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一声闷响,许诺的拳头再次狠狠的砸在了安格玛巫王的下巴上,这一拳直接就将巫王给砸飞了起来。

    “d。”看着被砸飞去远处,然后却再次从地面上爬起来的巫王,许诺重重的吐了口唾沫,心愤怒不已。

    许诺已经与巫王激战几轮了,他在各个方面除了作战经验之外全都碾压巫王。就连巫王身上那套坚固至极的铠甲此时都已经被许诺的拳头给砸成了扭曲的废铁。可是无论许诺的攻击多么强力,巫王总是能够再次站起来。

    面对这种几乎对物理攻击免疫的存在,许诺也是挠头不已。

    他对于这种幽魂般的存在几乎没有什么好用的对付手段。单单凭借物理攻击一次次的将其击飞可很快就会重新站起来。这种违反了物理学常识的事情让他很是苦恼。

    “看来真的是只能是由女人来杀死它了。”许诺叹了口气,侧身避开安格玛巫王的攻击,伸出双手猛然抓住巫王的手臂。低吼一声,身上的力量涌起,整个身子快旋转起来随即将巫王远远的仍飞出去!

    看着被远远仍飞出去的巫王,许诺怒骂一声之后用力的搓着双手。巫王虽然不是许诺的对手,可是它的身体四周围绕着一股非常诡异的生命力场。

    许诺每一次击打到它都会被这种诡异的生命立场反噬。虽然效果不大,可是次数多了之后也让许诺感觉不舒服,同时身体的气力同样也在被快消耗。他相信所谓的幽魂也必然是能量规则的一种,只是他找不到其运行方式而已。

    既然无法杀死,那许诺就不愿意继续再和这种不死不灭的怪物继续战斗下去。只是吃了暗亏的许诺可不愿意就这么放过巫王。

    转头看了眼不远处那只身形巨大,巫王坐骑的双足飞龙,面色不善的许诺当即就走了过去。

    仿佛感觉到了许诺身上的危险,那只体形巨大的双足飞龙猛然张开自己的血盆大口向着许诺扑过来。那张布满了交错利齿的大嘴里面喷出来让人闻之欲呕的腥臭气味。毕竟是常年吃尸过日子的,嘴巴之臭绝对是生化武器级别的。

    许诺仿佛没有任何感觉一样猛然冲了过去,侧身避开双足飞龙巨大的脑袋。双臂张开猛然间就紧紧的抱住了其长长的脖子。然后强悍至极的力量动之下,这只悲催的双足飞龙直接就被许诺给活生生的勒断了自己的脖子!

    看着巨大身躯瘫软在了地上的双足飞龙,安格玛巫王带给许诺的怒火终于稍稍泄了一些。

    而此时被许诺远远甩了出去的巫王看到自己的座椅被杀,浑身散出淡红色的雾气,用那好似钢铁摩擦般凄厉嘶哑的嗓音怒吼“不!!!”

    许诺冷冷的看了眼了疯一样向着自己这边冲过来的巫王,冷笑一声之后就转身向着米那斯提力斯城墙方向跑去。

    之前许诺在城下大战的场面早已经引起了城墙上那些披甲执锐的守军们的注意力。毕竟许诺可是接连斩杀了两只强悍的双足飞龙,而且还几乎碾压着安格玛巫王。这种情况下看到许诺向着城墙跑过来纷纷下意识的准备迎接。

    只是,此刻到处都是激烈的战斗,城墙上到处都是通过高大的攻城塔涌上来的半兽人。至于城墙下面的数量那就更多了。守军们不可能在这种紧要关头打开城门放许诺进来。毕竟一旦开了城门让城外的那些魔多军队杀进来,那一切就全都完蛋了。

    守军们非常心急,试图为许诺提供帮助。虽然他们不知道许诺是什么人,可是只要知道他是人类,而且还是来帮助守军与魔多军队血战的就足够了。这种时候任何一个援军都是对士气的提升。

    许诺跑起来的度极快,任何出现在他身前的魔多军队都被他打飞。没过多久他就杀穿了军阵来到了城墙下面。

    抬起头看了眼高达数十米,无比坚固的高大城墙。许诺笑了笑,并没有使用瞬移的能力上去,而是向着一旁不远处的一具高大的攻城塔飞奔而去。

    此时城墙下面密密麻麻的已经挤满了魔多的军队。放眼过去,简直就是长枪如林,利刃如山。只可惜这些数量上无比强大的军队丝毫无法阻挡许诺前进的脚步。密集的兵器扎在许诺的身上根本就无法破防,只是最多将他的衣服弄坏而已。

    强大的身体在这一刻被挥的淋漓尽致。哪怕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被密集的攻击弄成了布条甚至直接裸着上身。可是无论那些半兽人们怎样攻击就是无法破防,甚至就连在许诺的身上留下个印记都做不到。这种事情可是极为打击士气的。

    而且许诺也不是傻乎乎的站在那里等着被人砍,他的一双铁拳可没有丝毫的停顿不断挥击。不论是半兽人还是食人妖,只要是被他的拳头击就没有生还的可能。全都好似保龄球一样被许诺击飞。

    许诺在全力以赴的情况下一双拳头可是拥有高达数吨的强大力量!

