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书友为了继续有书看的万赏支持,感激不尽!

    虽然与许诺算是不打不相识,不过很明显油炸鬼他们原本就是退隐之人,这个时候犹犹豫豫的不知道是否应该为许诺出头。★而且,许诺也没有丝毫让人帮忙的想法。能够与这种级别的高手过招,这对于许诺来说甚至隐隐有些欣喜。

    许诺闭上眼睛,微微扬起下巴,深深的吸了口气。他身上那股强烈的气势正在不断的急攀升。

    在逐渐激昂起来的古筝声,许诺猛然睁开眼睛,双目之爆出一抹精光。双脚所踩着的石板瞬间龟裂,整个人就像是闪电一般冲了出去。眨眼之间,许诺就已经来到了地残的身旁,砂锅般大的拳头带着凄厉的呜鸣声响轰响地残的胖脸!

    ‘咚!’地残侧身,双手急合拢将许诺挥舞而来的拳头夹住。锐利宛如刀锋一般长指甲凶狠的在许诺的手上划过!

    地残的指甲非常恐怖坚固,碎石劈木不过等闲之事。毕竟他在这双手上浸淫了数十年之久,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只可惜,堪比利刃的指甲在许诺的手背上划过之后,别说是撕肉断筋了,甚至就连在许诺的手背上留下道伤口都做不到。

    许诺看了眼手背上的白痕,不屑的冷笑一声再次欺身而上。拳风凌厉带着锐杀之气,每一次出拳都将地残笼罩在了威势之下。

    完全没有想到许诺如此强悍的地残只能是拼死抵抗,可是当他狠狠的和许诺对上一拳之后整个手臂都当即骨折!

    之前和油炸鬼他们过招的时候许诺并没有全力以赴。可是现在,面对这两个杀手的时候许诺完全没有丝毫留手的意思。在懂得了对力量的操控与运用之后,全力爆之下地残仅仅是筋断骨折就已经是他本身实力强大的表现了。

    地残面容扭曲狰狞着连连后退,不过许诺却并没有追击的意思。此时弹奏古筝的天残已经开始动。强大的音波武器几乎化为实体般猛冲向许诺。

    看着那些隐隐带着风雷之声,几乎已经凝聚成了实体的锐利刀锋旋转着飞向许诺。一旁观战的油炸鬼等人全都为之动容。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是他们自己遇上这种情况估计会很惨。

    这几个人的心地还不错,催动气力就准备上前帮忙。毕竟这种在眼皮子底下杀人的事情是他们所不能容忍的。只是,处在所有人视线最集位置上的许诺却猛然间爆出一声极具气势的怒吼“滚!!!”

    这是许诺在学习了如何操控力量之后自己想出来的一个方法,他想要看看如果将这种力量通过声波的方式传递出去的话,是否能够成为狮吼功那样的存在。

    很明显,许诺的强大是出所有人想象的,甚至都出了他自己的想象。

    一声怒吼,狂暴的声波之下非但天残甩出的那些宛如实质的锐利刀锋全都被化为齑粉,甚至强大的余波直接冲击到弹奏古筝的天残,将他整个人都给冲的飞了出去。

    遭到重创的天残与地残并没有放弃,在吐了几口血之后匆忙从地上爬起来再次将古筝摆放好。而此时,远处停在城寨外面的汽车已经一溜烟的消失在了视线之。

    许诺兵没有追上去痛下杀手,而是站在原地捏着自己的指关节。他要等着天残地残的最强一击出现。刚刚的交手已经让他明白这两个人并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他现在是在用这两个倒霉鬼来磨练自己,简单说就是在给自己喂招。当然了,利用完之后许诺也不会放过他们。

    果然,哪怕伤势很重,天残与地残依旧没有丝毫的放弃。重新爬起来摆放好古筝之后,一曲筝锋当即来到了最**的部分。

    一群宛如从地狱之被唤出来的狰狞鬼兵嚎叫着扑向许诺。那种强大到一往无前的恐怖气势看到周边的人全都心神为之所夺。

    然而,处于风暴心的许诺却闭上了眼前。双手握拳将全身的气息都提升到了极致。脚下的石板瞬间龟裂,急前冲的许诺拳如闪电将所有靠近自己身边的那些鬼兵们全都击打成了粉末。这些强大的声波武器在许诺的面前脆弱的简直就像是洋娃娃,虽然面孔狰狞,可是实力方面却无法对许诺造成丝毫的影响。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而已,许诺就已经用一双拳头击碎了所有的鬼兵,并且冲到了天残与地残的身边。

    “去死。”灌注了强大力量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天残与地残的肩膀上。并没有像是之前许诺挥拳攻击其他人的时候那样被打飞,而是一步都没有后退。只是,天残与地残脚下的石板却同时碎裂成了粉末。

    许诺对于力量的运用与控制终于达到了有效的水平。强大的力量完全灌入了天残与地残的身体之而没有外泄。相比于之前每次都把人打飞的状态,这种强烈的伤害程度根本不能同日而语。此时此刻,许诺的实力得到了实质性的提高!

