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诺真的是要挠头了。

    偌大的佩兰诺平原上此刻到处都是魔多联军,想要通过这里前往北伊西立安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许诺当然也想过直接穿着钢铁侠的战甲直接从天空之飞过去。不过当一大群凶悍狰狞的双足飞龙(堕落妖兽)出刺耳的尖锐嘶鸣声响飞入天空之后,许诺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而且许诺并不熟悉这里的地形,所以他必然是要带着托勒密这位向导才可以。要不然的话他就算是过去了也摸不清楚方向。但是眼前的麻烦却在于,他们该如何通过到处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多军队的佩兰诺平原?

    “如果不能直接走佩兰诺平原的话,倒是还有另外一条路可以过去。”作为地头蛇的托勒密看出了许诺的烦恼,想了想之后主动为许诺出主意“实际上在米那斯提力斯城内第五层有一条通道可以通过白色山脉前往北伊西立安。”

    托勒密之所以要主动为许诺找方法,最大的原因就是这个时代太过混乱。几乎无穷无尽的杀戮使得这个时代的所有人都对生命有一种难言的漠视。一言不合就拔剑捅人的事情实在是太过正常了。

    托勒密明显还不想死,为了避免许诺在无法通过的情况下愤而杀了自己这个累赘,他只好主动爆料显示自己的价值“我知道那个通道在什么地方。”

    当然了,托勒密这么说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如果真的能够进入米那斯提力斯的话,那回到自己人身边之后就安全的多。到时候大军围上还怕这个昂巴海盗逃走不成?

    “看你的穿戴装饰,应该只是一个普通角色而已。”许诺转身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头颅浑圆,眼睛大而有神,脖子粗而短,满脸胡须的大汉“这种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米那斯提力斯城已经存在几千年了,这件事情这里的人都知道。”托勒密的话让许诺点了点头。

    一座存在了数千年之久的城市之,的确是不会还有什么秘密可言。尤其是这种修建在城内的秘密通道,想要一直保存秘密几千年,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许诺接受了托勒密的解释,不过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进去。这么多的魔多军队将米那斯提力斯给团团包围,他要如何才能够进去?现在看来,或许唯一的选择只能是使用瞬间移动。

    不过现在正在打仗,他要是突然瞬移进入其的话,那估计必然会被数量庞大的军队围攻。

    虽然许诺并不畏惧米那斯提力斯的守军,可是他也不想进行无谓的战斗。而且在米那斯提力斯城内还有一个白袍甘道夫。这位次神还戴精灵戒之一的火之戒,一旦一言不合打起来的话必然会给他带去极大的麻烦。

    远方的米那斯提力斯城外,一望无际的魔多联军正在向着城市高大的城墙推进。身材高大的食人妖们奋力推动着高耸的攻城塔,众多的投石机疯狂的向着那座恢宏的城市进行攻击。而城内的投石机也在进行反击。

    哪怕是距离如此之远,许诺依旧能够看到那些巨大而又沉重的石块从天而降狠狠的砸在密集的魔多联军阵形之。单单是看着那些巨型石头的体积就能够想象的出一旦被这些石头砸必然是一个尸骨无存化为肉泥的下场!

    恐怖而又残酷的攻城战开始了。密密麻麻的魔多联军宛如蚁群一般疯狂涌向米那斯提力斯。巨大的石块不时击城池,将坚固的建筑砸成碎块。数量多到让人绝望的魔多军队看上去几乎就是能够将整个城市都给淹没一样。

    哪怕是距离如此之远,许诺也几乎都能够感受到那座城市内所散出来的绝望气息。

    坐困孤城,外无援军。

    面对着数量庞大到让人绝望的敌军,这种时候哪怕是神经再大条的人也难以提起抵抗的勇气。

    许诺的目光快变幻,看着远处的战场微微出神。

    他正在快衡量着自己接下来的行动。既然不能直接突破规模庞大的魔多军队,那他唯有冲入城内走那条密道才可以。而现在残酷的战斗似乎给了他一个新的选择。

    凄厉刺耳的尖叫声冲天而起。当大批的双足飞龙疯狂涌向米那斯提力斯的时候,许诺终于下定决心。

    “你确定在米那斯提力斯城内有许多人都知道第五层的通道位置?”许诺猛然转身,目光炯炯的盯着托勒密。

    “是,是的。”托勒密不知道许诺想要做什么,只好硬着头皮点头。

    “很好。”许诺勾起嘴角笑了,随即猛然抬起手一记手刀就砍在了托勒密的后颈上。

    突然遭到攻击,完全没有能力抵抗的托勒密当即翻着白眼瘫到在地。

    许诺下手很有分寸,他并没有想要杀人,只是让托勒密暂时晕了过去而已。虽然杀了他也没有什么影响,可是许诺毕竟不是心如寒铁,肆意杀人的的变态狂魔。他还没有那么疯狂,以杀人为乐。

