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的老式电车在铁轨上疾驰,复古的各种老式汽车鸣响着喇叭在街道上川流不息。★网街道两旁都是密集的店铺,各种华洋混杂的招牌很有数十年之后的味道。

    街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都是西装与旗袍。间或会有传说的长袍马褂,而在街角与阴暗处则是蹲着一群群破衣烂衫,目光呆滞的乞丐。

    这里是东方魔都,繁华与贫穷交织的地方。这里有最顶级的奢华生活,让人为之神往的所在。也有像是无声的落叶飘落在了烂泥之彻底腐烂,无声无息死去的故事。这里是整个时代的缩影,在这里可以见识到从天堂到地狱的一切景象。

    许诺对于这个时代还是有些了解的,毕竟以前接触过不少描述这个时代的资料。回过神来的许诺掏出一个银元仍在不远处一群乞丐的面前“我有几个问题,谁能回答的让我满意这个就是他的。”

    比起普通人甚至是警察,这些乞丐们才是真正熟门熟路的地头蛇。许诺很快就通过这些人的嘴巴得知了自己此刻究竟是身处于什么地方,也得知了此时斧头帮依旧是横行霸道的存在,并没有遭受什么致命打击。

    这里是苏州河以北的虹口地区,也就是经常被提起的虹口道场地区。当然了,真正的虹口道场并不存在,是一种隐喻。这里属于松江的公共租界,因为日本人聚集于此而被称呼为日租界。换句话说,许诺现在身处于这个时代的国之国,而且还是日本人的地盘。

    “难怪斧头帮这么霸道,原来是有日本人撑腰。”许诺心恍然,能够在日租界开设赌场还能横行霸道,说是没有日本人的背景鬼都不信。

    想了想,许诺决定先去郊外找那些高手们。至于火云邪神,此刻应该还在精神病院里面待着。以火云邪神的能力来说,估计没有谁能够在许诺之前干掉他。而许诺之所以要去郊外的那处贫民窟,那是因为他感觉自己此时对于自身力量的控制有些失衡。

    许诺现在是属于空有强大的力量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完美运用。仅仅只能是凭借一股蛮力来挥。就像是守着一座巨大的金山却只能用锄头来开采一样。他现在迫切的想要拥有机械化采矿设备。而说到对身体力量的运用,再也没有什么能够比华夏古典技击术更适合他的了。

    虽然找那个神秘的乞丐老头更加有效,可是许诺却并不认为自己能够找到。因此,时间不多的许诺直接去找那些知道下落的强者。

    只是现在有一个问题是,那就是许诺并不清楚那处贫民窟的具体位置。

    不过这里是明世界,只要有钱几乎就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毕竟许诺要找的还是松江附近的地区,这个时候那些警察们就将挥出他们的作用。

    许诺直接走上大街拦下了一辆汽车,在司机探头出来张嘴大骂之前用一叠钱砸在了他的嘴上“送我去警察局,这些钱都是你的。敢说个不字,这些就是你的棺材钱!”

    这个时代的警察怎么说了,实际上看过去更像是军队。不过这些都是可以被收买的军队,钱这种东西在警察们的面前远远要比什么命令更好使。许诺很有钱,斧头帮的赌场说是日进斗金也毫不为过。许诺离开赌场的时候可是扫了一大摞的现钞带走,现在正是花的时候。

    许诺描述了一下那处贫民窟的景致,说了几间铺子的名字,然后再将一摞钞票放在了一位警探的办公桌上。

    很快,这位手脚麻利的警探在将那摞钞票变消失之后就找来了一些经验丰富的老警察。将许诺说的话复述一遍之后这些土生土长而且长期跑基层的老警察就根据许诺的描述很快就标明了处位于郊区的地点。并且信誓旦旦的表示许诺要找的地方肯定就在其。

    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许诺再次取出一笔钞票递给这几位警察表示感谢。正常情况下许诺实际上更加愿意使用钞票来解决问题,而不是拳头和子弹。只是大部分的情况下和他打交道的都不是能够用钱收买的存在。

    许诺离开警察局之后重新在大街上拦下了辆车,继续用钱强行租用车辆去往警察指出的那处地方。实际上只要许诺到了地点,都不用看到人就能够判断出来究竟是不是电影之那么多高手隐居的地方。

    许诺的运气有点小背,前两处地方都不是,而且被强行租车的司机一路上都在絮絮叨叨的说着这次跑的太远花了太多的油还有车辆损耗什么的。直到不耐烦的许诺直接在他面前捏碎了车上的吉祥物之后才彻底闭嘴。

