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阳光斜斜穿过茂密的枝叶,在幽静小径上洒满灿烂的斑驳金黄。各色声音清脆的鸟儿鸣唤在郁郁葱葱之互相呼应。小径周围百花盛开,到处充满沁人的芬芳花香,清晨明媚阳光下的空气让人精神奕奕。

    一双修长光洁,欺霜傲雪般的秀腿斜斜的靠在巨大的落地窗户旁边。穿着一件宽大纯白色男士衬衫的郑秀晶一脸慵懒的靠坐在舒适的单人沙上,面带红晕,目光迷离的看向窗外清晨的央公园。

    温暖的阳光洒入这处位于二楼的房间,暖暖的带着一丝让人昏昏欲睡的温意。

    靠在单人沙上的郑秀晶目光迷离,长长的睫毛不断忽闪,一双星眸之满是温馨的笑意。只是不断抬手捂住打着哈欠暴露了她昨夜睡眠不足的秘密。

    “吃饭了!”楼下传来了许诺的喊声,斜靠在沙上翘着腿享受阳光的郑秀晶急忙起身准备向楼下跑去,可是还没走两步就猛然蹲下身子。

    “知道了。”红着脸的郑秀晶用力的揉了揉小腹,这才起身用还带着一丝酸软意味的双腿缓缓下楼。

    早餐是许诺做的,简单的烤面包与热牛奶。其它的东西他也不会做,他也不会做那种传说的能够随随便便就让女人们吃掉舌头的华夏美食。除了最简单的快餐,许诺在厨房之什么都不会。

    许诺和郑秀晶非常愉快的享受着早餐,他们都看到了各自手机的未接来电,不过却全都装作不知道。

    早餐之后,许诺带着郑秀晶去著名的第五大道上购物。没有迹之前许诺可是非常艳羡那些整天工作就是陪着美少女们逛街扫货的富二代们。现在他也有钱了,很是想要享受一下这种感觉。

    两个小时之后,目光有些呆滞的许诺直愣愣的坐在一家女性服饰专卖店的男性顾客休息区的沙上,身边摆放着十几个标注着世界知名品牌的袋子。

    此时的许诺感觉自己就像是刚刚同时与蛟龙暴虐霸王龙外加异形皇后同时血战之后那样疲惫不堪。以他的身体素质此刻都已经是精神萎靡不振,实在是难以想象。

    一直都是不停的挑了看,看了挑的郑秀晶居然依旧是兴致勃勃的在商店之没完没了的继续着自己的血拼之路。

    口干舌燥的许诺看了看四周同样一脸精神萎靡,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没有精神的诸多男士们,心万分佩服那些将陪伴美少女们逛街当作工作的富二代们。这份工作实在是太辛苦了。如果不是郑秀晶,之前就已经烦躁不堪的许诺或许会忍不住从存储空间里面掏出火箭筒把那些商店全都给炸了!

    看上什么直接买不就好了,为什么要一遍一遍不停的试穿甚至不同颜色的也要试穿?穿也就穿了,为啥把一整排的衣服全都试过了之后却什么都不买去了下一家店重复之前的动作。然后再说或许之前的更好再回去又试一遍。

    许诺对于这种事情完全无法忍受了,两个小时就走了两家服装店而已。怒火烧的许诺不愿意在郑秀晶的面前表现出来,只好在她去试衣间换衣服的时候直接掏卡将之前郑秀晶试穿过的衣服全都打包买了下来。

    郑秀晶出来之后表示了感谢,不过在进入这家服装店的时候却选了一家女性服饰专卖店。因为是专卖女性服饰,许诺也只能是无聊的坐在这里等待。

    “华夏人?日本人?”许诺坐在沙上呆的时候,身旁传来了一声有些别扭口音的英语。

    转头看去,一个带着平光眼镜,一身天蓝色休闲西服的亚裔男人坐在自己附近不远处,面带笑意的着看向自己。

    “华夏人。”许诺笑着点头“你也是?”

    “嗯。”相貌平平但是目光敏锐而且腰身很直的男人笑着应声“西安的,赢空。陪女朋友来这里购物,你也是?”

    “哦。”许诺点了点头“许诺,也是在等人。西安,赢空。你不会是秦始皇的后裔吧?”

    “或许有可能吧。”这处男性顾客休息区内精神不好的男人为数不少,可是大都是黑黑白白,许诺与赢空这两个亚洲人天然的就很快能够聊到一起去“族谱可没有记那么远。”

    “很有可能。”许诺对这位能够坐在自己附近却丝毫没有引起自己注意力的男人有着一丝警惕。随意的进行闲聊用来打无聊的时间“赢姓可不多见,起源于姬姓,据说是当年大禹治水的时候”

    许诺对于素昧平生的人没有什么恶意也不会热情过度。两人都在等着女朋友逛街,因为同为华夏人而坐在一起闲聊几句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许诺看过极多的繁杂资料,而且他的记忆力强。信口拈来的引经据典拿着赢空的姓氏闲聊打时间,把这个刚刚认识的男人唬的一愣一愣的。

    “水晶?!”

