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向许诺的两个家伙是当地出名的无赖子,各种各样的坏事可没少干过。一开始的时候经常被抓,不过后来被人指点专门去为那些富贵人士做脏活,日子顿时就好过起来。

    这两个无赖子是受了人的指使来挑事,被许诺挡住之后当即破口大骂开始飙。

    许诺目光凌厉,手臂一甩就将两个无赖子推了出去。蹬蹬蹬的接连后退重重的摔在洗手间的门口。这是许诺顾虑着这里是公共场所,这才没有下杀手。如果换个地方,以此时许诺被黑暗气息侵袭的性格来说,早就干掉两个家伙了。

    “怎么了?”一旁的郑秀晶匆匆忙忙跑了过来一脸惊讶的看着摔在地上哼哼唧唧的两个人,有些不安的询问。

    “没事。”许诺目光之闪过一抹红雾,随即消散不见“喝多了而已。”

    许诺揽着郑秀晶回到了同学会的包间内。坐下之后与上前寒暄的同学们不断说笑,准备着等下找个时间就告辞离开。接触的事务面不同,与这些同学们之间自然也就有了生疏。

    “砰!”就在许诺准备起身找个理由告辞离开的时候,这处包厢的房门却被人一脚踹开了。

    原本喧嚣热闹的包厢内顿时瞬间安静了下来,数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了门口。

    一群五大粗,留着光头或是平头,穿着黑色紧身背心,脖子上面戴着不知真假粗大金项链的壮汉走了进来。

    打头的是一个满脸横肉,肤色黝暗,不用化妆就可以直接出演电视剧反面角色的壮汉。一双角眼在房间内扫视一番之后贪婪的在郑秀晶的身上流连,随即恶狠狠的盯在了许诺的身上。

    “小子!你刚刚打了我们的人,你说事情怎么办吧。”角眼捋了捋自己的袖子,将狰狞的纹身露出来,面相凶恶的瞪着许诺。他是收了钱来办事的,不过也不是傻瓜,知道找个由头来挑事。

    这些都是知客僧找来办事的,只要给钱什么都敢干。

    这处包厢内很大,数十个同学聚集在这里气势也很足。只可惜此时此刻所有人全都默然无语,目光看向许诺。那些目光之有同情,有怜悯甚至还有暗喜和幸灾乐祸。就是没有任何一个愿意帮忙的。

    这个时代人情冷漠,哪怕是曾经的同学们也没有人会傻乎乎的出头。就连那几个混成了公务员,之前还面红耳赤拍着胸脯保证同学们谁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他们的同学此时都放下了酒杯默默的待着,就当自己之前说的话全都是放屁。

    至于聚会起人的班长陈峰以及他那个北都的老婆更是人精,遇上这种突事件自然不可能在事情不明之前主动出头。

    感受到了数十个人沉默带来的威风和压抑气息,角眼更加张狂起来。恶狠狠的瞪着许诺,用力的捏着自己的拳头咔咔作响“小子,你打伤了我们的人,也别多说废话了。要么拿二十万出来了事,要么打折条胳膊赔礼。别说咱们不讲理!”

    与那些沉默不语,甚至恨不得立刻撇清关系的同学们不同。坐在许诺身旁的郑秀晶可是知道许诺拥有亿万身家的。所以她此时很不能理解现在的事情,难道真的有人敢找亿万富翁的麻烦?这不是活腻歪了吗?

    角眼身边的混混们感受到了包厢内数十个人畏惧退缩的气息,顿时更加张狂起来。纷纷张开臭嘴向着许诺肆意谩骂。这些人就是这样,普通人畏惧退让的时候就会极大的刺激他们的阴暗心理。让他们变的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许诺从来没有想过扮猪吃老虎,因为他知道这种事情一旦扮演下去就真的有可能成了猪了。更别说他本人的性格也根本不会这么去做。

    就在几个混混肆意谩骂的时候一个酒杯带着呜鸣的破空声响狠狠的砸在了一个脸上带着一道刀疤,满脸狰狞之色的光头嘴巴上面。

    巨大的力道直接砸烂了光头的臭嘴,鲜血四溅之光头几颗牙齿也被砸松了。满嘴满脸都是鲜血的光头当即哀嚎着倒在了地上,满嘴鲜血的就连话都说不出来。

    混混们的气势顿时为之一泄。

    包厢内再次安静下来。人数众多的同学们看着倒在地上哀嚎的光头纷纷倒吸口凉气,这可是混混啊,真有人敢惹。看向许诺的目光也顿时更加复杂起来。

    而角眼身旁的其他小混混们很快就回过神来。一个个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咆哮着跳了起来,怒吼着试图向着许诺冲过去。甚至还有目光凶狠的小混混直接掏出了折叠刀。

    许诺的同学们纷纷后退,尤其是和许诺坐在同一桌上的大都急忙起身离开,深怕惹祸上身。毕竟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许诺也没有指责他们的意思。只是交情什么的也就不用再提了。都去做谁都会做的事情,那谁会去找你呢?

