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911之后,美国各地都大幅度加强了安全保卫工作。★网尤其是机场等人员密集复杂的区域更是如此。不过,像是普通社区街道却并没有大量安装摄像头等监控设备。这是因为美国非常看重个人**,各个社区的居民都不会允许安装这种东西。

    这家从外面看上去平平常常的医药研究实验室的附近就没有任何的监控设备,许诺将车子停在远处不起眼的地方之后。直接瞬移来到了这处建筑的屋顶。

    对于许诺来说,关于血兰花的秘密是绝对不能被泄露出去的,因为那会给他带来非常大的麻烦。而偷走他东西的罗杰斯也死定了,许诺是绝对不会允许知道血兰花秘密的人存在。

    此时天色已经昏暗下来,远处的街道上亮着灯光的长长车辆宛如火龙一般蜿蜒而行。许诺打量了下四周之后就向着楼顶上的大门走去。

    “咔嗒!”许诺很是轻易的就扭断了已经上锈的大门把手,拉开通往楼下大门之后却愕然现眼前居然还有一道门,而且还是非常崭新的合金封闭门。

    “有意思。”许诺抬手捏了捏下巴,这家实验室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很普通,不过安保设施居然如此严密,看上去并不像是表面上那样简单。面对着眼前这道由内嵌密码锁控制的大门,许诺只能是摇了摇头离开。

    并不是说许诺拿这扇合金门没有办法,而是这种密码门基本上都是连接上主控电脑的,一旦强行暴力破坏很快就会激活警报系统。许诺不担心把事情闹大,可那是要在他把事情做完之后才行。他现在可不想打草惊蛇。

    许诺身形一闪已然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车内。动汽车沿着道路前行很快就在那家实验室的门前通过。深深的看了眼大门内的样子之后,笑着驱车离开。

    一个小时之后,这家神秘的实验室在部分员工下班之后很快就落下厚重的大门。灯光暗淡下来之后原本就没有什么人的大厅当即就空寂下来。

    两名警卫拎着橡胶警棍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巡视。领头的一名警卫手拿着手电筒,例行公事的向着一旁的走廊内扫视而过,却猛然间好像现了什么又重新将光线对了过去。一个黑影出现在了光柱之。

    没等警卫惊呼出声,那道黑影就已经闪电般的出现在了警卫的身旁。沉闷的撞击声响之,两名警卫痛苦的翻着白眼晕倒在地。

    这道黑影就是许诺,他一直都在附近等着实验室关门。等到实验室的大门关闭之后就瞬移进入了这里来寻找自己的目标。他可是精通医理,深知人体的脆弱置晕部位。控制好力度准确的一击就足以将人打晕在地。

    轻松放倒警卫之后,许诺抬起头看向不远处走廊尽头的一处监控设备。举起手伸向监控设备猛然握拳,那处镜头内亮着一点红光的监控设备顿时就沉寂下来。

    “二区a和二区b监控失效!”

    “四bsp;  “一区b监控失效!”

    “第二巡逻队失联!”

    位于一楼部的安全控制室内,汗如雨下的保安主管眼角抽搐的看着眼前的多分监控屏幕一个个的变成雪花点,心头的畏惧之心急上升。

    这处实验室表面上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同,许多员工也在这里正常上班进行一些医药研究工作。可是,这位日裔的保安主管却知道在这处实验室的地下还有另外一处完全不同的实验室,进行着一些不好放在表面上进行研究的实验。

    美国的医疗研究技术非常先进,但是各方面的保护也进行的非常有力。对于一些明显违反了世俗道德规范的医学研究就有着严格的禁止措施。例如源生体的人体器官排斥反应研究就是其之一。

    简单来说,就是对进行人体器官移植之后的身体排斥进行研究,从而使得移植器官能够减少排斥反应。毕竟不是自己身上长出来的东西,外来的器官移植是必然会带来剧烈排斥反应的。所以他们就在研究如何消除这种排斥,从而将花钱从那些穷人身上弄来的新鲜强壮器官顺利移植在那些年老体衰的权贵们身上。

    这项研究表面来看并没有什么,因为正规的人体器官移植是合法的。但是,这家实验室内进行的是源生体的研究,也就是说,他们进行的是**实验研究。这可就不只是违反道德,这是违法的行为。

    这种事情其实是属于心照不宣的一类。毕竟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有权有钱的人想要尽可能的延长自己的生命,他们投钱进行相关方面的研究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因为美国的医学技术最先进,而且为了避免一旦事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日本某家财团下的力量就将这家实验室设立在了医学技术先进的美国加州,以秘而不宣的形式进行秘密研究。

