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安格玛巫王

 热门推荐:
    双足飞龙,又被称为堕落魔兽。Δ是索伦在魔多用死人饲养出来的飞行怪物。

    这种生物体形巨大,拥有长长的脖子与满口锐利的尖牙。一对强壮有力的爪子同样无比锋利。而更加重要的是,这种强大的生物是可以飞的。

    在这个科技展并不昌明的世界之,能够飞天的东西真心不多,而且几乎各个都是强悍的存在。

    例如龙,例如巨鹰还有双足飞龙。这些拥有飞行能力的强大存在几乎没有什么天敌,所以它们对于那些弱小的生物基本上都当作食物看待。

    许诺在万军之疯狂搏杀,摧毁了成百上千的魔多联军。这种情况当即就引起了这个方向上魔多联军的注意力。

    外围的诸多弓箭手们开始聚集起来准备进行密集的箭雨攻击,而在天上肆意翱翔的双足飞龙也有现这里古怪情况的。一只足足有十多米长的巨大飞龙出凄厉尖锐的嚎叫声响,呼啸着从半空之一头向着许诺所在的位置俯冲扎了下来!

    许诺咬了咬牙抬起头,他估计头顶上传来的凄厉嚎叫声响至少也在一百分贝以上!

    正常情况下人类就会永久损失听觉了。好在许诺的身体素质足够强大,这种强悍至极,几乎就要赶上螺旋桨飞机起飞声响的噪音对他没有什么影响。

    至于四周的那些倒霉的半兽人们,鬼才管他们的听力是不是被损伤。

    随着一只强大的双足飞龙从半空之向着许诺俯冲而下。这处原本极致惨烈的战场陷入了短暂的失控状态。

    那些双足飞龙的声波攻击是无差别的,也就是说附近的半兽人们也被波及到。距离许诺最近的半兽人们已经是双手抱头,耳朵里面渗出鲜血,满脸痛苦之色的满地打滚了。

    除了尖锐刺耳的声波攻击之外,双足飞龙更加强大的是它们的身躯利齿以及爪子。

    从天而降的双足飞龙度极快,将自己的双翅伸展到最大程度来兜住风,避免自己直接一头就撞在了地面上。一双闪动着寒光的巨大利爪微微勾起直直的就想着许诺抓去。

    普通人遇上这种事情估计就死定了,毕竟这种空军实在是太过强大。只是,许诺却并不在意这种程度的攻击。

    双足飞龙的度很快,可是在精神力全面动的许诺眼却慢的像是一台老式手扶拖拉机。

    转身,加开始奔跑。许诺这并不是为了逃跑,而且为了与横掠而过的双足飞龙配上合适的移动度以及角度。

    当错过目标的双足飞龙从许诺身旁滑过正奋力扇动着翅膀准备拔高的时候,许诺已经伸手抓住了双足飞龙的巨大爪子,然后在其拼命爬升的时候就已经攀登上了其背部。

    缺乏智慧的双足飞龙一边拼命扇动翅膀,一边转头试图用自己布满了尖锐利齿的大嘴噬咬背上的许诺。只可惜,以其生理构造来说,拥有长长脖子的双足飞龙根本就咬不到。

    觉了咬不到背上的人类之后,双足飞龙开始在天上大范围的做着各种高难度动作,试图将那个人类给甩下去。

    而此时地面上的魔多军队以及米那斯提力斯城内的守军都有不少人看到了那只狂的双足飞龙在天上诡异的胡乱飞舞。同样也有眼尖的看到了紧紧趴在双足飞龙背上的许诺。

    “那是谁?!”正在城墙上与那些突入进来的半兽人们激战的甘道夫眉头紧锁,目光疑惑的想要探寻许诺的身份。

    要知道双足飞龙这种生物因为极度强大,除了戒灵之外根本就没有其它生物能够骑乘它们,更别说还是人类了。

    这种诡异的情况也引起了戒灵之,魔君索伦手下指挥官安格马巫王的注意力。这位已经活了数千年的幽魂转动自己无面头盔看向远处的胡乱飞舞的那只双足飞龙,猛然一抖自己手的缰绳就驾驭着一只双足飞龙呼啸着飞了过去。

    许诺双手紧紧抓着飞龙的翅膀根部,眯着眼睛完全无视上下翻飞带来的眩晕感觉以及呼啸而来的凌厉狂风。低声怒吼,双臂上的肌肉群出强悍至极的力量,生生的将双足飞龙的翅根掰断!

