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宛如远古巨人奋力挥舞着巨锤凶猛敲击地面,几乎能够伴随着心跳律动一般的巨大轰鸣声响震耳欲聋。地面上密集传来振动波,将路边的尘土不断抛向半空之。

    四面八方全都几乎无穷无尽的滚滚硝烟,浓黑的硝烟宛如黑色长龙翻滚着涌上蓝天。灼热的骄阳都畏惧于如此惨烈的气势,悄然躲藏在了浓烟之后。

    空气之到处都是刺鼻的气息。那是硫磺,火药,血腥,尘土以及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燃烧之后混杂在了一起的古怪气味。

    那种气味是如此的强烈,哪怕是许诺此刻戴着面甲也依旧被猝不及防的刺激得皱起眉头。

    “白后,开启空气过滤。”差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许诺皱眉吩咐人工智能开启空气过滤系统过滤那些刺鼻的气息。

    与此同时,耳畔密集的爆炸声响与各种各样混杂在一起的人喊马嘶以及建筑倒塌枪械射击的声音一**的刺激着许诺的耳朵,迫使他不得不再次开启声音过滤系统来保障自己的听力系统。

    许诺能够分辨出来距离不远的爆炸声包括有各种口径炮弹的爆炸声响,手榴弹的爆炸声响以及各种型号枪械的射击声音。沉闷的重机枪声,清脆的步枪声音都有。而且还非常密集。

    许诺此时正身处于一处杂乱不堪的街道上。街道上面布满了碎石与浮土,肮脏的汽油桶,胡乱堆放的沙袋,翻倒的木板车自行车,燃烧着的破败布条,空荡荡的弹药箱等等等等各种杂物毫无规则的散落在了地上。甚至地面上还有不少大小不一的弹坑。

    两侧是一些被烟火熏的一片漆黑,玻璃门窗几乎全都被破坏殆尽的高层建筑。此时这些原本光鲜的建筑早已经塌陷破败,宛如被毁灭性的轰炸所洗礼过一样凄惨苍凉。

    在这些建筑的墙壁上,依稀还能够看到用白漆涂写的誓死抗日,头可断血可流等等大字标语,而且使用的还是繁体字。

    看到眼前的这一切,许诺心已经波涛翻涌。他的心情正在逐渐激荡起来。他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这里或许真的就是他所希冀的世界。

    “这里就是我为你找到的一个世界,非常适合你在这里通过疯狂杀戮来排解内心的黑暗气息。”戒指的声音终于响起“我在时光海洋之找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知道,你一定会非常喜欢这里。”

    “这里究竟是什么世界?”许诺关闭了眼前面甲上繁多的各种信号显示,缓缓闭上眼睛。他的心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念头,因为他已经从枪炮声听出了数量繁多而且密集的毛瑟步枪射击以及八式步枪射击的声音。

    之前许诺曾经在诺曼底接触过大量毛瑟步枪的射击声音,对其非常熟悉。至于八式步枪,其特有的清脆射击声响非常有辨识度“或者说,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一定知道的。”戒指的声音之满是笑意“这里是一个你非常熟悉的世界,你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金陵,金陵!”

    “金陵?”许诺长吸口气,面上古井无波。只是,被捏的咯咯作响的装甲手套却显露出其内心远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

    “我知道了。这次真的是要谢谢你。”许诺抬手推开面甲,有些贪婪的深深吸了一口刺鼻的空气。缓缓睁开双眼,目光之闪动着熊熊火焰“我真的是很喜欢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好了。”

    金陵在华夏的名气不小,是一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古都。可是近代之最让这里出名的却是第四次华日战争时期,日本军队在这座城市内进行的那场轰动了世界的大规模屠杀事件。

    那次大屠杀震撼了整个世界,也成为了华夏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与耻辱。

    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新时代的人都已经忘记了那段残酷血腥的历史。甚至还生过在纪念日的时候大批日本人来到某地大规模嫖技用以进行庆祝的恶心事件。

    当年许诺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他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反应。因为他知道自己对于这种事情无能为力。可是这并不代表他真的是当作不知道,真的是无动于衷。他内心同样愤怒,同样怒火烧,可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因为历史早就已经过去,成为了书本上的记忆。已经生了的事情无法再改变,那些死去的人也不会再重新活过来。屈辱早已经被铭刻在了耻辱柱上。

    而且他也不愿意指责那些为了钱投入日本人怀抱的女人们,因为空洞的指责没有任何的意义,那不过是败犬的远吠而已。

    不过现在,虽然是在另外一个毫不相关的平行世界,可是却让许诺心怀激荡起来。他有了一个可以亲自用自己的双手来还回去的机会!