    等到许诺终于找到那处地方,前脚刚下车后脚司机就把车子开的飞了起来。

    看着急远去远去的那辆汽车,许诺笑了下就转身向着这处巨大的贫民窟走去。

    这个时代的松江大概是整个华夏最为繁华的地方了,各种物资供给也非常充足。虽然没办法跟那些在城里和租界生活的人相提并论,可是相比于老家的生活绝对是要强的多。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人宁愿留在这里做乞丐也不愿意离开的主要原因。

    这处贫民窟虽然说是贫民窟,可是生活水平却是不错的。至少在许诺看来这里的人有吃有喝而且面色不错。远比那些在城里阴暗角落处游荡的那些面黄肌瘦的乞丐们要强的多。

    “你是什么人啊?”许诺还在观察四周环境的时候,一个穿着绸缎睡衣,头油光亮,脸上还带着醉醺醺模样的年男人晃悠着来到了他的身前。

    许诺笑了,直接从口袋里面掏出来几张钞票递了过去“你是老板吧?我刚来松江,想要在这里找个落脚的地方。”

    这个男人当然就是包租公了。虽然看起来一副醉眼迷离的样子,可是实际上却是真正的内家高手,这一点从他的醉眼之依旧带着一抹冷静之色就能够看出来。不过他此时的伪装却是一个好色年男人,顺溜的接下许诺的钱之后当即就拍了胸脯“我就是老板了,我可是很喜欢照顾人的。我这里有的是房子,你随便住。”

    等到包租公转身之后,许诺看了眼抗大包的苦力,路过早点铺子和旗袍店。眯起笑眼跟着包租公去了一处无人的房间。

    这里的条件在许诺的眼当然是很烂了。除了有个代表明标志的灯泡之外,什么都没有。别说是许诺的奢华别墅庄园了,就连二十元一晚的招待所都不如。

    不过好在许诺并不是什么不能吃苦的人。虽然现在富贵了,可是许诺心却深深明白自身的强大才是抵抗一切窥视目光的根本所在。只要能够让自身强大起来,这点享受方面的东西他根本就不在意。

    许诺很清楚自己现在虽然强大,可是却无法抵抗国家级别力量的注意。现实世界之别说是什么战略性武器了,哪怕是在许诺不知情的情况下一枚大威力的导弹都会对他造成极大的威胁。

    许诺现在依旧不敢让人知道自己的秘密,可是他却知道终究会有暴露的一天。这种情况下,许诺如果想要守住自己和亲人们,那唯一的选择就自身强大到让人不敢窥视才行!

    从那些隐居在这里的高手们的身上学到强大的技击能力是许诺来这里的唯一目的。他可以从这些人的身上学到如何有效合理的控制自己身体里强大到了极致的力量。

    夜沉如水,繁星如炽。

    当许诺躺在坚硬的木板床上闭目养神的时候。在远方市区内的一处大型赌场的后台内,一大群黑西服白衬衫的猛男们正聚集在一起。在这群人的间,是十多具被白被单覆盖着的尸体。

    型帅气,满口糟牙的斧头帮老大缓缓蹲下身子,伸出手揭开了身前一具尸身上的白布。出现在他眼前的是那个被挂在了吊灯上,最终因为失血过多而死掉的胖子。看着这个倒霉的胖子,斧头帮老大咧开嘴角露出满嘴的烂牙笑了起来。

    “从来都是我们斧头帮干别人,今天却被人家给干了!而且***的只有一个人!”随手将白布仍在胖子的身上,斧头帮老大大幅度的挥舞着手臂厉声叫嚣“如果被人干了不能还回去,那我们斧头帮就没有在这里立足的本钱!去把人找出来,干掉他。”

    “大哥,人已经找到了。”猥琐的四眼军师急忙上前“我们抓了些当时在场的混蛋画了那个家伙的画像。拿到警察局的时候有警察认出了这个人。说是白天的时候这个家伙找警察查询了一处地方,现在人已经过去了。现在咱们是不是就过去干掉他?”

    “你傻啊!”斧头帮老大甩手就在军师的脑袋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那个混蛋一个人就干掉了我们十几个兄弟,就连拿枪都干不掉他!我们再过去有什么用?继续给人家杀啊?”

    “那我们该怎么办?”四眼军师抬手挠头“要不去找日本人帮忙?”

    “你有病吧!”斧头帮老大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找日本要花多少钱才行?既然他这么能打,那就去找高手来对付他。至少高手们收钱没有日本人那么多!”

    斧头帮能够在极端复杂的松江立足而且还能够做的这么大,单单是依靠搞定警察是没有用的。想要做到他们现在这么大,必须是要有着列强的背后支持才可以。这种事情在这个时代很是平常,可是对于许诺这样一个来自未来的愤青来说,这种行为是不能容忍的。

    许诺在狭窄的木板床上安静睡觉的时候,外面已然风起云涌!(。)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