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一旁的长少女满脸惊慌的看着双目之不断闪现血雾的许诺,颤抖着修长白皙的双腿试图转身逃跑。可是许诺根本就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念头,直接一拳就砸在了她的肩膀上。

    伴随着骨裂声响,长少女直接被许诺打飞出去。

    此时烟熏妆的女人也想要逃跑,可惜还没有迈出两步就看到一个怀抱着一只黑白相间幼猫的身影瞬间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被吓的心脏几乎就要停止跳动的烟熏妆颤抖着声音高喊“我爸爸是”

    “嘭!”烟熏妆虽然浓妆艳抹,不过其身材姿色还是不错的。平日里也没少吸引男人们的目光。只可惜此时在许诺的面前却没有丝毫的作用。许诺硕大的拳头直接就砸在了她白皙的脸颊上,力道之大不但打飞了大把的牙齿甚至就连其嘴角都被撕裂。

    许诺的身形极快,再次一个闪身就来到了最后一个青年男人的身前。

    此时已经被吓的魂飞魄散的最后一个男青年整个身子都在打摆子不断后退“我爸是”

    许诺猛然伸出手抓住他那染成红色的头,跟着膝盖就撞在了他的肚皮上。男青年疼的猛然弯腰,张嘴就吐出了淡绿色的胃液。

    没等他从剧痛回过神来,随即就看到一个膝盖在视野急拉近。带出的劲风几乎将他的头都吹起。

    “砰!”许诺的膝盖直接撞在了红的脸上,鼻子好似水管一样喷洒着鲜血,满嘴的碎牙摔满了一地。

    没有晕过去的红颤抖着手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面掏出苹果手机试图叫人。不过没等他拨出电话,许诺的大脚就已经踩了过来。

    ‘咔~’手骨被踩断的红张嘴就要痛苦嘶吼,可惜一张大脚随即踩在了他的脸上,力之下险些直接将红的脑袋踩爆!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全家!”之前那位晕过去的李少已经在剧痛的刺激之下重新清醒过来。从未经历过这种惨痛遭遇的富家公子看到自己的惨状之后怒火烧的看向许诺怒吼“我要杀了你全家!知道我爸爸是谁”

    “砰!”李少的怒吼还没有说完就像是被掐住脖子的公鸡一样瞬间失去了声音。眼眶都被睁裂的死死看着许诺的大脚。

    他看到不远处原本被许诺踩在脚下的红男整个脑袋都被许诺给直接踩爆了!红白相间的液体呈扇形铺洒在了青灰色的地板上显的异常狰狞血腥!

    杀人了!

    之前许诺虽然下手很重,可是依旧保留着分寸。他只是想要教训这几个混蛋,还没有到直接杀人的地步。不是害怕杀人,而是不喜欢麻烦。

    只是,刚刚那个什么李少怒急之下的诅咒却直接挠到了许诺的逆鳞。

    家人和女人就是许诺的逆鳞。为了自己的家人许诺去单挑全世界都行,更别说是几个小混蛋了。再加上正处在极度暴虐之的情绪被黑暗力量所影响,怒火攻心之下不再注意控制力度的许诺就像是踩碎了一个鸡蛋一样直接将脚下的红毛爆头。

    “草。”许诺吐了口唾沫。

    既然死人了,那意义就完全不同。之前只是想着教训,那现在就只能是灭口了。

    在这么多的任务世界之杀伐不断的许诺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既然事情已经是这样了,那就索性直接杀光好了。

    许诺身边的空气开始出现波动,随即整个人消失不见。没等李少反应过来,许诺就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许诺双目之突然浮现出一枚金色戒指的图案,满脸震惊的李少还没有来得及说出些什么话,许诺就已经反手从存储空间里面取出来一把极端武力的直刀。冰冷的刀芒直接划过李少的喉咙,鲜血****而出!

    面色冰冷的许诺毫不留情的收割着性命,直到所有人都没有了呼吸之后挥手就将混乱的现场全都收入存储空间之。就连那两只惨死的幼猫也没有忘记。

    随着许诺的身影消失在了空气之,这处公园内只剩下了一个破旧的纸箱与弥漫在空气之那几乎犹如实质一般的血腥味道!

