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天边的太阳正在慢慢落下,阳光不再刺眼,变成了一种带着温暖的昏黄,轻轻洒在烟波浩淼的无尽大海之上。

    在加州马里布海滩的峭壁上有一座极致奢华的巨大庄园,纯白色的建筑临悬崖而建,沐浴在金色的夕阳余晖之下美轮美奂让人为之目眩。在这栋建筑的下层工作室内,熬了一整夜的许诺抬手揉了揉眼睛,长长的打了个哈欠。

    许诺之前在日本人的实验室内解决了那个偷走他宝物的蠢货,并且用罗杰斯做了实际临床实验,获得了最为有效的实验数据。在留下定时炸弹将那处实验室彻底摧毁之后,许诺驱车很快就回到位于马里布的庄园内进行数据分析。一直从夜晚忙到了第二天黄昏才最终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关上眼前的笔记本电脑,许诺满脸笑意的晃着脖子站起身来。

    他已经完成了对血兰花进行提纯的实验数据,从而使其达到能够被人类身体接受程度的所有数据分析与确认。这些都要感谢罗杰斯的慷慨与付出。毕竟许诺之前是准备花钱找个胆大的家伙做实验的。

    ‘铃铃铃~~~’离开工作间返回宽敞奢华的大客厅的时候,许诺的手机响了起来。

    “在哪里?”打来电话的是郑秀晶,上次因为杰西卡的关系没能和许诺去约会让她一直耿耿于怀。接下里的时间又忙着与剧组的人进行交流读剧本,直到此时才有时间给许诺挂电话。

    自从许诺说了让她做自己的女朋友之后,郑秀晶感觉自己无时无刻都在想念着许诺。

    “在任何你需要的地方。”心情大好的许诺也在开着玩笑。

    虽然有些波折,可是最终的结果还是不错的。许诺费心费力弄来的血兰花终于可以转为能够服用的长生不老药,他的心情自然是非常愉悦。

    “剧组正在进行最后的筹备,天之后就将正式开始进行工作。”郑秀晶的声音很轻“公司给姐姐接了一个杂志画报拍摄,这几天我是一个人。”

    许诺眼睛一亮,电话少女的意思他当然很清楚。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嗯,我觉得,我们可以一起去央公园做一次短途旅行?”

    电话对面沉默了片刻,许诺甚至能够听到郑秀晶的气息都有些沉重。片刻之后才轻轻的出一声鼻音“嗯。”

    挂断电话,心情大好的许诺也顾不上休息了。匆忙来到洗漱间洗漱一番,换上一身全新的衣物就驱车向着郑秀晶所在的酒店方向开去。

    驱车进入市区之后,街道上的警车明显多了起来,而且还有临时临检。许诺心头微动,随即打开了车上的电台。

    果然,电台内正在拼命播报着在长滩一家实验室内生爆炸的新闻。几位主持人正在进行激烈辩论。有说是被袭击的,有说是做实验出了事故的,还有说是设备生意外的。不过具体死了多少人,究竟有什么样的破坏却并没有提及。看来这家实验室背后的主人动作非常迅,已经上下打点好将消息都给捂住了。

    当然了,他们能够捂住的只是媒体而已。在爆炸生之后那些警察与fbi可捂不住。那毕竟是美国的暴力执法机构,而且许诺用的可是大威力的军用炸药,这件事情在暗已经是掀起了一场巨浪。

    许诺对此当然是毫不在意的,而且警察临检的时候也基本上不会对许诺那辆价值数百万美金的布加迪威龙下手。在美国,有钱人可是很吃得开。许诺很快就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郑秀晶所在酒店的楼下。

    “你们公司的人让你出来?”停在路边拿出手机正准备找人的许诺惊讶看着自己拉开车门坐上来的郑秀晶,疑惑询问。

    正常情况下郑秀晶身边的那些工作人员是不可能让她在这种敏感的时候独自外出的。更别说是独自外出两天,这可是要丢饭碗的事情。

    “大部分人都跟着姐姐去拍摄画报了。”带着棒球帽与茶色墨镜,穿着淡青色窄袖女士衬衫,同样淡青色的修身牛仔裤的郑秀晶关上车门“其他人我都打点好了。”

    许诺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梢,不过却并没有多说些什么。动车子向着机场方向开去。

    “有心事?”郑秀晶一路上都非常安静,安静的有些过分。许诺可是知道她的性格,在陌生人面前很冷,甚至不敢交流。可是在熟悉的人面前就会表现的非常活跃,只是此刻却一路上都保持着安静,这让许诺有些摸不着头脑。看上去就像是在和自己生气。

    “嗯。”正在看着窗外风景的郑秀晶转头看了许诺一样,咬了下嘴角又将头转了过去。

    许诺皱起眉头用心思索,随即猛然间明白过来。当即笑着开口“啊,我在纽约给你准备了礼物哦。”顿了顿,接着开口“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真的?!”郑秀晶猛然转过头来,原本脸上的清冷消散不见,脸上的笑意灿烂而出“什么礼物?”

