坏了他采摘天材地宝的好事,而且还使他负伤!

    许诺内心的暴虐之心当即就被彻底激出来。

    双目之猛然间赤红一片,殷红如血。四肢百骸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充满了力量,半蹲在泥泞地面上的许诺猛然间伸出双手,宛如坚硬铁钳一般的双手死死的抓住了飞扑而来的蛟的上下颌!

    蛟的血盆大口内密布着锐利如刀般的尖齿,在闪电的光亮之下闪烁着触目惊心的诡异光泽。然而如此锐利的尖齿却丝毫不能刺穿许诺双手的皮肤。

    许诺对于近在咫尺的殷红蛇信以及那直让人闻之欲呕的腥臭味道毫无察觉。眯着眼睛半蹲在地上,嘴角浮起一抹冷笑看着手的蛟拼命扭动身躯疯狂挣扎。

    “去死!!”许诺牙齿交错,猛然一咬。一双坚如铁石一般的双臂狂暴力,居然硬生生的将那开山刀都无法砍穿的蛟身从嘴巴附近直接撕裂!

    “呼~~~”随手丢掉宛如破布袋一样从嘴巴位置被撕裂到腹部,各种内脏四溢而出的蛟,许诺缓缓站起身来长长的舒了口气。双目之的红光逐渐消散,一阵阵头晕目眩的疲惫感汹涌而来让许诺险些摔倒在地。

    幸存的狗头怪将几株抢下来的血兰花交到许诺的手,看着眼前这异常艳丽宛如被鲜血浇灌一般的娇美鲜花,许诺微微叹息之后就将其收入了存储空间之。也只有在没有时间流逝的次空间之才能够让这种娇贵的神奇植物保存下来。

    “这些被埋在山崖下的都不能用了。”许诺来到山崖旁边挖出一株被泥土掩埋起来的血兰花,看着已经完全枯萎的植株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戒指就已经抢先把话说了出来“差不多可以走了。你看看天上。”

    许诺挑了挑眉梢抬头看向幽暗的天空之,不知道什么时候狂风与骤雨已经逐渐减弱下来,可是许诺却能够察觉到幽暗的夜幕之那正在不断汇聚的狂暴能量。

    “这里的位置并不好,很是招闪电。”戒指出声解释“而且很明显这是在蓄力。这次的闪电威势必然非常恐怖。你现在的体力还有精神力差不多都已经透支了,该回去了。”

    许诺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那只已经死透了的蛟“能带那个一起走吗?”

    许诺差不多也能够明白,那只蛟应该也是这附近的一只巨蟒,只是因为长期不断的吞食血兰花从而产生了强大的变异。虽然身体变小了可是威势与力量却远那些身躯庞大的巨蟒。这一点亲自交过手的许诺非常清楚。

    像是这种不知道吃过多少血兰花的存在可是非常有用处的。就算是不能入药至少也能够为实验提供素材。只可惜,戒指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当即就拒绝“不行!只能是带血兰花走!我没有多余的能量浪费在这种低等生物的身上!”

    脑海之阵阵眩晕的感觉袭来,天空之逐渐汇集起来的强大力量甚至都开始释放静电。头都开始微微竖立起来的许诺咬牙猛然跑到蛟的身旁,伸出手在蛟那被撕裂的身子内脏之一阵摸索,随即就从一片凌乱的内脏之拽出了一个血红色宛如小蝌蚪一般的东西。想都未想就直接仰头带着鲜血吞入了口。

    许诺吃的是蛇胆,一条蛇身上最为主要的价值就在蛇胆上了。哪怕被称为蛟了也依旧是从蛇进化来的。

    因为这条蛟使得自己将所有血兰花打包带走的美好想法落空,许诺当然不会就这么便宜它。只是吃了蛇胆那还是因为没有时间,要不然的话许诺能把这个坏了他好事的混蛋剥皮抽筋拿锅给炖了!

    “你作弊!”许诺吞下蛇胆之后,戒指气急败坏的怒吼。

    “嘿嘿。”嘴角还挂着血痕的许诺咧嘴笑了笑,抬头看了眼几乎已经凝结成了幽暗漩涡的夜空“回家!”

    “轰!!!”

    疯狂的巨型闪电银龙飞舞般充斥在整个天地之间。宛如蛟龙渡劫失败要将四周的一切彻底摧毁!大自然的狂暴力量将附近的一切彻底毁灭,这里再也不会生出那种神奇的血兰花了。

    ps下,蛇胆万万不可生吃,因为里面含有大量寄生虫。甚至蛇类就是带寄生虫最多的物种。生吃蛇胆蛇血有可能会使得寄生虫进入身体孵化,然后虫子就在身体里到处游荡。没有药物可以治疗,只能是做手术开刀取虫。任何生的东西都尽量不要生吃,生命诚可贵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