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眼不是傻瓜,他是拿钱办事的,基本的眼力见还是有的。许诺开的可是价值数百万的法拉利跑,对于这种有钱人他可不敢去招惹。真的把人给热火了,人家仍出来几百万对付你怎么办?

    角眼弄这些事情为的是求财,可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大哥,怎么办?”之前被许诺砸掉了好几颗牙齿,满嘴都是鲜血的光头恨恨的上前询问。他不甘心自己就这么白白被打,这要是不还回去以后还怎么混下去?

    “先等等。”角眼目光冰冷,看了眼酒店门口的那些许诺同学之后,低声吩咐“先弄清楚究竟是什么人再说。”

    许诺才不会去管那些小角色们究竟是怎么想的。那些混混们没敢上来惹事,许诺也只是冷笑一声就驾车返回别墅。那些混混们如果真的敢上前,许诺不介意好好教训他们。

    有钱,有大批的律师,许诺顶多算是自卫。如果不是担心有麻烦,许诺不介意下狠手。

    回到别墅之后,外面的警察们还在不断追查失踪的那几个人,只不过依旧是没有任何头绪可言。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许诺就和父母告辞,带着郑秀晶准备前往省城登机前往洛杉矶。

    他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许诺的父母虽然不舍得许诺这么快就离开,不过他们也知道年轻人要在外面打拼,好生嘱咐之后给许诺带上一些自家腌制的咸菜就送许诺离开。

    当许诺开着法拉利离开别墅大门的时候,几辆黑色商务车紧紧的追了上来。

    昨天晚上许诺抱着女朋友安心睡觉的时候,角眼却并没有闲着。

    他找到了几个许诺的同学打探出来许诺的家庭情况,又通过自己的关系查到了那辆法拉利跑居然是租车公司的。因为没有人知道许诺究竟是做什么的,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多么有钱。角眼理所当然的就将许诺当作了花钱租车装大款泡妞的。

    至于一旁的郑秀晶,自然也就成了许诺租车泡上的美女。而那栋价值不菲的别墅,角眼认为工薪家庭哪里有钱买来这么昂贵的别墅?必然也是许诺为了泡妞专门租来的。心还在暗想这家伙为了泡妞还真是肯下本钱。

    得出这种结论之后,一群混混们当即怒火烧。

    他们感觉自己被骗了。想想昨天晚上被人给吓到的场景,各个义愤填膺的表示要好好教训许诺一番。然后他们凌晨不到就已经堵在了别墅区门口等着许诺出现。如果不是门口有警车,说不定这些家伙们已经直接冲了进去。

    角眼很生气,自己事情没有办成不说,还大大的丢了面子。这要是不好好教训许诺一顿再敲诈他一大笔款子,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以后也没有脸面在带着小弟们混了。

    混混们人多车多,可惜驾驶技术和车辆性能太烂。想要堵截许诺却根本就追不上势如闪电的跑。一路追到高路口之后就不得不偃旗息鼓。以那几辆商务车的度来说,上了高之后就更别想追上去了。

    “一群蠢货。”通过后视镜看着那几辆停在高入口外面的商务车,许诺的目光之闪过一抹怒意。心已经在想着让让自己的律师李光顺过来好好修理这些家伙。

    事情到了这个时候依旧是在可控制范围之内,毕竟许诺还不至于因为这些事情就把这么多人全都杀掉。不过接下来因为跟丢了目标而怒火烧的角眼做出了一个找死的行动,彻底点燃了许诺心头的怒火。

    “回去!”看着远方远去的法拉利跑车尾灯,面色阴沉的角眼咬牙吩咐手下们回去。

    “大哥,就这么算了?!”说话都漏风,还没有来得及去补牙的光头当即出声反对。他补牙的钱还没有人出啊。

    “这小子不是喜欢跑吗?老子就让他跑个够!”角眼阴沉沉的出声吩咐“回去找他家里人!老子就不信弄了他家里人他还不回来!”

    “好嘞!”一群混混们顿时喜形于色。他们都已经调查过许诺的家庭背景,只有两个工薪阶层的父母而已。对付老人他们可是毫无压力。

    许诺曾经给父母打电话说过让他们去学驾照好开车。只是许诺的父母却说自己年纪大了学也学不下来,没有那个必要。因此许诺家里也就没有买车。许诺父亲在早上送走许诺之后就回家吃饭休息一会,然后外出准备去上班。

    “老许啊,正要去找你。”离开别墅区,前往公交车站的路上,许诺父亲遇上了一个熟人。是搬家之前的一个邻居,两家之间也就是点头打招呼的关系,平日里也不怎么来往。只是,当得知许诺家里财了之后,这位邻居就经常往许诺家里跑。至于原因嘛,当然就是为了借钱了。