    “侑莉姐姐?!”

    就在许诺信口开河的时候,购物完毕的郑秀晶在回来找许诺的时候愕然遇上了自己同公司的同事,权侑莉。

    “你们认识?”许诺还没有开口,一旁的赢空就已经满脸惊讶的站起身来看向权侑莉。

    “是。”脸色明显有些不自然的权侑莉看向郑秀晶“是公司的同事。”

    许诺缓缓起身,眯起了眼睛。

    这可真是巧遇了。眼前的女人他见过,是金泰妍与杰西卡的组合成员。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上。而且,看身边这个赢空的反应,两人之间的关系必然很不一般。不是亲戚,单独跑到万里之外的地方去逛街,说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谁会相信呢?

    只是,这种事情是人之常情,许诺又不是为了钱不顾一切的狗仔,双方都很尴尬的简单寒暄几句之后就各自戴上墨镜离开。

    明星虽然靠脸蛋吃饭,表面上都是纯净如水没有男女朋友,可是实际上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没有?只在于各人是否愿意相信罢了。毕竟明星与粉丝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

    小插曲过去,许诺与郑秀晶在繁华热闹的纽约渡过了一个悠闲的小假期,一直到假期结束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这座闻名世界的级都市飞往洛杉矶。

    许诺准备开始对剩下的六朵血兰花进行提纯,从而使其达到能够让人服用的程度。而郑秀晶也将要投入到迪斯尼动画长片的配音工作之。这部被迪斯尼寄予厚望的动画长片投资高达一点五亿美元,是迪斯尼从皮克斯手夺回狮子王之后失去动画片王座的野心之作。

    虽然接受了许诺的大笔投资启用了两位亚裔为片的两位主角公主姐妹配音,这在白人至上的好莱坞之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但并不意味着迪斯尼就放弃治疗了。

    庞大的宣传机构甚至在此时就已经开始进行长期病毒式营销,作为女主角安娜公主的配音演员,郑秀晶的关注度此时急提升。再想有这种与许诺单独相约数天的事情几乎不可能。

    天之后,洛杉矶尔湾日裔聚集区内一栋古香古色的日式庭院内,一名穿着日式和服的男人与一名穿着休闲西装的男人正在淡雅清幽的庭院内悠闲喝茶。

    庭院有一处石桌,穿着华贵丝绸和服的男人亲手将所有的茶具都摆放在石桌上,又摆好茶杯,取出些条索状的茶叶用水一冲,顿时清香扑鼻“赢君,这是武夷山今年最新的猴儿大红袍,世间仅有那一座山上有而已。”

    带着一副平光眼镜的赢空对于这种饮茶化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不过眼前杯之茶着实清香扑鼻。端起看了一眼,茶叶带着点油色,香气浓长清幽,汤色清澈带着金黄。轻轻抿上一口,醇香而有回甘,确实是茶极品。

    赢空神色平静的放下茶杯,回味了一下之后才有些疑惑开口“平泽苍会长,虽然我不清楚所谓茶道。不过你们日本人的茶道不是这么简单吧?直接冲水就喝了?”

    “呵呵呵~~~”相貌英挺的平泽苍笑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日本的茶道步骤很多,手续非常繁琐。甚至就连使用的水都非常有讲究。只是,这些东西在现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用处,将茶道做的再好也终究还是要喝茶水而已。我并不是愿意在这种事情上面浪费时间的人。”

    “好。”赢空听出了平泽苍的意思,当即点了点头“说事情吧。”

    “前几天我们财团在长滩的一处医学实验室遭到了袭击。”平泽苍垂下目光,端起茶杯放在嘴边“我想知道是谁做的,还想知道从实验室失踪的东西在什么地方。希望赢君能够帮忙。”

    “没问题。”作为一名业内知名的顶尖职业侦探,赢空没有什么犹豫的就接下了这份工作“能让平泽会长亲自找我喝茶,这件事情必然是非常棘手。一千万美元,先付一半,事情没办成也不会退钱。”

    日本人愿意出钱,赢空自然没有不要的道理。

    “可以。”平泽苍放下手的茶杯,目光之满是笑意“赢君的名声我还是知道的,钱不是问题。只要能够把我们实验室丢的东西找回来,一切都好说。”

    身为灾害频,资源匮乏的岛国。日本人骨子里面就具有极为强烈的强盗秉性。明明是从许诺的手偷走的东西,转口就已经顺理成章的说成是自己丢失的东西。其脸皮之厚实在是让人为之咂舌。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什么礼义廉耻都是个屁。为了许诺手的长生不老神药,别说是耍嘴皮子了,操刀子赤膊上阵也不过等闲事。

    只是,他们并不会清楚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