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回到几秒钟之前,当许诺面色平静的说出了句需要帮忙的问话之后,以光头壮汉维斯特为的一批毒贩们终于从一连串的震惊之回过神来。向来做事都是心狠手辣的维斯特举起自己手的枪械向着许诺猛烈射击!

    对于这些胆大包天的毒贩们来说,许诺见到了他们杀害警察的现场以及他们这些人的样貌,这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他活下来的。

    只是,他们这次却是一脚踢在了军用合金装甲钢上。

    目光平静的许诺一只手在自己身前划出了残影,那是高运动所留下来的痕迹。许诺精确的用自己的手将维斯特射向他的子弹全都抓住。

    虽然以许诺的身体素质来说,此时就算是被子弹直接命也没有丝毫的问题,可是他却不喜欢那种感觉,所以干脆直接抓住好了。

    现在的许诺在面临危险的时候已经可以随时进入类似于子弹时间的状态,物体的运动在他全神贯注的时候移动会变的缓慢,而许诺凭借自己强的身体素质可以从容的进行反应和动作。

    当然了,他做的这些事情在普通人的肉眼之就成了无法分辨的残影。因为度实在是太快,已经出了肉眼的即时分辨能力。

    枪声响起之后,抱着脑袋蜷缩在副驾位置上,心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和许诺彻底决裂的金泰妍猛然抬起头慌乱的去开车门准备下车。而这个时候许诺已经冷笑着挥手将那几枚维斯特射向他的子弹全都甩了出去。

    以许诺此时的手劲来说,他用手甩出去的子弹简直比枪械射出来的威力还要大。几个倒霉鬼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就已经被打穿了脑袋。

    至于剩下的那几个距离较远,在另外一辆丰田越野车附近的倒霉蛋,许诺双眼猛然泛起寒光,双手用力握拳,强大的念力动之下,那几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毒贩就已经被许诺强大的念力给直接拗断了脖子。

    随着许诺精神力量的不断增强,他的念力也在急强大起来。哪怕是坚硬如脖子也被他轻易弄断。

    当金泰妍满脸慌张之色下车的时候,以光头大汉维斯特为的这些毒贩们已然全部倒地身亡。就像是他们不愿意让看到现场的许诺活下去一样,许诺也不愿意让他们这些见过他使用能力的家伙们活下去。

    感受到身后的金泰妍正在跑过来,许诺当即一手捂住自己的腹部半蹲着身子低下头。

    捂住自己腹部的许诺力在自己的腹部上弄出来一个小口子,主要就是为了弄些血来渲染一下夸张一下。

    毕竟以他的身体强度来说,想要在身上弄个伤口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然后,这场临时开始的苦肉计正式上演。

    “你别吓我啊!?”眼泪都已经出来的金泰妍掺扶着许诺,奋力的将许诺沉重的身躯向着车上推“快去医院!”

    金泰妍可是有驾照的,而且自己还经常开奔驰车到处跑。把许诺搀扶到副驾位置上之后,遭逢大事的金泰妍拼命压住心的混乱,抹着小脸上的眼泪强作坚强开始驾车呼啸着向前方的拉斯维加斯开去。

    金泰妍忙着开车带许诺去医院,而半眯着眼睛实际上嘴角却已经悄然翘起的许诺正在为自己的演技而点赞。至于那些倒霉的毒贩们此时已经躺在高路上孤零零的风吹日晒。

    以许诺的智商来说当然知道这次的事情估计会带来一些后遗症,毕竟他使用了念力而且没有去打扫战场。

    只是,就像是之前说的那样,许诺在自身实力不断增强的情况下心态也在不断的变化着,对于许多事情已经逐渐开始不再太过放在心上。

    许诺不是圣人,也不是大脑精密到了级计算机程度的冷酷家伙。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正常人,有着自己的想法,**,野心甚至是突如其来的情绪变化。随着实力不断强大远正常人的水准,许诺也开始逐渐放松对自己的控制。

    要是有了强大的力量还要在规规框框内小心翼翼的过日子,那许诺可真是白瞎了从戒指那里得到的好处。

    15号高公路可是一条车流量很大的公路,虽然之前这短短的时间之内没有什么车辆通过。不过等到许诺与金泰妍坐着雪弗兰呼啸离开之后没过多久,接连就有其它许多辆的车子路过这一路段。

    这些司机们看到有警车越野车停在路旁,而且路面上还横竖八的躺着诸多倒在血泊之的尸体。心神震撼之当即就匆忙报警。接下来,大批的警车甚至是警用直升机都呼啸而来汇集在了这处平日里并不起眼的地方。

    两名警察,六名毒贩。甚至是在越野车上现了数十公斤的毒品!