    在某些人的眼,自己身边的人财了他们会羡慕妒忌恨,却不会去想着自己努力也去财。同样的,他们也会毫不害燥的张嘴借钱,而且说出的数目都是自己根本无法还清的巨额数字。

    这种不论关系亲近远疏说是借钱却压根就没有想过归还的人的确存在,而且数量还不少。他们没有什么羞耻之心,直接张嘴就敢要钱。还把自己装扮的跟个大爷似得。

    “老何,这么巧。”许诺父亲也是挠头。

    眼前的这个身材矮小,目光猥琐,留着地海型的家伙没事就往自己家里跑,说是借钱做生意。可是那钱是留给许诺以后结婚生孩子的,哪里敢借给他。

    “巧什么啊。”退休之后就痴迷于赌钱喝酒的何昌丝毫没有含蓄的意思,直接开口就是要钱“专门来找你的。上次和你说过的那个事情怎么样了?我都和人家说好了,在步行街那边租个店门做生意,现在就差五十万进货的钱了。老弟你可得帮帮我啊。你放心,最多一年之后赚到钱了肯定还你。”

    何昌纯粹是在瞎扯,他甚至就连自己想要做什么样的生意都不知道,单纯就是为了从许诺父亲手弄出钱来。只要钱拿到手了就行。至于什么时候归还,那就等着吧。这个年代欠钱的才是大爷。

    许诺父亲面色一僵,他虽然品性很好却不是个傻瓜。别说两人之间交情泛泛,就算是亲戚之间这种不靠谱的事情他也不可能同意。

    “老何啊。”许诺父亲委婉拒绝“你做生意财我是要恭喜你的。可是我哪里有钱借给你啊?”

    “老许啊,你这么说可就不给面子了。”何昌面色一变“谁不知道你家里有的是钱。这么点小钱你还能放在眼里?老弟,我跟你说。老哥哥我可是个讲义气的人。只要你这次帮了我,以后有什么麻烦事情全都是一句话的事情!”

    就在何昌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狂吹牛叉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商务车猛然间在他们附近的街道上停了下来!

    几个光头短,带着粗大金链子的壮汉拎着球棒棍子气势汹汹的向着许诺父亲这边跑过来。

    “哎呀!”看到势头不对,之前还信誓旦旦表示有什么麻烦都在所不辞的何昌险些被吓的尿裤子。双腿乱颤的撒腿就跑。好在那些人的目标并不是他,这才让这个家伙成功跑掉。

    “你们要干什么?!”许诺父亲看着围拢向自己身边的这些穿着黑背心的壮汉,厉声喝问。

    “老家伙。”领头的就是之前被许诺用酒杯砸掉了几个牙齿的光头。想到自己昨天晚上遭到的羞辱,当即就狞笑着举起手的木棍“给你点颜色看看!”

    话音刚落,带着呼啸之声的木棍就猛然向着许诺父亲的额头砸去!

    ------

    “先生,所有人员已经就位。已经与机场方面协调完毕,一个小时之后飞机就可以起飞。”省城机场,vip专区。管家詹姆斯正在向许诺汇报起飞安排。

    “嗯,我知道了。”坐在包厢内真皮沙上的许诺点了点头“辛苦了。”

    许诺的家乡距离省城并不算远,许诺的车子很快就下了高来到了省城机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来到机场之后许诺总是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这种讨厌的感觉围绕在身旁,挥之不去。

    接过郑秀晶递过来的水杯抿了一口,皱着眉头的许诺靠在沙上翘起腿,摸出手机准备给李光顺打电话的时候,他的电话却先响了起来。

    许诺目光一凝,这个电话他认识,是他从一家久负盛名的安保公司聘请来暗保护自己父母的安保人员队长的电话。

    “什么事情。”许诺不知道,他的声音让一旁的郑秀晶吓了一跳。声音之带着难以抑制的冰冷肃杀气息。

    “许先生。”电话那边的安保队长沉声开口“刚刚有不明人士试图袭击您的父亲,我们已经将他们控制起来。”

    就在那个掉了牙齿的光头手木棍即将落在许诺父亲额头上的时候,早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的安保人员火冲了过来,不但拦下了攻击,而且还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将所有那些原本满脸冷笑的混混们全都放倒在地。

    虽然不能配枪,可是这些从精英特战部队退役下来的安保人员也不是那些混混们能够对抗的。几乎就没有什么抵抗就被放翻。

    这些还躺在地上哼唧的蠢货们并不清楚自己之前的愚蠢行为已经点燃了一头怪兽心的滔天怒火!(。)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