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先生?许先生?”手机那头沉默无声,安保队长有些惊讶的低声询问。

    许诺转头看了眼一旁茶几上那个装着咸菜的盒子,呼吸不由自主的逐渐加粗。一只手握在一旁的沙扶手上,猛然间力将坚硬的木质扶手掰断!

    “你怎么了?!”坐在一旁的郑秀晶惊讶的看到许诺的双目之隐隐好似泛着泪光,急忙上前握住他的手焦急询问。

    “我没事。”安静下来的许诺笑着点了点头示意郑秀晶自己很好。闭上眼睛深呼吸之后,再次睁开的时候双目之已经满是厉杀之色!

    “你们做的很好。”许诺重新拿起手机低声开口“我会给你们放奖金的。现在去帮我问问他们是什么人,其他的事情都不需要去管。”

    电话那边,被安保人员们干净利落打翻在地的混混们惊魂未定,根本不知道究竟是生了什么事情。

    被安保人员一通审讯之后当即就毫无保留的将所有事情都交代出来。来的目的,总共有多少人,老巢在什么地方。甚至就连自己的老大现在正在几姨太的家里都说了出来。

    安保人员很快离开,重新隐藏起来。而许诺父亲上前道谢之后也没想着怎样,看了眼那些躺在地上哼唧的混混们之后也匆忙离去。

    至于那些惹出大麻烦的混混们,看到安保人员离开之后纷纷互相搀扶着起身向着商务车跑去。他们急于向自己的老大汇报这件诡异的事情。

    “等下就要上飞机了,有没有什么想要买的东西?”收起手机,许诺笑着看向一旁一脸紧张之色的郑秀晶“外面有免税店,给你姐姐她们买些礼物吧。”

    “好。”有些担忧的看了眼许诺,郑秀晶抿着嘴角点了点头起身离开。她知道许诺这是支开她,不过却不会去拒绝更加不会去询问究竟是为什么。她只会安静的听从许诺的安排。

    看着郑秀晶离去的背影,许诺脸上的笑意逐渐冷却,化为无尽的滔天怒火。

    “怎么回事?”某间关门打烊的酒吧内,之前被安保人员狠狠教训一顿的混混们哼哼唧唧的躺在各处卡座椅子上呻吟。接到电话之后匆匆赶过来的角眼一脸震惊的看向眼前头破血流的掉牙光头“什么人干的?”

    “没见过。”因为是动手的人,光头被揍的最惨,嘴里的牙齿几乎掉了一半。鼻青脸肿不说,就连眼睛都被揍的浮肿起来。此时听着老大的问话,嘴里还吐着血沫的应声“兄弟们都没看清楚人就被放翻了。那手法太厉害,好像是部队上的?”

    “部队上的?”角眼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的直觉告诉他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而且他似乎也能够感觉到一阵危险的气息正在靠近。这让他忍不住的烦躁起来。

    来回踱步走了几圈之后,角眼看着四周的小弟们皱眉吩咐“你们把受伤的兄弟们都送老张那里去看伤。每个兄弟先拿两千块钱的医药费。等事情安排好了再拿笔辛苦费。”

    角眼和那知客僧是老相识了,两个人狼狈为奸的干过不少的坏事。因为有足够的钱上下打点,再加上很有眼力见的不去招惹自己惹不起的人。所以两人一直以来都过的很滋润。勒索钱财,胁迫女人什么的坏事做过很多。

    这次也是知客僧出钱找角眼去摆平许诺然后胁迫那个漂亮女人。没想到的是事事不顺,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在倒霉。角眼心都已经忍不住的想要破口大骂知客僧是不是惹的神佛不满了。

    有没有招惹到神佛不知道,不过另外一个杀神此时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一帮子小弟们正准备带着那些挨揍受伤的倒霉鬼们去私人诊所看伤势,可是没等他们离开这里,一个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酒吧里面。

    “嗯?什么人?”因为是早上,这处酒吧此时已经大门紧闭,所有人都是从后门出入。突然间多出来一个人站在门口,顿时让这些混混们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人。

    沉闷的皮鞋敲击地面声响,那个身影缓步向着混混们走了过来。

    “是你?!”借助着酒吧内略显昏暗的灯光,角眼猛然看到正在向着自己走过来的居然是自己寻找的目标!

    “糟糕!”心头警铃大作的角眼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什么动作。面沉如水,双目如电的许诺就已经举起了手的枪!

    许诺用的是在世界范围内都非常受欢迎,销量极大的格洛克手枪。这种手枪的射击精度非常出色,而且后坐力小,易于操控。十的弹夹火力非常强劲。

    混混们都愣愣的站在原地,毕竟在华夏几乎看不到什么枪械,至于胆敢使用枪械的那就更少了。他们平日里基本上用的不是木棍球棒就是折叠刀什么的,猛然看到有人对着他们举枪一时之间都没能反应过来。

    唯一一个瞬间就做出反应的是他们的老大,角眼。

    “躲!!!”角眼凄厉的吼声刚刚传出,许诺手的手枪就已经响了起来。

    “砰!砰!砰!”密集的枪声在这处著名的销金窟内响了起来。

    以许诺的枪法来说,对付这些只有折叠刀和木棍的混混们实在是太过轻松。密集的枪声之完全就是枪枪爆头,枪斗术之下无论躲在哪里都是死路一条!

