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诺在任务世界之疯狂杀戮的时候,现代世界之却并不平静。

    洛杉矶,波莫纳,fbi洛杉矶外勤办事处。已经长期驻扎在这里的fbi分管刑事调查的助理局长兰伯特正红着眼睛与自己的手下们开会。

    “cia那边传消息过来了。”一名负责外事联络的工作人员将件递给兰伯特“他们说已经动用了在俄国的内线按照我们的要求去追查了那批军火的来路。”

    “结果呢?”兰伯特低着头看着件,他对于过程不感兴趣,只想要结果。

    “cia那边说他们的人找到了那些军用炸药的源头,一处位于西伯利亚偏远地区的战备军火库。”带着眼镜的职员出声解释“不过他们说事情追到这里就已经失去了线索,因为那个军火库的主管前段时间已经莫名其妙的死了。”

    ‘砰!’兰伯特一拳就砸在了自己面前的桌子上。

    这是一条极为重要的线索,可惜现在却断了。随着兰伯特的暴怒,会议室内也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作为在本土几乎无所不能的fbi,却对于在拉斯维加斯与加州生的诡异事件无能为力,这种感觉让他们非常不满与愤怒。

    沉默片刻之后,兰伯特平缓了下心情,开始转化话题“追查甘比诺的事情有进展吗?”

    与许诺在几次事件之所使用的军用炸药是重要线索一样,身为关键性人物的甘比诺也是解开事件谜团的一把重要钥匙。

    fbi对于被怀疑是畏罪潜逃的甘比诺的追查力度甚至已经过了历次追捕各种重要目标的程度。他们确认甘比诺必然是知道些什么。

    fbi不相信甘比诺会脑子进水做出这些大事情来,不过他们确认甘比诺必然是在其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手掌握着关键性的钥匙。

    不得不说,追查的方向是正确的。甘比诺的确是有可能会将许诺暴露出去,让许诺的身影出现在fbi的眼皮子底下。以fbi的能力,只要死死追着许诺总有觉不对劲的地方。好在许诺提前清除掉了危险的漏洞,fbi们在这个方向上的追查至少暂时都是白费力气。

    “没有任何进展。”对于在美国拥有着极大力量的fbi来说,想要找一个人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要这个人和明世界有着联系,他们终究是会把人给抓出来。

    可是现在的情况下,要么就是目标彻底躲在了深山老林的秘密基地里面,要么就是目标已经完蛋被人处理掉。

    “继续加大追查力度。”兰伯特冷着脸下达命令“国内继续加强对目标的追查,不仅仅是目标,和目标有关系的人物也要暗调查。再给cia函,请他们继续协助调查。那些人既然敢卖军火,不可能只是一个仓库主管过手。请他们把这条线上的人全都拉出来!”

    fbi与cia属于同一个层次的战略部门,只不过一个对内一个对外而已。原本两边都是竞争与合作同时进行。虽然平日里不愿意主动求援,不过此时明显是重要时刻,也就顾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事情了。

    “诸位!”双目之泛着血丝的兰伯特缓缓站了起来,目光凌厉的扫视着会议室内的诸多下属们“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样的方法,也不管你们需要多少资源和时间。我只要最终的结果,抓到那个隐身在迷雾之的人!”

    顿了顿,兰伯特笑了笑“还有那辆车。”

    “呵呵呵~~~”会议室内出一阵附和的笑声。

    此时的兰伯特已经是骑虎难下,事情已经惊动了白宫,他的政治前途可以说已经完全着落在了这件事情上面。

    调动了如此庞大的资源力量如果还不能将这件他主动爆出来的事情追查个水落石出的话,那明年等局长退休之后他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其他人坐在那把椅子上。而如果他能够把事情弄清楚,那明年坐上局长的宝座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这种非生即死的情况下,兰伯特根本没有丝毫的退路可言。到了他这种程度,也根本不可能再退。fbi与cia开始全面运转起来。

    身在任务世界之的许诺对于现代世界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他此时也没有心情去考虑那些。

    许诺此刻可是非常忙碌,通过电得知了许多最新的情报,尤其是刚刚死在他脚下的岛今朝吾麾下有一支强力部队给指挥部来了电,称在下关江边抓获大批战俘。

    这件事情许诺是有印象的。许多因为缺乏渡江工具而被堵在了江边的守军们被日军抓获,可惜他们并没有得到战俘待遇,而是被全部杀死。成千上万的战俘被杀,滚滚江水都为之变色!

