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去美国唱歌?!”当金泰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小仓鼠一样圆瞪着眼睛,双手捂住张开的嘴,一脸被吓到的样子。

    倒不是说她们没有去美国唱过,毕竟傻帽公司经常组织旗下的艺人们去世界各地的韩裔聚集地开演唱会捞钱。富裕的美国就是其的重点地区。美国可是去过许多次。

    只是,这次却并不一样。因为这次是美国好莱坞顶级制作公司迪斯尼向他们出了正式的邀请函,邀请其旗下歌手金泰妍为迪斯尼公司新近制作的顶级动画大片冰雪奇缘演唱主题曲。

    作为一名歌手来说,一听到好莱坞的电影主题曲,第一反应就是席琳迪翁的我心永恒。这歌堪称是整整影响了一整代人,金泰妍也不例外。而能够为好莱坞的a级制作演唱主题曲就成为了亚洲地区,至少是日韩地区歌手们的最终追求。

    当这个巨大的馅饼从天而降狠狠的砸在金泰妍脑袋上面的时候,她正在和徐贤主持音乐节目。娱乐圈里面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这个堪称原子弹般的爆炸性消息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传播了整个音乐竞赛节目。所有参加这个节目的歌手们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第二反应就是握草!

    国家原本就小,竞争原本就极为激烈。大家都在为了有口饭吃而劳碌奔波的时候,却有人走上了康庄大道走向世界了。这些人心的滔天怒火也就可想而知。

    之前杰西卡姐妹去迪斯尼为电影配音的事情就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这次又来?!傻帽公司最近是被****覆盖了吗?

    整个节目现场都沸腾了,所有人。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那些歌手们全都用极为复杂的目光看向金泰妍,哪怕是傻帽公司的人也不例外。

    这可是直接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的事情,看到别人走上赚钱大道,而自己还要在这个小国家里继续苦苦煎熬。心胸狭隘的人已经在心怒声咒骂,诅咒金泰妍是被哪个体重过二百斤又老又胖的富豪给看上了,即将被重磅压身!

    别说,这些人想的还真不错。金泰妍的确是被富豪给看上了,只不过许诺并不是又矮又胖罢了。

    “姐姐,恭喜你。”相比于那些都把羡慕妒忌恨写在脸上的家伙,与金泰妍一起主持节目的徐贤倒是很平静。除了她本身的性格使然之外,之前与许诺一同在异时空经历死神追杀的传奇经历也让她迅成熟起来。

    “哦,谢谢。”金泰妍有些心神不宁。相比于杰西卡她们,心思更加细腻的金泰妍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许诺。没有什么原因,完全就是直觉的反应。她感觉这件事情的背后肯定有许诺的影子。

    金泰妍从不认为自己的名声以及歌唱实力真的已经到了能够让好莱坞的巨头主动相邀的程度。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虽然在韩国歌唱圈内算是顶尖的级别,可那是好莱坞!韩国的娱乐圈能和好莱坞相比?

    人家一部卖座的电影足以抵上他们这边全国一年的票房收入。在这个圈子里工作,她可不像是那些穷的只剩下了嘴,夜郎自大的傻瓜们一样没有眼光。

    再加上之前杰西卡姐妹的事情,金泰妍几乎已经能够断定这件事情的背后有许诺的身影闪现。所以她才会如此纠结。

    不仅仅是金泰妍,哪怕是傻帽公司也是满头的雾水。要说有这种好事情从天而降,傻帽公司的总裁金英敏是不会相信的。

    他可是高丽大学经营学科的高材生,他可不相信迪斯尼的高管们都是没有脑子的傻瓜,会做这种没有什么回报率反倒是有可能弄砸了的生意。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家好莱坞的顶尖巨头早就倒闭消失在无情的竞争之。

    和那些头脑热的普通韩国人不同,像是金英敏这种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社会精英们对于自己国家的实力有着深刻的认识。如果说是邻居华夏的艺人被邀请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那个国家的市场太庞大,好莱坞想要打入那个市场邀请那边的人加入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他们?这就是个笑话。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件事情的背后有不知名的强大力量在运作。

    “看来真的是有人看上她们了。”金英敏可是精英,对于这件事情的真正原因看的很透彻。身为一个男人也为许诺的大手笔而感到敬佩,同时对于金泰妍她们也非常羡慕。要知道想要打通迪斯尼的关系将这些重要的担当拿到手,需要付出的代价绝对非常惊人!至少他们公司是绝对做不到。

    面对这种情况,金英敏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是叮嘱工作人员们要对金泰妍她们更加礼遇,一些事情要当作不知道。他可不想给自己和公司招惹麻烦。

