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世界,莫斯科郊外庄园。『

    “找不到人?”环境清幽,摆放着诸多来自世界各地名贵装饰品的庄园书房,手里端着一杯加冰伏特加的帕夫柳琴科皱着眉头看向一旁的西装男“确定是找不到?不是别的?”

    “fbi都找不到。”西装男点了点头“根据那些专家们的推测,甘比诺过九成的几率已经被人灭口。否则的话不可能一点点的消息都没有。想要彻底的躲过美国人的追捕,别说是他了,就连当年的奥萨马都做不到。”

    “看来是真的是死了啊。”穿着真丝睡袍的帕夫柳琴科面无表情的低声嘀咕了一句,抬手将一整杯的伏特加全都干掉。随即重重的将手的酒杯砸在了自己面前的大理石案几上。

    聪明人不一定都能够富有,可是真正富有的人却一定都是聪明人。而白手起家的帕夫柳琴科除了胆色与运气之外,他的头脑也是相当的聪明。

    自从知道许诺的强大之后,帕夫柳琴科就一直在为如何处理与许诺之间的关系而头疼。毕竟那个家伙虽然不怎么聪明,可是人家有能力啊!

    只要一想到许诺的能力,帕夫柳琴科就感觉自己的头很疼。对于这种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人,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的应对方法。

    帕夫柳琴科抬手揉着自己的光头,目光阴沉,变幻不定。

    许诺无疑是非常强大的,因为许诺的秘密都被他隐藏的非常好。帕夫柳琴科根本就不知道许诺究竟还有什么样的底牌,也就不敢去和许诺翻脸。

    毕竟他可是非常清楚,如果想要对许诺这样的存在下手,那必须是一击必才行。哪怕只是给了他一丝逃脱的机会,那就等着无穷无尽的疯狂报复吧。

    如果是正常情况,帕夫柳琴科根本不会畏惧。毕竟他非但是本人极为有钱,而且背后的靠山也非常坚硬。可是面对着许诺的能力,帕夫柳琴科感觉自己力不从心。所以,一直以来帕夫柳琴科都是尽可能的满足许诺的要求,从来不愿意去主动激怒他。

    甚至为了让许诺安心,帕夫柳琴科还把自己唯一的女儿关禁闭。同时把女儿的恋人,也是自己最好的助手关进了监狱。可是这并不是说帕夫柳琴科就此对许诺彻底臣服,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能够走到帕夫柳琴科这种地步的,没有一个是善于之辈,也没有人是愿意屈居人下。

    帕夫柳琴科一直在暗注视着许诺的行踪。他当然知道加州地下教父甘比诺是许诺的重要接触者,也知道甘比诺为许诺提供过许多的帮助。只是,当他从手下哪里得到甘比诺突然被fbi追捕并且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后,他当即就想到了许诺。

    撒出大把的美金并且动用人脉关系仔细收集情报之后,帕夫柳琴科通过拉斯维加斯事件以及洛杉矶事件很快就断定,这几件大事情是许诺做的。

    至于原因很简单,因为几次爆炸案使用的炸药就是他向许诺提供的。

    无论是fbi还是其它部门,终究会有愿意为了巨额支票而将信息传递出去的人。想要知道这种情报并不是太过困难的事情。

    在得出这个结论之后,帕夫柳琴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直接将交付许诺军用炸药的那条线彻底切断。

    不仅仅是作为主要经手人的西伯利亚某处秘密军火库的主管被灭口,甚至就连这条线上的几个重要点也全都被帕夫柳琴科无情消灭用来灭除后患。

    他这么心狠手辣的清除线索当然是不想让美国佬追查到自己的身上来。因为一旦追到自己的身上的话,那说不定之前突然失踪的甘比诺就是自己接下来的下场。

    甘比诺的失踪几乎必然是许诺做的。至于原因,那必然是他到了即将暴露许诺秘密和身份的程度。帕夫柳琴科对此深信不疑。

    小心谨慎的帕夫柳琴科开始为自己清除潜在的威胁,因为他害怕拥有能力的许诺。

    “你去把他带回来。”安静的沉默许久之后,帕夫柳琴科最终还是做出了自己的决定“注意保密,绝对不能走露消息!”

