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任。★★网”那位专业的刑事调查探员降低了声音,神色古怪的低声开口“我怀疑除了警察和毒贩之外,还有第波人参与了这件事情。而且。”说到这里,那名探员加重了语调“还是个怪物!”

    “怪物?!”头花白的主管一脸惊讶的看向自己的手下。他知道这个手下并不是一个喜欢夸大其词的人,也知道这个手下在这犯罪现场坚定一行做了二十多年,是真正的行内专家,不可能在这种严肃的时候说些没有意义的话来忽悠自己。他的心情顿时就紧了起来。

    “是的。”探员蹲下身子向自己的上司示意“主任,你看看这几个人的脖子。”

    “断了。”主管半蹲着身子仔细检查着那几名被许诺用念力拧断了脖子的倒霉蛋,目光有些疑惑“骨头都断了?这么大的力气是怎么东西弄的?难道是被车撞了?”

    “不是。”那位探员苦笑一声“我已经仔细的检查过了,这几具被拧断脖子的尸体脖子上没有丝毫外来的伤痕与接触痕迹!”

    “这不可能!?”主管险些失声叫了起来。

    人类的脖子实际上是非常坚固的。都不说坚硬的颈骨了,单单是脖子上那达的肌肉就已经让人难以置信了。想要造成像是此刻这种直接拧断脖子的伤害必然是要遇到巨大力量的猛烈攻击才有可能。

    “是真的。”探员用力的点了点头“我已经仔细检查过了,没有丝毫的外部痕迹。什么都没有,干净的就像是脖子突然间被一双拥有强大力量的无形大手给直接捏断掉了一样。”

    主管沉默了。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他知道人类的脖子有多么坚固,不可能搞笑的自己断掉,而且还是个人一起断掉。唯一的解释就是遇上了不可思议的事件。

    “还有。”探员的话还没有说完“主任,你看这边。”

    神色严肃的主管跟谁着探员来到一旁另外具尸体旁边“这个人都是被子弹打穿了颅骨。这本来是没什么的,这里是枪战现场,我一开始以为是枪打的。可是我之前仔细检查过了,初步弹道测试的结果证实这几个人的伤势并不是通过枪械射击造成。更像是被某种强大的力量直接甩进了脑袋里面。”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主管的眼睛圆瞪,声音都带上了一丝颤抖。

    人类的颅骨是身体上最为坚硬的骨骼,想要将子弹甩进颅骨里面那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行?

    “我没有开玩笑。”探员摇头,伸手指向一旁被收在塑料袋内的一把手枪“我取出了一枚弹头检查了下,现弹头上有被手指夹扁的痕迹。而且这枚弹头之前是这把手枪射出来的。”

    “手指夹扁?!你是说,有人用手指夹住了这把手枪里面射出的弹头,然后又将弹头甩了回去将这个人的脑袋打穿?!你确定你不是好莱坞的科幻电影看多了?还是说绿巨人来了?”主管就像是见了鬼一样看着自己的手下。以正常人的思维来说,这的确是科幻电影之才会出现的情节。

    “我也是不敢相信。”探员苦笑摇头“可是我的专业技术检测之后给出的结果就是这样。或许我应该先带着这些证据回去做详细的射击弹道测试。不过那几个被拧断脖子的人的脖子上的确是没有任何的痕迹。就像是有什么东西非常突兀的直接使用空气的力量绞死了他们一样。至少我没有见过什么手段能够将痕迹掩饰成这样干净。”

    “我要给总部打电话。”主管站起身来,重重的叹了口气,目光变幻不定“我们需要最好的专家和检测设备!”

    ------

    天空之那柔软的白云如同姑娘的裙边一般被轻风拂动着,在蔚蓝的天空缓缓的流动着飘向远方。云朵轻柔,投在大地上的阴影都仿佛快要融化。

    柔和的阳光透过窗户与轻纱洒入奢华的房间内,带来阵阵让人极致舒坦的暖意。

    睫毛轻颤,和衣而睡的金泰妍睁开眼睛,入目就是许诺带着笑意的脸庞“你醒了?”

    “你怎么样了?”漂亮的大眼睛里面还带着血丝的金泰妍撑起身子就伸出手准备去掀许诺的衬衫,想要看看许诺的伤势是否有所好转。

    许诺抓住她的手,笑着开口“已经没事了,别担心。”

    这里是拉斯维加斯的凯撒皇宫酒店,昨天在十五号高公路上遇上意外之后,许诺与金泰妍就是入住了这里的顶级套房。

    昨天晚上心急如焚的金泰妍一直照顾许诺到很晚,加上心神激荡担忧许诺的身体,不知不觉之间就因为太过疲惫而睡了过去。一转眼的功夫,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

