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真是有够巧的。★网”看着眼前这位造型拉风,塑料拖鞋配着破破烂烂的背心,短裤衩与头顶光亮的地海型交相辉映的老头。如果不是许诺早就已经熟知一切,还真的很难将眼前这个神经病和那位杀手排行榜第一位的火云邪神合二为一。

    不过许诺却知道,眼前这个人绝对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从其身上内蕴的气势与锐利如刀般的目光之都能够看的出来,眼前的这个老头气息深如渊海,是那种真正的内敛气息。

    许诺在离开了城寨之后主动找上了斧头帮。想要知道斧头帮的老巢也很简单,因为他们行事太过嚣张。许诺只是抓了个巡捕,一捏拳头就让巡捕把包括斧头帮总部在内的所有事情都给倒了个干净。而当许诺来到这处位于日租借的斧头帮老巢所在地之后,这里早已经围满了诸多的斧头帮帮众。

    许诺来到大门的时候并没有人阻拦,甚至是直接门大开的迎接他进去。这处原本人潮涌动的赌场内此时已经没有了一个客人,到处站满了手持斧头与枪械的黑西装白衬衫们。而在已经被清荡干净的赌场大厅正间摆放着一把椅子,坐在上面的就是许诺眼前这位火云邪神。

    “从来都是我们斧头帮干别人!你是第一个敢对我们斧头帮下手的人!”身材高大的斧头帮老大琛哥躲在一众斧头帮打手们间看向许诺叫嚣“今天有火云邪神在这里,你就别想活着出去!”

    琛哥叫嚣了两句就躲回了诸多小弟的后面,转头看向一旁的军师“日本人来了没有?让他们快点过来。”

    这种情况下许诺当然没有什么兴趣去在意那些小角色们。除了目光在不远处人群之一个穿着西装打领带,留着长的身影身上微微停顿了一下之外,许诺一直都在看着眼前的火云邪神。

    “我”火云邪神坐在椅子上翘着腿一颠一颠的看着许诺,脸上露出笑意张嘴准备说些什么。可是他仅仅只是说了一个字就被打断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许诺已经闪电般欺身而上,狠狠的一拳就将火云邪神给砸飞了出去。

    让人牙酸的乱响声,撞穿了两道墙壁的火云邪神被埋在了尘土碎石木屑以及各种杂物堆里。刚刚从几块木板下面露出头来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墙壁上挂着的一副油画就落了下来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继”在油画砸在火云邪神脑袋上面的时候,许诺的身影也已经闪电般冲了过来出现在他身旁。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双手抓住火云邪神的脖子,用力的将他甩了出去。

    面积巨大而又空旷的大厅之,被甩飞起来的火云邪神重重的砸在了大理石地面上。将那些光洁到能够倒印出人影的大理石都给砸碎。

    整个人都趴在地面上的火云邪神口鼻间泊泊流淌着鲜血,将身下的地板都给染成了殷红之色。舒展了下手臂捏着拳头试图撑起身子,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将头抬起来,许诺的身影就已经从天而降,重重的踹在了他的后背上。

    火云邪神就像是垂死的蟑螂一样猛然抬起自己的四肢试图挣扎。可是许诺却根本没有给他任何机会,俯下身子用自己砂锅大的拳头狠狠的砸在火云邪神的后脑勺上面。一下,两下,许多下。

    坚硬的大理石地板都给火云邪神的脑袋给砸穿了,整个脑袋都被许诺的不断重击打进了地面之下。

    看着眼前这恐怖的场景,哪怕是那些杀人放火如等闲的斧头帮成员们也都傻眼了。那力量,那度,那强大的身体坚固程度别说是见了,听都没有听说过。尼玛,大理石都被砸碎,人的脑袋却没有碎。这种事情换做是谁亲眼看到也会变的目瞪口呆!

    “嗷!”被许诺接连在脑袋上面锤了十多下的火云邪神再也顾不上装自己扮猪吃虎的高手风范了。

    许诺第一下的时候他还感觉除了力道极大之外并没有太多的技巧可言。可是等到他被扔到大厅的时候情况就变了!那落下来的拳头重若千钧,与之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许诺是用了个笑花招。一开始的时候是在诱敌,没有用全力也没有用什么技巧。可是接下来就是真正的猛击了,那一拳头下去打烂坚固的大理石地板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如果不是火云邪神是真正的高手,身上有着内家劲力护身,许诺一拳就能把他的脑袋给打碎!

    哪怕如此,被接连重击的火云邪神也极为痛苦。顾不得在装下去的火云邪神猛然全面爆,强力的气势甚至将四周的玻璃全部撞碎!

    “去死!!!”整个脑袋上面已经完全被鲜血覆盖的火云邪神终于掀翻了身后的许诺,猛然跳起来状若疯虎般向着许诺疯狂攻击。拳脚甚至是脑袋一起上!