    当然了,**实验肯定不可能是在美国进行,日本人还没有怎么大的胆子,因为一旦被揭穿那将会面临海啸般的滔天巨浪。这处实验室只是进行数据收集与分析而已。

    真正的源生实验是在那些贫穷落后的国家和地区进行。这里是将那些实验数据进行分析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罗杰斯会选择这里的主要原因。

    因为是日本人的投资,这里的实验数据大部分都是来自于亚洲东部人种的国家。某些国家的黑心医院在巨额资金的面前甚至可以出卖灵魂,更别说是一些被当作肉猪看待的贫穷病人了。

    安保主管根本不敢报警,因为他知道自己这处实验室的地下有什么样的数据。因此,他此时只能是从保险柜内拿出武器,带着几名安保人员准备开门冲出去将闯入这里的混蛋打成筛子。

    然而,安保控制室的大门刚刚被打开,一道身影就猛然间冲了进来。

    这道身影的度太快,甚至快到了里面的人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的程度。

    拳头,还是拳头。宛如铁锤一般的重拳一击就将屋内的安保人员打飞出去,没有人可以抗的住一击。

    几乎就是在一瞬间的功夫,屋内就只剩下了那名手拿着伯莱塔手枪的安保主管。而那名主管刚刚举起自己手的枪,那道身影迅疾出脚重重的踹在了他拿枪的手腕上。

    ‘咔!’身体强壮的安保主管顿时就被踢断了自己的腕骨,手的武器也飞了出去。

    “说吧。”许诺面带笑意的上前一步来到握着自己折断手腕痛苦哀嚎的主管身旁“下午来你们这里的人在哪里?”

    此时安保室内的几名安保人员都已经被许诺的重拳打晕过去,躺在地上抽搐着口吐白沫,人事不省。只剩下了满头大汗淋漓,面色苍白宛如白纸一般打着摆子的安保主管。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安保主管听到许诺的话之面色更加惨然,身子微微向后移动试图去触碰隐藏在桌子下面的警报器。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别的事情了。

    他之前已经接到了最为严厉的指示,地下室内的核心实验室正在进行一项极为重要的实验,绝对不能允许在这个时候出现任何意外。而眼前这个神秘而又强大的男人明显就是冲着这个来的。

    许诺抬手摸了摸鼻子,闪电般一脚踹在了安保主管的膝盖上。

    ‘嗷!!!’膝盖被踢碎的痛苦使得这名安保主管顿时就躺在地上生极度痛苦的哀嚎,他感觉自己就快要疼的晕过去了。只可惜,许诺却不会允许他现在晕倒。

    许诺上前来到安保主管身边,缓缓蹲下身子,伸出手将安保主管的另外一只手拎起。在安保主管惊骇欲绝的眼神之,轻轻的握着他的一根手指“人在哪里?”

    “我不知~啊!!!”

    被掰断了手指的安保主管猛然凄厉嚎叫一声之后整个人就像是一只虾米一样弓起身子疯狂的打着摆子。他现在只想晕过去,从而摆脱眼前的噩梦。很可惜的是,身为安保主管他的身体素质绝对非常出色,而且还经常锻炼身体。哪怕是此时这种极端的痛苦也无法让他晕过去。

    他想晕过去,可是精通医理的许诺只是在他后颈处用力的按了两下他的痛苦更加强烈,却始终无法晕倒。

    许诺嘴角带着笑意,再次握住了安保主管的另外一根手指“人在哪里?”

    事实证明,二战之后的日本人已经没有了二战时期的疯狂。那些崇尚武士道而毫不吝啬自己生命的狂徒们已经所剩无几。至少眼前的这个安保主管已经没有了这种打死我也不说的精神。

    在许诺当着他的面掰断了他第根手指之后,已经咬破了自己舌头和嘴唇的安保主管翻着白眼吐着血沫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给交代了出去。

    拿到了密码的许诺起身看了眼四周,伸出脚猛然踏在了安保主管的咽喉上。凄厉宛如杀猪般的嚎叫当即被终结。

    许诺上前将双手放在主控室的操作台上,念力动之下灯光忽暗忽明的闪动了几下之后整个操作台都冒出了黑烟。许诺使用念力将这里所有的设备全都烧毁。

    离开安保室之后,许诺很快就按照安保主管交代的路线通过一部隐秘的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输入道密码之后将眼前的厚重合金门打开。

    映入许诺眼前的,是一条长长的走廊。

    “怎么弄的跟生化危机似的?”许诺抬手摸了摸鼻子,迈步走了出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