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诺皱眉,上前一步站在了郑秀晶的身前。那声惨叫并不是人类的声音,而是猫的叫声。经常在各种拥有稀奇古怪生物的世界之出没的许诺本能的就要排除危险。

    “要不过去看看吧?”郑秀晶躲在许诺的肩后,有些紧张的出声询问。

    此时天色已晚,四周都已经都已经暗淡下来。唯有一旁的路灯还在散着白炽的光芒。

    夹杂着凄厉的猫咪惨叫,几声属于人类的大笑传来。在这处面积巨大,相互之间距离宽广的别墅区内显得很是渗人。

    许诺想了想,大致已经了解到了是什么事情。抿了抿嘴角转身带着郑秀晶快步向着家里走去。

    “怎么了?”郑秀晶一脸的不解之色“不过去看看吗?要不报警吧?”

    “别担心,我来处理。”许诺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容满面的回到家。

    “在客厅看会电视,我等下就回来。”许诺甚至都没有拖鞋,向郑秀晶点了点头之后转身离开。而郑秀晶似乎已经明白了些什么,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许诺的度极快,抬头看了眼明亮的路灯之后快前线,直接翻越过绿化隔离带,向着位于别墅区央的公园跑去。以他的度来说,足以碾压世界短跑冠军。这还是没有全力以赴的情况下。

    别墅区部的小型公园内,在四周几处路灯的映照下,几个妆扮时尚的年青男女正围在几只被遗弃的小猫生怕肆意施虐。许诺人还没有靠近,一股刺鼻的酒精混杂着烟草的古怪味道就已经扑鼻而来。

    这几个年轻男女都是这里的住户,看他们身上那些名贵服饰就知道都是富家子弟。毕竟能够住在这里的基本上都有钱人。

    “叫的真好听。”一个涂着烟熏妆,穿着深色皮衣短裙,蹬着一双水晶高跟鞋的漂亮女人单手拎着一只不断挣扎的小猫放在眼前。用力的吸了口女士香烟将浓烟喷吐在了小猫的脸上“接着叫啊!”

    许诺的嗅觉极佳,他早已经在酒精与烟草混杂的气味之闻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目光偏转,几个男女的脚畔已经有两只倒在了血泊之的幼小猫咪。此时那弱小的身躯甚至还在一颤一颤的抽搐着。

    “真没意思。”这几个青年男女是在这里等人,他们要汇合其他人之后前往酒吧去消遣。对于这些有钱的富二代们来说,这几乎就是他们唯一的消遣。

    毕竟出国的话各种限制太大,除非是有钱到了一定的程度,否则的话老外才不会去管你在国内有多么威风。而在国内的话,他们唯一能去的地方也就只有酒吧了。

    这几个人等人等的无聊,又恰好现了一旁的纸箱内有几只被人遗弃的小猫。无聊之下当即就开始折磨这些弱小的生命用来取乐。

    这并非是生性残暴,而是长期优越的生活导致对生命的漠视。无论是幼猫还是人,都一样。毕竟在他们的生活之,钱和权势足以摆平一切麻烦。

    烟熏妆的女人晃了晃自己手的小猫,随即猛然力将小猫向着不远处的一根路灯仍了过去。如果这一下撞的严实了,这只小猫必然是骨断筋裂而死的下场。

    就在几人没心没肺放声嘲笑的看着那只被仍向了灯柱,胡乱挥舞着爪子试图抓住些什么的小猫在即将撞上灯柱的时候突然间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抱住。

    “什么人?”因为灯光在身后,看不清楚那个高大身影的面貌,只能看到那只猫咪被其抱在坏一动不动的缩着脑袋。

    相比起进入城市之后已经开始大幅度退化的人类,像是猫狗这种生物却或多或少的依旧残存着一些远古祖先流传下来的本能。

    哪怕是这只刚刚出生的小猫也能够感受到许诺身上所散出来的危险气息,被那股气势吓的根本就不敢出声。

    而对面的那些年轻人,很明显就没有这种能力。

    “什么玩意?”一个身材消瘦,手腕上戴着一只价格昂贵百达翡翠手表的年轻人看上去像是领头的,用力的吸了口香烟,弹掉烟蒂。抬腿就将地上两只还在抽搐的幼猫踢飞。晃动着手腕上的手表看向许诺“找事吧?”

    年轻人在这个城市很有背景,对于这处别墅区非常了解。自认为这里没有什么他惹不起的人。看到许诺那笔挺的身影,当即就有些妒忌。他因为长期沉迷于酒色之,身材方面可是很差劲的。

    一个拥有一头黑长直秀,****修长,容貌极为靓丽清纯的女人宛如小鸟依人一般上前抱住百达翡翠的胳膊。用自己饱满的****挤压着男人的手臂,漂亮的大眼睛看向不远处一言不的许诺轻声嘲笑“不会是个哑巴吧?”

