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司令官!”随着卫队队长的怒吼,数以千计的日军士兵们纷纷行动起来,试图将那位身份尊贵的皇族成员掩护离开。

    这个时代的日本对于皇室是神话的,所有的皇室成员都是神灵,是国民的精神支柱也是国家的象征。所以这些皇族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死在战场上,更加不能活着落入敌人的手成为战俘。

    原本日军在战场上占尽优势的时候自然没有问题,可是此时横空出世的许诺却成为了日军的梦魇。强大到让人绝望的许诺就像是网络之的bug一样无法对抗。只是,此时朝香宫鸠彦王和他的卫队却并不知道许诺的强大。

    之前许诺的攻击行动都集在了第十六师团的阵地上。他已经成功的摧毁了该师团的主要指挥机构,并且打散了大部分的部队。在这个没有卫星监控的时代,失去了与指挥部的联络也就意味着没有了获得确切情报的可能。

    朝香宫鸠彦王和他的卫队只是接到了第十六师团陷入崩溃的报告之后才匆忙出前来查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毕竟和其指挥部的联络已经完全断。他们没有遇上许诺,也没有遇上大黄蜂,甚至就连那些狗头怪们都没有扑上他们。

    所以,当朝香宫鸠彦王看到会飞天的许诺直直的向着他们这里冲过来的时候,还在喝令自己的部下们准备攻击。因为他不知道许诺究竟是多么强大。

    身为指挥官又是皇族身份,朝香宫鸠彦王的卫队自然是极为精锐。

    除了所有兵员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之外,还装备有大量的坦克装甲车辆作为支援力量。这样一支强大的卫队甚至足以和守军一个师的部队相对抗,更别说此时只有许诺一个人飞过来而已。

    这个时代的航空技术正在蓬勃展,虽然许诺单人飞天看起来好像很强大的样子,可是却并没有到让人无法理解的程度。毕竟飞机早就已经在这个时代普及。

    只是,等到许诺落下来之后,这些骄横的日军才明白自己的对手究竟是有多么的强大。

    飞在半空之的许诺无视那些密集射向自己的弹雨,通过雷达扫描确定了攻击顺序。锁定那二十多辆的坦克装甲车之后就直直的俯冲了下去。

    从高空之高落下的物体,其携带的威力是极为强大的。许诺从天而降直接砸在了一辆豆丁坦克上,瞬间就让这辆坦克变成了一个被压扁的破烂。殷红的血水与碎裂的内脏透过钢铁之间的缝隙缓缓流淌出来。

    在四周日军难以置信的目光之,许诺抬手打飞一块厚实的钢铁,晃着脖子从坦克废墟之站了起来。那个场景,就像是无双杀神从地狱雪海之站了起来。

    “攻击!”被这一幕吓的不轻的日军疯狂叫嚷,他们已经亲眼看到了许诺的强大。

    日本人的攻击并没有什么特色,还是之前上演过的那些枪械炮击,刺刀东洋刀还有传统保留项目的抱着炸药和集束手雷冲上来的敢死队。这些攻击对于许诺并没有起到基本的破防效果。

    在密集到耀眼的飞驰弹雨之漫步,许诺移动到坦克和装甲车辆旁边,先是一拳砸穿驾驶舱的舱门,将驾驶员砸成血葫芦。接下来就是在日军官兵们震撼至极的目光之将坦克和装甲车辆生生的举起来,随即带着凌厉的呼啸声扔向一旁的日军群。

    沉重的坦克砸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着。所有被波及到的倒霉蛋们都没有活下来的可能。无论是身体上哪一个部位被砸到,那都是生生被碾成血沫肉泥的下场。

    一辆辆沉重的装甲车辆被仍了出去,翻滚着在日军之拉出一道道血肉模糊的通道。残肢断臂与血肉碎块异常刺眼狰狞。

    面对这种地狱场景,四周的日军几乎被吓的要崩溃。可是此时指挥官就在这边,他们根本不敢逃亡。只能是继续硬着头皮向着许诺冲过去,试图用人海将许诺淹没。

    被浓郁刺鼻的血腥气息以及满地的鲜血和残肢断臂刺激到的许诺杀的性起。突然间直接解除收起了身上的钢铁侠战甲,赤手空拳的猛然伸出双臂抱住一辆坦克。双手力之处的坦克装甲都被巨大的力道深深捏扁。

    ‘呼~~~’在让人牙酸的钢铁扭曲声响,巨大的坦克被许诺当作了球棍,像是个陀螺一样旋转着将所有扑向身边的日军士兵砸成肉泥!

