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就像是开启香槟时候的清脆声响一样,落在佐佐木到一身旁的许诺挥出手就像是在赶苍蝇一样直接挥手扇爆了站在他身边一个倒霉鬼的脑袋。『飞溅的红白之物将四周所有人的身上都给染成了诡异的抽象画。

    失去了脑袋的脖颈处只剩下了折断的脊椎以及疯狂喷涌着的鲜血。就像是红色的喷泉一样!

    附近的高级军官们都被眼前的惨烈吓的不轻,一个个慌乱的想要逃离。而四周诸多的日军士兵们虽然举起了武器却不敢开火,因为许诺身边全都是高级军官,他们害怕误伤。

    对于那些想要逃跑的人许诺没有兴趣去追捕,他站在身高不足一米六的佐佐木到一身前,看了眼这个矮子肩膀上的星星“你是谁?”

    身为高级军官,而且四周还有那么多的部下们在看着。佐佐木到一无论如何都不能丢掉自己的尊严。

    哪怕此时明明早已经被吓的想要失禁,可是却不得不死死咬着牙撑住与身前的钢铁怪物对视“大日本帝国6军第十旅团旅团长佐佐木到一少将!”

    强撑着说完这番话,佐佐木到一满脑门都是汗珠。这种直视死亡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之前许诺一拳一个将人给砸爆了脑袋的事情他可是在望远镜之看的清清楚楚。相比于那些一无所有的普通士兵们,佐佐木到一可是身家富有日子过的很不错。

    “原来是你。”许诺的声音很冷。

    相比于恶名在外的谷寿夫等人,佐佐木到一可谓是名声不显。

    可是如果真正了解当年那场屠杀的话就会知道,佐佐木到一和他麾下的第十步兵旅团就是所谓的金陵警备部队,在那场屠杀之很多人都是死在了这只部队的手。

    战后被许多幸存者指控犯有屠杀罪行的岛部队指的就是岛今朝吾指挥的第十六师团。而其麾下由佐佐木到一指挥的第十步兵旅团就是最大的执行者。这支部队之所有的官兵,全都双手浸泡在了鲜血之。

    许诺没有想到居然这么轻易的就在这里抓到了条大鱼,这可真是省下了许多的麻烦。伸出手直接抓住眼前的这个少将,往胳膊下面一夹就带着佐佐木到一飞上了半空。

    等到许诺再次回到之前那处被废弃卡车上的时候,被他随手仍在一旁的佐佐木到一已经是满脸痛苦之色,进气少出气多了。

    他的肋骨在这段并不算长的飞行旅途之被许诺夹断了好几根,断掉的骨头茬子刺穿了他的内脏器官,这让他满脸都是青灰色,异常痛苦。

    佐佐木到一是敌人,是俘虏,是即将死掉的人。又不是那次在香港抱着杰西卡那样夜幕下的飞行,许诺自然不会去照顾这个老头。以他的力量来说不控制之下夹在胳膊里面直接夹断了肋骨实在是太过正常的事情。

    实际上如果许诺再加大点力道,直接将这个老头夹死也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都好好看看!”许诺伸出手拎着佐佐木到一军服的衣领就将他给拎在半空之“这就是你们的敌人,一个日军将军!不过是个垂死的老头而已,你们究竟是在害怕什么?!”

    许诺的话以及他手拎着的佐佐木到一给那些大都站在江水之瑟瑟抖的守军们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他们可是亲眼看到许诺直接飞身而起冲入日军阵地,然后拎着个人飞了回来。没想到居然是个将军!

    守军们开始骚动起来。没有人想要像是条死狗一样死去,许诺的突然出现极大的刺激了他们求生的**,一双双充满了渴望的双眼死死看向站在高处的许诺,不少人已经开始重新寻找武器。

    “站在这里等着这群矮子杀掉你们,然后成为江里那些游鱼们的餐点。还是跟着我来把那些矮子们全都砸成碎肉!”许诺的大手握住了佐佐木到一粗短的脖子,看着老头在窒息的痛苦之下激烈挣扎。目光转向眼前的诸多守军们“你们,自己选择。”

    许诺是在煽动这些守军,因为他们的数量极多。

    如果许诺此时的精神力足够,可以无限制的召唤出大批死神军团的话。那他才懒得去和这些已经被打的失去了斗志的守军们浪费时间。

    只是,许诺单枪匹马实在是无法在短时间之内杀光二十多万的敌军。

    而大黄蜂并没有想象之的那么坚固,一旦被人集火也非常危险。而且大黄蜂也不过只有一个而已。作为此时许诺所拥有的最强大的群杀武器,死神军团也因为精神力的原因有着召唤的限制。

    在这种规模极大的群战,许诺只能是尽可能的来煽动那些守军们出战。因为他们拥有足够的数量。

    “老子干了!”一个相比于身边其他赤手空拳的家伙们来说,至少手里还抱着一把步枪,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抬手压了下自己头上的5钢盔怒声高呼“老子才不想像是狗一样死掉!就算是死了也要拖日本人一起死!”

