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执行公务。”一名警官来到许诺的法拉利旁边向许诺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放下车窗,许诺笑着点头。

    “请问你最近有在附近见过这几个人吗?”带着手套的警官将几张照片递了过来。

    许诺接过来一看,心顿时了然。是那几个被他干掉的虐猫男女。没想到警察们的动作这么快,现在就已经开始四处找人。

    实际上不是警察们的动作快,毕竟失踪还没有到四十八个小时。行动快的是那几个男女们的家人。

    往日里这些人就算是出去鬼混到彻夜不归也不至于到第二天的晚上还没有任何消息。这几个人基本上都富贵之家出来,相互之间也大都认识。只要有一个主动寻找那很快就会现几个人全都没有了消息。

    几个人同时没有了消息,他们的家人顿时就感觉到出事了。

    平日里经常去的地方,熟悉的狐朋狗友们全都联系过之后依旧是没有任何现。家人们随即报警。因为大都出身富贵之家,警察们不敢怠慢当即全面出动紧急搜寻。

    先是检查各种交通设施监控确认没有离开城市,甚至还要和周边地区联系核实。之后就是检查市内各地酒吧宾馆等等场所也依旧没有丝毫的现。检查几人的电话通讯也是昨天晚上之后就再也没有接通过。而信号最后的活动范围就是在这片别墅小区。

    再之后就寻找熟悉的人进行询问。

    从几个原本约定好要在这处小区公园里汇合然后一同出去玩的人嘴里得知,那几个失踪的男女之前就是在这处小区内等着他们。可是等他们过来的时候却一个人都没有。

    检查了小区的监控视频,能够现几个失踪人员的确是进入了这处小区,可是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的痕迹。几个大活人就好像凭空失踪被外星人抓走了一样。

    这处高档的别墅小区内居住的都是富贵之家。虽然失踪男女的家人给予了很大的压力,可是想要搜查这里还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只好进行守株待兔的方式,一边仔细检查翻看监控录像,一边在所有的出入口进行询问。

    “不好意思,我没有见过这些人。”许诺面色平静,看了眼手的照片之后就递还了回去。

    “这位先生,我们需要检查你的车子。”警察悄悄看了眼副驾位置上带着墨镜的郑秀晶。

    “没问题。”许诺无所谓的摊了摊手。反正最终的结果也是什么都别想找到。他的车子上什么都没有。

    驱车离开别墅小区之后,许诺很快就将这件事情抛诸脑后。

    所谓的同学聚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早已经变质。大多数时候都变成了混的不错的人在自己同学们面前寻找优越感的一种方式。

    就像是这次召集初同学聚会的那位班长,在当年可是和许诺一同考去了北都,只是许诺进入一所二流院校,而那位成绩优秀的班长进入了大名鼎鼎的顶级学府。从那之后两人之间就再也没有了联系。他之所以要召集这次聚会,不过是为了衣锦还乡而已。

    许诺从未想过自己还会有再次见到那位生性骄傲,自诩为精英的班长。

    “你是许诺?!”停好车子来到城内最好的酒店醉风楼。这里是整个城区最好的饭店,来上一桌少说也要好几千大洋。工薪阶层基本上是不会来这里消费。当许诺进入大厅之后,一位衬衫西服,领带皮鞋,手腕上戴着一支昂贵男士手表的青年精英出声喊住了许诺“真的是你?”

    这个风度翩翩的精英男士就是许诺初时期的班长,后来两人一同上的同一所高也是高同学,只是不同班。再后来一同考上了北都的不同大学。关系在初同学之算是比较接近的。

    只是,这位班长却是一个心性高傲的人物,许诺因为没有考入顶尖大学而很快就被这位班长疏远了联系。一晃眼数年过去,没想到两人此刻再次相遇。

    “陈峰,好久不见。”许诺笑了笑,向着眼前这位老同学伸出了手。

    “这位是?”一直都是扬着下巴的陈峰有些意外的看向许诺身旁的郑秀晶,虽然戴着墨镜也能够看的出来这是一位顶级美人。很是惊讶在他眼不过平常的许诺身边居然会有如此美女。

    “女朋友。”许诺不动声色的拉着郑秀晶的手,并没有为其介绍的念头。

    “大家都到了,就等你了。”陈峰的城府很深,目光之的惊讶之色一闪即逝。不动声色的转身带着许诺向着包厢走去。

    郑秀晶悄然吐了吐舌头,她以为是自己化妆时间太长才导致许诺晚来。丝毫不清楚事情根本不是她想的那样。

    包厢很大,两个大型圆桌四周坐着数十名初同学和他们的家人或是男女朋友正在热闹喧嚣。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上到大学毕业,结婚很早的人很多。

    看到许诺进来之后,众多的同学们纷纷招呼谈笑。真正离开这座城市前往外地,尤其是去了北都的同学很少。

    许诺同样是笑着与同学们招呼,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来开始闲谈起来。至于郑秀晶,感受着四周无数道饱含着各种意味的打量目光,安静的坐在许诺的身旁静静的看着身旁的许诺。

