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加明矾的油条就是好吃。★网”清晨,薄雾轻漫,朝阳初升。金灿灿的阳光映照下,早早就已经起床的许诺简单洗漱一番就来到了楼下的早点铺子里,点了传统的豆浆油条之后吃的很是惬意。

    “这位小老弟,明矾是什么东西?”作为一名武林高手,五郎八卦棍的传人此时正笑容满面的为自己今天的第一位客人端上一碗真正用豆子磨出来的豆浆。

    “明矾啊。”许诺端起豆浆喝上一口,那微甜的粮食清香让他忍不住的闭上了眼睛“那是良心。”

    许诺起床很早,此时这处早点铺子里面除了他之外并没有别的客人。甚至于整处贫民区内都还处于刚刚从黑夜之睡醒的程度。口并作两口将油条吃掉,豆浆喝完的许诺随手就拍出了一摞大额钞票放在桌子上。

    “小老弟,你这太多了,我找不开啊。”留着年地海型的油炸鬼一脸憨厚的笑意,微微躬着身子搓着手看向许诺,小市民的神态一览无余。

    “这不是给你的早点钱。”悠闲坐在长椅上的许诺眯起笑眼“这是学费。”

    “学费?”笑容满面的油炸鬼神色微微有些异样“小老弟是想和我学做油条吗?看你的谈吐打扮,还有那气质不适合做这个啊。在城里的洋行里面找份体面的工作才是最适合你的。”

    “我对做油条没有兴趣。”许诺摇头“不加明矾的油条卖不出去也赚不到钱,我是要和你学五郎八卦棍。”

    别名油炸鬼的五郎八卦棍面容顿时僵硬,随即笑了起来,只是笑声之带上了一抹不同的味道。虽然依旧是躬着身子,可是正个人的气质正在急变幻!

    “咚!”油炸鬼猛然一跺脚,早点铺子里那长长的擀面棍子就飞入了手。

    “果然,这种事情用钱摆不平啊。”许诺微微低着头,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手掌在桌子上挥过,那摞足以让绝大部分人为之心动的钞票就消失不见。与此同时,一根带着凄厉呜鸣声响的棍子已经急刺到他的面前!

    ‘嗖!’带着无坚不摧气势的棍子毫无阻隔的穿透了之前许诺所坐的地方。可是油炸鬼的目标却早已经消失不见。

    ‘唰!’根本没有丝毫的停留,油炸鬼反手就将棍子向着自己的身后扫去,因为许诺此刻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很好!”许诺闪电般出拳,狠狠的击打在了棍子上。巨大的力道直接将整个木棍击成碎片!没办法,他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

    油炸鬼的双手剧烈颤抖,手剩下的半截棍子当即跌落地上。他知道自己今天是遇上强敌了,这个时候丝毫没有畏惧的意思,身形连闪之下已经来到了店铺内。挥手之间好几根长棍就落入了手。

    许诺并没有丝毫阻拦的念头,甚至还主动离开店铺来到外面空旷的地方让油炸鬼有更大的空间来挥实力。

    许诺一开始的打算的确就是花钱拜师学艺。只是被拒绝之后就用这种方式来进行实战学习。要知道许诺的身体被大幅度强化过,目光敏锐度神经反应能力以及记忆力全都极度强悍。

    还有就是,许诺可是吃过nct-48的,这种强化药物可以使普通人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学会天数字般的知识。而这种能力放在许诺这种强者的身上,能够挥出的作用将会更加强大。

    棍子的度极快,甚至都带出了道道残影,而且还带着犀利的呜鸣破空声响。

    许诺目光如电,死死盯着棍子与油炸鬼的动作,一边闪避一边用自己的拳头还击。

    许诺的身形移动极快,可是依旧被接连击。每一次被击虽然身体强悍没有太大伤害,可是许诺却能够感觉到一股股的古怪力道通过棍子传递到了身上,给他带去直透骨髓的疼痛。

    这种疼痛非但没有让许诺退缩,反倒是更加激起了他强悍的心性。

    “好!”许诺怒吼一声不退反进,双拳挥舞如风与油炸鬼死战在一起。一时之间尘土飞扬,破空声响犹如爆竹般噼里啪啦的响彻四周。

    漫天的棍影之,许诺欺身而入,猛然一拳挥出打在了油炸鬼抖出的棍影正。一声爆裂声响,棍子当折断。油炸鬼急后退双手好似得了帕金森一样剧烈抖动着。

    许诺顿住脚步,站在那里看着油炸鬼,等他重新再拿棍子再来。

    “不打了。”油炸鬼突然摇头“你根本没有杀意,只是在学我怎么用棍子而已。我这是家传棍法不能传给外人。”

    “你没有传啊。”许诺眯起笑眼“你只是在对战而已。”

    “你这小后生真是个怪物。”油炸鬼摇头“再打一会你就全学去了,而且全是关于力道运用的方面。虽然你用的是拳头,可是力道运用方面却是和我一样。不打了不打了,街坊们都该上班了,我还要做生意呢。”