    如此重大的案件像是一块石头扔进了古井无波的水池之泛起了阵阵涟漪,巨大的波浪开始向着更加深远的方向扩大影响。

    而此时,作为主要事件当事人的许诺和金泰妍已经驱车来到了拉斯维加斯市区,他们对于这件事情的扩展一无所知,也毫不在意。

    金泰妍是全副心神都放在了许诺的身上,根本不去想之前在公路上究竟遇上了什么事情。而许诺则是单纯的根本不在意。

    此时此刻想要对付许诺,除非是大规模的出动正规军队才可以。而且面对着拥有瞬移能力的许诺,除非是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许诺瞬移之前爆开,否则的话想要对付他可不容易。这是许诺的底气,也是他的情绪逐渐开始生微妙变化的主要原因所在。

    “别去医院。”当大黄蜂来到繁华热闹的拉斯维加斯之后,金泰妍正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寻找当地的电子地图准备去医院。实际上自己弄出来的小伤口早已经愈合的许诺眯着眼睛观察了一会儿之后,假装虚弱的伸出手握住金泰妍的手腕“我这是枪伤,不能去医院。”

    “啊?!”已经被吓的六神无主的金泰妍此时哪里还记得要和许诺冷战,更加不顾上许诺是怎么受的枪伤。急忙双手紧紧握住许诺的手,双目之泛着泪光“那这怎么办?!你别吓我啊!”

    “没事的。”许诺‘艰难的’笑了笑“我的医术很好的,而且伤势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现在去找一家酒店住下来,我自己来处理。”

    按理说金泰妍不是这么没有脑子的人,真的没有脑子甚至不够聪明的话也不可能做到少时的队长并且人这么红。毕竟在竞争残酷的娱乐圈内真正能够走红并且长期走红的只能是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存在。

    美貌或许可以依靠手术刀,可是智慧这东西真的只能是靠天生了。很明显,至少在少时之就没有笨蛋。

    能够在市场竞争之脱颖而出的,每一个都精英。而在垄断下厮混活着的,都是混日子的。

    金泰妍只是太过担心许诺而已,所谓的关心则乱。而且她还是女人,一想到自己和许诺怄气才弄成现在这样,心慌意乱之下又是自责的。这才失去了对事情的判断力。

    当然了,这件事情日后她肯定会觉不对劲的地方,只是到了那个时候已经无所谓了。

    “好。”金泰妍在许诺伸出手轻抚着她的脸蛋,感受到许诺手掌心的温暖以及目光之的安宁之后,心情终于逐渐平缓下来。她此时此刻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内心,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失去许诺。

    而这,就是许诺想要的。

    拉斯维加斯是世界顶级的旅游城市,市区内拥有诸多的奢华酒店。许诺与金泰妍将大黄蜂停在路边就向着一家顶级酒店走去。

    许诺身上披着外套,将腹部完全遮挡住。实际上他的伤口都已经愈合了,只是衬衫上的血迹看上去有些吓人而已。在用信用卡办理了入住手续之后,许诺就牵着金泰妍的手走向了电梯。

    在电梯关门的时候金泰妍是一脸的担忧,紧紧的揽住徐怒殴打胳膊。而许诺的脸上神色古怪,更多是笑意。这次临时想出来的办法果然有用,原本看上去就像是准备彻底断绝关系的金泰妍当即就被许诺重新拥回了怀。

    这次两人关系重新升温之后,哪怕日后金泰妍现事情不对劲也没有办法。

    就在许诺躺在拉斯维加斯五星级酒店的奢华套房内要求金泰妍给他脱衣服的时候,在十五号高公路上之前生枪战的那处地段此时已经是如临大敌般的被临时封路。

    众多的警察以及fbi的探员们对现场进行了最为详细的取证与分析,并且追踪各处的监控视频试图找到可以目标。

    “事情怎么样了?”一架警方的专用直升机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响降落在了公路央,一位穿着米色长风衣,头花白,面上满是皱纹可是目光却异常锐利的白人男子来到现场几位负责人的身旁出声询问。

    “主任。”现场一名刑事调查的fbi探员看到自己的上司来了当即应声“从现在已经收集到的情报来看,这件事情很麻烦。”

    能够让fbi的探员说麻烦,那这件事情绝对不是简单的毒贩与警方的火并。

    “详细说说。”被称为主任的是fbi设立于拉斯维加斯的外勤办事处主管,这次在他的辖区内生了这样重大的恶性案件自然是要过来一趟的。现在听说原本就已经很大的事情居然还有隐情,自然是兴趣高涨。

    对于这位主管来说,他根本不担心事情麻烦。

    因为越是麻烦被他处理解决的话就更加能够体现自己的能力。日后也就更加有机会去华盛顿工作。毕竟以此时美国如日天的国家实力来说,遇上什么样的麻烦事都无所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