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毫无征兆的,一枚长箭带着锐利的破空声响直扑许诺的后颈而来。『

    许诺身影微动,那枚极致锐利的长箭就已经呼啸着从他的身旁飞过,远远的落在了远处荒凉的空地上。

    猛然转身,出现在许诺目光之的是一个穿戴着陈旧皮胄,双手持弓,腰畔挂着一把破烂短剑,满头满脸都是肮脏不堪胡须毛的弓箭手?

    许诺眯起眼睛看着他腰畔挂着的箭壶与那粗壮的手指关节,心暗自确认了其身份。这是一名轻弓手。在冷兵器时代,除了骑兵之外最强大与最重要的士兵就是弓手了。

    两人之间相距最多也不过数十米的距离而已。虽然之前许诺因为看到末日山脉的恢宏景色而为之震撼心神,可是眼前这个弓箭手居然能够无声无息的潜进这么进的距离并且向他射箭。这让许诺对于这个世界的强大有了深刻的认识。

    那名满脸络腮胡子的弓箭手显然很是惊讶自己志在必得的一击居然被躲过了。看着许诺那张东方人的面孔,弓箭手极为迅捷的再次从箭壶之抽出一支长箭搭在弓箭上指向许诺。

    只是,这次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仅仅是一个眨眼的功夫而已,许诺身形一闪就已经来到了弓箭手的身旁。

    在被许诺近身的情况下,除非是人或者绿巨人这样的强大存在,普通人根本局没有抵抗的力量。

    许诺只是一击就彻底将弓箭手放倒在地。如果不是想着要从其嘴巴里面收集情报,这一下就足以致命。

    “你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现在是什么时间?”许诺一只脚踏在弓箭手的后背上,将他死死的踩在地上动弹不得。

    “你这个该死的昂巴海盗!快杀了我!”让许诺没想到的是,这个弓箭手居然还是个硬骨头。不过许诺对于这种事情的处理方式向来都是简单粗暴。他蹲下身子从弓箭手的腰畔将短剑拿在手里直接抵在了弓箭手的脖子上面。

    “问你最后一次,你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现在是什么时间?不说就去死。”许诺的声音很平静,可是被他踩着的弓箭手却能够感受到其话语之对生命的漠视。

    或许是感受到了直接贴在脖子上的短剑带来的死亡阴影,弓箭手用力的咽下了口唾沫之后,最终还是选择了保命。

    “我是伊西立安游击队的成员,我的指挥官是法拉墨大人。这里是奥斯吉力亚斯附近,现在是第纪元o19年。”弓箭手连忙倒豆子一般快回答了许诺的问题。

    “奥斯吉力亚斯,刚铎旧都?第纪元o19年?”许诺心恍然,看过原著和各种资料的他已经知道了现在的情况。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询问“奥斯吉力亚斯现在是否已经失陷?你的指挥官法拉墨在哪里?”

    “奥斯吉力亚斯前天已经失陷在了半兽人大军手里。法拉墨指挥官逃回了米纳斯提力斯。我是在与半兽人激战的时候被打散了,没能逃回去。”既然已经开口,弓箭手也就不在乎说的更多。

    米纳斯提力斯就是最终之战的那座修建在山边的巨大白色城市,也是刚铎王国的国度。

    而奥斯吉力亚斯是刚铎王国的旧都,也就是最终之战前被半兽人大军占领的那处河畔废墟。而法拉墨则是刚铎宰相的二儿子,一名勇敢的战士和指挥官。

    “奥斯吉力亚斯失陷应该是在第纪元o19年的月十二日。”许诺站起身来,神色凝重,手甩动着短剑不断抖出一朵朵凌厉的剑花“也就是说现在是月十四?明天早上就是那场气势恢宏,与波兰翼骑兵解救维也纳相似的佩兰诺平原之战?”

    终于知道时间线的许诺脚下微微用力“为什么我看不到米那斯提力斯?”

    被许诺踩的冷汗直流的弓箭手急忙应声“这里是安都因河谷,只要转过前边的山地就能够看到佩兰诺平原!米那斯提力斯就在那里!”

    “原来这条河就是安都因河。”许诺抬手捏了捏下巴,他没想到自己沿着跑了一夜的河流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安都因河。看来那个被焚毁的村庄也是那些昂巴海盗们做的。只是不清楚为什么一路上都没有遇上那些海盗。

    许诺的确是没有遇上那些昂巴海盗。因为大黄蜂的度极快,而且还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就算是河里的海盗们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们也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等他们想要上岸查看的时候,大黄蜂早就已经跑的没有影子了。

    将所有的线索全都仔细过滤一遍之后,许诺松开腿放开了弓箭手“你说你是伊西立安游击队的成员?那你一定是知道该怎么去北伊西立安了?现在就请你给我带路,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一上来就认为我是昂巴海盗?”