    许诺的确是已经学的差不多了。那些招式什么都不需要,他学的都是油炸鬼力道的运用方式,这才是技击之术最为精华的部分所在。

    “等下。”许诺捏着拳头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油炸鬼叫住了“你早饭钱还没给呢。”

    许诺哑然,笑着仍出一枚银元过去。抬起头看向一旁楼层上的一间窗户,笑了笑就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之前和油炸鬼激战的时候,他早就察觉到了有人在那边窥视着他们的战斗。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那对强悍的夫妻。

    午的时候许诺离开这处贫民窟,来到江边码头附近找到了那位正在扛大包的苦力强。

    “麻烦让让。”肩膀上扛着好几袋麻包的苦力强低着头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一双漂亮鞋子,闷声开口“别弄脏了鞋子。”

    “哦。”许诺双抱肩,脸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我想雇你干活,要多少工钱都可以。”

    “我只会抗大包。”苦力强的头低的更深了“除了力气什么都没有。”

    “嘿~”许诺轻笑一声“我想雇你做老师,教我十二路谭腿。要多少学费都没有问题,我有钱。”

    原本平凡到就像是路边的一块石头,看上去与那些从全国各地来到松江这里求富贵的那些苦力们没有区别的苦力强整个身子都顿住了。然后,一股莫名的气势开始在他的身上急提升。

    “嗯。不错。”许诺缓缓点头,后退了两步让开位置。

    ‘咚!’沉重的麻包摔落在了地上,砸起大片的尘土。终于站直了腰身的苦力强双目如电看向许诺。浑身黝黑的皮肤下是盘根错节凸起的精壮肌肉,尤其是一双只穿着短裤的腿更是坚如钢铁,看上去下盘极为稳重。

    许诺眯了眯眼睛,拳头一紧整个人就冲了上去!

    许诺的拳头气势如风,带着强大的威势。他早上的时候刚刚从油炸鬼那里学到了些关于力量的运用方式,此刻已经迫不及待的全都展现出来。每一击都调动着身体里的力量,与之前那种完全凭借蛮力的感觉全然不同。

    “砰砰砰砰!!!”苦力强练的是十二路谭腿,腿上的功夫当然极其了得。他能够感受到许诺拳头上的巨大威慑力,当即毫无保留的全力以赴,一双铁腿带出残影般与许诺的拳头凶悍的撞在一起,出让人惊怖的恐怖声响。

    两人之间的交手当然不会仅仅局限在一处地方。这处江畔码头附近完全成了战场,碗口粗的木棍,结实的支架甚至是运货大车上的主轴都在两人的拳脚之下变成残破不堪的废品!

    原先那些还在扛包的苦力们全都被吓的宛如鹌鹑一样浑身颤抖。他们从未想过那个傻乎乎的苦力强居然是一个强大的高手。那些曾经欺负过他的人此时裤子都已经湿了。

    一番你来我往的对轰之后,许诺能够明显感觉到对面的苦力强力量和抗打击能力远远不如自己。可是,苦力强却能够通过对力量的控制与运用一次次的将自己强劲的力道化解或者是引导离开。而他的每一次反击都非常强劲,几乎都是最强程度的攻击。

    而这些,就是许诺真心想要学到的东西。对力量的运用和控制才是他需要的。至于固定的招数什么的,拜托,现在已经不是古典武侠的时代了!

    学上一招半式就能够横行江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新的时代更加强调的是入微!

    与油炸鬼不同,苦力强明显已经察觉到许诺的力量和身体远于他,而且也没有感受到许诺的杀意。但是他依旧死死咬着牙与许诺力抗对战。将自己全身的机能与潜力全都挥的淋漓尽致,与许诺战了个痛快!

    既然有人愿意做沙包陪练,那许诺自然也不会客气。那真是拳拳到肉,而且随着他对力量运用的理解程度不断加深,苦力强已经无法再坚持下去了。

    “咚!”打的兴起的许诺一拳挥出,直接将苦力强打飞出去撞在远处的一大堆麻包袋内。看着挣扎着从麻包袋走出来的苦力强,看着他那双原本坚硬如铁石般的双腿已经在微微颤抖。许诺向着他摇了摇头。

    许诺转身离开这处江边码头,离去之前找到了藏在一辆运货大车下面的包工头“今天这里的损失全都算我的。不要为难别人。”

    看着扔下了一摞钱离去的许诺,双腿之间一片湿润的包工头颤抖着去拿钱。至于为难苦力强什么的,他又不是眼瞎。刚刚两个家伙打架的时候海碗粗的棍子一腿就踢断了。包工头可不认为自己的骨头能比那些棍子还硬!

    心情大好的许诺不断在心融合着从油炸鬼和苦力强身上学到的东西,等到天色渐暗的时候才回到了那处贫民窟之。不过当他路过那家大观洋服店的时候,抬手捋了下头,嘴角露出笑意转身走了进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