    “老板,你是说,罗马?”此时站在帕夫柳琴科身旁的西装男是接替罗马的助手,同样也是克格勃出来的精英。他对于之前的那些事情可是非常了解,同样也知道安德烈是因为什么才被关到那处荒凉地狱去的。

    老板的这个决定就意味着要和那个人决裂,因为他背叛的约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板一直如此畏惧那个人,可是能够被老板如此畏惧的人必然是无比强大。

    “嗯。”下定决心之后,帕夫柳琴科原本纠结的内心反倒是舒畅起来。

    起身来到一旁的酒柜旁边,拿处一瓶伏特加为酒杯满上酒水“是的,你去把安德烈带回来。一定要保密。”

    甘比诺的失踪以及美国人的全力追查给帕夫柳琴科带来了危机感。他一方面畏惧自己会被卷入这起事件之,另外一方面也害怕自己会落到与甘比诺一样的下场。因此,原本就是枭雄出身的帕夫柳琴科索性开始为自己的后路进行铺垫准备。

    因为不知道许诺究竟还有什么样的底牌,帕夫柳琴科实在是不敢在彻底决裂之前主动得罪许诺。许诺给他带去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他需要做好防备最坏的情况出现!

    远在异时空之的许诺压根就不知道此时现代世界之已经逐渐热闹起来,他此刻正忙着追杀那些已经被他吓坏了的日军官兵。

    ------

    “啪!啪!啪!”一连串清脆的耳光不停的扇在几名佐官的脸上。无论之前的脸型是清瘦还是浮胖,这几位佐官的脸上此时都是一个表情,那就是彻底的浮肿。

    看上去很是可笑,几个人站成一排让人不停的扇耳光,而且还要不停的点头大喊“是,您辛苦了!”看上去就像是喜剧电影的拍摄现场一样。只不过,这里可不是电影拍摄现场,而是真实的战场!

    “你们都是军人的耻辱!”一个留着标志的仁丹胡,胸前佩带着一枚极为惹眼的大勋位菊花大绶章,肩膀上挂着将军衔的年日军将领重重的喘了口粗气,重新戴上自己的白手套之后向着几个被他打脸的佐官厉声呵斥。

    “是!您辛苦了!”几名平日里在手下们面前威风凛凛的佐官们此刻根本不敢有丝毫的不满表情,一个个顶着猪头般浮肿的脸向着眼前的将大声回应。

    正常情况下日军之虽然常有有体罚,上级殴打下级这种事情也很常见。可是这几位佐官大都是联队长一级的存在,在军队之已经是级军官之的顶尖存在。这种被殴打的事情几乎不可能出现在他们的身上。哪怕对面的是一位将。

    只是,今天这几个之前从许诺眼皮子底下逃走的联队长们的运气实在是太糟糕了。

    他们在部队被许诺吓的士气崩溃一路逃亡之后,先是遇上了一辆极为奇怪的汽车,横冲直撞之下被弄死不少人。然后没等他们重新将部队再次收拢起来,一大票的精锐卫队就护卫着一位高官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这位佩带着许多明治名臣们都没有得到过的大勋位菊花大绶章的将就是日本天皇的叔父,朝香宫鸠彦王。

    这位娶了公主的皇族十天之前接到了顶替生病的松井石根作为松江派遣军司令,全面指挥攻占金陵部队总指挥官的命令。随即匆忙赶赴前线。

    实际上松井石根根本没有任何病症可言,只不过眼看着即将攻陷敌国国都,面对着如此巨大的战功皇族们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看到战功落在外人的手。所以松井石根必须生病,而原本只是一个军事参议的朝香宫鸠彦王就将攻占敌国国都的荣耀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东亚化一脉相承,在近代之前各**队都是将斩将夺旗,先登灭国作为军功的最高体现。攻占敌国的国都就是一个军人毕生最大的追求和荣誉。这一点在各个国家之都一样。

    朝香宫鸠彦王这位在现代世界历史上亲自下达了‘杀掉!杀掉!全部杀掉!’这份机密,阅后销毁密令的屠杀总指挥官,却因为是皇族的身份从而躲过了战后的审判。甚至悠游自在的活到了数十年之后才在年近百岁的时候病死。

    这场战争死了这么多人,可是这个总指挥官却花天酒地,打着高尔夫球活到了九十四岁得到了善终。这可真是莫大的讽刺。

    此时,这位皇族在狠狠的修理了这支溃散部队的指挥官之后,才有时间询问究竟是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居然让这些精锐部队溃散。

    “混蛋!”刚刚戴上白手套的朝香宫鸠彦王听到有会飞天遁地,身上刀枪不入而且还能够举着坦克到处跑的神仙来帮助守军打败他们的话语之后。被气的浑身抖,就连手套都来不及取下来,直接再次狠狠的将耳光扇在了十联队联队长野田谦吾大佐那之前就已经异常红肿的脸上。

    “你们这群懦夫!”手掌都扇疼了的朝香宫鸠彦王厉声呵斥“就算是打败了也可以要求战术指导!为什么要说谎?!居然还说是神仙?!你们在6大上学的时候课本难道都是山海经吗?!”

    ‘轰!!!’没等几名佐官解释,巨响轰鸣声之,直冲天际的许诺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里。

    抬着手的朝香宫鸠彦王大张着嘴巴,这下彻底不需要进行什么解释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