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什么怪物?!”两架结伴返航的日军战机上,两名驾驶员一边拼命的打着手势,一边拿起写字板疯狂的交流信息。

    对于没有短波无线电台的日军来说,打手势和写字板就是他们在天空之仅有的交流方式。

    “我怎么会知道!”另外一架飞机上的驾驶员因为手抖着在写字板上写字险些导致飞机失控。

    之前这只拥有十二架战机的空战队被许诺就像是气枪打气球一样轻易击落了十架战机,那种恐怖的场面把这两个幸运儿吓的够呛。他们当即疯狂爬升掉头,开始急逃亡。

    “不管了,先回去再说!”这两个驾驶员是队技术最烂的菜鸟新人。因为是新人所以飞在了最后面,没想到却成功的在许诺换弹夹的时候躲过了攻击。此时失去了队长和老鸟之后,他们唯一的念头就是尽快回到机场将事情汇报给联队长。当然了,这也是他们逃离战场的理由。

    这两个日军的菜鸟飞行员满心只想着尽快的回去喝点清酒压压惊,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在他们的身后云层之一直跟着一个追踪者。

    日本人的飞机性能不怎么样,至少没有安装后视镜。

    一直以慢跟在后面的许诺打开扫描雷达不断的扫描附近的战场。天空之有许多的日军战机,地面上更是到处都是日军的部队。而让许诺更加感兴趣的是,在宽阔的江面上有几艘日军的轻型战舰正在向着金陵靠近。

    “不是什么大船。”许诺看了眼面甲上的界面,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这几艘船开到金陵附近将江面封锁起来的话,那就会截断城内守军和民众撤退的路线。想了下之后就决心等会回来的路上把那几艘小船也给干掉。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部分的日军已经通过连续不断的电报联系交流情报对突然出现的混乱有了一定的了解。当然了,空侦查以及十六师团溃散的逃兵们也是重要的情报来源。

    毕竟之前许诺和大黄蜂去江边,但是上千的狗头怪们可没有去,而是四面八方的追杀所有的日军官兵。不少其它部队的日军在将狗头怪们打成碎片之前可是都亲眼见到了这种诡异的,不应该属于人世间的生物。

    在面临未知事情的时候,二十多万日军除了少部分进入城内之外,其他部队大都停下了脚步。在没有弄清楚究竟是生了什么事情之前,他们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金陵城而不能进。

    除此之外,对于这些日军来说还有一个非常挠头的事情。那就是,他们的总指挥官,身份尊贵的皇族成员突然失踪了。

    说是失踪,可是那些溃散的十六师团却早已经将最坏的消息传递了出去。那些得到消息的日军已经是魂飞魄散。失陷了一位皇族的下场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过要命。将军级别的或许都要有人为此谢罪,更别说那些佐官们了。

    在这种环境下,不知道消息的全都收缩部队拼命打听情报。而收到消息的却都是拼了命的向着之前爆激战的地方赶去。从天上看下去,地面上黄滚滚的人群就像是蝗虫一样铺满了大地。

    因为在空占据着绝对的实力,逐渐骄横起来的日军航空部队在天空之没有了对手之后很快就大胆的将自己的机场设置在非常靠近前线的地方。

    这么做可以极为有效的节约时间,为前线提供支援。当然了,危险程度也是很大。就像是现在,一处规模很大的前线机场即将迎来许诺的攻击。

    当那两架由菜鸟驾驶着的飞机回到他们的出地,一处规模极大的前线机场的时候。一路跟在他们身后的许诺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砰!砰!”两个倒霉的新手菜鸟刚准备降低高度选择航线降落,没想到身后突然冲出来了杀星,直接生生的撞断了他们的飞机!

    地面上那些众多的地勤们原本正在进行降落准备。可是猛然间看到高空之呼啸着就冲下来一个金红相间的身影,狠狠的直接撞在了那两架倒霉的飞机身上。之后没有丝毫停歇的向着地面跑道上冲了过来。

    “轰!”就像是一枚重型炮弹落在了跑道上,金红相间的身影狠狠的砸在了水泥构造的机场跑道上。

    巨大的威力溅射起了漫天的石块,这些大小不一的石块就像是子弹一样飞射,将附近的所有人和飞机全都大穿。

    数十名倒霉的日军士兵因为距离许诺的降落地点太近,直接被带着凄厉呜啸之声的石块打穿了胸膛或是砸爆了脑袋,死的不能再死。而跑道上停放着不少的飞机也同样被这一波攻击下被损坏不少。

    机场守备队紧急出动,不少的地勤甚至的飞行员们也纷纷跑了出来。直到这个时候他们都还没有了解究竟是生了什么样的事情。直到,一个金属手臂猛然间从冒着白烟的大坑之伸了出来!