    此时的场面就像是暴怒的大圣在挥舞着自己的金箍棒,任何被碰上的倒霉蛋都不会留下全尸。血肉之躯撞上了全金属的坦克,那可真是惨烈至极。

    “快走!”一群军官们簇拥着朝香宫鸠彦王慌乱之向着远离许诺的方向逃亡。

    他们无论如何都要保护这位皇族活着离开,因为他们无法承受损失这位皇族的代价。而那些悍勇的士兵们此时为了给自己的指挥官们争取转进的时间,绝望的呐喊着拉响集束手雷向着许诺涌去。

    猛烈的爆炸几乎将许诺附近的区域完全笼罩。密集程度堪比放鞭炮。不过其威力可远比鞭炮强烈的多的多。

    活该朝香宫鸠彦王倒霉,虽然许诺因为杀起了性子以及四周被密集的士兵堵死了视线,暂时没有现这群逃亡的军官们。可是这些倒霉的军官们却选择了一条不该走的路线。

    ‘轰~~~’沉闷的动机咆哮声响之,亮金色的大黄蜂出现在了街角。而在大黄蜂的身后则是数以千计的守军士兵!

    机械响动声,大黄蜂迅从汽车形态转换成机器人形态。手腕上的能量炮在半空之就接连击在了朝香宫鸠彦王的附近,十多名军官当场被炸的粉碎。

    “杀鬼子啊!”看到大神威的大黄蜂以及在人海之纵横无敌的许诺,冲过来的守军们被激起了士气,呐喊着冲了过来。

    在这处靠近江畔的狭窄战场上,数千名守军与日军凶狠的撞在了一起。枪械,刺刀,手榴弹,工兵铲甚至是拳头和牙齿。双方用上了一切能够使用的武器拼死攻击对方。

    日军这边是绝望之的拼死抵抗,而守军这里却是因为有了强大的帮手而士气大振!

    枪声密集宛如落雨,爆炸声连绵不绝于耳,嘶吼喊杀之声惊天动地!

    鲜血在飞溅,残肢断臂在飞舞。两支都没有退路的军队开始拼命。

    战斗进行的非常激烈,非常残酷。但是时间持续的却并不算长。至少不足以让其它方向上的日军及时赶过来支援。最终彻底击垮了日军士气的人还是许诺。

    杀红了眼睛的许诺早就把手的坦克仍了出去。浑身浴血沾满了各种腥臭血肉碎块的许诺一把就扯下了身上的衣服,双手抓住身边一名日军士兵的双肩,双臂力直接就将这个倒霉的士兵在漫天的血雾之生生撕扯成了两截!

    双拳如风的许诺像是陀螺一样旋转着,任何被他的拳头扫到的日军士兵全都被打的骨断筋折。等到许诺猛然抱起一旁一门日军的长身管火炮,将长长的炮管当成了棍子来使用的时候。日军的士气已经跌落到了崩溃的边缘。

    合金钢材构筑的炮管极其坚固,在许诺恐怖的力量加持下扫在人身上只有一个死字能够作为注解。

    直接被砸爆了脑袋的还好说,死的没有什么痛苦。

    而那些被砸断了骨头,砸碎了内脏的倒霉鬼们才是最惨的。他们躺在地上淌着眼泪凄厉嚎叫,试图从这种极度的痛苦之摆脱出来。可惜回应他们的除了密集的爆炸以及无数双踩来踩去的大脚之外,只剩下了在痛苦之等待着死亡到来的绝望。

    因为枪械不起作用,许多同样杀红眼的日军官兵们纷纷近身扑向脱去了钢铁侠战甲的许诺,试图通过冷兵器来刺杀这个看上去和普通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同样是有血有肉的人形怪兽。所以许诺的身边几乎时时刻刻都挤满了人群。

    在这种拥挤密度之下,许诺抱着炮管横扫一圈下来,至少有数十名日军官兵凄厉嚎叫着倒在了地上。

    心已经充满了黑暗气息的许诺对于战术的运用达到了极致的水平。他一直都在不断的运动着,将杀伤效果推行到最大化。可是哪怕是如此,他的身边依旧会在很短的时间之内累积起来厚厚的尸堆。

    数千人看上去很多,可是在许诺这种疯狂杀戮之下,同样还有大量守军以及如入无人之境的大黄蜂帮助下。日军的伤亡数字以一种足以让指挥官心脏病作的度急攀升。

    等到伤亡累计到了一定的程度,还活着的日军再也无法承受这种血腥地狱的洗礼,士气为之彻底崩溃。

    “呸!”看着那些向着远处逃亡的日军溃兵们,许诺用力的吐了口满是血丝的唾沫。

    此时的许诺浑身上下只有一条早已经被完全染成了红色的内裤。身上黏黏的全都是无尽的鲜血与碎肉。手抱着一根早已经弯曲被染成了红色还挂着各种稀奇古怪零碎的炮管,浑身上下浑身上下疯狂散着极为强烈的杀气!

    ‘噗!’踏出一脚踩爆了脚下一名伤兵的脑袋,无视那四处飞溅的红白之物。许诺将手的炮管仍在了一旁的尸堆上。转身缓步向着不远处一辆翻倒在一旁的奢华指挥车走去。他在这漫天的血腥味嗅到了酒精的气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