    虽然此时趁着自己的消息还没有散开,抓住机会去追杀其它地方的日军指挥部和炮兵阵地更加有效。可是许诺最终还是决心先去下关江边。既然已经是知道了这件事情,那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当作视而不见。

    给大黄蜂了个通知之后,许诺直接冲天而起,选择好方向之后就急飞了过去。虽然没有导航,可是那条大江在天空之却是那么的显眼,直接飞过去就是了。

    ‘哒哒哒~~~’

    ‘啪啪啪~~~’

    下关江畔,众多的日军官兵们架设起各种各样的武器装备向着不远处拥挤在了江边的守军们猛烈射击。不断倒下的守军尸几乎将江水都给染成了红色。

    数量众多的守军们几乎没有抵抗,一部分人疯狂的冲向大江试图前往对岸。而大部分的却是默默的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在靠近城门的地方,几名日军士兵们正在折磨一名负伤的战俘。

    他们找来了一个大袋子,将惊恐哭喊的战俘装进了袋子里面。上等兵西本将汽油浇在袋子上,然后满脸笑容的点燃香烟,再将火柴仍在了袋子上。

    汽油一下子燃烧起来,袋子里出了一种无法言状的可怕的喊叫声。袋人用浑身的力气使袋子跳了起来,自己在地上滚动,可惜却丝毫没有任何的作用。一旁的几名日本兵疯狂的大笑着,尽情宣泄自己内心的阴暗气息。

    普通的日本士兵在其国内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地位可言,而且大都是下层贫苦人士出身。只是来到这里之后因为有着强大的武力,被贫穷压抑多年的扭曲心态瞬间爆,什么样的丑恶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

    一位名为东史郎的上等兵口鼻间闻到那股让人作呕的肉香味道,皱眉转身向着一旁走去。

    数量庞大的军队之并非是所有士兵都是残暴嗜杀,也有极少数类是东史郎这样不愿意参与非战斗性质杀戮的士兵。

    只不过,哪怕是不愿意参与杀戮行为,他们以武装军人的身份来到这里就已经是一种犯罪。如果他们赢了战争自然没什么好说的,死了的人也都是白死而已。可是他们输了,那自然也是罪犯!

    不过这些对于许诺来说没有什么区别。因为在他的眼只有死了的日本兵,根本不存在什么区别。

    “什么东西?”咬着香烟的东史郎偶然间抬头看了眼硝烟弥漫的天空,一个带着尾流的物体正在快向着他这边冲过来。

    因为度太快,东史郎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看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就已经到了。

    “轰!”一声巨响吸引了附近所有人的注意力。无论是日军还是那些惊慌失措哭喊着的守军。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附近的城墙,刚刚从天而降了一个古怪的东西直接砸在了城墙上面,甚至将城墙都给砸出来一个巨大的豁口!

    要知道金陵的城墙可是极为坚固的,大口径的火炮也需要不断轰击才能够打垮。而刚刚什么东西这么坚硬,居然直接把城墙给砸塌了?

    砸在城墙上的当然就是许诺了。因为赶路太过着急没有控制好度和航迹,准备降落的时候因为度太快直接一头撞在了城墙上。

    “白后,你就是这么辅助我的?”晃了晃脑袋,从一大堆的碎砖之缓缓站起身来的许诺开始为自己的失误找借口开脱。

    “我很抱歉。”白后的声音非常平静。

    “算了,下次多注意。”看到四周密密麻麻的人群,许诺迅转化了角色。

    许诺之所以能够在没有导航的情况下这么快的就找到这里来,主要原因就是钢铁侠的战甲内有探索脉冲无线电信号的设备。

    他向着大江方向飞,然后收集脉冲无线电信号,哪里的最强烈就飞向哪里。毕竟无线电信号强烈也就意味着有大量电台在活动。而电台越多,指挥部的等级也就越高。

    许诺落下来的位置就是在东史郎附近的城墙。等到一身金红色相间的许诺从冲天的尘土之走出来的时候,距离最近的东史郎已经张大了嘴巴,香烟掉在鞋子上都没有觉。这种震撼性的效果实在是太大了。

    许诺顿住脚步,目光看向不远处城门附近那个已经不再挣扎,正在默默燃烧着的布袋。因为戴着面甲,四周的日本兵们无法看到他此时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

    片刻之后,许诺转身在数千双眼睛的注视下,向着城门附近走去。

    来到身材矮小的上等兵西本面前,许诺抬手推开了自己的面甲。在西本上等兵惊慌失措的眼神之,许诺面沉似水,目冷如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