    虽然背后有着星在力挺,可是金英敏非常清楚星要的只是钱,真的遇上强大阻力的时候星未必会和人家正面对抗。到时候倒霉的必然是他这样的小卒子。

    在无数人羡慕妒忌恨的目光之,金泰妍很快就坐上了前往洛杉矶的飞机。她将在那里进行歌曲的录制工作。一想到杰西卡也在洛杉矶,而且还是同一部影片。金泰妍就感觉到一阵头疼。如果说这件事情的背后没有许诺的身影,那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这个混蛋,现在在哪里?”飞机上的金泰妍微微侧头看向舷窗外的浩淼蓝天,心的思绪百转千回。

    而此时被金泰妍惦记着的许诺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当然了,不是说他挂了,毕竟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来说想死都有些困难。他只是在自己的雇主,一个来历神秘的戒指安排下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去执行自己的工作任务。

    ‘铛铛铛铛~~~’外面传来一阵铜铃声响,同时传来的还有带着松江口音的男声“买好离手!”

    许诺此时所处的位置是在一处厕所,没错,就是厕所。哪怕没有标志性的池子,许诺也能够知道这里就是厕所,因为那个味道实在是太熟悉了。毕竟他经常出入这种场所数十年之久。

    “世界探索完毕。”就在许诺捂着鼻子准备离开的时候,戒指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之响起。

    “这是一个你比较熟悉的世界。”戒指的声音平静“这个世界有许多出了人体承受极限的东西,或许你会很感兴趣。而且这个世界有不少单体实力强大的存在。嗯,这个就很强大。咦,跑掉了?”

    戒指有些惊讶的喊了一声,不过随即就恢复过来“算了,还有一个,就是他了。这个世界有强大的个体存在,你去把那个最强大的干掉。跑掉的那个就算了,把那个火云邪神干掉就算是完成任务。”

    “火云邪神?”许诺挑起了眉梢。听到这个名字就不需要戒指再介绍什么了。许诺已经明白过来,这处世界的背景就是功夫。

    戒指介绍完之后就陷入了沉寂之,而许诺则是站在这处厕所之一手捏着下巴,一手托着手肘开始回忆这处世界的背景。同时分析着自身的实力以及那个火云邪神的实力。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自己应该可以摆平那个糟老头。

    只是,许诺却并不愿意做没有太大把握的事情。毕竟火云邪神的功夫已经出了正常范围的界限。他想着要为自己增加实力。还有就是,他要确定现在的时间线才行。

    如果现在那个谁的如来神掌已经大成,那许诺就要小心翼翼的去创造机会绞杀火云邪神。毕竟他想杀火云邪神的话那个谁一定会阻止。许诺并不清楚那个一掌就能打垮一栋楼的如来神掌打在自己身上究竟是有多疼。

    就在许诺闭目沉思,想着自己接下来的行动计划的时候。一个面相猥琐,眼神之满是灰败气息的西装男有气无力的推开了厕所的门走了进来。

    “嗯?”猥琐男抬眼就看到了站在厕所央闭目做雕塑状的许诺。伸出手在许诺眼前晃了晃之后感觉许诺没有什么反应,当即就向着许诺怀伸出手准备掏点意外收获。然后“啊!!!”

    手腕被许诺拧住的猥琐男出一声极为凄厉的痛苦嚎叫,整个人都跪在了地上,眼泪鼻涕一起淌了下来。

    “你想做什么?”许诺睁开眼睛,神色平静。

    “没没没~~~”猥琐男疼的都快抽筋了,全身颤抖就像是在打摆子一样。

    “呵~”许诺松开手,嘴角挂着笑意“这里是什么地方?”

    好不容易收回了手的猥琐男连滚带爬的远远躲开许诺靠在墙边,丝毫不在意肮脏的地面。看的许诺直皱眉头。

    “这里是赌场。”虽然很是奇怪许诺在赌场的厕所里面却要问自己在哪里,不过猥琐男还是急忙解释“斧头帮的赌场。”

    猥琐男之所以要点名是斧头帮的赌场,为的就是希望斧头帮的赫赫凶名能够震慑住眼前这个怪人。他可是很害怕眼前的怪人给自己狠狠的来上一下。

    “斧头帮啊~”许诺扬了扬下巴,拉出一个长音。既然斧头帮还在,那就是说至少此时还没有到最终决战的时候。许诺至少在时间上就宽松了很多。

    “你,你要干什么?!”猥琐男看着缓步靠近,随即半蹲在自己面前男人,嘴唇颤抖着扭过头不敢看向许诺。眼前的男人给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嘿。”许诺露出白牙,笑着伸出了自己的手“打劫。”(。)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