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警察的话让许诺目光一冷,肉眼看不到的地方已经开始浮现起薄薄的红色血雾!

    “华夏人。Ω”许诺的声音平静,可是却带着一丝难以抑制的血腥味道。

    如果此时有从战场上下来的老兵在附近的话,或许能够感受到许诺身上所散出来的淡淡杀意。

    只可惜,眼前的两个大腹便便的警察以及那两个在街头兜售白粉的混混哪里经历过腥风血雨的洗礼?他们只是感觉身边好像突然间有些冷而已,根本就不知道那是几乎化为实质的杀气!

    “旅游的?还是留学生?”一名挺着大肚子,感觉警服纽扣都要给撑飞的白人警察来到许诺的身前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亮了下自己的警徽“你的护照呢?给我看看,我怀疑你携带了违禁品。”

    “滚。”许诺的声音平静,却吓的一旁两个小混混险些腿一软倒在地上。

    他们这样在街头厮混的小混混们可是非常畏惧警察的,他们可是知道这些警察有多坏。

    小混混们平日里没少干过欺辱华裔的事情,从来都没有遇上过像是许诺这样敢于反抗甚至是敢对警察口出不逊的事情!

    两个双手抱头的小混混满脸惊讶的看向许诺,压根就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这真的是华裔?胆小如鼠的华裔?老婆被**的时候只敢蹲在墙角默默哭泣的华裔?!

    两个白人警察明显也被许诺弄的愣住了。他们没有想到居然会遇上敢于对警察出言不逊的华裔。原本只是想要勒索许诺一下,不过现在他们改变注意。他们要把许诺打成残废然后扔到监狱里面去和那些杂碎们关在一起。

    至于许诺是否是有身份的人这种事情,警察根本就不在意。

    先华裔这个身份在美国就已经注定了是低人一等,而且经常在这里敲诈勒索的两个警察对这一带可是非常熟悉。知道这条巷道的尽头根本就没有路,在这附近可没有富人区。如果真的是有钱有势力的话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出现?

    从震惊之回过神来之后,其一个警察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双手环抱在胸前,一脸讥讽的看向许诺。

    而另一个警察则是对着许诺笑了笑,猛然上前一步抡起手的警棍猛然向着许诺的脑门上抡了下去!

    ‘嘶~~~’两个混混被吓了一跳,警棍带起的破风声之大让他们都为之变色。如果这么凶狠的一下砸实了,那个东方青年最轻也得是脑震荡的下场。普通人想要和警察做对,根本没有什么好下场。

    警察挥舞着警棍伦向许诺的时候,他身边的那层血雾愈浓烈起来。双目之闪过一抹暴虐嗜血的光泽,左手握拳闪电般击出重重的砸在警察的腹部。

    许诺的拳头太硬了,他全力出击之下的力量足以砸断厚实的合金装甲门。这一拳虽然控制了力道但是也足足接近半吨的攻击力。之所以要控制力道,那是因为许诺不想面对满地飞溅的惨烈残骸。他是去吃饭的,看了这些会影响胃口。

    不过哪怕只是这么一击也足以彻底将这名倒霉警察的内脏打爆!

    五脏六腑都在这一击之完蛋的警察后背上猛然凸起,甚至他肚子上那厚厚的脂肪层都丝毫无法阻挡许诺的重击。毕竟许诺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只会依靠蛮力作战的许诺了,他已经学习到了如何去使用自己的力量。

    ‘卡兹!’警察的后背上猛然刺出了几节白惨惨的断骨头茬子。那是被许诺击断的脊椎骨和肋骨!

    “咚!”被许诺一拳打死了的警察沉重身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嘴里疯狂的吐着暗红的血块和碎裂的内脏。他此时实际上已经快死了,现在的呕吐不过是本能反应而已。

    看着那白惨惨的骨头茬子,一旁的另外一个大胖子警察和两个混混全都傻眼了。口鼻间闻着那肆意弥漫开来的浓烈血腥味道,他们的面色逐渐苍白,身子开始无法抑制的颤抖,就连双腿之间都开始隐隐渗出水渍。

    现场实在是太过血腥!

    看着地上那滩逐渐被血水浸泡起来的烂肉,另外一个白人警察双手打着摆子想要抽出自己的配枪,可惜因为手抖的实在是厉害直接就将手枪给甩了出去。

    被吓坏了的警察急忙扑了出去想要重新捡回手枪,可惜手刚刚拿到配枪就看到一双做工精美的皮鞋映入眼帘!

    美国并不禁止普通公民持有枪械,而且治安状况并不算好。理论上来说这些一线巡警长期和各种案件灰色势力打交道,不至于这么不经用。只是,正常情况下杀人的话虽然很吓人,但此刻许诺却是直接把人给打穿了!

