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里传出手机铃声,许诺拿出手机看了眼随即就弹了下手指,正在播放的音乐当即停了下来。

    “现在就下班了?今天还顺利吗?”电话是郑秀晶打过来的,自从纽约回来之后,无论工作再忙郑秀晶每天都会抽出时间与许诺煲电话。小姑娘对于这份感情可是看的非常重。

    “还没有下班。”电话那边的郑秀晶声音有些低沉。

    “什么事情?被人欺负了?”许诺有些惊讶的扬了扬下巴。

    他的钱可不是白出的,他可是派了人在剧组里面盯梢,之前也和迪斯尼的人约定好的要多加照顾,怎么可能会被人欺负?好莱坞这里才是最为残酷和现实的世界。在这里钱就是上帝,不论肤色与种族。

    “不是。”郑秀晶急忙出声解释“今天允儿姐姐来探班了,所以有了时间休息一下。”

    “哦。”许诺点了点头。同样是因为许诺塞钱才得以进入好莱坞的林允儿已经结束了外景的拍摄工作重新回到了好莱坞。因为杰西卡姐妹也在,他乡遇故知的林允儿当即就跑来见面。亚洲人在美国如果不团结的话,被排挤歧视几乎就是必然的事情。

    听到林允儿的消息,许诺心头一动,抬起手摸了摸鼻子,另外一个念头开始在他的心闪现。

    “在听我说话吗?”郑秀晶的声音将许诺从沉思之拉了回来“嗯,你说。”

    “姐姐最近情绪很不好。”郑秀晶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而且精神也很差。我去找她的时候根本就不搭理我。你能不能”

    “可以。”许诺的回答很快,想了想感觉这么急切有些不太好。急忙咳嗽两声掩饰一下“什么时候有时间?”

    “明天晚上。”郑秀晶的声音很是纠结。这种让自己的男朋友去安慰前女友的事情估计没有谁会做的出来,可那毕竟是她的姐姐。

    许诺的眉头忽然一紧,眼角余光扫了眼身后的大门,随即开口“好,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明天晚上我给你电话,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嗯,你也是。”

    挂断电话之后,许诺嘴角翘起,挂上一抹莫名的笑意“有意思,居然找上我了。”

    ------

    美国人在世界各地点火,制造武装冲突。可是他们对于自身国土的安全看的非常严格。那种在世界各地横行的武装佣兵在其本土几乎不可能出现。当然了,这种事情也不是绝对,某些时候也会有意外出现。

    面对着长生不老药的诱惑,流传了两千多年的徐福求药故事刺激着平泽苍的心。面对着如此巨大的诱惑,平泽苍没有丝毫的犹豫。因为他知道一旦犹豫的话就极有可能让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此溜走!

    平泽苍从小就接受精英教育,深知当利益足够大的时候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去做的。而此时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前所未有的利益,能够使人摆脱癌症以及其它恶性疾病的威胁从而最大程度的延长生命。虽然不知道极限是多少,但是绝对远现在的生命。这种东西对于人类的吸引力之大根本就无法想象。毕竟活着,才是人类最大的最求。

    面对这巨大的利益,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无动于衷,尤其是平泽苍这种从小就接受精英教育的顶级人物更是如此。

    平泽苍根本不在意美国方面的反应,直接动用了自己财团的力量重金收罗了一股为了钱什么都敢干的佣兵来执行任务。在美国本土而且还是在洛杉矶这种繁华的大都市之做这种事情,一旦败露那可真是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许诺的实验室可不是银行金库,这里的防卫力量并不强大,只是普通的公司级别而已。尤其是当许诺将所有的员工都给放假之后,除了关闭的大门之外这里实际上已经是处在没有什么防备的状态。

    美国的国民教育素质很高,佣兵之更是各种各样的人才都有。他们很快就通过技术手段打开了实验室外部的大门,随即冲入了这处目标建筑之内。

    整个实验室内异常安静,十多个人沉重的脚步声显得非常刺耳。虽然平泽苍深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不过这次的目标实在太大,他根本没有选择只能是在忠心的保镖们护卫下进入这处实验室。

    平泽的家族历史非常久远,甚至可以追溯到数百年前的战乱时期。根据其家族自己的记载,说他们都是数百年前的著名人物织田信长的后裔,因为织田家没落了所以继承了别的家族家名,不过却一直都在使用深红色木瓜纹旗帜作为标记。

    平泽苍的家族财团在名古屋很有影响力,可是在整个日本也只是等存在。在社会阶级已经完全固化了的日本想要更上一层楼,必须是要付出巨大的努力。而长生不老药就将是他们家族腾飞的翅膀。再说了,这种神奇的东西他本人也极度渴望能够拥有。