    许诺站在间的位置上,冒着白烟热气的弹壳叮叮当当的落在了脚边。

    弹壳与光洁的大理石地面撞击出的清脆声响,在这处瞬间就陷入死亡氛围的酒吧之显得是那么刺耳。

    双目之翻腾着血雾的许诺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将弹夹内的十颗鲁格弹打了出去。巧合的是角眼的手下也是十个人。

    浓烈的血腥味道迅蔓延。当许诺枪声停下的时候,躲在一张圆桌后面的角眼猛然间怒吼着跳了出来,手握着一柄折叠刀猛然向着许诺捅了过来。

    角眼是见过市面的。他能够听出来许诺的子弹打完了。他也知道自己根本就逃不掉,唯一的办法就是干掉眼前的这个家伙。不然的话等人家换好子弹就该自己死了。

    虽然心极为畏惧,可是求生的**还是强制迫使他压制了内心的恐惧,怒吼着为自己打起,紧紧握着锐利的折叠刀猛然向着许诺冲了过来。

    “砰!”许诺反手用格洛克砸在了角眼的额头上,直接就将他给砸飞了出去。

    撞翻了好几张桌椅的角眼感觉自己此时头晕目眩,耳畔满是嗡鸣声响。凄厉的疼痛迫使他厉声嚎叫起来。

    面色平静的许诺缓步上前踩在了角眼的胸口,蹲下身子用手枪拨弄着角眼的下巴“是谁让你对付我的?”

    “老子死了也不告诉你!”角眼也算是个狠角色,他知道对方既然已经大开杀戒,自然不可能再有放过自己的可能。这种时候说出去就是必死无疑。所以他想要逞一把英雄,拖延时间等待可能的变数。

    毕竟这处酒吧是设立在一栋居民楼的一楼,而且外面直接就是临大街。此时正是早上上班的时间,如此剧烈的枪击声响必然会引起其外面人的注意。

    角眼从来都没有像是此刻这样如此期盼警察们的到来,他此时恨不得自己就身处于警察局之!

    与此同时,角眼的内心之也在用最为恶毒的词汇来咒骂着知客僧,毕竟如果不是那个精虫上脑的混蛋的话自己也不可能去招惹到这个疯子一样的杀星!

    角眼现在算是知道自己一脚就踹在了装甲板上了,心头的懊悔简直就是穷尽江四海!

    “嗯?金光寺的那个和尚?”许诺皱起眉头,低声自语“怎么是他?”

    “你怎么知道的?!”听到许诺的自语,角眼险些被吓的魂飞魄散。

    “蠢货。”许诺起身用脚在他的脸上用力的踩着“我有能力,会读心术。”

    “砰!”换好弹夹干掉角眼之后,许诺环顾四周看着一地的尸和鲜血,口鼻间嗅着刺鼻的浓烈血腥味道。冷冷的哼了一声简单收拾一番,瞬移离开。

    原本许诺是准备仍一颗炸弹在这里毁灭现场的。只是这处酒吧楼上就是居民区,而且外面就是人来车往的繁忙街道。一旦引爆炸弹的话必然会给普通人造成巨大伤亡。

    如果现在是在国外的话,被黑暗气息侵袭的许诺或许也就无所谓了。可是这里毕竟是在国内,而且还是在他的家乡,许诺还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许诺的身影消失在了空气之,只留下了一地的狼藉和十多具尸。

    拥有强大的力量之后,许诺更加倾向于采用暴力手段来解决问题,尤其是在黑暗气息不断侵袭之下。这种处理方法简单方便,而且很少会留下麻烦的收尾工作。

    市内某高档小区内,压根就没有想到大难临头的知客僧此时正在搂着自己的情人,一位容貌娇艳的大学生酣睡。完全没有想过会有杀神从天而降。

    许诺站在床头看向那张满是油光,圆乎乎的胖脸,心满是厌恶。

    对于这种人他实在是没有任何审讯的念头,直接召唤出来一只狗头怪力劈而下将其脑袋砍断!

    被喷了满头鲜血的大学生睡的迷迷糊糊,迷茫之间感觉头脸上粘乎乎的很是难受,还有股刺鼻的腥臭味道。开始还以为是老狗又在搞变态的事情,没想到一睁眼入目却是地狱般的景色出现在眼前!

    某处高档小区内传来了凄厉的尖叫声响,而此时许诺已经收拾干净重新回到了省城机场。

    看了看时间,许诺起身前往免税区寻找郑秀晶。没想到是,居然在这里遇上了熟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