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许诺抬手擦掉眼皮上的血污,伸出手轻易的就将坚固的车门给拽了下来。』

    入目所及,车内果然是有不少摆放在酒柜之的美酒,甚至还有着许多精美的食物。如果里面再有几个美艳的女人的话,那就是富豪们移动行宫的标准配备。

    打开瓶威士忌直接对着嘴灌了起来,一口气喝干之后许诺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激烈的战斗之后他也非常需要休息。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都是如此。而喝酒,无疑是缓解情绪最好的方式。

    四周的守军们正在打扫战场,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打扰许诺休息。

    之前那宛如杀神临世的一幕早已经深深的震撼到了这些守军的内心深处。许诺的疯狂表现早已经越了人类的界限,赢得了所有人自内心的钦佩!

    打开一瓶威士忌,许诺一边喝着一边浇在头上来用酒精清洗身体上的血污。同时那些精美的食物也纷纷落入了许诺的肚子里去。激烈的搏杀之后,他现在是又渴又饿!

    至于这些精美东西的原主人,此时正双目无神的躺在一座巨大尸堆的最下层。

    那些忠心的军官和卫队们为了保护朝香宫鸠彦王,纷纷用自己的身体去为他挡子弹。很快就在他的身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尸堆。浓郁的鲜血几乎将这处地域完全浸透。

    许诺不知道,守军们也不知道。攻击这座城市的总指挥官此时已经挂在了他们身边不远的地方。

    实际上就算是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兴趣去翻检尸。刚刚结束了血腥搏杀的士兵们此时需要的是香烟美酒还有那些能够填饱肚子的食物。

    至于那些战果,没有人会去在意。

    此时日军已经全面攻入金陵城内,大批溃散的守军和没有来得及出城的普通居民四散逃亡。不过也依旧有大量的守军在诸多的阵地上继续坚持战斗。城内炮声连绵,硝烟冲天。激烈的战斗与喊杀之声不绝于耳。

    随着第十六师团的溃兵四处奔散以及与总指挥官朝香宫鸠彦王突然失去联络。攻入城内的日军与依旧等候在城外的日军各个部队之间都是一片混乱,谁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因为没有新的命令过来。

    而且不少日军部队在接收了那些十六师团逃亡的溃散士兵之后也隐约得知了许诺的事情。虽然在没有亲眼见到之前不会相信,不过这也让那些日军部队产生了疑虑。

    除了连续不断的向着已经无法联系的朝香宫鸠彦王电报之外,日军各个部队纷纷进行了收缩用来进行防备。

    许诺的突然出击成功的打击到了日军的指挥枢纽,迫使日军暂缓了对金陵城的攻势。这就为许多城内的普通市民以及溃军们撤退争取到了极为宝贵的时间和机遇。

    一些原本会被日军死死咬住的百姓和军队都趁着日军攻势暂缓而得以逃出生天。许诺杀了许多的日本人,而且他还挽救了更多的当地人的生命。

    在与上级指挥部联系不上的情况下,日军各部纷纷向着之前的老上司松井石根电报试图得到最新的指示。

    只不过,极为会做人做事的松井石根在情况不明的时候根本不会出任何一封电报。因为他也畏惧猜忌,只能是继续生病。

    没有日军会想到朝香宫鸠彦王会连着他那支精锐的卫队彻底被干掉。哪怕是逃亡出去的日军也不知道他们的总指挥官究竟是不是已经死了。

    在这种情况下,各部日军都纷纷联系6航的飞行部队,要求他们去往之前朝香宫鸠彦王所在的区域进行空侦查。同时也派出了大量的部队前往接应。这些日军已经隐隐有了不妙的感觉。

    “飞机!!!”随着一声凄厉的嚎叫声响,正在翻检着战利品收集各种物资的守军士兵们顿时一阵慌乱开始四处逃窜。

    这个时代的日军拥有着极为强悍的空优势,他们拥有数以千计的各式战机在战场上纵横驰骋。缺乏空掩护以及地面防空火力的守军可没少在这些飞机面前吃亏。甚至于很大一部分的伤亡以及士气崩溃都是源自于日军空力量的狂轰乱炸。

    “都趴下!”满身酒气的许诺自然不能让自己好不容易才拉起来的队伍因为远处天空之出现的十多架飞机就闹的崩溃。以高嗓门怒吼一声让那些慌乱的守军们纷纷扑倒在地面上。

    许诺扫了眼正在疾驰而来的日军飞机,脚尖一挑就将地面上一杆步枪拿在了手,随即跑上一辆整个倒翻过来斜斜倒着卡在地上的坦克底盘上。

    “老莫,他在干什么?”几名带着5钢盔的守军士兵们躲在一辆几乎被鲜血碎肉覆盖的坦克旁边,满脸疑惑的看向不远处光着身子手里拎着步枪站在坦克上目标显眼的许诺。

    “可能,是想打飞机?”那位络腮胡子的老莫趴在地上有些不确定的低声嘀咕。

    “打飞机?!”旁边几个同僚全都异口同声的失声叫喊。

    “怎么打?难道是依靠他手里的那杆步枪?!”

