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栋高达层,面积巨大的别墅之几乎已经没有了活人。绝大部分人都已经在之前庭院内的战斗之被许诺干掉。剩下小猫两只已经被吓坏了,好似没头苍蝇一般到处乱窜,接着就被许诺一一干掉。

    清脆的枪声在略显寂静的别墅之显得是那么刺耳。

    许诺捏着手指,一边在各处设置定时炸弹,一边向着别墅深处走去。

    此时的许诺已经将自己的体感全都提升起来,敏锐的视觉与强悍的听力让他能够对四周的一切了如指掌。

    刚刚走上二楼的许诺正要向着走廊尽头走去,可是心神微动之下却是转身向着一旁的杂物间看了过去。

    “咚!”许诺一拳就将坚固的房门砸碎。然后,金泰妍那张惊喜交加的俏脸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是谁?”许诺一把就将神色有些憔悴的金泰妍揽在怀,并没有像是电视剧之那样先问你怎么会在这里,而是目光如炬般死死盯着一旁鼻青脸肿,显得精神有些萎靡的赢空。

    男人们对于这种事情可是极端在意的。

    “是这样的。”回过神来的金泰妍急忙简单将事情说了一遍。主要说的是自己被绑架来到这里,是眼前这个人救了自己一起逃跑,然后因为外面枪战激烈,只好躲在这里。

    “咦,你不是纽约那个?”许诺没有一下子认出来赢空,那是因为赢空被揍的很惨。鼻青脸肿的已经看不出来往日里的样貌。而且虽然许诺的记忆力很好,可是基本上也不会去记着一个萍水相逢的人。

    而赢空却是一下子就认出了许诺。

    前段时间他陪着自己刚刚追上手的美人去纽约旅游购物,在第五大道遇上了陪伴郑秀晶的许诺。当时他对于许诺可是映像深刻。

    许诺自己或许不是很在意。可是他长期在各种危机四伏的世界之搏杀,再加上自己本身拥有着强大的力量。身上不知不觉之间就会自动散出强大的气势。

    哪怕他有意掩饰也很难避开那些目光敏锐的人的注意。赢空当时就记住了许诺,而且是因为许诺本人,并非是那个明星女友。

    许诺身上的强势气场对于那些感知敏锐的人来说压力巨大。

    “哦,原来是你。”听到金泰妍小声说赢空是权侑莉的男朋友,许诺的记忆翻档,当即就想起了在第五大道上与自己一同在男士休息区等待的那个人。

    “你们认识?”此时最为惊讶的人却换成了金泰妍,她可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居然会认识。

    “嗯,见过一面。”许诺有些尴尬的抬手摸了摸鼻子,他不想让金泰妍知道自己当时是在陪别的女人逛街,急忙转移话题“你既然能够逃脱看守的监视,想必也是一个聪明人。你今天都看到什么了?”

    “我今天去了迪斯尼乐园,看了一场嘉年华。”赢空的反应很快,因为他早就已经感受到了许诺身上隐隐散出来的淡淡杀意!

    许诺的确是动了杀机,毕竟他不想让今天的事情暴露出去。

    不过赢空华夏人的身份拯救了他,而不是他在逃走的时候带上了金泰妍。许诺还没有到六亲不认的地步,对于算是熟人的同胞却不是太好下手。毕竟从潜意识之来说,这是自己人。尤其是此刻身处于洋鬼子们的地盘上。

    许诺这是不知道赢空究竟做过些什么。

    如果让许诺知道赢空不但第一次就给平泽苍指明了自己的实验室,而且这次的事情也是他在受刑不过的情况下再次吐出了线索。那许诺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就把他给干掉。这么大一个窟窿别说是同胞了,同学也不行啊。

    许诺有些纠结,不过很快就下定决心给他一次机会。不是许诺多么仁慈,而是他相信自己能够应对任何问题!

    许诺转头看了眼巨大玻璃外面的幽暗夜幕。眯了眯眼睛低声吩咐“你快点离开,那些警察们就快要到了。”

    赢空慌忙道谢之后准备离开这里,不过在经过许诺身旁的时候却被许诺拉住了肩膀,把他吓的猛然打了个激灵。他还以为许诺是想要对他下手灭口。

    “如果你真的聪明的话,那就管好自己的嘴巴。”许诺声音平淡,只是目光之却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冷意“今天的事情如果有一丝一毫的泄露,那你就死定了。既然你会去追明星,说明你也是一个喜欢过好日子的人。自己好好想想。”

    “是,我知道了。我想活,绝对不会说出去。”赢空暗自松了口气,匆忙向着别墅外面跑去。

    当赢空来到庄园之的时候险些被吓的瘫倒在地。

    他并非是没有见过什么大场面,可是此时眼前这种到处都是横竖八的尸,空气之弥漫着一股浓烈到让人作呕的血腥味道的场景还是极大的刺激到了他。

    赢空完全不敢相信这里躺着的数十名武装人员居然都是被许诺一个人干掉的?!这是怪物还是人?!