    许诺在驾车通过高公路回家的时候在路旁记下了几处坐标点,单纯就是有备无患而已。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幽暗的夜幕之,许诺来到一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公路旁稀疏的小树林。一拳砸在地上之后就砸出了一处大坑。随即就将存储空间里面的那几具尸体仍了进去。再挥手将大坑填埋起来。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戒指的声音在许诺的脑海之响起“我劝你还是找个任务世界将心底的黑暗气息全都宣泄出来好了。要不然的话我估计你以后会人格分裂。”

    “嗯。”许诺没有再继续矫情,看了眼依旧躲在自己怀的小猫,低声回应“你帮我找一个合适我宣泄怒火的世界。我的确是不想滥杀无辜。”

    “没问题。”戒指很爽快的应了下来“我会尽快为你找到一个合适的世界的。”

    许诺这次回来名义上是为了参加同学会,可实际上却是为了陪伴自己的父母。毕竟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和家人在一起。至于在公园里的事情,纯粹就是一个意外。

    正常情况下许诺是不会如此直接下重手的,因为没有到那种程度。可是因为从魔戒上面获得了力量导致黑暗气息的侵袭,许诺的怒火被无限制的放大,这才导致他没能收住力量造成误伤。

    不过既然杀了一个,那就没有必要留下其他人。在生死之间来回多次的许诺也毫不在意的就将其他人全都灭口。他一开始不愿意直接下死手只是因为不愿意麻烦而已。

    “咦?这是什么?”回家之后,正坐在沙上和许诺母亲聊天的郑秀晶一下子就蹦了起来跑到许诺身边,看见许诺怀正用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警惕打量着四周环境的小猫之后顿时惊讶的喊了出来。

    “路上遇到的流浪猫,看它可怜就直接带回来了。”许诺换好鞋子回应。

    “给我吧。”一脸开心的许诺母亲上前接过小猫“这要好好洗洗,还要去打预防针。你快去洗手换衣服。”

    这只原本命运悲惨,不过却意外的遇上许诺从而改变命运的小猫就此留了下来。许诺对它倒是不太关注,养着好了。

    至于那几个被许诺撞上的倒霉蛋,那是真的有够倒霉。哪怕遇上的平日里的许诺也不至于送掉性命,可惜的是被黑暗力量侵袭的许诺正巧处在暴怒之,再被那个蠢货的威胁一刺激,也算是无妄之灾。

    第二天,阳光明媚。睡了个懒觉的许诺吃过饭之后就带着郑秀晶外出去四周游览,虽然不是旅游景点,但是这里的环境还是可以。

    至于郑秀晶,虽然一路上都在不停的抱怨着许诺,只是看她嘴角含笑就知道这种抱怨更多是一种心满意足之后的情绪表达。至于原因,那是因为昨天晚上许诺直接就把她拉入自己的房间休息。

    女人的脸皮总是要比男人薄一些。不过当第二天许诺母亲完全用一种看儿媳妇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郑秀晶还是忍不住的心得意。

    许诺家乡附近有座山。说是山有些夸张,更像是一处比较高的丘陵。毕竟这一带真心是没有什么高大的山脉可言。在华夏这里,有山的地方几乎必然会有庙有观。

    这座山上也不例外。山上有一座据说是明朝时候修建的寺庙,在这边经济上去之后这里的香火很是鼎盛。

    不愿意去城内的许诺将车子停在山下的停车场之后,就拉起戴上墨镜的郑秀晶一步一步的沿着上山石阶开始爬山。

    郑秀晶的名气不小,不过这里是华夏,认识她的人并不多,而且多以年轻人为主。能够来这里爬上进庙的基本上都是老年人,而且今天也不是休息日,自然没有人认出来许诺身旁跟着的是个小明星,还是外国的。

    山不高,石阶也不算长。慢慢悠悠晃荡着享受难得二人世界的两人走了十多分钟之后也就来到了寺庙门前。

    庙宇虽然不大,可是场面却一点都不小。山门前的门脸是红漆大门,面积极大。鲜红的就像是涂抹了鲜血一样刺眼。

    两边立着花岗岩雕刻的怒目佛像,眉宇清晰,栩栩如生,安静的守在山门之外。宽大的匾额上用金漆写着‘金光寺’个硕大的繁体字。里里外外都是一股子暴户的气势,就是没有一丝庙宇应有的清雅宁静。

    许诺咧起嘴角微微摇头,转身看向一旁一脸兴奋的郑秀晶“对了,昨天晚上我有没有打呼?”

    许诺睡觉的时候是不打呼的。因为他的身体素质好,不会出现打呼这种事情。只是在被黑暗气息侵袭之后,许诺很想自己知道是否有所改变。

    “没有。”郑秀晶面色一红,不知道想起了些什么,悄然捏了下许诺的手掌。

    “那就好。”许诺松了口气,拉起郑秀晶的手就向着山门走去。

    “两位施主。”还没进山门呢,一个肥头大耳,油光满面,头山居然还留着短的僧人就拦在了两人身前。双手合十行礼之后就开口要钱“佛渡有缘人,还请施主多多行善。”

    许诺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一旁就有另外一位同样走路肚子都晃荡的僧人抱着箱子上前。

    看了眼箱子之后,许诺算是明白了。这他nnd是要买票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