    郑秀晶之所以这么麻烦,主动邀约许诺外出去旅行,就是因为明天是她的生日。而且还是按照韩国算法的二十岁生日,成年礼生日。这才是她为什么如此看重的原因。成年礼的时候如果没有男友送上礼物的花,那可是一件非常伤心的事情。

    之前心情不好那是因为许诺压根没有任何表示,就像是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一样。任何女人在这种时候都会感觉到委屈和不满。

    许诺的确是忘了个干干净净,毕竟他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最近忙着血兰花的事情已经累的不行。

    只是他的脑袋很灵活,透过郑秀晶的表情和情绪就已经将事情想了个八八。当即明白过来究竟是什么事情,并且先说出来占据主动。至于礼物当然是有的,不过要等下他打电话之后才会被真正落实下来。

    重新恢复过来的郑秀晶笑容满面的与许诺一路有说有笑的来到机场。进入vip候机厅之后许诺借口上厕所尿遁去给身在纽约的卡希尔打了电话,让他快快去把所有的东西都给准备妥当。

    玫瑰花,饰还有热吻。这是成年礼上必备的东西。而且许诺还要额外送上一件礼物才行。他不缺钱也重视感情,当然会认真以对。

    夜幕之下,一架闪烁着夜航灯的客机从跑道上呼啸而起。在幽暗的夜幕之下向着纽约方向飞去。

    许诺带着美人去度假了,可是天使之城此刻却并不安静。

    夜幕之下的洛杉矶暗流涌动,众多的执法部门依旧在拼命寻找着制造爆炸案的嫌犯。

    “你确定自己说的一切都是真的?”fbi洛杉矶分部内,这里的主管紧了紧自己握着电话的手“我想你应该知道欺骗我们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温和但是口音却有些别扭的英语“我确定,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找上我们的实验室,而且还要使用炸药爆破这种极端的方式来进行毁坏。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好。”握着电话的fbi主管冷笑一声“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

    ‘啪!’主管用力的挂断了电话,转身看着一旁的诸多手下们冷笑不止“这群该死蠢货们把我们当傻瓜了?谁会闲着没事干跑去炸一家医学实验室?而且他们还是在地下室内设置的未经申报的秘密实验室!要说这里面没有鬼那就是在侮辱我们的智商!我们可是美利坚合众国的精英!”

    “是的,那些日本人满嘴都是谎话,他们必然是在实验室内有了什么特别的东西才会引人过来。”手下的话让主管不住点头“就是这样!他们有让人很感兴趣的秘密。先生们,我现在只想知道那些日本人在这个秘密实验室内究竟弄出来了什么!我希望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是!”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太平洋对岸。日本本州岛上爱知县名古屋市心供奉有日本大神器之一天业云剑也就是草雉剑的热田神宫旁边一栋古朴典雅的古典建筑内。一名穿着一身丝绸和服,身形修长,面容温尔雅的男人缓缓的放下手的电话。缓步来到寂静的庭院看向蔚蓝纯净的天空。

    “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长生不老药吗?”片刻之后,这名在民众面前名声不显,可是在圈子内却是知名财团继承人的男人闭上了眼睛。这个话题太大,上天也无法给出回应。

    片刻之后猛然睁开眼睛,双目之已经是满是狂热之色“上天既然将机会放在了面前,怎么能就此放弃呢?秦始皇没有做到的事情,或许我可以做到。”

    身形修长的男人微微转头向着身后恭敬侍候的管家低声吩咐“做好准备,我要去美国。”

    实际上当罗杰斯带着资料和血兰花来到那家实验室找到相熟的主管的时候,两人就对血兰花和资料进行了最详细的检验。仅仅是初步的检验结果就已经足以让他们疯狂起来。

    除了强度过大导致人类的身体无法承受之外,这种神奇的植物居然真的能让人突破海夫力克极限,打破端粒有分裂次数极限而使细胞停止分裂致命桎梏的能力!

    虽然表示不敢相信,可是实验室的主管还是在最快时间之内下令封闭地下实验室,不许任何人进来。同时通过秘密通讯渠道将这个消息向着自己的真正老板送过去。

    主管只是送了消息,却并没有将详细的资料传送过去。因为他们的实验室位于美国,想要向日本传递数据必然是要通过美国人的卫星,海底光钎,网络系统以及避无可避的根服务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