    双足飞龙的体形极为巨大,体重也非常沉重。能够支撑这种身体在天上飞行必然是需要一双极为强悍的翅膀才行,其坚固程度自然是可想而知。

    只是,如此强大的翅膀在许诺的手已经毫无悬念的给他直接掰断。

    随着一声沉闷的骨折声响,这只倒霉的双足飞龙顿时出极致悲惨的嚎叫。半边翅膀搭拢着垂在一旁,整个巨大的身躯在失去了支撑之后当即旋转着向地面摔了下去。

    身躯沉重的双足飞龙失去半边翅膀之后从高空之直接砸在地面上,其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就将双足飞龙给砸成了肉泥。整个巨大的身躯骨骼寸断,鲜血四溅,皮肉化为肉末甚至就连内脏都被摔碎了成伤口处涌了出来。

    而许诺此刻已经在即将接近地面的时候闪身瞬移到了一旁,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看着不远处被摔死的双足飞龙,许诺抬手抹去额头上的汗珠。从他杀入半兽人大军开始到现在的时间虽然并不算长,可是却一直都在进行着极为激烈的战斗搏杀,他此时的体力消耗也很大。

    ‘嗖~~~’许诺虽然落在了一旁并没有被摔倒,可是他的四周依旧是数不清的魔多联军。许诺刚刚喘了口气,四周诸多的半兽人弓箭手们已经将密集的箭雨抛射向了天空,随即犹如倾盆大雨一般向着许诺呼啸而来。

    许诺的动态视力极佳,他甚至可以准确的判断那些飞在头顶上的利箭之间的空隙。

    只可惜,射向的他的箭雨数量上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他根本不可能在原地进行躲避。无奈之下,许诺只好继续消耗自己的精神力进行瞬移用来躲避箭雨。

    因为恼火于这些实力不强可是数量却极多的弓箭手来给自己找麻烦,许诺直接就瞬移进了半兽人弓箭手的队列之。然后红着眼睛的许诺就在半兽人的军阵之再次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许诺的移动度极快,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闪电般飘忽不定。几乎一个眨眼的功夫人就已经从一端来到另外一端。

    这并不是使用了瞬间移动,许诺可没有那么强悍的精神力来持续使用瞬移。这是许诺自身的度在全力动之下移动快,甚至出了半兽人们的视力对动态移动的捕捉。所以看上去就像是一下子人就闪身过去了一样。

    许诺的拳头就像是沉重的铁锤,闪电般的击出,任何半兽人都无法抵抗。

    从天空之看下去,许诺跑着之字型在半兽人弓箭手的军阵之打保龄球。任何出现在他身边的半兽人都被许诺的重拳打飞了出去。甚至就连惨叫声都不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半兽人们根本就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攻击行动,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许诺肆意杀戮。

    在魔多联军之数量最多的就是半兽人。可是这个种族在打顺风仗的时候非常强悍,可是一旦陷入了逆境很快就会自行崩溃。

    数千年来的土大6明史已经无数次的记录过半兽人的这种秉性。如果让许诺这样毫无节制的继续破坏下去,那很快就会像是河堤上的蚁穴一样逐渐将整个大军都给瓦解。

    许诺搅乱了一个两个个甚至许多个军阵的话,就会导致半兽人们好似多米诺骨牌一样连续崩溃。而一旦数量最多的半兽人跨了,那其它的种族必然也是被裹挟着逃亡。

    在冷兵器时代的决战之,一方在战场上自行崩溃的话那就是一场海啸。根本就无法重新收拢起来多少力量。

    活了数千年之久,动过多次战争的安格玛巫王对此非常清楚。所以他在半空之看到大神威的许诺之后,当即毫不迟疑的就催动胯下双足飞龙向着许诺直扑而来。

    许诺对于力量的运用在于全力一击,而不是做些毫无意义的架势。他信奉度加上力量等于无坚不摧。所以一直在用高的移动度靠近那些半兽人,然后用强大的拳头一击干掉它们。

    不得不说,许诺的这种作战方式非常直接有效。没有你来我往的数十上百个回合的黑虎掏心,白鹤晾翅。就是最为简单的度与力量的对撞。谁的度更快,力量更强谁就能赢。

    很明显,半兽人们甚至是那些食人妖都没有可以与许诺相抗衡的存在。一直到安格玛巫王的出现。

    双足飞龙对许诺的攻击毫无意外的失效了。只是这只双足飞龙并没有重新起飞而是直接落在了地上,随后带着铁盔,身披黑色披风,整张面孔全都是一片虚无的安格玛巫王走了下来,没有面孔的脑袋看向许诺。

    许诺站在一片狼藉的军阵之,四周已经没有了还能够站立的半兽人。他微微喘着气活动着自己的手指,目光锐利的看向安格玛巫王。

    许诺能够看出来安格玛巫王并不好对付,因为他感觉到安格玛巫王的身边围绕着一股非常古怪的神奇力场。而且他也无法感觉到眼前这个全身都被铁甲笼罩的怪物拥有实体。简单来说,就是对面的更像是一个没有身体的幽魂。

    “麻烦。”许诺皱了皱眉头。

    他对于这种幽魂生物完全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也不清楚物理攻击是否会起到什么作用。不过,遇敌即退可不是他的性格。无论对手怎么样总要战过之后才知道。

    双手握拳,许诺目光之闪过寒芒,身形闪电般向着安格马巫王冲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