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带着凌厉肃杀气息的许诺落在了地上,随意踹出一脚踢飞颗石子将不远处一个躺在血泊之装死,试图等着许诺路过的时候引爆怀集束手榴弹的日军脑袋砸开了瓢。

    虽然那个日军的伪装做的不错,可惜在许诺面甲上的生命扫描设备面前根本没有丝毫成功的可能。

    这家伙心跳强壮的要死,还想装死人欺骗许诺的生命扫描仪。简直就是是在侮辱高科技。虽然他也不会知道有心率探测器这种东西存在。

    四周原本已经陷入了对各种物资争夺之的诸多守军们看到一身亮眼铠甲过来的许诺,纷纷让开道路。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些百战余生的守军们此时早已经完全了解许诺的强大。他们没有丝毫与许诺做对的念头。

    四周的守军们很快就为许诺让开了一条道路,所有人看向许诺的目光都满是艳羡与崇敬。拥有强大力量的人必然是会得到崇敬,尤其是当对方还是自己这边的时候。

    守军们很清楚,如果没有许诺的话,他们今天真的是死定了。

    此时附近聚拢着数千名来自不同部队的溃兵。而这群溃兵们的核心则是一圈数十名自组织起来的军官。大都是些尉官,只有少数几名校官。军衔最高的是一名校,之前是一名副团长。

    真正的高级军官们除了战死的之外,其他人早在战局不利的时候就已经转移了。剩下的这些都是没有跑掉的倒霉蛋。

    这些聚拢在一起的军官们很快就成为溃兵们的核心,此时他们正聚集在一起商议接下来的行动。而在他们的身边还有数十名被抓住送过来的日军伤员。开战之后,日军的俘虏可是个换取军功的好东西。

    面甲上的双眼泛着白光的许诺大步走了过来,身上的钢铁侠战甲潮水般退去收入存储空间之。

    看到战甲里面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之后,四周那些原本满脸畏惧之色的守军们此时终于能够悄然松了口气。毕竟之前许诺那种天下无敌的气势实在是太过惊人。

    “阁下,请问”看到许诺走过来,那位何姓副团长急忙上前试图与许诺进行交流。只是,许诺伸出手做出了一个制止的手势“别说话,听着就行。”

    “我没有时间和你们说废话!”就算是没有开扬声器,许诺也的嗓门也足以让附近的人能够听到他的声音“我救下你们是为了去杀日本兵,与这件事情无关的都不需要说,也不需要做!”

    许诺的话非常强势,可是四周的守军们不敢表示出来不满。毕竟之前的战斗他们可全都是看在眼里的。一个人单挑数千全副武装的军队并且战而胜之,那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你们没有选择!”许诺快步站到一辆被他击毁的坦克上面,看着四周众多的守军“这座城市现在已经被日军占领了。四周都是敌人,只有我才能够带着你们活着出去!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们要服从我的命令!不愿意的话。”许诺目光冷冷的扫了眼那位满脸不忿之色,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校副团长“那就去死!”

    远处的金陵城内硝烟滚滚,密集的枪炮声一阵响过一阵的传来。可是这处江边的混乱之地,数千名守军站在这里看着那个天神般的人物却鸦雀无声。没有人敢于反驳许诺的话。

    “没有人反对,那我就当你们承认了。”许诺点了点头,抬手看了眼时间“现在开始,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进行休整收集武器弹药。十分钟之后开始出,违令者全部当作逃兵处理!”

    两千一百零九人。这是白后为许诺统计的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直接死在许诺手的人数。要知道这可是许诺用光了块电池的战果。

    相比于二十多万的日军总数,这个数字几乎不值一提。反倒是大黄蜂和那些被许诺召唤来的死神军团们的表现不错,杀伤的日军数量不少。这也是为什么许诺要召集这些守军的原因所在,他需要大量的帮手。

    “留着那些战俘是准备做成军粮吗?”许诺伸出手指向不远处那数十名因为负伤而被抓获的日军伤员,皱起眉头“全部杀了。”

    被称为礼仪之邦的华夏一向对外宽容,仗都已经打到这个份上了居然还想着要留下俘虏。这种念头和行为的确是让许诺无法理解。

    没有人会拒绝许诺的命令,更何况许诺是命令他们杀掉那些被守军们恨之入骨的日军士兵。这个命令自然而然的就被认真执行。

    在日军俘虏的惊恐叫嚷以及恶毒咒骂声,密集的枪声过去,这些俘虏们身上都被开了不少的血窟窿。

    守军们开始收集能够填饱肚子的东西,像是饭团和罐头都是最爱。日本人遗留下来的物资数量不少,并没有生什么抢夺的事情。或许也是因为许诺站在坦克上面,四周的守军们自觉的不敢做些过分的事情。

    许诺没有时间去关心这些守军们究竟是在想些什么,他又不是心理医生。

    站在坦克上环顾四周,许诺挥了挥手直接用念力将几个日军遗留下来的水壶招到手。这神奇的一幕看在四周守军官兵们的眼,那简直就是神话传说之才会出现的神奇法术!甚至有虔诚的士兵当场拜服!