    原本许诺的打算是和金泰妍摊牌,告诉她无论是谁他都不会放弃。只是没想到途居然有龙套华丽登场帮忙,许诺当即上演了一出苦肉计。

    当然了,这也算不上什么苦肉计,许诺根本就没有什么伤可言,顶多也就是自己弄破皮肤弄些鲜血吓唬金泰妍而已。

    以许诺的身体恢复能力,那么点伤口昨天就已经完全好了。

    ‘咕~~~’在铺满了天鹅绒被褥的大床上,许诺与金泰妍相拥而眠。此时金泰妍醒过来之后还是感觉有些尴尬。正准备起身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阵不合时宜的响声从她的腹部传来。

    “不是我!”白皙的面颊迅染上一抹红晕的金泰妍几乎是本能的张口否认,只是看着许诺那一脸揶揄的坏笑心头上火,转身移开目光不再搭理他。

    “嗯,不是你。”身为男人,许诺还是比较照顾女人面子的。笑着起身伸了个懒腰“是我饿了。”

    金泰妍回过目光看向许诺的腹部,满脸担忧之色的伸出小手抓住许诺的衣服“你真的没事吗?那可是枪伤啊。”

    对于生活在象牙塔之的金泰妍来说,枪伤什么的也就是在电影院和电视机上面见过。真实生活之遇上这种事情早就已经被吓的手足无措,而且受伤的人还是许诺。她昨天能够那么坚强的搀扶着许诺来到房间处理伤势已经是水平挥了。

    许诺皱了下眉头,双手扶住金泰妍的肩膀“记住,无论任何时候一定要相信我说的一切。我说没事了,那肯定就是没事。相信我,一切事情我都能够解决。”

    看向许诺满是真诚的目光,金泰妍感觉自己的心脏猛然紧了紧。垂下目光看着自己的双手,轻轻点头“好。”

    许诺满意的笑了,手一挥就将不远处的无绳电话招入手,一脸轻松的给前台打电话订餐。

    只要看看金泰妍的表情他就知道,困扰自己很长一段时间的情感纠纷此时终于有了初步解决的迹象。

    许诺并不奢望自己能够让女人们同意大被同眠,这有点不合实际。这几个女人可不是那些只要开出支票什么样混乱的派对都敢参加的职业美女们。她们的自尊心都是很强的,而且基本上也不算缺钱花。

    因此,许诺的要求很简单,能够当别的人不存在就可以。至于其它的事情,拥有血兰花的许诺认为以后的时间长着呢。

    凯撒皇宫是一间顶级的赌场渡假酒店,位于拉斯维加斯最为繁华的心脏位置。

    这栋巨大的酒店极致奢华,各种装饰美轮美奂。拥有雄伟的喷泉,数家世界顶级的餐厅,大型赌场,健身温泉会所,高级美容沙龙,购物心,网球场,娱乐心,表演厅甚至是大的户外景观以及楼顶的顶级拳击台等等只有真正有钱人才能够享受的奢华生活场所。

    许诺开的可是每晚房费过六千美金的顶级套房,这种酒店一向都是看钱下菜。许诺住的起这种房间,打电话要求订餐的时候自然是服务极为周到。十分钟的时间都没到,英俊的侍应生就已经推着车子按响了门铃。

    匆匆洗漱一番的许诺打开们接过手推车,正准备转身关门的时候看到笑容满面站在门口向着他微微躬身行礼的侍应生。微微皱眉之后当即就露出一个了然的神色。从钱包内抽出一张绿油油的富兰克林递了过去。侍应生恭敬行礼之后,许诺这才关门。

    实话说,没有接受过精英教育的许诺对于这种给小费的制度真的是很难以理解。

    遇上戒指之前许诺穷的叮当响,也没有遇上过这种事情。不过现在他有钱了,在其他人的眼给小费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许诺也只好随波逐浪,只是他经常忘记这种事情。毕竟他只是一个没有接受过精英教育的暴户而已。

    “吃饭吧。”将手推车上诸多的精美菜肴摆放在餐桌上之后,许诺向着浴室方向喊了一嗓子。

    很快,身上围着浴巾,拿着一条白色毛巾擦拭着湿漉漉头的金泰妍就蹬着拖鞋从浴室之走了出来。

    金泰妍肯定是美人,这一点毋庸置疑。只是,相比于美貌,她更加出名的是那宛如牛奶般的白皙肌肤。虽然之前已经看过许多次了,不过此时当金泰妍洗净铅华,身上带着淡淡出浴清香走向自己的时候,许诺还是本能的石更了。

    感受到许诺那火辣辣的目光,金泰妍脸上的红晕愈加深。匆忙擦干净头,用绳将头扎起来之后就坐在椅子上揭开盖在菜肴上面的金属盖子“吃饭,吃饭。”

    这个时间点说午餐肯定晚了,说晚餐的话却有些早。不过都已经很饿的两人也顾不上别的了,直接开始大快朵颐。反正现在也不是在饭店之需要维持仪态,只管吃饱就好。

    当许诺与金泰妍在房间内你侬我侬的享受美食的时候,在这座城市的外一端,fbi设置于此的外勤办事处此时已经是风声鹤唳!

    大批从各地抽调而来的精锐行动人员们纷纷通过直升机以及路上交通向着这座城市汇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