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知事关重大的实验室主管压根就不敢在美国人的眼皮子底下留下丝毫的蛛丝马迹,因为这极有可能会导致他们失去这种神奇的植物。★网

    毕竟不管是哪国人,就没有谁会不想要长生不老的。毕竟一切的一切都是以人活着为基础的。在这个上帝才能拥有的神力面前,估计美国人不介意来一次大规模的战争!

    然而让欣喜若狂的主管和罗杰斯都没有想到的是,许诺居然如此之快就追杀到了这里。没等他们再进行进一步的动作,许诺就已经干净利索的将所有的一切都给清理完毕。走的时候还留下个炸弹把整个实验室都给化为废墟!

    这下子什么皇图霸业,春秋美梦全都在一声巨响之后化为灰烬。

    聪明反被聪明误,如果罗杰斯不是太过聪明仔细去分析了数据现有些古怪,而且还不顾许诺的禁令去查看其他人的资料的话。他此时依旧能够过着被人艳羡的上等人生活,而不是被彻底的埋在了尘土之。

    fbi当然知道这家实验室背后的主人是谁,他们的电话询问也很严厉。毕竟这是生在美国人土地上的爆炸案,而且还死了很多人!同样的,他们也对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非常感兴趣,很想知道那处没有申报过的秘密实验室里面究竟是在研究着什么!

    对于fbi的询问,那位日本某大型财团的家族继承人根本不屑一顾。这种事情如果确认是真实的,哪怕是上帝亲自来了也绝对不可能拿出去分享!

    这可是长生不老药!

    日本财团与fbi都在全力追查这件事情,而对于这一切毫不知情的许诺正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在央公园旁边的一处漂亮房子内过生日。

    “这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这是位于上东区紧邻着央公园的一栋层红砖公寓。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些普通,可是稍微了解些行情的人都会知道,在纽约上东区,在央公园的旁边这样一栋公寓的价值起步都是以千万美元来计算。

    “这么贵的公寓?!”郑秀晶猛然瞪起了眼睛。双手捂嘴,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作为美国人的她当然知道央公园旁边的房子是多么的昂贵,这里是真正意义上的豪宅地段。可是许诺却将其作为礼物随意的送了出来,对于生活在竞争残酷的世界之的郑秀晶来说完全就是一种巨大的震撼。

    “还可以吧。”许诺笑着上前换鞋,这点花费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因为他本身并不需要什么钱。

    这栋公寓的外表虽然普通,可是内里的布置却非常漂亮。这里的装潢与布置很有视觉冲击力,毕竟真正将这里的房子当作纯粹住宅来看待的人可真心不多。美国人没有什么太过悠久的历史,所以他们在装修的时候很少会有什么复古的设计,都是怎么漂亮怎么先进怎么来。

    公寓内暖气已经打开,毕竟这个时候的纽约夜晚已经有了丝丝的寒意。宽大的客厅内铺满了层层叠叠的鲜红玫瑰花,全都是新鲜漂亮的那种。看上去就像是一片玫瑰花组成的鲜红海洋。

    哪怕是许诺看了这个阵势都有些微微咂舌。卡希尔的办事能力已经越来越高了。

    实际上这些东西当然不可能是卡希尔自己准备的,他也无法在区区数个小时之内就将事情办理妥当。在接到了许诺的电话之后,正在自己办公室内忙碌的卡希尔仔细思索一番之后很快就给诸多的介公司打电话进行前期准备。

    哪怕是上东区的房子在数额足够大的支票面前依旧可以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办理好所有的手续。而鲜艳欲滴的新鲜玫瑰花以及浪漫温馨的烛光晚餐还有各种精巧的布置都是出自于策划公司之手。对于这些策划公司来说,只要是钱到位了,哪怕是直接空运他们也会把需要的东西送过来。

    卡希尔虽然是个有名的浪荡公子,不过这么细心的事情还是只有那些专业人士才能做到最好。

    “抓紧时间,快到十二点了。”在郑秀晶有些责备的目光下,许诺大大咧咧的直接从这些精美的,铺满了整个地板的玫瑰花丛上走过。来到已经被布置好的餐厅内拉开了椅子双手扶着郑秀晶的香肩让她坐下。

    餐厅的面积很大,四周都点着银质烛台的蜡烛。一张长餐桌上摆放着整齐的餐具以及几个被罩起来的盘子。拿起不锈钢罩子之后,几道精美的餐点就出现在了面前。

    “居然还是热的?”郑秀晶惊讶的捂住了小嘴,侧头看向不远处一个被长长绸布覆盖起来的柜子,目光之满是期待之色。

    “这还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许诺上前拉开长长的绸布,一块做工精美的蛋糕,一瓶被放在冰桶内的顶尖红酒以及一个漂亮的饰盒正安静的放在柜子内。