    那个倒霉的警察整个背部都被直接打穿,血肉皮肤甚至是内脏骨头都突出来。这种惨烈血腥的场面直接就把人给吓住了。

    没有丝毫悬念的,另外一个白人警察还没有来得及捡起自己的配枪,许诺的拳头就已经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脖颈上。

    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响直接把那两个混混给吓瘫了。他们虽然手上也曾经沾染过许多鲜血,甚至抢劫勒索伤害过不少的华裔。可是此时见到眼前惨烈的一切,全都无法控制的瘫软在了地上。

    “饶”

    许诺转身看着两个瑟瑟抖的混混,一步步上前。在他们绝望的目光之没等求饶的话说完就捏断了混混们的喉咙。

    “怎么回事?”等到一切都平静下来之后,许诺原本突然间暴虐的心终于逐渐平复下来。看着脚下的尸,当即眉头紧皱。

    许诺并不担心任何麻烦,可是一般情况他也不会去主动惹麻烦。以他原本的性格来说,遇上这种事情顶多就是狠狠的教训一下两个倒霉的警察,直接打断手脚什么的。但是却不会如此残忍的直接轰杀!更别说还有两个倒霉被波及的街头混混!

    许诺并不知道的是,他之前突然间暴虐杀人的时候眼睛之浮现起了一抹诡异的标志,那是一款拥有古朴花纹的戒指!

    “算了。”恢复冷静的许诺手一挥就开始打扫现场。将警察和街头混混全都装入存储空间之后直接瞬移来到了洛杉矶郊区的一处荒无人烟的戈壁之处理掉。

    他早早的就已经在这里选择好了位置,用来做一些毁尸灭迹的事情。

    像是这种坐标许诺的脑海之多的是。而且不仅仅是在洛杉矶,他曾经去过的地方几乎都有许诺特意关注而留下的瞬移位置。毕竟使用过ntc-48并且多次强化身体的许诺记忆力非常恐怖,足以记下如此之多让普通人头疼欲裂的地点。

    这次可都是血腥的尸,还好存储空间是一处没有时间流动的绝对禁止领域,否则的话许诺的存储空间就会被糟蹋的不成样子。

    再次瞬移回到原来那处小巷之内,看着已经没有了丝毫痕迹的地面,口鼻间闻着依旧让人作呕的浓烈血腥味道。眉头紧锁的许诺猛然间一拳砸在身旁建筑坚固的墙壁上!

    “杂碎!”许诺的拳头太重,那处由厚实水泥砖头构成的砖墙顿时哗啦啦的塌了一大块。墙壁看上去就像是被猛兽狠狠的咬掉了一块似的。

    许诺重重的舒了口气,迈步离开这处暗巷向着街道另外一边的意大利餐厅走去。他的肚子已经很饿了。

    “知道是为什么吗?”当许诺在意大利餐厅胡吃海塞的一个人吃掉十二人份量的餐点震撼了所有工作人员与餐厅客人之后,酒足饭饱的许诺再次回到了滨海庄园。躺在沙上想了一下午的时间,用来考虑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间情绪失控?只是,他猛然间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强大的帮手存在,急忙出声向戒指询问。

    “知道。”戒指的回答险些让许诺跳起来。

    “是你接受了从至尊魔戒上面剥下来的能量的原因。”戒指的解释很简单“至尊魔戒虽然给了你强大的能量增幅,可是同样也将其原本所蕴含的黑暗气息带入了你的身体之。所以你现在相比于平时会变的更加狂躁暴虐,更加嗜血。这不是你的错,都是土世界的错。”

    “呸。”许诺撇了撇嘴,知道原因之后心情顿时就舒缓起来。从沙上坐起身“我又不是诚哥。这个要怎么化解?你有办法的吧?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感觉自己好像理智在降低,想要目空一切去犯罪的念头正在不断增加。你给我的力量就是这个样子的?我不会变成索伦那种存在吧?你这是在坑我啊。”

    “先,你比诚哥强大所以不会被世界柴刀。其次。”戒指有条不紊的为许诺答疑解惑“这次的力量是直接从至尊魔戒上面剥下来的,所以带上了原有的阴暗属性并不奇怪。如果你的意志足够强大的话根本不需要担心。”

    许诺挥手将不远处的水杯招过来,抿了口水之后有些无奈的苦笑“现在的问题是我感觉自己好像快要扛不住了。满心都是想要出去犯罪的念头。这可不是我想要的啊。”

    “别担心。”戒指出言宽慰“我给你传递能量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解决的办法。既然你的意志力不足以压制,那就直接宣泄出来好。”

    “直接宣泄?”许诺挑了挑眉梢“别说我心里还拥有正直的道德底线。就算是我可以无下限的出去干坏事,以我现在的能力还无法和国家级别的暴力机构对抗。我要是动用能力把人家逼急眼了,直接几颗核弹甩过来我瞬移都来不及。”

    “谁说一定要在现代世界了。”戒指的话把许诺给说愣住了“时光海洋之可是拥有着无穷无尽的世界,你可以去那里尽情将心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都泄出来。至尊魔戒上面的黑暗影响自然就此消散。”

    “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