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滴答~’殷红的鲜血顺着脖颈,胳膊一路流到手指尖,随后滴落在了粗糙的水泥地面上。★网在靠近椅脚的地方逐渐汇聚成一处小小的血泊。

    ‘哗啦~’一盆冷水被泼在了脸上,已经因为极度疼痛而昏过去的赢空猛然间清醒过来。有些失神的双眼看着四周,终于回过神来。自己不是在做恶梦,而是真的在倒霉!

    赢空的后台很硬,而且他做的是商业间谍,加上为人聪明根本就不去招惹那些不能惹的势力,所以一直以来生活都过的有滋有味。只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赢空这一次就栽了。

    之前得知平泽苍挂掉的消息之后,赢空的确是躲起来了。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的背后不简单。

    只不过他前段时间好不容易才追到手的美人却在这个时候来到了洛杉矶展事业。内心一番天人纠结之后,赢空还是忍不住的跑出来陪伴在美人的身边。然后,他就被抓到了。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不过他这应该是属于自己找死的类型。明知道现在风头不对居然还敢露面,简直就是牡丹花下死的典型代表。被人抓起来暴打也是应有之意。简单来说,就是活该。

    “是你给平泽苍提供的情报?”问话的声音很是苍老,眼睛都因为严刑拷打而有些模糊的赢空勉力睁开,仔细看过去才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位穿着深色和服的老者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虽然已经是满头白,身材不高,看上去有些瘦弱。不过那双锐利如鹰一般的眼神却依旧让赢空心惊不已。

    ‘啪!’一条沾了水的鞭子狠狠的抽在了赢空的身上,顿时就让他疼的咬烂了嘴唇。鞭子上沾的是盐水。

    “回答!”用鞭子抽他的是一名保镖,也是对他行刑的人。这个混蛋是个老手,直接就把赢空给折磨的昏了过去。

    “呸!”回答他的是一口带血的唾沫。

    “嗯,不错。”平泽正雄看着落在自己脚边的唾沫,抬手阻止了要上前的保镖“我年轻的时候参军去过华夏,也见过像你一样的硬汉。都是让人敬佩的英雄。不过做英雄的下场就是死,你能明白吗?”

    “你应该是在等着你的人来救你吧?”平泽正雄抬手梳了下自己头上的白,从一旁保镖的手接过一个极小的,类似于纽扣一样的东西仍在了赢空的面前“不过很可惜,你身上的这个定位仪已经失效了。你的人短时间之内是无法找到你的。所以,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

    ‘轰轰轰~~~’这处阴暗到只有头顶上一盏光线微弱灯泡的房间外面传来一阵低沉的轰鸣声响,听起来像是重型载重汽车的声音。

    很快,房门被推开,一名穿着深色西装的保镖走了进来向平泽正雄行礼“阁下,车子已经开过来了。”

    “嗯。”平泽正雄点了点头,目光柔和的看向浑身上下都是伤痕的赢空“帮我找到杀了平泽苍的人,我就放你一命。不然的话,现在外面有一辆混泥土罐装车。你是否想要进去?”

    平泽正雄的声音平缓清晰,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询问赢空是否想要进混泥土罐装车当然不是让他进驾驶室,平泽正雄的意思的想要把他扔进混泥土里面搅成血肉水泥!

    赢空只是一个商业间谍,一个优秀的黑客,仅此而已。他并没有接受过严格的特工训练,此时此刻面对着死亡的威胁,他也不淡定了。因为他舍不得美好的人生。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赢空沙哑着嗓子看向平泽正雄“别说我能不能帮到你,就算是我帮你找到人了,你要杀我的话,我不还是要死?”

    赢空很清楚的知道眼前的人根本不在乎自己背后的力量,也不在意日后被报复。这种情况下他已经怕了。毕竟他有钱,所以长期以来过的都是养尊处优的生活,真正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自然会非常畏惧。

    “现在事情很简单。”平泽正雄拿出一条绣着鲜红木瓜纹的手帕,上前来到赢空身旁为他擦拭着嘴角的鲜血,目光平静“你同意的话,可能不会死。不同意的话,现在就要死。你,怎么选择?”

