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4-2oob型号大型客机在满油状态下航程高达近一万千公里,这已经足够许诺从洛杉矶直飞自己的老家了。而他所订购的这架飞机是特殊改装过的,航程比标准型号还要远。

    这架按照许诺的要求被通体涂成天蓝色的私人飞机最下层是货舱,层是客房,上层则是休闲区。

    作为主卧的起居舱内配有装饰奢华的卧室,卫生间,健身房以及办公区。当然了,装满了琳琅满目各式名酒的酒柜也必不可少。飞机上所有的家具都是由那些著名的手工家具制作公司打造而成。

    整架飞机上拥有接近四百平的使用面积,各种各样的舱室被设计的非常全面。

    专门开辟的随员舱内甚至还有厨房。这是为那些级富豪的保镖们所准备的地方,毕竟身为一名级富豪,出门不带着数十上百的保镖都不好意思和别人打招呼。只是,许诺有了级富豪的身家却没有带着这么多保镖的念头,随员舱基本上都是空着。

    “这里好漂亮。”来到位于飞机段的主卧舱室内,看着那宽大的席梦思床,标准的真皮沙组合,高级手工地毯,电动窗帘等等奢华的布置,几个原本心思各异的女人全都将注意力放在了漂亮的机舱内,再也顾不上争风吃醋的事情。

    “这里还有浴室?!”一脸兴奋的郑秀晶拉开了浴室的舱门,看着眼前拥有全套淋浴设备,甚至还拥有一处可以泡澡的浴缸。面积甚至比她们宿舍卧室还要大的浴室之后当即忍不住的大声喊了出来。

    国家太小,物资太过贫瘠。造成的结果就是生活质量的下降。哪怕是她们几个收入不菲也对这架飞机上的奢华布置震惊不已。

    “自己参观吧。”许诺走到主卧那张大的席梦思床上坐下,拍了拍身旁的床垫,面上带着古怪的笑意“这里很大,想去哪里看就自己去。一个小时之后我们起飞离开。有人想要留下来陪我吗?”

    看着那张奢华的大床,看着一脸古怪笑意的许诺。几个女人纷纷甩给他白眼离开。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有人想要陪他也绝对不敢说出来。女人的面皮在其她人面前都是很薄。当然了,单独相处的时候就要另说。

    这架飞机装饰完毕之后的确是非常好。足以容纳数十人的私人电影院到器械齐全的健身房,甚至还有一间专门的医疗室。当然了,这里所有的服务人员都是需要许诺自己招聘。波音公司提供了飞行机组的服务,不过并不包括私人医生,健身教练这些。

    这架飞机在改装完成之后设计可以容纳十名客人以及十名乘务人员。当然了,所有乘务人员的薪水都需要许诺自己支付,而且价格不菲。

    如此奢华的装饰以及宽大的飞机自然价格不菲。飞机价格加上内部改装装饰的费用全部加起来已经过了四亿美金。这些都是一次性支付的价格。

    至于之后的保险,维护保养,人员薪资,油料消耗,租用停机坪甚至是开设航线都需要大笔的金钱支出。

    富豪们的玩具越是昂贵奢华,其需要花费的资源也就越大。尤其是私人飞机与私人游艇,那种花费简直就是天数字。换做是之前的许诺,私人飞机这种东西也就是在上网的时候自己意淫一番而已。他甚至都不知道其内部究竟是什么个样子。

    女人们离开之后,许诺闭上眼睛倒在床上闭目养神。女人们身上的香水味刺激到他,让他内心之的黑暗面在不断膨胀。许诺只好将女人全都赶走,不然的话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心底总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轻声诉说,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你的意志力好像没有我想象之那么强大。”戒指的声音在许诺的脑海之响起“我原本以为你可以抵抗黑暗力量的侵袭,不过现在看起来你好像有些危险啊。”

    许诺没有回话,双手枕在脑后一动不动。只有眼皮上的睫毛微微跳动了下。

    “都已经过去这么长的时间了,你还没有适应吗?”戒指的声音继续响起“你在各处任务世界之也杀过不少的人把?怎么这次变得高尚了?你可要想清楚,如果你无法压制黑暗力量的侵袭,很有可能会被其腐化。到时候会生什么事情可就难说了。”

    “我再考虑考虑。”许诺闭着眼睛低声开口“现在还有时间。”

    戒指沉默了,而许诺也闭上了眼睛一言不。直到飞机离开西雅图飞往洛杉矶。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女人们都在忙着各自的工作,几乎都没有来庄园的时间。而许诺则是在努力抵抗被魔戒力量刺激到的内心阴暗面。那些被他的理智压制了许多年,想要彻底放纵宣泄的想法正在不断膨胀。