    许诺从打电话到来到这里不过是区区数个小时的时间而已,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不但买下了一栋昂贵的公寓还将公寓布置完毕,制作了精美的餐点与酒水糕点,甚至就连许诺要求的合适的饰都给准备好了。

    此时整个公寓内并没有其他人的存在,可是许诺却能够看出来那些餐点以及冰桶内的红酒全都处在最佳状态。再加上之前价值数千万美金的豪宅作为礼物,这种情况下的泡妞真心是没有几个女人能够拒绝的了。很明显,郑秀晶也无法拒绝。

    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喜欢奢华浪漫的。

    满屋子的玫瑰花海,浪漫温馨的烛光晚餐,让人无法拒绝的礼物还有自己喜欢的男人。当这一切都在自己成年生日这一天出现在身边的时候,郑秀晶很快就沦陷了。

    实际上郑秀晶对许诺还真没喜欢到那种要死要活,要山要海的程度。只是目睹着许诺的不断成功,而且身边还有自己亲姐姐这样的存在拼命争夺,那种源于女人内心深处的强烈占有欲在她动心之后当即就转化为极为强烈的感情。

    因为是从强如自己的姐姐以及在圈内名声之高让人难以企及的少时队长手成功的抢了男人,不过刚刚成年的郑秀晶内心的喜悦在这一刻全都化为滔滔情感毫无保留的宣泄出来。

    从出生开始就生活在资本至上的世界之。美国是这样,韩国更是把钱的重要性提高到了比天还要重要的程度。一个能够能够让夫妻把账目分开,一个送瓶饮料都算送礼要正式感谢还要回礼的国家,钱的重要性在孩子们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她们的心。

    许诺送出的礼物打动了郑秀晶的心,毕竟央公园旁边的公寓实在是价值不菲。哪怕再继续工作一辈子都无法支付巨额的购买资金。而许诺却将其当作生日礼物送出,当即就被郑秀晶当成了他的一片真心。

    能够送出这种礼物的男人基本上是不会变心的,因为一旦变心的话损失太大。

    彻底安心的郑秀晶很快就在十二点之前完成了切蛋糕,喝酒,互相打闹然后在午夜十二点钟声敲响的时候带着满嘴香醇的酒味与甜蜜的蛋糕味道拥吻在了一起。至于不断响起的手机,此时心火燃烧的两人已经完全顾不上了。

    摇曳生姿的烛光映照下,两道身影在烛光紧紧的抱在一起。至于后面的情况可以自行脑补。金秋时节到了,可以吃螃蟹了。

    ------

    ‘咚咚咚!’手捧着插满蜡烛蛋糕的杰西卡轻轻敲着郑秀晶的房门,漂亮的脸蛋上满是笑意。

    虽然姐妹俩现在还在冷战,可是血浓于水的亲情说什么也不可能就此淡化。今天可是郑秀晶二十岁的成年生日,在这遥远的美国,在这父母不在身边的时候,身为姐姐的杰西卡自然是要照顾好自己的妹妹。血溶于水可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

    杰西卡拼命工作终于将拍摄画报的工作赶完,然后匆匆忙忙的赶回来准备在午夜十二点之前为自己的妹妹过生日。这个时候是一定要有亲人陪在身边的。

    “嗯?睡着了?”敲了会门之后里面没有丝毫的反应,端着蛋糕的杰西卡疑惑的皱起眉头。继续敲了几下,心头疑惑的杰西卡转身来到不远处的工作人员房间用力的敲响了房门。

    杰西卡的性格与火爆脾气在整个傻帽公司都名声遐迩。专门负责照顾郑秀晶的随行工作人员看到面若冰霜的杰西卡站在门口,满脑子的睡意当即就被吓跑。哆哆嗦嗦的没有丝毫隐瞒就将郑秀晶自己要求外出离开与朋友一起过生日的事情完完全全的都给说了出去。

    杰西卡目光冰冷的咬着嘴唇,在工作人员畏畏缩缩的目光注视下一言不的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放下蛋糕,拿出手机给郑秀晶打了过去。

    十多通电话都没有接,这个时候杰西卡所想的却不是郑秀晶是不是有什么危险。毕竟作为姐姐她可是非常了解自己这个妹妹的,也知道郑秀晶是绝对不可能自己一个人独自外出。而今天又是成年礼生日这么重要的日子,必然是和那个混蛋在一起!

    想到这里,杰西卡咬着嘴角犹犹豫豫的最终还是将黑名单之的那个电话拉了出来打过去。果然,一样是打通了没有人接。

    以往她的电话打过去的时候要么就是不在服务区无法接通,要么就是几秒钟内被接起。像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从未出现过。

    已经在社会上闯荡数年的杰西卡很清楚如果他们两个人真的在一起,而电话打通了却没有人接是什么情况。除了出车祸之外,那就只能是那样了。

    眼泛起泪花的杰西卡仰起头,撩了下自己的头之后就仍下手机起身走向蜡烛都快燃尽的精美蛋糕。

    “混蛋,我自己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