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一声闷响,赌场的大门被猛然间关闭。★网随即大批身穿黑色西装,手持武器的猛男们冲入了大厅之。

    ‘啊~~~’面对这种情况,那些赌徒们开始尖叫四散奔逃。钻桌子的钻桌子,尿裤子的尿裤子。之前还是声竭力嘶的赌徒们此时全都成了软脚虾,明明他们的人数远那些斧头帮的打手们,可是此刻所有人都只想远离那些凶神恶煞的斧头帮成员,躲的越远越好。

    “谁敢拿我们斧头帮的钱?!”一个留着分头,酒糟鼻,死鱼眼,嘴唇上的胡须修剪的整整齐齐,胸前裸露在外的皮肤上纹着两把黑色交叉斧头的胖子站在赌场大厅内厉声怒吼“都不想活了!?把钱全都交出来!”

    随着胖子的一声令下,诸多打手们就像是虎入羊群一样开始劫掠那些赌客。可怜的赌客们在这些猛男们的面前就像是脆弱无力只穿着丝袜的少女,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钱财被抢走。

    甚至于,还有敢于抵抗,拼死也要死死攥住自己手钱财被直接用斧头砍断手腕的倒霉蛋。而这些人最大的抵抗仅仅只是哭泣而已,他们只记得自己的眼泪,而忘记了自己还拥有拳头。

    数百年的异族统治与不停的杀戮,早就已经将这个民族大部分的血性消磨一空。这些人哪怕是活着,可是还不如行尸走肉。

    血腥的味道开始在空气之弥漫,惨叫哀嚎与女人的尖叫将整个场面弄的就像是在拍摄鬼片。

    脑门上的头抹的油光亮的胖子微微歪着脑袋向着翘着腿坐在椅子上的许诺走去。

    胖子的眼神很冷,身上的气息同样也很冷。他这一行许多年,在松江这处东方巴黎什么样的狠角色都见过,眼前这个男人虽然看上去不简单,但是现在这里可是他们斧头帮的地盘,他可不相信有什么人能够在这里兴风作浪。

    白衬衫,黑西服。敞开的衣襟加上死鱼一般的眼睛。眯着眼睛的胖子无视四周的混乱,眯着眼前走向许诺。垂在身侧的右手从腰后抽出一把锐利的斧头,来到许诺身后的时候根本没有丝毫的废话直接就举起手猛然将手的斧头向着许诺的后脑勺狠狠的劈了下去!

    然后,胖子猛然间看到了太阳。

    当然了,胖子不可能真的在这种封闭式的房间内看到明媚的阳光。他只是被许诺的念力控制飞了起来撞上了房顶的吊灯近距离被灯光照射感觉很亮而已。说起来很简单,但是实际上这一撞就要了命了。

    位于房顶的吊灯很大,而且都是通着电的。灯泡与灯罩都是玻璃做的,挂篮与支架全都是金属。胖子猛然间以极高的度直接撞了上去,整个人瞬间就变成了一出悲剧。

    锐利的玻璃以及坚固至极的金属支架,还有要命的电流。当这几样全都同时加诸在他身上的时候,这个杀人不眨眼的胖子已经没有了丝毫继续活下去的可能。

    甚至于,因为力道过大,胖子的身体直接被那些坚固的金属支架给扎穿。整个巨大的身躯都被牢牢的束缚在了吊灯上,淅淅沥沥的鲜血从天而降,整个场面看上去非常血腥。

    赌场内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抬起头看向天花板,看向那个被穿透了身子吊在半空的胖子。所有人的目光之满是疑惑,这个胖子是怎么被扔上去的?

    许诺掐灭香烟,缓缓站起身来。

    许诺本身只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而已,而且他在这里也不会停留太久的时间,说是旅行路过这里的一个过客也毫不为过。可是他此刻却想着要对这些斧头帮的成员们痛下杀手。不是因为他嗜血好杀,而是斧头帮的确该死。

    之前许诺曾经看过这部电影,哪怕只是从那些并不算长的镜头也能够看出来斧头帮的残忍与暴虐。杀人对于他们来说几乎就像是吃饭一样简单平常,好像每天都在做。那可是杀人,不是杀只鸡!

    许诺自己拥有着极为强大的能力,也极少会这样丝毫不把人命当作一回事。他痛下杀手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必须要这么做。可是斧头帮完全就是坏事做尽的节奏。如果没有交集也就算了,可是既然遇上了那就没有轻轻放过的道理。

    而且斧头帮开赌场放高利贷,出老千甚至输急眼的时候直接上抢。这些赌徒们稍有反抗当即就是刀斧加身,这种恶人只能用更恶的方法来对付他们。

    “本来我是不想说这些漫画里的废话的,因为感觉很傻。”许诺转身坐在骰盅的台子边沿,双臂环抱在胸前,目光平静的看向眼前的诸多斧头帮猛男们“只是,你们这群吃软怕硬的混蛋不过是仗着自己人多有钱就无恶不作,真当自己可以无法无天了?”