    “你只有二十四个小时的时间。”戒指出声提醒许诺“空间契约已经签订,一旦时间到了你就会被强制送出这个世界。所以,在限定时间之内尽可能的去宣泄你心的杀戮**吧。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拒绝。”

    “好,我知道了。”许诺点了点头,重新戴上了面甲。努力让心情平静下来之后,许诺开始迅分析情报准备为自己接下来的行动做出判断。

    如果时间充足的话,许诺的第一念头就是直接飞去日本东京,然后在那座城市之大开杀戒。什么大本营,什么6军部海军部全都不放过。

    不过现实的问题也很突出,那就是这个世界可没有卫星导航,也没有网络可以使用获取地理信息。

    因为没有导航就必然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在寻找道路的旅途之。这对于时间宝贵的许诺来说是得不偿失的。而且,高飞行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许诺本身却是缺乏能源的。

    还有就是,从炮声和枪声之分辨出来,此时日军应该已经进城了。要不了多久残酷血腥的大规模屠杀就将开始,这个时候许诺心更想做的是去虐杀那些刽子手们。而不是长途跋涉的耗费大量时间跑去遥远的地方。

    除了上面的这些,许诺心实际上还有另外一个念头。

    那就是他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毕竟只是外来的旅人。在他的世界之惨案已经是生过的历史,哪怕在平行空间之被改变也无法改变现代世界的历史。许诺内心的理智告诉他,在这座即将陷入地狱的城市之尽情的宣泄自己心的怒火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许诺并不会去抱怨戒指给的时间太少。毕竟戒指已经给了他这次机会。而且戒指可不是开善堂的,能够不要求回报的耗费宝贵的能量为他连接到这处世界就已经是很够意思了。毕竟许诺此时还没有强大到可以让戒指为他做出改变的地步。

    许诺知道,自己并非是在改变历史。他此刻只是身处于一处相似的平行空间而已。因此,许诺很快就做出了决断。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的惩戒那些双手沾满了鲜血的刽子手们。

    无论他们是否有着身为军人不得不服从命令的辩解。只要带着武器以侵略者的身份踏入他国土地,那就是可以随时被击毙的侵略者!

    做出决断之后,许诺闭上眼睛平缓着自己的情绪。片刻之后,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满是无尽杀意!

    在成功夺取了经济命脉的松江之后,日本大本营很快就下达了第八号作战令,抽调包括大批后勤支援部队在内的约八个师团,近二十四万士兵在强大海空力量的支援下向着金陵城攻击前进。

    前期的外线作战之,原本被守军们寄予厚望的诸多防线几乎都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就纷纷宣告失守。

    除了海军拼死抵抗以全军覆没的代价悲壮沉船封锁了江面成功阻止了日本海军前进的脚步之外。其它方向的日军都进展顺利,纷纷突破防线对金陵造成合围之势。

    在许诺来到这处世界的时候,十余万日军已经成功突破了金陵古老的城墙,在阵阵直冲云霄的万岁声涌入了这座千年古城。

    ‘咯吱~咯吱~~’几辆日本人特有的豆丁坦克在铺满杂物的道路上缓缓前进,大批戴着钢盔,背着军用背包,手持武器全副武装的日本军人紧紧跟随其后。

    “野田君,你的成绩如何了?”第十六师团第九联队炮兵少尉向井敏明点燃一根香烟递给一旁的野田毅少尉。

    “还行,我已经是一百零五个人了,你呢?”五短身材可是身躯却极为结实的野田毅贪婪的用力吸了口香烟,笑着询问自己的同僚。

    “我是一百零六人。”向井敏明的回答让两人几乎同时笑了起来,笑声之充满了无尽的得意。

    向井敏明与野田毅都是日军第九片桐议郎联队的军官。两人在松江的时候定下了约定,在向金陵进的时候进行友谊杀人比赛。以一百个人为标的,优胜者将得到一瓶葡萄酒作为奖励。

    “我刚刚看到了几个随军记者,等下我们应该去找记者们拍照,并且把我们的比赛告诉他们。”向井敏明很快就给出了一个让自己出名的计划并且得到了野田毅的支持。

    就在两个刽子手商量着要继续将杀人比赛进行下去的时候,前方的哨兵部队却来了遇敌的信号。

    向井敏明与野田毅匍匐在地上,从豆丁战车的后面向着前方的街道看去。一个全身上下都是金红相间金属铠甲,身躯异常高大的身影正在缓步向着他们这里走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