    什么样的**也无法抵抗这种程度的攻击。

    光着上身的许诺赤手空拳在万军之杀出了一条血路,来到一台紧靠在城墙上的攻城塔附近,身形敏捷的几个纵跃借助着攻城塔就冲上了城墙。

    当全身上下仅仅只剩下一条内裤的许诺跃上城楼之后,城墙上的守军们突然间爆出巨大的欢呼声响。

    之前许诺在下面所向睥睨的强悍表现早已经被守军们看在眼里。这种强悍的帮手是自己这一边的,这对于因为大军围城而士气低落的守军们来说绝对不亚于一剂强心剂。

    当许诺冲上城头之后,半兽人大军的后方响起了暂停攻击的号令。诸多已经冲上了城墙的半兽人纷纷往回逃亡,许多半兽人在半路上就被守军击杀。还有很多在争抢逃跑道路的时候因为拥挤而从高高的城墙上摔落了下去。

    从这种高度摔下去,那绝对是没救了。

    魔多的军队潮水般的退了下去,大部分攻入城墙的半兽人都没能活着离开。毕竟此时守军依旧拥有不弱的力量,在半兽人逃亡的时候攻击很是轻易的就将大部分的半兽人杀死在了城墙之下。

    魔多军队只是暂时退却,可是却并没有远离。仅仅是让开了弓箭射击的距离而已。

    转头看了眼身后那密集到几乎一望无际的军阵,站在城头的许诺眯起眼睛看向安都因河畔的奥斯吉力亚斯废墟。在那里,一个巨大的攻城器械正在缓缓向着这边前行!

    “这位游侠,请问你是谁?”一身白袍的甘道夫很快来到许诺的面前,有些好奇的询问许诺的身份。

    毕竟在他化名为******迪的时候几乎周游了整个土大6,可是从未见过或是听说过像是许诺这样强悍的战士。这自然是让他心生疑惑。

    像是许诺这样强悍的战士怎么可能不会名声在外?要知道刚刚许诺可是暴打了安格玛巫王!

    “一个人类。”许诺看了眼白飘飘可是实力却异常强大的甘道夫,笑了笑“能给我一套新衣服吗?”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米那斯提力斯城墙上的人类守军们目光惊恐的看着远方一个巨大的攻城锤缓缓向着城市大门的方向前进。计算下度的话最多到了晚上就能够抵达。毕竟这座城市距离安都因河实在是太近了。

    “这里的城门能挡住吗?”已经换上了一身当地人亚麻衣服的许诺站在城墙上看着逐渐靠近城门的破城锤,低声询问。

    他可是很清楚那台名为葛龙的破城锤有多么强大,哪怕是米那斯提力斯如此坚固的大门也依旧在其攻击之下被击破。

    不过许诺并不会去主动解决那台破城锤,虽然他有这种能力。毕竟以许诺的瞬移能力冲下去直接破坏掉这处巨大的攻城锤并不算是多么困难。

    只是,如果这座城市不被攻破的话那他怎么能浑水摸鱼?虽然被大军围城,可是这座城内依旧是秩序井然。许诺想去第五层抓个人去通道也很麻烦。更别说身边还跟着一个双目炯炯有神盯着自己的甘道夫。

    “挡不住。”甘道夫也看到了那个巨大的攻城锤,他知道再坚固的城门也挡不住这种强度的攻击。随即,甘道夫的目光又落在了许诺的身上。

    作为大6有名的智者,甘道夫可不会因为许诺之前的表现就放松警惕。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甚至是听说过像是许诺这样强大的人类,突然冒出来的许诺让他隐隐感觉有些不安,可是却不知道这份不安究竟是因为什么。

    如果甘道夫知道许诺的目的是为了抢走至尊魔戒的话,那估计他此时哪怕硬拼着让魔多大军破城也要拦住许诺不让他去追魔戒。毕竟相比于魔戒来说,一座米那斯提力斯真心算不了什么。

    可是一旦魔戒落入了许诺这种强大的人手,那就会彻底毁掉甘道夫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布局。他忙活了这么多年,合众连横的为的就是能够毁掉魔戒。所以甘道夫是绝对不会允许在这种即将取得胜利的时候生任何意外。

    毕竟甘道夫可不知道许诺夺取魔戒之后就会离开这个世界,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相信。他只会相信许诺会使用魔戒来统治土大6。

    再次看了眼已经快要逼近城门的攻城锤,许诺轻吸口气,面上浮起一抹笑意“那就准备决战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