    也难怪这些人满心的惊讶。毕竟这个时代的飞机度已经非常快了,想要在地面上使用单栓动步枪射击飞机几乎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就算是运气好打了,也必须要击极为重要的部位才能够取得战果。要不然的话顶多是给蒙皮上填个窟窿罢了。

    “我看倒是有可能。”老莫抬手摸了把自己油腻的络腮胡子,目光之闪动着炫目的光泽。

    只要想想之前那个全身赤果的男人究竟做过些什么就能够知道步枪打飞机这种看上去就是个玩笑的事情并非不可能。

    四周的那些守军们纷纷回过神来,这才想起不远处独自站在战场上的那个男人可不是什么普通人!

    飞天遁地不说,还拥有刀枪不入的铠甲以及强悍的攻击性宝物!甚至于,力大无穷到了直接仍坦克,甩炮管的程度!

    所有人的目光之满是艳羡与期盼。那些****的日本鬼子都该死!

    此时的许诺根本没有去在意那些守军们的切切私语。他此时所有的注意力都集到了那些正在呼啸而来的日军飞机上。

    因为戒指不肯耗费能源为许诺携带现代世界的物件来到异世界,所以许诺手没有原子弹也没有毒刺。他只能是使用在这个世界找到的武器。至于穿上钢铁侠战甲用肩炮干掉那些飞机的事情,至少是现在不行。

    许诺手的能电池数量不多,而此时他来到这个世界不过才两个多小时而已。如果把所有的能源都用光了的话,那接下来的时间里遇上更加重要的目标怎么办?直接化身为绿巨人那样冲上去肉搏?

    “步枪子弹初,射击提前量,飞机度和航线,有效射击距离还有呸!”举着步枪的许诺猛然间转头吐了口唾沫。他突然想到自己可以穿上钢铁侠的战甲让白后为自己锁定目标。启动扫描锁定系统的能量消耗不算什么。

    炫目的战甲再次覆盖在了身上,功能强大的白后很快就将天空之的十多个飞扑过来的目标锁定。这么点度慢的目标对于白后来说实在是算不了什么。

    许诺直接拧断步枪扳机旁边的钢圈,粗大的手指放在扳机上斜指天空那些越来越近,甚至已经开始俯冲的日军战机。

    ‘砰!’有了白后的精确制导,许诺非常轻松扣动扳机。瞬间,一枚六点五毫米有坂弹的弹头以过百六十米每秒的度击穿了一架正在向着目标显眼的许诺进行俯冲的日军战机驾驶舱。

    这个时代的日本可没有什么钢化玻璃防弹玻璃什么的科技,带着巨大力道的弹头毫无阻隔的直接击穿驾驶舱的玻璃随即打穿了驾驶员的脖子。

    ****的鲜血瞬间就染红了这处狭窄的驾驶舱,喉咙被打穿的驾驶员咳着血死去。失去了控制的战机随即偏向一边呜鸣着一头就扎在了地上,剧烈的撞击带起了冲天的尘土。

    “居然真的可以?!”四周的守军们全都被吓到了,这么精确的枪法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许诺迅找到感觉,拉动枪栓退出弹壳,随即再次瞄准继续击。

    连续打下来五架飞机之后,剩下的日军战机慌乱的开始爬高准备躲开这处危险的区域。手感很好的许诺甩手就换好了弹夹再次描向天空之那些还没有来得及爬起来的飞机。

    在剩下的日军战机飞出有效射程之前,整整十架日军飞机被许诺打了下来。所有的攻击方式都一样,专门打驾驶员。

    虽然此时日军飞机性能不佳,攻击动机和油箱同样非常有效。不过许诺想要的就是杀死那些日军飞行员,而且还是使用最为简单直接的方式!此时此刻,他喜欢这种杀戮的感觉。

    “你!”看着几架逃脱的日机匆匆忙忙的向着远处逃亡,许诺扔掉手的步枪一个跃身就来到络腮胡子的老莫身边“知不知道日本人的机场在哪里?”

    “长官。”看着近在咫尺杀气凌人的许诺,心脏狂跳的老莫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许诺,只好直接喊长官“日本人的机场有很多,具体位置真是不知道。”

    “嗯。”许诺点了点头,随即转身来到坦克上,看向四周重新聚集起来的守军们“我去干掉日本人的机场!你们现在就去城里解救那些被围困的同僚。等我回来之后会为你们打开一条突出包围圈的道路!就这样!”

    “轰!”不等守军们做出什么反应,许诺就已经冲天而起,尾随着那几架夺路而逃的日机而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