    今天晚上的郑秀晶是惊艳的,漂亮到包厢内原本沸腾的喧嚣声都不知不觉间降低了许多。

    虽然已经取下了墨镜,可是依旧没有人相信眼前的漂亮女人就是出现在电视上的外国明星。他们潜意识之就不会去这么想,这是人之常情。因为许诺的表现太过普通了。

    人到齐之后就开始举起酒杯高谈阔论,相互比拼着各自的生活。

    有混的好的,成了公务员或者是在国企工作,甚至是像陈峰一样自己做起生意的也有。当然了,也有混的不尽如人意的。只是在这种场合却不会有人说出来。哪怕混的不好也要拍着胸脯说自己过的很不错。

    对于许多的华夏人来说,活的就是一张脸。

    “许诺,最近在哪里财?”身为起人的陈峰坐在主位上,他身旁坐着的是一个面带傲意的漂亮女人,那是他的老婆。而许诺就坐在他的另外一边。

    因为在这些初同学之只有他们两个是去了北都上大学,心高气傲的陈峰很是看重这个。所以安排让许诺坐在自己的身旁。

    “做点生意。”许诺放下筷子笑了笑,并没有深谈的意思。

    他来这里只是单纯的过来而已,并非真的是为了与那些同学们相聚。每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许诺并没有干涉他人的生活以及被其他人干扰的念头。无论过的好不好,那都是各人自己的事情。

    在北都打拼多年的陈峰深知为人处事之道,这也是想要留在北都必然的一种适应。做不到的人基本上都已经被淘汰回老家了。

    陈峰毕业之后成功的娶了上学时候追求的当地姑娘,也就是他现在的老婆。因为有当地户口,只需要很少的分数就可以轻松进入顶级学府,再加上家富裕以及身为北都人的骄傲使得陈峰老婆架子摆的很大。

    毕竟在她的眼,除了北都之外的地方都是乡下。这次跟着陈峰来他老家也是他给面子。

    没错,陈峰做生意就是依靠着自己老丈人家的钱和力量,要不然的话想要在北都立足可不容易。

    虽然看起来有些眼熟,可是陈峰老婆说什么也不相信坐在许诺身旁的就是外国明星。而且身为女人对于有比自己漂亮,气质完美,更加吸引所有人目光的同性在一张桌子上非常不满。已经几次暗示陈峰挑开话题,好来秀一秀自己身为北都人的优越感。

    对于很多女人来说,自己有钱能够过上好日子就是能比那些穷人们有优越感。至于钱和好日子怎么来的根本就毫不在意。

    经历过太多事情的许诺眼光多尖锐,早看出来了。对于这种不自量力的事情他只是一笑了之,总不能真的去和穷人们比富吧?

    酒过巡之后,许诺抬手拍了拍郑秀晶的肩膀,示意她去洗手间。准备等到回来之后就告辞离开。

    毕竟现在面也见了,酒也喝了。曾经的同窗之谊也算是聊过了。也是可以离开的时候。他现在很想就此回家睡觉休息,然后明天登上自己的私人飞机返回洛杉矶的庄园。

    只是,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你不愿意多事的时候事情总是会主动来找你。

    在酒楼奢华的洗手间外,许诺翻动着手机与远在洛杉矶的女人们送短信。尤其是不断的撩拨着喜好睡懒觉的杰西卡,让她着急上火。

    刚刚从洗手间出来的郑秀晶正在水池那里洗手。然后,两个浑身酒气,满脸通红,膀大腰圆的壮汉就晃悠着向着许诺撞了过去。

    “小子,找事啊!”许诺当然不会被他们撞上,单手就将大汉推在一旁动弹不得。这两个家伙明显没有能够看清楚形势,当即就面红耳赤的对着许诺咆哮起来。

    在这处走廊的尽头,几个猥琐身影的目光正在贪婪的打量着洗手的郑秀晶。

    这里面有熟人,白天的时候在金光寺内遇见的那个知客僧。

    此时这位大腹便便,脑满肠肥的知客僧已经换上一身西装,面上红通通的看上去已经喝了不少马尿下肚。他晚上是在这里宴请一些专管事务的大人物们吃饭。没想到上厕所的时候却现了白天的时候让他念念不忘的女人身影。

    喝了很多酒的大脑已经失去了正常的判断力,当即就让自己的小弟上前挑事,准备先把许诺放倒再说。

    放倒了男人,那女人还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至于会不会出现什么麻烦,今天晚上他宴请的客人可不是小角色。等下如果真的得手的话让客人先尝甜头那自然就有人帮他摆平麻烦。

    对于知客僧来说,至少在这个城市之他还能做到许多事情的。谁让那个男人没有能力保护原本就是稀缺资源的美人呢?没本事就是活该!

    只是,知客僧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在撩拨一头怎样的怪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