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衣服啊。”笑容满面,脸上皱纹都笑成了花,一脸玻璃样的裁缝胜扭着水桶般的腰身来到许诺身旁,手拎着皮尺不断比划“小老弟的身材这么好,做件洋服穿上一定很好看的。”

    “这个我知道。”许诺背着手随意的在这间并不算大的铺子里面走动,欣赏着店内的陈设“我的女朋友们都说我的身材好。该壮的地方壮,该长的地方长,该硬的地方硬。”

    “呵呵呵~~~”裁缝胜笑的很是有趣“小老弟可真是会说话,我这里最近刚进了几块上好的布料,艺术成分很高,做成洋服的话会很好看。”

    “艺术成分很高?”许诺顿住脚步,脸上的表情很是古怪“有多高?”

    “四层楼那么高喽。”裁缝胜的话让许诺忍不住的笑出声来,笑声越来越大,而一旁裁缝胜脸上的神色也在快变幻之。等到许诺停下笑声的时候,裁缝胜已然走到两根挂着诸多铁圈的衣架下面。

    许诺对此并不在意,缓步来到门口的时候看向裁缝胜,微微侧身伸出手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咔哒!’衣架断裂,每根架子上各十个铁圈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滑落,准确的落入裁缝胜举起的手腕上。

    此时天色已晚,整处贫民窟之的人大都已经各回各家。要么就是在做饭,要么就是在下棋,要么就是家长里短的闲聊,要么就是直接睡觉等等等等。明亮的灯光将贫民窟间的空地映照的一片明亮,而此时许诺与裁缝胜已经面对面站立在了这里。

    油炸鬼站在早点铺前面神色凝重,苦力强一脸的悲苦之色坐在台阶上。而楼上包租婆的窗户也已经打开了。

    ‘呼!’脸上冰冷似水的裁缝胜此时已经丝毫没有了之前的兔子模样,抬手摆了个起手式随即就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向着许诺冲了过去。

    心神微动,许诺并没有用自己新学到的东西,而是依旧以蛮力挥拳硬顶过去。两人的拳头砸在了一起,爆出刺耳的响声。

    “好!”许诺猛然大喝一声。

    双**击的时候许诺就已经察觉出来,自己的力量必然是远强于裁缝胜。可是对拳的结果却是自己的手上传来一阵刺痛,而且还接连后退好几步才能够抵消掉手腕上传过来的巨大力道。

    这种事情唯一的解释就是裁缝胜对于力量的运用已经炉火纯青。真正做到了集全力于一点,并且还带上了内家暗劲。这就是许诺所需要的。

    许诺甩了下手,深吸口气之后双腿踩着的地板猛然间就龟裂开来,整个人就像是炮弹一样直扑而出。再次对拳的结果却是裁缝胜狂退十多步,每一步都将脚下的石板踩碎。狠狠一拳砸在了地上之后才算是止住了后退的趋势。

    “哇!”裁缝胜吐出口鲜血之后,胸前淤积着的那股闷意才算是被完全化解。

    第二拳直接打碎了他的信心。相比之前那一拳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都要强上太多。对于力道的运用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层面。而且这个年轻人的身体强悍的可怕。他从未见过甚至是听说过有人能够拥有如此强悍的身躯。他全力以赴的攻击打在人家身上就像是个玩笑一样,丝毫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相比起许诺的力量,裁缝胜对于许诺的学习能力更是畏惧不已。他可不知道许诺早上和午的时候已经分别和另外两位高手过招学习过了,还以为之前凭借蛮力吃饭的许诺仅仅是和他对了一拳就已经学会了他对力道的运用方式,这才心大为震惊。

    好在许诺并没有乘势追击,而是站在原地看着神色古怪的裁缝胜。目光扫了眼一旁不远处的油炸鬼和苦力强,笑了笑“不是你想的那样,白天的时候已经和那两位交过手了,这是从他们那里学来的。”

    裁缝胜心暗送口气。拍了拍裤腿之后起身看向许诺“看来今天不露几手的话你是不会善罢甘休了。也好,那我们就切磋切磋吧。”

    “等一下。”许诺竖手做了个暂停的姿势。目光看向一旁已经气势不同的油炸鬼与苦力强,目光之满是笑意与挑衅之色“两位也一起来吧。我知道你们白天的时候都没有尽兴。”

    一对。正常情况下这些武林高手们是不屑于做这种事情的,而且现在也不是生死相搏,只是切磋而已。不过这人都与许诺交过手,知道眼前这个神秘的年轻人强悍异常,单对单的情况下根本没有获胜的可能。甚至于就连切磋都算不上,不过是给人家当沙包打而已。