    他从出生的时候就开始享受着高人一等的生活,普通人忙忙碌碌一生的追求他早已经唾手可得。海量的财富,精致的生活,崇高的地位,无数人的恭敬服从,数不清的漂亮女人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等等等等。这些东西他一样都不愿意失去,想要天长地久的永远享用下去,直到世界的尽头。

    想想那些死了都不愿意放弃自己拥有的一切,要修建庞大奢华的墓地将能够带走的一切全都带着的贵人们。对于这种人来说,再也没有什么东西是能够比长生不老药更加吸引他们的了。

    佣兵们已经控制住了所有的监控系统,并且重新关闭了大门防止消息外泄。操着标准战术动作的佣兵们端着枪械行动迅而又程序分明的仔细检查着一处处房间,确保没有丝毫的危险潜伏。

    被一群保镖围拢在间的平泽苍身上披着做工精美的西服,掏出绣着木瓜纹的手帕抹了下嘴角。目光阴冷的看着那些行动有序的佣兵们。一旦真的拿到了长生不老药,这些参与其的佣兵们都得死!

    这处实验室因为没有人而显得静悄悄,甚至于安静的让人有些害怕。虽然外面是白天,可是实验室基本上都是密封,内里的走廊上的照明灯都没有亮,昏暗的走廊上只有佣兵们以及平泽苍一行人沉闷的脚步声。

    这种诡异的场景当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只是事情却必须要继续进行下去才可以。佣兵们更加小心翼翼,而保镖们已经完全将平泽苍包围起来。

    再长的走廊也会有尽头,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核心实验室的大门前。

    几名全副武装的佣兵互相打了几个手势,迅将大门包围了起来。领头的队长伸出手按住一侧大门缓缓力推开,一阵欢快的音乐声响当即传了出来。

    戴着护目镜的队长探头向着实验室内看去,室内灯光明亮,一个穿着长款白色实验服的身影正在实验室内来回走动操作着那些仪器。

    佣兵队长的经验丰富,很快就看出来实验室内没有别的人存在,而那个身影也不像是带有武器的样子。之前他们就已经完全探查过了整个实验室,并没有现有什么埋伏存在。此刻来到核心区域之后,佣兵们终于确认这次行动非常轻松。因为他们实在是没有现真正的威胁存在。

    “你确定?”走廊转角处,听了佣兵队长的报告之后,平泽苍用手帕捂住嘴,目光之满是疑惑之色“只有一个人?没有武器?没有埋伏?”

    也难怪平泽苍怀疑。他一心认为这里就是研制长生不老药的地方,面对着这种会让无数人为之去死的神奇药物付出什么代价都不奇怪。可是此刻拥有的人却如此毫不在意的表现怎能不让人为之疑惑?

    “我确定。”佣兵们拿钱办事,既然平泽苍给了丰厚的报酬那就是雇主,是老板,他们当然会尽心竭力。至于事后会不会被攻击,佣兵队长一点都不担心。他们可不是散兵游勇,是拥有自己组织的存在。一旦被雇主从身后下黑手,那整个组织都会为他们报仇,不死不休。

    佣兵队长认定身为有钱人的平泽苍不可能做出傻事。但是他却没有想到一旦利益大到了一定的程度,那人可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

    “咣当!!!”核心实验室的大门被猛然撞开,两名身强力壮的佣兵在地上快翻滚半蹲在地板上,双手持枪对准平静转身的许诺。

    ‘咚咚咚~’沉重的脚步声,佣兵们一拥而入当即就将整个实验室完全控制住。两名佣兵在许诺身上一阵搜索没有现武器之后就站在一旁用手的武器指着许诺并且做出安全的手势。随即,在保镖们护卫之下的平泽苍用手帕捂住嘴,咳嗽着走了进来。

    “你们是什么人?”目光平静的许诺嘴角挂起一抹笑意,淡淡的询问。

    “咳咳~~~”身材高大的平泽苍从保镖群间走出来,抬手摘下墨镜看着神色平静的许诺,笑了笑“生意人。”

    许诺转头环顾四周,看着那些手持武器的佣兵和保镖。耸了耸肩“不好意思,我不做军火生意。”

    “呵呵呵~~~”相貌英俊的平泽苍咧嘴,露出洁白的牙齿笑了起来。随即双手背在身后,在这处实验室内仔细观察起来。片刻之后,平泽苍来到一旁操作台附近伸手关掉了音响“这种音乐,我不喜欢。”

    许诺随意的摊了下手,对此不置可否。

    “你好像一点都不害怕?”平泽苍微微皱眉来到许诺身旁,疑惑询问“这么多枪对着你,你为什么一点都不害怕?”

    许诺垂下目光看了眼自己身下的小兄弟,笑了笑,露出白牙“我也有枪。”(。)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