    从自己砸出来的大坑之站起身来,许诺晃了晃脖子看着眼前的诸多日军官兵,尤其是那些带着皮帽子的飞行员们,很是厚道的笑了起来。虽然戴着面甲也没有人能够看到他的笑意。

    对于真正的工业化国家来说,飞机这种东西就是普通的工业产品,只要有生产线原材料以及熟练的技工就可以大规模的生产出来。可是飞行员却不同,尤其是精英飞行员。

    哪怕是被高级军官们当作是数字炮灰的普通小兵子们也是需要至少十八年的成长以及数个月新兵训练才能够投入战场。飞行员,尤其是精英飞行员们的培养那简直就是用大笔的黄金去堆出来的。

    长期训练的飞机动机磨损,海量的油料消耗费用以及地面上的飞机维护开支等等的花销简直就是天数字。飞行员都是用大笔的黄金堆出来的珍惜资源。然而毁灭如此巨大的投入仅仅只是需要一颗普通的,成本不过数分钱的子弹而已。

    再也没有什么生意能够比这更加够本了。

    许诺直接褪下身上的战甲,在一众终于回过神来的日军匆忙拉动枪栓准备攻击的时候欺身而上,双拳犹如铁锤一般凶狠的将众多的日军砸倒在了地上。

    密集的枪声响了起来。直接用拳头砸死人的许诺的表现太过狂暴,这些日军也顾不上误伤不误伤的事情直接就向着许诺猛烈射击。只是,哪怕没穿戴着钢铁侠战甲,许诺的身体强度也不是这些枪械武器能够击穿的。

    杀的兴起的许诺看到了在跑道旁边防空阵地上布置的那些高射机枪和高射炮,顿时眼前一亮。

    虽然几乎不会有什么敌军的战机过来袭击机场,不过久经训练的日军还是还是按照操守布置下了强大的防空力量。然而让她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些防空力量居然会在今天成为他们的催命符。

    ‘啪!’直接瞬移来到高射机枪的阵地上,许诺甩手就将将耳光扇在了守军的脸上。这个倒霉的家伙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上一声就被巨大的力道直接扇的拧断了脖子!

    ‘咚咚咚~~~’大口径的枪械就是威力巨大。高射机枪的弹雨打在日军的身上基本上都是开个巨大的洞口。打在四肢上也必然是当场打爆。如果是运气好打在了脑袋上面,那可就直接炸了,只留下白茬茬的脊椎骨和涌泉般的鲜血!

    许诺先就是打那些飞行员,谁让他们穿的飞行服那么显眼,而且价值最高。

    这些飞行员们往日里在这处天空之几乎没有敌手,尽情的将弹雨和炸弹仍在这片大地上,为这里的人民带去无尽的伤痛与死亡,现在该是他们品尝死亡滋味的时候了。

    数十名飞行员被密集的大口径弹雨打断了身子,残肢断臂四处飞舞。在这种武器的打击之下不可能有什么人能够留下全尸。

    机场警备队和地勤人员们也在向着许诺起绝望的反击,密集的弹药和手雷不要钱的向着他扔过去。虽然那些子弹和手雷只能炸坏许诺的短裤,对他本人没有什么伤害。不过却可以毁掉许诺操作的武器。

    只是,这处机场的规模很大,防空阵地也布置的很多。手里的枪械坏掉了,许诺直接瞬移去了一旁,再次操持着枪械射击暴露在空旷机场上的日军人员。尤其是当许诺操作着日军布置的高射炮的时候,那才是真的要命。

    既然是被称为炮,那威力当然不同凡响。许诺直接调转炮口向着不远处的飞行员宿舍射击,不管里面有没有人的直接把一排排的木头房子全都打到直接垮塌才算结束。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杀戮。

    许诺使用着日本人自己的武器在这处机场上大开杀戒。至少有上百名飞行员,上千名地勤和机场守备队的士兵倒在了许诺的枪口下。整座机场几乎都被鲜血浸泡,宛如人间地狱。

    当冒着白烟的弹壳终于不再纷飞落地之后,偌大机场上的轰鸣枪炮声响终于安静了下来。

    悍勇至极的日军起绝望的万岁冲锋,此时这座机场内除了已经无力动弹的重伤员之外全都成了死人。就连停靠在机场上的数十上百架飞机也都被许诺彻底打坏。这处重要的前线支援机场彻底完蛋了。

    许诺离开炮管都隐隐泛红的高射炮,环顾四周的血腥地狱,冷哼一声之后穿上钢铁侠的战甲,直飞天际向着大江上飞去。他要去找那几艘日本人炮艇的晦气!(。)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