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可能。”罗杰斯的理智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如此详实的数据资料以及化学方程式却明白无误的让精通医药理论的罗杰斯找不出来任何错误。在这种纠结的心情折磨下,罗杰斯决心冒险进入核心实验室去收集核心实验数据。

    只是,正常情况下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许诺一直都待在核心实验室内,而且没有密码根本就别想通过密封的大门进去。

    好在上天很快就将机会砸在了罗杰斯的脑袋上面。已经在核心实验室内待了好几天的许诺突然离开实验室,甚至于就连核心实验室大门的密码都没有更换。

    在确认许诺真的是离开之后,身为实验室主管的罗杰斯很快就利用自己身为主管的权限从主控计算机之获取没有被更改的密码打开了核心实验室,悄悄的潜入其。

    “上帝啊。这是真的?”作为一名专业的顶尖科研人员,罗杰斯很快就详细查看了许诺留在实验室内的所有资料。再接下来,他就看到了被密封在保温箱内的一株血兰花!

    感觉自己即将陷入疯狂之的罗杰斯生怕许诺去而复返,而且他本人也已经被自己所现的这一切神奇给深深的震撼到了。因此,这位顶尖的科学家当即就做了一件非常不专业的事情。他复制了许诺所有的研资料,并且盗走了那株被许诺放在保温箱内做实验用的血兰花。

    无法想象一名顶尖科学家在突然现了自己毕生所追求的梦想猛然间就出现在自己眼前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感觉。至少罗杰斯觉得自己要疯了,并且做了一件疯狂的事情。

    抱着保温箱的罗杰斯颤抖着手锁死了核心实验室的密封门,随即颤抖着双腿逃离了这座实验室。

    许诺一直认为自己没有丝毫的暴露,而且走的时候也关死了密封门。压根就没有想到自己手下的那位拥有极高声誉,荣华富贵都不缺的实验室主管居然会做出商业间谍才会做的事情。不但偷走了资料还把他用来进行药理测试的一株血兰花也给顺走了。

    匆匆忙忙跑回自己家之后,因为太过兴奋而有些不知所措的罗杰斯才缓过劲来,他真是做了件傻事。

    他只要悄悄的复制一份许诺的实验数据和化学方程式就好,等到许诺对那株从未见过的植物研究完成,真正出现成果之后再下手才是正确的选择。完全没有必要直接把所有东西都给偷出来。

    毕竟以他此时身为实验室主管的身份,加上许诺压根就没有更换核心实验室密封门的密码。罗杰斯在许诺真正出成果的时候再下手远比现在这么做强上一百倍!

    只是,此刻木已成舟,心有鬼的罗杰斯根本就不敢再带着东西回去。万一正好遇上许诺返回实验室怎么办?眼前这个让人为之疯狂的成果已经彻底的迷住了罗杰斯的眼睛,他已经到了绝对不可能再将其还回去的程度。

    “不需要他!我自己就能研制出来!”作为一名顶尖的医药方面的科学家,罗杰斯对于自己非常有自信。他认为自己远比那个普普通通没有什么能力可言的亚裔要强上一万倍。那个亚裔都能够做到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做不到?而且他此刻手还拥有许诺的完整数据。

    双目之闪烁着贪婪光芒的罗杰斯最终选择了自己来做。他并不清楚自己的贪婪会给他带去怎样致命的危机。

    当然了,想要进行这种程度的研制单单依靠他自己在家里是不可能做到的。他需要强大的支持力量以及最先进的科研设备。因此,他很快就想到了去投奔之前有过联系的一家幕后老板是日本人的顶尖实验室。

    因为做出了这种下作的违法事情,罗杰斯知道自己必须要得到庇护才行。这个时候极为有钱而且见到利益可以不顾一切的日本人就是他最好的选择。因此,他很快就匆忙收拾了下,随即就上车向着那家大型实验室的方向开去。

    然而此时,对此一无所知的许诺正捧着鲜花前往酒店的路上。

    许诺接到了郑秀晶的电话告知他已经来到了洛杉矶。许诺就准备去见见自己的女朋友,顺便交流一下感情。只是,他的想法是好的,可是现实情况却并没有像是他所想的那样展。

    郑秀晶可是与她姐姐住在同一间酒店之,而且还是互相挨着的两个房间。许诺跑去见郑秀晶的时候不出意料的就遇上的杰西卡。

    许诺对于杰西卡还有心存愧疚的,正准备上前去好言安抚的时候却被狠狠的甩了个白眼。因为杰西卡看到了许诺怀抱着的大捧娇艳的玫瑰花,而且还是站在郑秀晶的门前。这个时候被气坏了的杰西卡浑身上下冷的就像是一座冰山,恨恨的瞪了许诺一眼之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

    面对这种情况,许诺也是毫无办法。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再继续去看望郑秀晶。无奈之下,许诺只好摇头离开酒店,重新返回尔湾的实验室。

    然而,等到许诺进入核心实验室之后却愕然现自己放在保温箱内进行药理实验的一株血兰花不见了!