    好在,远处天边夜幕之隐约传来的破空声响惊醒了陷入呆滞状态的赢空。深深的看了眼四周散布着的那些闪烁着红光的定时炸弹,赢空迈开步伐,强忍着身上的疼痛疯狂向着庄园外面逃走。

    赢空知道,自己这次算是捡回来了一条命。现在就想着直接逃回老家,去后山上的庙里烧香还愿。这次的事情太过诡异,他已经被吓到了。

    在影视剧之,警察通常都是在故事结束之后才会声势浩大的出现,来做一些扫尾的工作。可是实际上在现实之却绝非如此。

    对于那些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警方人员以及强力执法机构人员来说,生重大案件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度是非常快的。

    从许诺杀入这处庄园与武装警卫们爆激烈的枪战到现在时间并不算长,可是远处天边的夜幕之已经隐约出现了闪烁着的夜航指示灯。那是当地警察以及fbi们的直升机正在向着这边呼啸而来。

    当然了,当地警方的反应度这么快除了这里是大型城市洛杉矶,执法人员素质极高之外。也和报警人所说的爆大规模枪战有关系。

    在美国报假案是要负上极为严重刑事责任的,所以执法机构相信的确是爆了大规模的枪战。无论是在任何一个国家,对于这种极为严重的恶性案件都是最高程度的重视。执法机构反应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美国人虽然不禁枪,可是却不意味着他们对于这方面的监管就会放松!相反,遇上重大情况的时候他们的反应会更加迅!因为他们知道这种事情会带来什么样的恶果。

    不仅仅是天空之有几架直升飞机正在高赶来,在地面上还有着为数众多的各种警用车辆正在呼啸而来。赢空要是度稍稍慢上一些,说不定就会被抓个正着。

    “别担心。”许诺紧了紧拦住金泰妍纤细腰身的手臂,抬头捏了捏她的鼻子“相信我,一切都交给我来处理。”

    金泰妍可不知道许诺会瞬间移动,也不清楚外面此时是怎样的一种惨烈修罗地狱。此时跟着许诺在这处已经停掉了所有灯火的别墅之前行,完全是自己对许诺的绝对信任。

    在被绑架的时候,金泰妍心头就涌起许诺的面容。她的内心告诉自己,许诺一定会来解救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就像是理所当然一样。果然,许诺真的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了她的身旁!

    许诺很有钱,非常有钱。以亿为单位的财富使得他能够轻易就做到一些事情。例如找到平泽正雄的确切位置。

    拉起金泰妍的手,许诺缓步登上了这栋别墅的第层。来到走廊之后,就向着尽头的最后一处房间走去。根据许诺的强大感知,那里是此刻这栋建筑之唯一还有人存在的地方。

    好吧,许诺撒谎了。他的感知能力虽然非常强大,可是还没有到这么夸张的程度。他之所以知道这个房间里面有人,那是因为他使用了生命探测仪。此时整栋别墅之也就只有这个地方还有人在。

    日本人在二战的时候非常疯狂,狂热的武士道精神使得大批日本人毫不畏惧生死的在战场上疯狂作战。其强烈的作战意志以及喜欢剖腹的作风给全世界都留下了深刻的映象。

    只是,时过境迁。战争结束沦为美国殖民地的日本几乎是被打断了脊梁骨,在战后出生成长的新日本人已经完全忘记了先辈强强悍的勇烈精神。他们更多是在意能不能好好的享受生活,而不是无畏的去送死。

    平泽正雄花费了大笔巨款养着的那些精锐保镖们此时都已经死在了许诺的手。

    只是这些从日本带来的保镖之有不少是在试图逃跑的时候被许诺击毙。在面对着许诺这样一个强大存在的时候,那些平日里被优渥的条件养着的保镖们也崩溃了。丝毫没有上前与许诺决死拼搏的精神可言。

    此时此刻,还能够陪伴在垂垂老矣的平泽正雄身边的,只剩下了跟随他数十年之久的心腹助手。至于年轻人,之前就已经跑光了,然后在半路上被许诺一一击杀。

    推开厚实的房门站在门前,许诺当即就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看到的是两个白苍苍的老头子。

    “真是没有想到世间居然会有如此强大的人物。”白苍苍的平泽正雄坐在名贵的花梨木椅子上,眯着眼睛看向站在门外没有进来的许诺“我的孙子死在你的手上不算是辱没。我是”

    平泽正雄好像准备和许诺谈谈,可是许诺的目光却落在了平泽正雄身后的那个老的腰都快要直不起来的助手身上。

    微微一笑,许诺突然拿出一个定时炸弹仍在了地板上。然后转身抱住了一脸惊讶的金泰妍,瞬间就消失在了空气之。

    平泽正雄整个人都愣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会生这种事情。他的助手身上有炸弹,之前就准备把许诺引诱进入房间之后再引爆。可是却完全没有想到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

    看着脚畔不远处地板上那一闪一闪亮着红光开始读秒的定时炸弹。平泽正雄的胸膛剧烈起伏,双目之一片猩红之色。猛然间,他猛的站起身来,仰起头厉声怒吼“混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