    赢空没的选择,因为他还不想死。所以他选择了接受平泽正雄的条件,为他找到杀死平泽苍的人。

    “具体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重新洗漱,换好新衣服的赢空被带到平泽正雄的身前“平泽苍让我帮他找实验室里面丢掉的东西。后来我找到了就告诉他地址,然后他就去了。再然后就传来他死在那里的消息。”

    “那个地方我知道。”坐在沙上的平泽正雄双手合十,目光平静“我想知道,那个地方是属于谁的。”

    赢空抿了抿嘴角,看了眼四周诸多的保镖们。最终还是低声开口“我后来追查过,明面上的拥有人是加州地下教父甘比诺的人。”

    “甘比诺?”平泽正雄沉默了片刻,随即笑了起来“很好。”

    赢空有些紧张,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干掉。毕竟现在他的生死操于他人之手。

    “带赢先生去休息。”平泽正雄并没有干掉他,只是将他关了起来。

    等到松了口气的赢空被带走之后,一位身形雄壮的保镖上前躬身“会长”

    平泽正雄摆了摆手“暂时还有用。”

    ------

    明媚的阳光,和煦的海风,蔚蓝的大海。

    许诺在马里布的私人海滩上拉起了躺椅,撑起一把巨大的遮阳伞。将一盘各色果汁放在塑料台子上之后,转身向着不远处正在海水之肆意畅游打闹的杰西卡等人高喊“果汁弄好了!”

    穿着比基尼的几个女人嬉笑着从海水之跑了过来,一人一个拿起果汁说笑聊天,一点都不在意一旁正在用眼睛吃豆腐的许诺。

    杰西卡她们全都是水准之上,而且因为常年跳舞控制饮食,那身材皮肤真的是好到没话说。此刻穿着比基尼在眼前走来走去,那白晃晃的大腿和娇躯看的许诺心痒不已。

    杰西卡姐妹也就算了,毕竟有过亲密接触,这样子在眼前晃来晃去也没什么。可是徐贤和林允儿却是还在暧昧阶段,此刻却依旧敢于直接穿着比基尼在许诺眼前晃悠,那可就是耐人寻味了。

    看上去就像是对许诺默许了一样,自然是让他的心情大好。

    只是,很快一通电话就让许诺的心情阴沉的下来。

    “你出卖我?”许诺看了眼已经重新回到海水之嬉闹的几个女人,目光冰冷的转身,口气很冷“你想死吗?”

    “我很抱歉。”电话那头的人是甘比诺,加州地下教父,此时他的声音有些干涩“我是有苦衷的。那个混蛋疯了。我的手下,生意还有家人都被他疯狂攻击。我的人手都洒在外面暂时没办法调回来,只好先用下缓兵之计。我已经派人去接你了,他们会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暂避一下风头。等我把外面的人手都调回来之后我会把那些杂种全都斩尽杀绝!”

    平泽正雄找上了甘比诺,让他吐露幕后的人究竟是谁。甘比诺当然是一口回绝,美国人对于日本人天生就有一种优越感,身为加州地下教父的甘比诺怎么可能会被日本人给威胁到。

    可是平泽正雄现在已经疯了,为了给平泽苍报仇。他疯狂的撒钱对甘比诺进行血腥攻击。任何与他沾边的事情都被攻击,无论是手下生意还是家人。至于日后甘比诺回过神来的报复,他根本就不在意。

    在自己唯一的继承人死掉之后,已经年过八旬的平泽正雄自从踏上这片土地就没有想过要活着回去。

    他年轻的时候参加过战争,可是当时却没有机会踏上这片土地。没想过了数十年,在即将死去之前却来到了这里。已经陷入疯狂之,决心死在这里的平泽正雄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因为大意而被突然袭击弄的手忙脚乱的甘比诺只好采用调虎离山之计试图先把平泽正雄稳住。等到自己腾出手来把力量从外面收回来之后再干掉他。只是,甘比诺却不知道许诺对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安危看的有多重。

    甘比诺自认为只要许诺暂时躲避一段时间就能够缓过手来把事情解决,却丝毫不知道这实际上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等着埋!

    “你放心,我一定”甘比诺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许诺已经挂断了电话。深吸口气,转身招呼正在海里打闹的女人们上岸。

    “无论生任何事情都不要离开这里。”许诺面带微笑的安抚着女人们“别担心,只是有些小麻烦。我出去处理一下,很快就回来。”

    “好。”在娱乐圈打滚了几年,女人们明显能够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不过这个时候她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能是点头听话。

    回到庄园之后,女人们去卧室玩花牌消磨时间。而许诺换好衣服之后来到车库。伸手拍了拍安静停靠在车库内的大黄蜂“我出去一下,这里就交给你了。如果有人想要过来捣乱,就把他们干掉!”

    “服从你的命令,长官!”大黄蜂的音响之传来了一段电影台词,许诺笑着点了点头。

    转身看着空旷的车库,许诺想了想,挥手召唤出来十多个身躯高大的狗头怪。命令他们看守好这处庄园,有擅自闯入者,直接格杀勿论!

    安排好一切之后,许诺深吸口气,目光逐渐转冷。身边空气一阵诡异的波动之后,整个人消失在了空气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