    许诺的想法很简单,直接冲进米那斯提力斯城里去。既然位于五层的秘密通道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那他就可以随便找个人带着通过秘密通道去北伊西立安。这些地头蛇们几乎没有不知道路线的。

    而且虽然许诺的时间很赶,不过在魔戒被毁灭之前却依旧还有至少四天的时间。只要找到正确的方位,穿上钢铁侠战甲之后要不了多久就能够追上末日山脉内的至尊魔戒。

    将托勒密拉到一旁放在石堆上,许诺看了眼天色之后就向着米那斯提力斯城方向走去。他想要和这些代表黑暗的魔多联军好好战一场,作为进入米那斯提力斯的投名状。只有表现出了强大的力量以及友谊之后,才能够取得城内守军的信任。

    等到明深夜城破,城内到处一片混乱的时候,许诺就能够找到人带他通过秘密通道前往北伊立西安。

    如果贸贸然就直接瞬移进去,先不说会不会当即就被精神紧张的军队围攻,被强大的甘道夫攻击。就算是抓到人估计也很难会主动带他去认路。

    这个时代的人长期生活在残酷的战争之,估计像是托勒密这样容易屈服于威胁的人并不算多。还不如放开了大杀一顿,然后取得信任之后好办事。

    毕竟许诺一直认为,相比于威逼,利诱或许更加能够取得优势。

    这场战争并非是人类内战,而是人类与其它种族之间进行的灭族战争。这种情况下许诺可以尽情的释放自己内心的杀戮之心,痛痛快快的战一场!

    魔多的军队数量太多了,近二十万之众的庞大军队分成许多个方阵密密麻麻的将整个米那斯提力斯城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从天空之向下看去,从安度因河到米那斯提力斯之间偌大的佩兰诺平原上几乎到处都是魔多的军队。

    许诺是从安都因河的下游白色山脉的山谷之走出来的。从他此时所处的位置到米那斯提力斯成大约有十多公里的样子。而这个方向上的魔多军队至少有数万之众。

    深吸口气,许诺转身看向一旁的大黄蜂“你先休息一会,你现在出场的话效果不是很好。”

    这个时候的确不适合大黄蜂登场。虽然他的单体实力强大,不过面对如此之多的敌人,很容易就会被人海战术给淹没。而且如果被守军看到一个诡异的生物跟随在许诺身旁的话,对于许诺必然会有着很深的怀疑。

    将大黄蜂收入存储空间,许诺抬头看了眼被昏暗阴云所笼罩的天空。再看看眼前远方那数不胜数的魔多军队,手紧握从托勒密那里拿来的短剑,双目之猛然爆出一抹精光,猛然间就急的飞奔而出。

    许诺是直接沿着南北大道冲向米那斯提力斯,这个方向的魔多军队大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城市方向。压根就没有想到身后会冲过来一头猛虎!

    精锐都去攻城了,留在后方的都是些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弱小半兽人。

    一个穿着布满各种污渍的皮甲,蹬着深灰色草鞋,头上带着一具造型诡异铁盔,双手握着一只好似镰刀一般武器的半兽人原本正神色紧张的看着远处陷入激战之战场。只是他突然间感觉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在从身后靠近。

    身处于阵形队列之的半兽人忍不住的回头看了过去,可是猛然间他却现自己飞了起来!

    这名半兽人在半空之惊愕的现地面上有一具无头尸正在大肆喷涌着鲜血,看上去很眼熟,就像是他自己的身子一样。再之后,这名半兽人眼前一黑,意识就消散在了黑暗之。

    许诺就像是一道狂暴的龙卷风一样冲入了半兽人的阵形之。手短剑质量出乎意料的好,旋风般左劈右砍的生生在这个方阵之杀出了一条血路出来!

    因为许诺的度太快,当他犹如旋风一般冲过这个军阵的时候,附近的半兽人们甚至都没有察觉到究竟是生了什么事情。

    一直到许诺砍断了手的短剑,杀入了第二个军阵之后,附近的半兽人们才终于察觉到事情不对劲。纷纷呐喊起来向着身高马大的许诺围杀过来。

    与那些经过特殊改造,身形高大,悍不畏死的强兽人不同。半兽人的身材不高,也算不上强壮。单对单的情况下根本不是人类士兵的对手。而且他们的性格很是懦弱,容易服从强权。如果不是数量上有优势,根本就不敢与人类对决。

    人多的时候,占据上风的时候,他们悍勇无比。可是一旦处于劣势之,那他们极为容易崩溃。

    这也是为什么在罗翰的骑兵突袭之下,整个大军完全崩溃的原因所在。

    看着四周如林般涌向自己的各式长短兵器,许诺紧握双拳,目光之瞬间化为一片血红之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