    颤抖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的弓箭手神色畏惧的看着许诺。他的确是伊西立安游击队的成员,之前在奥斯吉力亚斯失陷的时候他也跟着逃亡。可是因为没有抢到马匹根本就无法逃回二十多公里之外的米那斯提力斯。

    好在当时魔多半兽人们以及戒灵的注意力都集在了逃亡的法拉墨等人身上,这位弓箭手仗着熟悉地形居然让他沿着安都因河一路逃了出来。

    后来他绕路准备去米那斯提力斯,可是近二十万的半兽人大军已经将那里团团围住。他根本就不可能进去。无奈之下,弓箭手只好沿着安都因河谷前行,准备去其它城市找援军。没想到会在路上遇上一个昂巴海盗。

    “是的,我是伊西立安游击队的成员,我的名字是托勒密。你是黑头黑眼睛黄皮肤,和昂巴海盗们很像。”托勒密此时已经不敢再说许诺是海盗了,毕竟此刻生死都操在人家的手。他既然不想死,那就不会再给自己找麻烦。

    “现在带我去北伊西立安。”许诺将手的短剑挂回托勒密的腰畔,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到了那里我就放你走。”

    托勒密虽然在许诺的手甚至连招架一下都做不到,可是这并不是说他就是个废物。实际上的情况正好相反,能够成为伊西立安游击军的一员而且还是一名弓手,并且在奥斯吉力亚斯废墟陷落的时候成功逃走,这就足以证明其实力的强大。

    伊西立安是从米那斯提力斯到魔多之间的一大片区域的统称,不过靠近魔多的区域多年前就已经落入了半兽人的手。刚铎的勇士们组建了游击队长期在那里猎杀半兽人,能够入选的都是精英。只是遇上了许诺这个强大的存在,实在是没有办法罢了。

    “好。”对于许诺的要求,托勒密实在是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他可是地头蛇,这一带的地形再也没有什么人能够比他们这种地头蛇更加熟悉的了。这也是许诺为什么留下他要求其带路的原因。许诺可不知道这里的环境究竟是怎么样的,也不知道路该怎么走!

    这次戒指给出的任务就是夺取至尊魔戒。而这枚戒指从现在算起的话如果按照既定的情节走下去,最多几天的功夫就会被投入末日山的岩浆之。那里是魔戒被打造出来的地方。

    而魔戒一旦被投入岩浆之,那就将被彻底毁灭。没有了完成任务的目标,许诺就无法完成任务。

    要知道戒指可是和空间签订契约的,没有完成任务就无法离开这处世界。也就是说,许诺几乎就要一辈子被困死在这个世界之。除非他能够再弄出来一枚至尊魔戒。

    面对着这种情况,许诺怎么可能不心急?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追上护戒小队,将至尊魔戒夺走。

    就像是托勒密之前所说的那样,许诺带着自己的俘虏沿着安都因河前行,在转过了一个山口之后,偌大的佩兰诺平原以及漫长高耸的白色山脉还有那座极致宏伟的米那斯提力斯城就出现在了远处。

    米那斯提力斯,种有圣白树的守护之塔。

    整座城池依靠白色山脉而建,随着山势逐次拔高修建为梯级城市。圣白树就种植在最高的那层圣白塔上。总共层的城市高达上千尺,完全就是固若金汤。

    这座城市的城防极为坚固,高达数十米的城墙以及极致坚固的大门使得其几乎无法被攻陷。

    然而此时,这座名声几乎传遍了整个土大6的绝世名城已经完全被几乎一眼望不到边的各族联军给密集包围。数量极多的半兽人,来自南方驾驭着猛犸战象的哈拉德林人,来自东方的维瑞亚人以及东方人,还有身躯高大的食人妖以及来自昂巴的海盗们。

    如此之多的联军数量几乎接近二十万之众。在人口稀少的土大6上这已经是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了。

    这支规模庞大的军队在戒灵领袖安格玛巫王的带领下开始疯狂围攻米那斯提力斯这座堪称世间最强的要塞!

    人马过了万,无边又无沿。

    二十万大军几乎将米那斯提力斯到安都因河之间的佩兰诺平原完全塞满。一眼望去到处都是身影旗帜与营寨。冲天的气势几乎让天地都为之变色!

    “你大爷啊。”站在山口处的许诺仰天长叹口气。这么多的军队铺满了整个平原,这让他怎么才能过去!?

    以眼前的情况来看,想要不打一仗估计是不可能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