    络腮胡子的怒吼当即就得到了附近其他人的响应,此起彼伏的怒吼声响越来越大。就像是仍进了平静水潭里的一块石头,在这处水潭之激起了越来越大的涟漪!

    人是拥有从众心理的。身处于一个巨大群体之的时候,单个人的力量实际上是微不足道的。当然了,如果能够拥有像是许诺这样完全出平均水平力量的话就要另当别论。

    这些守军之也不是说所有人都是被吓破了胆子不敢抵抗拼死逃亡。也有许多人想要继续和日军激战。只是,在大部分人都惊慌失措的逃亡的时候,这些依旧想要抵抗的人也不得不随波逐流的被裹挟着一起逃亡。

    失利的时候这种心理会导致大规模的溃败,可是当士气被重新激励起来之后,这种心理同样也会极大的刺激到所有人,让他们重新一起投入到战争之。

    正常情况下士气被重新激活从而上演绝地反击这种事情几乎不可能出现,除非是在好莱坞的电影之。毕竟失败的心理一旦产生想要短时间内消除几乎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打残的部队需要休整的原因所在。

    只是这一次,有了宛如天神降临般的许诺的帮助,这些已经被逼上了绝路眼看着就要死在这里的守军们被极端的死亡威胁给生生的逼着爆了。

    看了眼已经被刺激起来的守军们,许诺点了点头。随即手腕力直接捏碎了佐佐木到一的脖子。原本凄厉的咯咯声响瞬间被扼断。

    “冲过去,杀光他们!”许诺随手将用来祭旗的佐佐木到一仍在了地上,伸出手大声为守军们提供了方向。

    “老莫,怎么办?!”有不少同一部队的守军都将目光投向了之前应声的那个络腮胡子,好歹人家也是个尉官。

    “杀啊!”满脸络腮胡子的老莫抬手将把脑袋上面的5钢盔给仍在了地上。举起手的步枪就向着对面的日军阵地冲了过去。

    从众心理在这一刻被彻底激。有了带头的率先冲了出去之后,就像是雪山上的厚重积雪被撩开了第一个口子,巨大的雪崩效应瞬间就扩大出去。

    数千名原本被堵在江边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守军很快就被眼前的绝境刺激到爆出绝地反击。

    此时的日军已经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因为他们的指挥官被许诺抓走了,麾下两个联队长争论不休不知道此刻究竟该怎么半才好。

    至于雪片一样向师团指挥部的告急电报就像是石沉大海,一点点的回应都没有。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师团指挥部之前就已经被许诺给连锅端掉了。

    日军的服从性非常好,在没有确切命令之前几乎不可能出现擅自撤退的事情。现在毕竟是战争初期,高素质的老兵们几乎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正常情况下面对许诺这种无法对抗,根本就打不穿还会飞的诡异对手,最好的选择就是暂时撤退等到事情弄清楚之后再做打算。

    可是因为现场的最高指挥官被许诺抓走,其他人哪怕是想走也不敢担负抛弃指挥官逃跑的罪名。要知道这可是要剖腹谢罪的。

    然后,这数千名日军就这么被傻乎乎的晾在了这里。不进不退,眼睁睁的看着远处江边的许诺成功的调动起守军的士气,向着他们起凶猛冲锋。

    正常情况下如此之多的日军守卫在这里,几乎不可能被对面的守军们突破阵地。可是今天却与往日里不同,因为今天天空之有着许诺在。

    ‘咚咚咚~~’接连几肩炮击毁了几处重机枪火力点之后,许诺很快就察觉出来这样的消耗太大。

    日军阵地上的机枪阵地太多,许诺哪怕是打光了能电池的能源也无法完全炸光。而且还有数量众多的步枪兵们存在。以日本老兵们的精确射击来说,对于那些正在冲锋之的守军来说同样是致命的威胁。

    “忙的昏了头了。”许诺很快就反应过来,不是一定要使用能量武器才行。这个世界已经是热武器的世界,他同样可以使用这个时代的武器装备作战。

    而且这里是成千上万人汇集在一起的战场,到处都是可以使用弹药。许诺完全可以在存储空间里面装满弹药然后砸在日本人的脑袋上面。

    枪械就不用多说了,以眼下的交战规模来说。除非是给他两门阿帕奇使用的六管火神炮,否则的话枪械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

    好在日军阵地上有不少的弹药堆积点,那些装满了手雷的弹药箱很快就落入了许诺的目光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