    这种情况下,油炸鬼与苦力强默不作声的上前,与裁缝胜一起以角形将许诺给围在了间。

    四周的楼层内不断响起啪啪的关闭门窗的声响。人影闪动之间诸多的街坊们纷纷躲避。

    这个时代的松江绝大部分人遇上事情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躲,躲不开的时候就哭,能够哭到撕心裂肺,天昏地暗。

    可是哪怕是刀斧加身也极少会有人选择反抗。此时楼前那几个人眼看就要打架的时候,这些毕生追求就是庸庸碌碌厮混一生街坊们第一反应就是躲。没有人愿意将自己卷入到危险之,他们都很是稀命。

    拳,脚,棍。这是都只是外在的表现形式,真正的核心在于对于力量的操控与运用。

    最大程度的提升自身的力量,再将力量以最完美的方式进行输出。这就是技击的真正含义所在。至于刻苦学习那些固定的死板招式,对付普通人绝对没有问题了。毕竟普通人的身体反应度与敏捷性都很差。可是如果换做是真正的强者,那你的手刚刚抬起来人家就已经知道你想要做什么!接下来就是被人打了。

    裁缝胜的拳头,苦力强的腿,还有油炸鬼的棍子全都是虎虎生风。带着极为强大的破坏力凶悍异常的向着许诺攻过来。

    一开始的时候许诺还会不时的挨上几下,那种带着诡异内劲的打击撞在身上的时候会给他带去疼痛的感觉。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许诺从这人的身上学到的越来越多,对于力量的操控和使用越来越熟练。没多大会的功夫,许诺就已经开始取得压倒性的优势。

    许诺的拳头和腿出击的频率并不高,可是每一次出击都带着巨大的威力。相比之前完全凭借蛮力的时候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随着许诺开始加强反击的力量,围攻他的个人压力倍增。随着许诺在与苦力强对脚的时候一脚就将他踹飞了出去,剩下的两个人对视一眼之后不约而同的同时跳开。

    “不打了。”油炸鬼连连摇头“这个小子学的太快,再打下去老本都没了。”

    “小老弟根本就没有出全力。”裁缝胜同样连连摆手“这是逗我们玩呢。”

    许诺轻舒了口气,目光带笑的看向不远处城寨的入口处,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几辆黑色的车子。

    “我也想看一下自己全力出手究竟会是什么样子。”许诺眯起眼睛看着两个穿着长袍马褂,带着古老的圆筒墨镜,身后背着古筝的老者。笑容亲切可人“刚才不好对你们下死手,不过现在可以下手的人自己就过来了。”

    “洪家铁线拳,十二路谭腿,五郎八卦棍。”身形微胖的地残上前拱手“没想到位高手都在这里,失敬失敬。”

    “喂喂喂。”没等几人做出什么反应,一旁的许诺就已经开始挥手“主角在这里呢。那边车里的斧头帮杂碎叫你们过来找的目标是我吧?别在这里乱套近乎了,赶紧的,抓紧时间。想套近乎的话上面还有太极拳和狮吼功的神雕侠侣在,没时间看你们走全套的规矩。”

    “唰!”所有人的目光几乎同时看向了楼上。而如此同时楼上的窗户也在同一时刻猛然间关闭。

    ‘噌~噌~~’尖嘴猴腮的天残摆放好古筝开始拨动琴弦,带着沉重之意的音波就好似能够引起身体共振般具有强烈攻击性。

    “有意思。”许诺垂下眼睑,再次睁开的时候已经满是冰霜之色。

    对于想要威胁到自己的存在,不论是地球人还是外星人,不论是恐龙还是各种怪兽。许诺都不会有丝毫的怜悯之心。他怜悯了的话,谁来怜悯他?

    在无数的世界之遭遇危机,许诺的心肠早已经硬如铁石。双手早已经沾满了各种血腥的许诺身上的气势猛然间就生了剧烈的转变。身旁那些感官敏锐的高手们当即就察觉到了这不同寻常的变化。当即纷纷远离。

    这些感官敏锐的高手们都明白,许诺身上散出来的东西叫做杀气!

    “这么强烈的杀气。这些小伙子看上去年纪轻轻的,这是杀过多少人了?”楼上的包租婆满脸震惊之色。

    许诺看上去不过是二十出头而已,可是身上毫不控制的散出来的杀气几乎已经化为实质。这种杀气没有别的方法能够培养出来,唯一的方式就是杀人。

    “今天我们的目标是这位小兄弟。”心震惊于许诺的强势,不过极为看重信誉的天残与地残根本不可能因为许诺强大而选择落荒而逃,这个时代的江湖还是讲究面子的。

    微胖的地残上前一步拱手“诸位,我们兄弟俩不过是卖唱的。今天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请这位小兄弟品评一曲肝肠断!”(。)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