    “你现在已经这么有钱了,而且还拥有着常人难以匹敌的能力,为什么还要压抑自己呢?想做什么就去做好了。”这就是最近这段时间不断在他脑海之盘旋的念头。

    ‘铃铃铃~~~’身上围着浴巾的许诺从浴室走出来,拿起手机一看却是自己母亲的电话,不由的心一愣。虽然一直都会给家里报平安电话,不过自己母亲主动打过来却很少见,一般这种情况下都是有事情生。

    “妈,怎么了?家里有事?”相比于国外,华夏的治安情况还是很让人放心的。许诺接起电话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家里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家里没事。”许诺妈妈很快就说明了事情“你的那个高同学,就是以前来过家里吃饭的那个小胖子方卓找不到你的电话就找到我这里来了,说是你们那些初同学们下个星期要弄聚会,问你去不去。”

    “初同学?”许诺真的是有些惊讶了。他都大学毕业一段时间了,突然提起初同学都有些想不起来样子了。

    “好,我知道了。有时间的话我会回去的。正好回家看看。”许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妈妈打断“你回不回家的我不在乎,但是你一定要把我的儿媳妇带回来!没有的话就别想进家门!”

    “喂,喂?喂?!”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许诺无奈苦笑。儿媳妇可是一个麻烦的事情。不是没有,而是太多。

    上次回家的时候有杰西卡陪同,这次回去也带着她并没有什么问题。工作什么的安排卡希尔去处理就好。可是,这次的情况有些不同。

    如果带了杰西卡回去,那金泰妍她们会怎么想?原本所有的矛盾都只是潜伏在了水下暗流涌动的后院必然再次起火。

    至于同学会,那些久远的记忆逐渐在脑海之浮起。最终还是化为一声长叹。那段青葱岁月哪怕是过去多年却也依旧深深的印刻在了脑海之。

    天下无敌的楚霸王项羽曾经说过,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简单来说就是,富贵不归乡,犹如锦衣夜行。

    这句话虽然说的很没有枭雄那种成大事的气概,但是却深深的刻画出了普通人内心最为真实的一面。自己的日子过的好了,就想要让熟悉的人都看到艳羡用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当然了,哪怕是过的不好也要藏着掖着。无他,国人好面子。

    “那就去吧。”许诺摇了摇头,拿起手机开始交代事情。

    两天之后,先行一步的詹姆斯打来电话,表示那边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从洛杉矶直飞许诺家乡的航线以及停机坪都已经申请完毕,随时可以前往。

    不愿意锦衣夜行的许诺自然是要坐自己的私人飞机去的。虽然会引起一些麻烦,不过许诺现在却并不在乎。

    在至尊魔戒力量不断的侵袭下,许诺的性格正在潜移默化之下逐渐改变。他开始逐渐更加相信自己拥有的力量,认为力量足够的情况之下足以应对一切。

    魔戒的力量的确是强悍的,尤其是其腐蚀内心的强大力量更是如此。之前有着戒指的压制,这些力量并不算什么。只是许诺选择获得魔戒力量之后,与魔戒上力量共生的黑暗气息自然而然的就跟随着力量侵入许诺的身体之。

    魔戒上的力量和黑暗气息是相辅相成的,甚至可以说是同一种本源能量。得到力量就必然会连着黑暗气息一同得到。这也是魔戒被所有人所畏惧而又贪婪的根本原因所在。

    这同样也是为什么戒指在从魔戒上剥离强大力量的同时为什么会连着黑暗气息一同带下来的原因。

    许诺选择了接受力量也就是同意接受黑暗气息。至于许诺会不会被黑暗气息完全侵袭,戒指并不在意。因为它早就为许诺准备好了应对的方式。毕竟戒指还是需要许诺去为它收集至关重要的能量。

    别看之前戒指一直威胁许诺,说是如果不想做随时可以换人。实际上如果真的是这么简单那戒指早就已经找到人不停的压榨他们去为自己收集能量。

    戒指在与许诺签订契约之后根本就无法重新换人。就算是许诺死掉了,戒指想要重新和其他人签订契约所要耗费的能量之大远比许诺在多个任务世界之所收集到的能量更多。

    随着时间的推移,戒指是越来越无法放弃许诺。

    第二天下午,许诺那架奢华的私人飞机从洛杉矶机场呼啸着冲向蓝天,向着东方那片古老的土地飞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