    那犀利的攻击简直到了让人眼花缭乱的程度,至少四周的斧头帮成员们是无法看出来火云邪神那带出残影的出拳度。

    许诺目光如电,双目之爆出一抹精光。对于疯狂攻击的火云邪神根本毫不理会,集力量攻击火云邪神的胸腹要害之处。他没去和火云邪神拼度,完全的依靠力量取胜。你度再快我也不管,直接就要你的命。

    人群之那个穿着西装打领带,留着长的身影看着不远处大厅间夺人心魄的交手,整个人的目光都变的极为复杂起来“功夫?我也会啊。”

    火云邪神的双眼已经布满了血丝,双腿粗壮犹如石墩,脖子上青筋凸起。整个人的身上都散着惊人的气势,像是负伤的猛虎,目光之闪动着择人而噬的凶光!

    这处赌场的装饰奢华,面积巨大。可是此时因为两人之间的激烈战斗已经变的一片狼藉。只要是被卷入了攻击范围之内,那就没有任何东西和人能够留下囫囵个。一时之间尘土飞扬,碎石纷飞。四周的斧头帮成员们狼奔鼠涿,一个个都是狼狈不堪。

    许诺并没有全力以赴,他就像是之前在城寨的时候一样在那火云邪神练手。而火云邪神也察觉出来了许诺的意思,身子早已经全力动将自己催动到了顶级状态。只可惜,依旧拿许诺没有什么办法。

    他的度很快,力道也很强大。可是眼前的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人就是个变态。身上明明没有内家劲力护体,可是却怎么打都没事!

    火云邪神对于自己可是非常有自信的。他知道自己全力以赴的时候威力有多大,一拳碎石,一脚断铁不过是等闲之事。可是眼前这个古怪的家伙就连护身气劲都没有,居然凭借自己的身体抗住了自己的攻击,这怎么可能?!

    “打够了吗?”就在火云邪神心惊骇莫名的时候,许诺突然间伸出双手将他的双手牢牢抓住。嘴角上翘,面上带着一抹古怪的笑意看着他“你打了这么久,也该我了。”

    火云邪神猛然力试图挣脱许诺的双手,可是却惊愕的现许诺的双手就像是钢钳一般死死的将他握住,根本就是纹丝不动!

    “嘿。”许诺咧嘴一笑,双臂猛然间力就将火云邪神给举了起来!

    “咚!”一声闷响。火云邪神整个人都被许诺给砸进了地板之。姿态非常古怪,就像是从腰部对折了一样惨烈。

    “啊!!!”身体上的巨大痛苦以及精神上的羞辱让火云邪神疯狂的嚎叫起来,全身上下的力量全都狂暴涌出,气势惊人。可惜,什么用处都没有。许诺再次举起他再次砸向地面。一次,两次,许多次。

    直到整个大厅都被砸废了之后,许诺才终于停了下来,就像是仍垃圾一样双臂力猛然将火云邪神仍了出去。

    火云邪神已经被许诺砸的破功了,原本强悍至极的护身气劲已经生生的被许诺蛮横的击破。现在的他就和一个普通的老头没有什么区别,而且还身负重伤。

    被许诺甩出去的火云邪神直接撞碎了窗户摔在了外面的马路上。浑身是血的火云邪神颤颤巍巍的试图重新站起来逃走。他知道自己现在是不行了,可是如果能够有足够的时间来修养的话,未必就会死在这里。

    只是,没等他站起身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就在耳畔响起。再之后,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嗯?”正准备出去击杀火云邪神完成任务的许诺猛然顿住脚步皱起了眉头。戒指通知他火云邪神已经死了,任务完成,随时可以离开。

    许诺疑惑的目光看了过去,却愕然现外面来了好几车的日本军队!而火云邪神此时已经被一辆运兵的卡车压死在了路上!

    “有意思。”许诺摇了摇头“我还能待多久?”

    “最多六个小时。”戒指出声回应“不要浪费我的能量。”

    “够了。”许诺眯起眼睛,转身在琛哥惊恐欲绝叫嚣着手下们开枪的吼声之向着他从了过去!

    松江出了一件大事情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大江南北。在松江横行霸道的斧头帮被人剿灭,死伤无算。而当地的日本驻军也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从指挥官到普通士兵无一幸免!

    如此劲爆的消息顿时就点燃了无数人的八卦之情,他们都想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谁做的。

    而做下这件事情的许诺早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躲过一劫的阿星逃离了四分五裂的斧头帮,改行去卖汽水,从此不再提及自己曾经的江湖岁月。

    当戒指破开时空壁垒让许诺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不远处的一条巷子里,一个老乞丐长长的松了口气。他在被戒指锁定的时候就隐匿气息四处逃亡,现在终于安全了。

    抬手抓了抓屁股,老乞丐晃悠着手的几本秘籍向着不远处的一群孩子们走去。

    生活总是还要继续。(。)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