    几个青年男女都在打量着许诺。他们也不傻,像是小说之那种一言不合就直接拳脚相加抽刀子的事情很少会亲自去做。毕竟他们更加喜欢用钱和权势去对付人。

    让这几个青年男女没有想到的是,刚刚他们已经在鬼门关之前走了一遍。

    许诺在接住被扔向灯柱幼猫的时候内心之满是怒火,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汹涌的负面情绪让他几乎忍不住的想要肆意杀人。这是魔戒上的黑暗气息借助着许诺的怒火猛然爆出来,好在许诺的理智很快就将其压制下去。

    重新恢复过来的许诺抬手摸了摸怀幼猫的后背毛,手掌依旧能够感受到幼猫的颤栗。抬起头看向眼前的几个青年男女,双目之忽然之间闪过一抹血红色的光芒。

    许诺并非是什么爱猫人士,他在任务世界和现代世界之遇见过的悲惨事情多不胜数。如果每一件惨事都要去管的话,他就算是人也已经累趴下了。

    只是,如果事情正巧被他撞上了的话,那他并不介意去伸张一下正义。因为在遇到戒指之前,这也是他希望看到的事情。

    虽然说起来可能会让人感觉到好笑,可是作为普通人的时候,许诺也是曾经有过祈祷如果有一天自己遭遇不幸的时候会有人为自己伸张正义。

    当此时许诺拥有足够力量的时候,他并不介意为自己遇上的悲惨事情出头。哪怕只是一群弱小的幼猫。

    “还真是哑巴?”百达翡翠冷哼一声,抬手揽着身旁的漂亮女人准备带人离开。他们可没有时间去和普通人浪费。

    “我让你们走了吗?”许诺的声音平静,可是那股冷意还是无法抑制的散出来。

    毕竟只是猫,许诺倒是没有打算要他们的命,只是想要给他们留下个教训,让他们懂得尊重生命而已。

    只是,因为有钱向来横行惯了的几个小年轻却被气到了。他们平日里到那都是被人奉承着,入目所见全都是笑颜,敢这么和他们说话的外人还真是没有见过。

    “小子,活腻歪了吧。”身为有钱的富二代,身边自然是有着敢脏活的人。一个浑身肌肉凸起,身高甚至接近一米九,留着大光头,脸上直接写着我是流氓的壮汉捏着手指就向许诺走了过来。

    这个光头是百达翡翠的保镖,练过散打,街头斗殴经验丰富。因为多次伤人被关进监狱,在狱也是一霸,坏事没少干过。后来被百达翡翠用钱招募成为心腹保镖,专门为他做一些脏活。

    “李少,怎么处理?”站在许诺的身前,一身肌肉的光头居高临下的看着许诺,上下打量一番之后冷笑着转头看向身后不远处那个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百达翡翠。

    “打断只手好了。”那个李少探手在身旁容貌靓丽,带着一抹清纯气息的女人胸前揉捏“真是扫兴,仍五千块钱给他去看医生。”

    “李少真是好人呐~~~”一旁的男女们纷纷奉承。

    “好嘞。”满脸狞笑的光头刚刚转过头来,就看到一只硕大的拳头迎面飞来。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是什么东西,整个人就被砸飞了出去。

    之前那个李少和光头说话的时候,许诺心原本被压抑着的怒火腾的就宛如喷泉一般汹涌而出。在任务世界之别说是普通人了,就算是异形女皇那种存在都不敢如此瞧不起自己!

    哪怕是在刻意低调的现代世界之,拥有巨额财富,同时身负能力的许诺也向来都是被人追捧的存在。何时受过如此的羞辱?

    记忆之,只有在学生时代以及刚刚进入工作的那会才有过类似的羞辱。只是在遇上了戒指之后,彻底改变自己命运的许诺早已经将自己放在高位上面。哪怕是可以低调心也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心态。

    要知道许诺可不是喜欢插几根羽毛装作天使的人。他手上染过的鲜血都快赶上小河了。被人激起了怒火,原本就强压着的怒火顿时汹涌而出,魔戒力量带来的黑暗气息当即乘机侵袭而入。

    “嘭!”做过许多脏活的光头男直接被许诺一拳砸飞。鲜血从口鼻之间汹涌而出,几颗牙齿染着鲜血在半空之飞舞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许诺这一拳真正的伤害在于内部,对于力量控制已经极为熟练的许诺直接就将力道透入了光头男的脑袋里面,这一下之后估计脑神经都被破坏,如果侥幸不死的话必然会成为一个歪嘴淌口水的白痴。

    既然动了手了,许诺自然不会再有丝毫的顾虑。身形闪电般前冲,先就直扑戴着百达翡翠的李少。根本没有丝毫的废话,直接一脚踹出狠狠踢在了他的小腿迎面骨上。

    让人牙疼的骨裂声,李少的小腿骨直接九十度的倒弯过去。而他整个人也因为极度的疼痛直接翻着白眼倒在了地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