    此时的许诺以自己强悍的身体素质直接进入了入微的模式。

    强大的观察力,出想象的神经反应度以及让人无法置信的强大细胞活性和新陈代谢能力使得他根本不需要通过常年艰苦的训练以及罕有的天赋就能够达到常人难以企及的入微程度。

    所谓的入微就是各种反应能力都远常人。在需要的时候动,对手的攻击就像是慢动作一样出现在脑海之。神志极度清晰,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从各种应对方案顺利找出最为适合自己的选择。身体反应与敏捷灵活性出常人想象。

    许诺的身体强大,不需要训练就能够进入这种模式。而当他学会了如何去运用自己强大力量之后,此时的许诺已经强悍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天残与地残窍流血,浑身的骨骼筋脉都已经在许诺的重击之下寸断。心脉都已经断裂的两人在许诺转身之后,软软的倒在了地上就此死去。曾经杀人无算的两位杀手排行榜第二位的高手,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死在了这处不知名的贫民窟之。

    “小后生,你好强。”不再是一脸玻璃样的裁缝胜目光敬佩的看向许诺。虽然他的年纪远比许诺要大,可是亲眼目睹了之前的战斗之后,他却绝对不会认为自己能够与那个小后生一样单独面对两大高手还能够全身而退。更别说是轻松将其击杀了。这样看起来,之前这个小后生的确是留手了。

    “我知道。”许诺面容平静,看着眼前的位高手点了点头“多谢你们的指点,传艺之恩我记下了。只是,现在外面的世界风云激荡,你们一身的武艺应该出去做些事情。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

    顿了顿,看着面现犹豫的几人,笑了笑“当然了,人各有志。我也只是这么一说而已。如果真的不愿过问世事那就去国外吧,这里并不是一个适合养身的地方。”

    许诺真的是仅仅这么一说而已。这个时代接下来会生什么他本人清楚的很,只是他在这里不过是一个过客而已,要不了几天就会离开。所以他能做的不多,对于这些人也没有什么必然的要求。毕竟人各有志这句话并没有说错。

    与人拱了拱手告别之后,许诺步伐坚定的走上了楼梯,向着包租公夫妇所住的房间走去。

    此时的许诺身上气势未散,带着惊人的气场来到包租公夫妇面前“有些问题想要向二位请教。或者,我们也来一场?”

    “这位小兄弟,我们夫妻俩退出江湖很多年了。”包租公此时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猥琐模样,身上气势提升,整个人都显得稳如山岳“你能轻松打败天残地残,已经是世间有数的绝顶高手了,我们夫妻俩没什么可教你的。”

    许诺一点都不着急,抬手示意两人坐下“我们可以换个说辞。比如说,讨论?我只是有些关于力量运用方面的问题想要请教而已。问完之后我就会离开,永远都不会再回来。还请两位不吝赐教。”

    许诺的话说的很明白,愿意教我的话那我一会就走不会再回来。如果不愿意的话,那说不定就要打上一场在交手的时候学习。

    之前已经见识过许诺强大的包租公夫妻虽然不见得就害怕了许诺,可是却不愿意和这个强势的年轻人爆激烈冲突。他们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尽快的把许诺这个杀星给送走。

    夫妻俩对视一眼之后,包租公点了点头“既然你这么有心,那我们就简单说几句好了。”

    许诺笑了,笑的很灿烂。这个时代强权就公理。他足够强,哪怕是眼前这两位强者也不得不选择退让。如果他没有这种强势的气场与实力作为后盾的话,说不定包租婆一巴掌就把他给扇飞了。哪里还会有什么交流可言。

    拳头硬,才是真理。

    许诺走了,在夜幕之下一步一个脚印的离开了这处贫民区。在这处贫民区内他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现在就是去完成任务的时候了。

    当然了,在去找火云邪神之前,许诺不介意顺手把想要对付他的斧头帮给连根拔起。现代世界之遇上想要对付自己的人许诺都不会放过,更不用说是在对他几乎没有什么约束力的任务世界之。

    许诺在任务世界之只是一个游览风景的旅客而已。在旅游的途他想找个地方方便一下肯定不用像是在家里的时候一定要去洗手间。

    只要最终能够完成任务回家,许诺并不在意自己在任务世界所做的一切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毕竟在他离开之后和他根本没有丝毫的关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