    有些让人意外的是,坐在许诺身边的陈峰和他老婆倒是没有动。陈峰老婆家里有些力量,对于这些小混混们并不在意。他老婆现在更想看到许诺身边的那个气质出众的漂亮女人倒霉,因此只是坐着看热闹。

    而陈峰则是没办法。毕竟他是聚会的起人,一旦生什么事情他却躲了。别人当面不会说些什么,可是背后被戳脊梁骨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而且此时他老婆都没躲了,他要是躲了以后就更加没有地位了。要知道这位班长从小就是争强好胜,死要面子的人。

    许诺有些意外的看了眼身边的班长,没想到他在这种时候倒是硬气了一把。并不知道陈峰此时都快要被气死了,好好的聚会被许诺这个惹事精给搅合了。

    就在陈峰准备亮出自己有钱人的身份来摆平事情的时候,几个冲动的准备向着许诺冲过去的混混却被角眼给拦住了。

    不是角眼突然转性想要做好人了,而是他知道这处城内最好的饭店并非是什么普通地方。能够在这个黄金地段开设这样一家日进斗金饭店,身后必然是有着强大的支持力量。身为一名混混,他可不敢在这里惹事砸了人家的生意给自己找麻烦。

    “小子够狠的。”角眼哪怕已经准备离开了也要显示下自己的强横。恶狠狠的瞪着许诺“这里是公共场所,咱什么也不说了。就看你今天还出不出去!”

    角眼带着一群骂骂咧咧的手下们离开了包厢,准备去外面埋伏许诺。只要他离开了酒店必然会被一群人围攻。

    “现在怎么办,报警吧?”

    “快点报警吧。”

    “你是怎么惹上他们的?”

    “好好的聚会都被搅合了。”

    “可真是会惹事。”

    “菜都没怎么吃了,真是浪费。”

    “”

    等到混混们离开之后,原本异常压抑的气息顿时为之一变。之前大气都不敢喘的同学们纷纷活了过来,叽叽喳喳的开始尽可能的表达自己的意念。试图为自己之前的沉默与退缩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当然了,此时所有人都明白事情并没有结束。那些混混们必然是在酒店外面等着人出去。这个时候虽然一个个又表现出自己毫不畏惧的模样,却压根就没有一个人敢于靠近许诺,更别说是陪着他一同离开。

    包厢内的喧嚣与热闹,更像是一场滑稽戏。人间百态,尽显于此。

    许诺没指望过这些几乎一辈子都是在这处小城市内待着的同学们能够帮助他什么。毕竟如果换做是他身为一个普通小市民遇上这种事情第一反应也是先躲开避免被牵连。如果他不是拥有了大量的财富,不是拥有了能力。这次必然是要倒霉的。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没有足够的能力就无法守护让人垂涎的财富。道德廉耻在很多时候都没有用处,唯有力量才是通行天下的王道。对于这一点,许诺早就已经深有体会。尤其是在此时被黑暗气息侵袭的情况下。

    “需要报警吗?”心暗自松了口气的陈峰依旧努力维持着自己的精英仪态“我家里认识些局子里的人。”

    “不用麻烦。”许诺笑了笑,摆手起身“我自己能解决。”

    身为一名级富豪和能力者,许诺相信自己在自卫的时候伤人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他那庞大的财富以及养着的大批律师们可不是摆设。那不过是一群混混们而已。

    只是,许诺却没有想过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件事情。因为黑暗气息的影响,许诺的性格正在向着更加暴力的方向滑去。他现在更加崇尚力量与暴力来处理一切问题。

    “就这么走了?”

    “胆子可真大。”

    “我知道那些混混,人家后面有人,这次许诺要倒霉了。”

    “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自不量力。”

    许诺拉着郑秀晶离开包间之后,一群心情莫名的同学们顿时就议论开了。

    有担忧的,有疑惑的。不过总体来说还是以羡慕妒忌恨为主。毕竟许诺那临危不乱的气质以及身边相陪的绝色美人必然会引起极大的关注。他们的心理就是如此。

    “一起出去看看吧。”陈峰皱了皱眉头大声高喊“如果真有什么事情就报警。”陈峰不愿意给自己找麻烦,不过真有什么事情的话报警还是可以的。

    在看热闹的心态之下,一大群人很快就蜂拥而出向着酒店门口跑去。

    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之前预想的场面没有出现。一群黑色背心的壮汉们都只是站在路旁。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那些同学们终于现,许诺和那位绝色美人居然坐上了一辆大红色的法拉利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