    那位何校原本阴沉的目光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瞬间变了颜色,神色慌张的垂下头不敢看向许诺。生怕被许诺听到自己心里在想些什么。

    晃了晃水壶,还好,大都留下了不少。

    许诺从存储空间之将钢铁侠战甲取了出来,没有穿戴上而是直接立在一旁。打开水壶开始清洗战甲。

    之前接连不断的战斗之许诺一直都是身处于第一线作战。虽然日军的攻击并没有在坚固的战甲上留下什么痕迹,可是那些悍勇的敢死队们却将许多的血肉沾染在了战甲上。

    此时战甲上到处都是黏黏的,非常恶心的碎肉碎骨,内脏碎块甚至是许诺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这些东西混合着粘稠的血液粘在钢铁侠战甲上,显得非常恶心,而且那股让人闻之欲呕的浓烈气味让许诺感觉非常不舒服。

    四周的守军之有很多人都在呆呆的看着许诺,看着他仔细的为那具强大到了匪夷所思的战甲做清理工作。天空之的硝烟似乎也在逐渐消散,躲起来的阳光再次出现,将柔和的光芒洒向这片多灾多难的大地。

    在金色光芒的映照下,那具战甲显得金光闪闪,几乎刺的人睁不开眼睛!

    四周的守军们看向这副战甲的目光非常复杂。有惊叹,有畏惧,有艳羡,有欣喜。当然了,还有极致的贪婪。

    这副战甲的强大,之前所有人都真真切切的看在了眼里,刀枪不入不说,攻击力之强简直无以伦比。

    这种神奇的宝物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必然是会引起贪婪的目光。

    当然了,许诺之所以敢于暴露自己,那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

    此时许诺的强大已经绝对不仅仅只是因为一副钢铁侠的战甲。这副战甲对于此时的许诺来说更像是一种实力增幅器。有它更好,没有的话也不至于失去战斗力。

    许诺擦拭的很仔细,表情很认真。

    因为连续不断的疯狂杀戮,许诺此刻内心之充斥着血腥的黑暗气息。内心的阴暗面正在不断的吞噬着许诺的理智,想要将他彻底拖入黑暗的深渊之。

    只是,许诺却非常明白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究竟是做什么的。他可没有完全沦为黑暗面的念头,彻底黑化并不是他想要的。所以,在战斗间隙之,许诺借助着清洗战甲来平缓自己沸腾的内心。

    在城内密集的枪炮声之,一阵古怪的低沉宛如雷鸣般的闷响由远及近的传来。听到声音的守军们纷纷放下手冰冷的饭团和罐头,疑惑的看了过去。

    许诺嘴角轻翘,扔掉手的水壶直起身子“我的车子来了!别紧张!”

    来的是大黄蜂,许诺之前是直接从天上飞过来的。地面上的日军慌乱不堪根本无法阻击许诺。不过大黄蜂却是一路冲杀,一路突破了诸多日军部队的阵地才冲到这里与许诺汇合。至于那些狗头怪们,许诺下达的命令是不停的追杀那些日军官兵,直到被彻底打散为止。

    雷鸣般咆哮的动机声响,在那条通往城内的大路上,一辆满是硝烟与血腥气息的亮金色跑呼啸着转过街角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车身上布满了弹孔和碎块鲜血,甚至雨刷上还卡着半截手臂。后轮处尘土冲天,就像是一只凶悍狂暴的土龙呼啸着冲了过来。

    随着一阵机械转动的声响,那辆亮金色的汽车在靠近之后直接腾起在半空之化身为一个巨大的机器人。对于没有丝毫知识概念的守军们被吓坏了。如果不是许诺再次出声安抚的话,说不定大部分的人都要直接炸营。

    这个时代的知识面很狭窄,信息交流同样困难到让人绝望。

    虽然欧美那边已经有了初步的概念被提出来,甚至于西屋电气公司已经制造了第一台原始型号的家用机器人。可是在遥远的东方,这些守军们甚至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什么机器人这种概念。

    看着来到自己身旁,满是硝烟气息的大黄蜂。许诺向它点了点头,随即再次将钢铁侠战甲穿戴起来,站在坦克顶上伸出手指向了城门方向“时间到了!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