    原本喧嚣嘈杂的大厅内此时异常安静,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看着被挂在了天花板上的胖子,同时耳畔还听着许诺冷静的声音“今天既然遇上了,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都去死吧。”

    许诺的声音还在耳畔响彻,他的人就已经闪电般的出现在了斧头帮猛男们的身旁。以许诺此时的力量与度来说,他处理这些小喽啰们根本就不需要使用什么武器,直接用自己的拳头就好了。

    别说这些头不是梳理的油光亮就是板寸的小喽啰们身上只是穿着白衬衫与黑西服,就算是他们身上穿着合金夹陶瓷防弹背心也不行。

    以许诺此时的力量来说,被他力来上一拳,那才真的是挨着了死,碰着了伤。而且许诺的度极快,是绝对的力量与度相结合的完美表现。这些仅仅是拿着斧头的小喽啰们面对这样的强大存在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可能。

    整个大厅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接连响起了非常密集的噼啪咔嚓声响,那是骨骼被重击断裂的时候出的恐怖声响。十几个小喽啰几乎就是眨几个眼的功夫就被打飞,眼看着就不得活了。

    “这样不行啊。”许诺站在大厅央,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拳头低声自语“这完全就是靠身体吃饭,控制力度角度方位还有力收力的时机掌握全都不行。每次都是靠蛮力将人打飞可不行。对付小喽啰也就这样了,可是以后遇上真正的高手怎么办?看来我的确是要好好学习些真正的功夫才行。”

    许诺有自己的搏击教练,他的训练也算是刻苦。可是之前他的身体素质再次大幅度提升之后,他对于自己的身体都隐隐有些无法完全掌控,那就更不要说是掌控这些强大的力道,控制到能够收放自如的程度了。

    这种情况下最好的选择就是那些真正意义上的功夫。那种真正的锻体之术。

    只是,在现代世界之的华夏武学早就已经式微,流传下来的基本上都是一些表演性质的花拳绣腿,除了好看之外并没有什么用。正常情况下应付两个普通人还行,可是用在许诺身上就是瞎扯了。

    ‘咔嗒!’两名手持芝加哥打字机的斧头帮喽啰从一处走廊上冲了出来,抬手举起芝加哥打字机就拉动了枪栓准备把眼前放倒了自己十多个兄弟的家伙给放打成血葫芦。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手指头刚刚摸上冲锋枪的扳机,就猛然感觉手上一空。诧异的低头看去,双手依旧是做出了持枪射击的姿势,可是双手之却是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疑惑的抬起头,这才愕然现原本在自己手的冲锋枪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经落入眼前那个古怪的家伙手!

    ‘哒哒哒~~~’密集的枪声在诸多惨烈凄厉的尖叫声响起,火力凶猛的冲锋枪倾泻着子弹,瞬间就将两个倒霉的家伙给打成了筛子!

    这处赌场内看场子的斧头帮此刻都已经倒下了。那些赌客以及赌场的员工们在目睹了这种血腥暴力的场面之后,一个个全都好似鹌鹑一样畏畏缩缩的躲在角落之就连大气都不敢喘。

    这个时代的松江,没有钱的什么都不怕,一条烂命完全不当做是自己的敢打敢拼。可是有钱的,哪怕仅仅只是能够糊口而已都极罕见的会有敢于拼死的节奏。至少此时此刻这处赌场内绝对没有了。

    许诺微微低着头,双手各持一支汤普森冲锋枪站在大厅间摆着造型,片刻之后仰起头,脸上带着一抹古怪的笑意“还有谁!!!”

    全场安静无声,就连垂死伤员的痛苦嚎叫声响似乎都在许诺的这一嗓子之下消失不见。

    许诺手一转就将冲锋枪收入存储空间,随即闲庭信步般在赌场内扫荡了不少的钱财,抬头看了眼被挂在天花板上的胖子,之后就施施然的离开了这处赌场。

    等到许诺的身影消失在赌场大门外的时候,那些被吓的好似鹌鹑一般瑟瑟抖的赌徒们看到斧头帮的人非死即伤,一个个全都重新活了过来。

    丝毫不顾及自己身上的昂贵服饰,无论男女全都疯了一般扑向各处赌桌上的筹码钱财。一个个疯狂争抢厮打,那种彪悍的场面看上去与古罗马斗兽场里血腥厮杀的角斗士们也没有丝毫的区别。

    之前斧头帮出来的时候他们害怕,许诺大神威的时候他们也害怕。现在斧头帮挂了,许诺走了。这些人在面对同样都是赌客的其他人的时候倒是将自己的勇气与凶狠提了上来。欺辱比自己弱小的人,已经是他们此时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

    赌场厚实的大门被再次关闭,走在阳光下的许诺根本不会去考虑身后赌场里面的事情,因为他对此根本就不在意。

    在许诺的心,这个世界除了那个极度神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级高手向小孩子兜售密集的老乞丐之外,也就是火云邪神才能够对他构成威胁。

    而此时的火云邪神还在精神病院里面蹲厕所,而且就算是真的现在出来了他也不会害怕。至于神雕侠侣,无论是太极拳还是狮吼功在许诺的瞬移面前都无法对他构成真正意义上的威胁。

    在这种情况下,许诺自然而然的就放松了对自己的约束。(。)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