    这下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原本就因为之前的事情而心情欠佳的许诺顿时就爆了。一番咆哮泄之后,很快就从战战兢兢的员工们嘴以及监控摄像内得知是那位实验室的主管,在圈内有着不小名声的罗杰斯做的。

    怒火烧的许诺没有丝毫想要去报警的念头,坐上车一路风驰电掣的就冲向了罗杰斯的家。对于这种居然胆敢动用自己宝物的家伙,许诺没有丝毫心慈手软的打算。

    只是,许诺赶到罗杰斯家的时候却扑了个空。罗杰斯根本就不在家。

    在罗杰斯的心,许诺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华夏土豪而已。有了几个钱就想要跑到明世界里来展示自己身为土豪的霸气,他根本就看不上这种人。

    然而实际上,许诺只是豪却一点都不土。

    罗杰斯消失的无影无踪,洛杉矶的警察根本靠不住,这个时候许诺并没有感到棘手,而是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许诺可是有着诸多利益伙伴的,之前在sc生物工程公司上市的时候因为提起从许诺那里受到了详细情报而狠狠赚了一笔的加州地下势力的教父甘比诺就是其之一。

    像是找人这种事情,警察肯定是比不上地下势力的。许诺打通电话描述完自己想要找的人之后,甘比诺说了句一个小时之内就会有消息。

    人生活在世界上就注定不是孤单的。作为群体性的生物,人类是要进行接触生活的。尤其是在天使之城这样一座遍布着各式人等的级城市之,想要找到一个活生生的人并不是一件太过困难的事情。更别说那只是一个普通的科学家而已,又不是什么精通潜匿的精英特工。

    许诺挂断电话之后就步行去了路边的快餐店买上两份巨无霸,两大份的薯条,一打的鸡腿以及两杯饮料就回到车内开始消灭自己的食物。

    许诺的饭量越来越大了,这是因为细胞活力增强,新陈代谢运行加的结果。许诺无法像是大黄蜂那样直接给自己的身体内装上一块能量块。他只能是通过食物吸收这种并不算多有效的方式来补充自己的能量。

    许诺吃饱喝足丢掉垃圾没过多久,甘比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有人看到你说的那个人拎着一个奇怪的箱子走进了长滩的一座医学实验室。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甘比诺身为地下势力的教父,下达命令之后几乎大半个洛杉矶的混混们都在为他寻找目标。这些街头混混们经验丰富,眼光毒辣。对于一个丝毫都不会掩饰自己行踪的科学家来说,他根本就没有躲避的可能。

    许诺当然知道罗杰斯手里拎着的可不是什么奇怪的箱子。那是装有血兰花的保温箱。

    “那家医学实验室背后的老板是日本人。”甘比诺的解释让许诺的双眼猛然间爆出一抹精光。

    很明显,他是误会了罗杰斯是受到日本人指使才这么做的。就像是那些多次前往拉奈岛试图盗取幼年体恐龙以及诸多重要资料的间谍们一样。

    说了句谢谢,有空一起喝茶之后。挂断电话的许诺目光之已经流露出一抹杀意。对于罗杰斯这种吃里爬外的混蛋,许诺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不仅仅是因为罗杰斯偷走了自己的宝物,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罗杰斯对许诺的背叛。

    毕竟罗杰斯是许诺手下的员工,可是这个员工却偷走了老板的资产,这种情况下愤怒的老板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心头满是怒意的许诺很快就驱车来到了长滩的家表面上看上去非常普通的实验室附近。

    美国的科技异常先进,而且几乎是全方面的先进。其医疗制药方面在世界范围内绝对是顶尖而又出类拔萃的存在。作为手下的日本对于美国所有的先进科技都有着极强的贪婪心理,在这里设立各种实验室就是为了能够从美工得到他们想要的各种先进科技。这座医药实验室也是如此。

    “就算你躲在地狱,我也要把你给掘出来!”看着眼前仅仅不过是层的建筑,许诺勾起嘴角冷笑着抬起手按住自己的眉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