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波浩淼的大江之上,艘悬挂着旭日旗的日军炮艇正在喷吐着黑烟突突突的溯流而上。

    因为在这场战争之并没有得到太大的利益,日本海军对于战争的投入积极性一点都不高。之前在江音要塞击溃了守军海军主力之后,日本海军就暂时停下了自己前进的脚步。

    日本海军向上的报告是因为守军海军全面沉船封锁航线,所以舰队暂时无法前进。然而实际上虽然也有这个原因,可是根本却是日本6海军之间的激烈竞争所致。好处都让6军占了,海军怎么可能会去帮忙?

    在这个世界,因为这件内部斗争反而是使得日军海军逃脱了一次被许诺重创的机会。

    当然了,日本海军也不可能一点点的面子都不给6军留下,所以他们派出了艘吃水浅的炮艇渡过沉船封锁线,溯江而上为6军提供支援。

    只是,当这艘因为烧着劣质重油导致黑烟冲天的小船即将抵达金陵附近江面上的时候,却被天空之的许诺给现了。

    这个运气可真是有够倒霉的。

    江风清凉,带动着炮艇上高悬的旗帜猎猎作响。他们在这个国家横行无忌,心早已经没有了敬畏之心。

    一群群的日军士兵们悠闲自得的在船上聊天闲逛,享受着美好的时光。自从守军海军舰队全军覆没之后,他们在这条蜿蜒的河流之就再也没有了敌手,自然而然的也就放松了下来。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讨论着能够从这次战争之得到什么样的好处。

    在了望哨上的哨兵们也是心不在焉,咬着香烟吹牛打屁,一片安宁祥和的气氛。直到一名眼尖的哨兵看到白云之下猛然间冲出来一个金红相间的身影,宛如飞火流星一般直直的向着他们的炮艇冲过来。凄厉刺耳的警报声响这才响彻了大江江面。

    “轰!”许诺没有动用肩炮摧毁这几艘炮艇,而是使用双手手掌心的能量喷射口经过调节之后喷射出极为炙热的高温能量直接融穿了炮艇上的甲板以及层层船舱,直到一头从炮艇的底舱内击穿舱底之后冲入滔滔江水之!

    这些小型炮艇不过数百吨的排水量,火力倒是不俗,可是其装甲程度却是一塌糊涂。或者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什么装甲可言。普通的船用钢材在许诺的冲击之下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直接就被砸穿。

    许诺冲进了江水之,可是底舱被他撞出来的大洞却成了要命的缺口,汹涌的江水滔滔涌入,要不了多久就能够将这艘小船给拖入江底。

    密集的枪炮声响了起来。当许诺从江水之直冲云霄的时候,艘船上所有的枪炮都在向着他进行猛烈射击。弹雨纷飞之,天空都像是在下着烟花雨。

    只不过这个时代可没有火控雷达锁定技术,虽然日军打出了密集的弹幕,但是对于许诺却没有丝毫的影响。因为他的度太快所有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打到。

    “轰!”飞上天空的许诺再次重复了之前的动作,一而再,再而的将艘日军炮艇全都给撞穿了底舱。许诺之所以这么做也很简单,他就是想要看看这些倒霉鬼们被生生淹死的下场。

    “咚!”正在快下沉的日军炮艇上,那些日军官兵们并没有放弃抵抗。他们依旧是在疯狂的向着许诺猛烈射击,而如此密集的弹雨之终究还是有一枚炮弹打在许诺的身上。

    这倒不是白后没有及时给出躲避的命令,而是许诺想要试一下面对大口径武器的时候这副战甲是否还能够像是抵抗枪弹一样坚固。然后,他就选了枚炮弹撞了上去。再然后,直接就被巨大的冲击力炸飞落在了滔滔江水之。

    “万岁!”看到许诺被炸飞落在了江水,几艘就快要倾覆沉没的日军炮艇上顿时响起了欢呼声响。

    然后,这些在甲板上的幸运儿们纷纷跳入江水之准备游向岸边。至于那些被困在甲板下面的人,那可就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毕竟船沉的实在是太快,根本就没有营救的可能。

    “有水怪啊!”数十名侥幸跳江逃生的日军正拼命向着江边游去的时候,突然一名日军凄厉嚎叫了一声随即整个人猛然就冒着气泡沉入了江水之,再无声息。

    四周正在凫水的日军顿时被吓的魂飞魄散,深怕真是有什么水怪或者干脆就是大鱼在攻击他们。要知道这里虽然不是茫茫大海上那么让人绝望,可是这大江之必然会有大鱼存在。别的不说,大名鼎鼎的扬子鳄可是名声遐迩。

    被吓坏的日军拼命向着二百米之外的江边游了过去,原本这并不算短的路途却在此时成为了致命天堑!

    “救命!”

    “啊!”

    “咕噜噜~~~”

    一连串的惊慌喊叫声,一个接一个的日军冒着水泡就消失在了这处异国他乡的大江之。还活着的人都快要被吓疯了,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死命的向着江边狗刨着过去。

    从沉船的位置到江边这二百多米的距离成了一条死亡之路。绝望的日军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接一个的大活人猛然间就沉入了江水之只剩下了气泡,心惊惧着自己接下来就将步其后路。有心脏病的都能被直接吓死。

    等到最终有一个日军灌满了一肚子的江水艰难走上江岸的时候,数十名幸存者已经死的只剩下他一个人。

    “咚!”没等这名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倒霉的日军大口的将肚子里鼓胀起来的江水吐出去,同样身上湿漉漉的许诺就已经从江水之冲出来落在了他的身边。

    没等这个倒霉的日军做出什么动作或者是喊出什么鬼话,许诺直接伸出手捏住他的脖子,用力一拧之下直接就将其脖子拧断!

    随手就将手里的尸给仍到了江水之,透过面甲再次看了眼那艘已经完全没有了影子的炮艇沉没之处。许诺歪了下脖子,随即就冲天而起,向着城内方向飞去。

    不得不说,能飞就是好。

    许诺在机场打飞机,在江面上砸炮艇的时候。城内外的二十多万日军也没有闲着。密集的电报交流几乎将整个天空都被覆盖起来。各部都在拼命的进行情报交换,然后几乎所有的部队都知道了那位皇族指挥官下落不明的情报。

    在激烈作战的战场上,下落不明几乎就是战死到了尸骨无存的代名词。普通人也就算了,毕竟不管是士兵还是将军,只要上了战场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谁死了都有可能。

    可是,那位却是被神话了的皇族。他要是真的死了,而且还是死无全尸的那种。那附近的这些军队主官们几乎没有人能够逃脱惩罚。剖腹谢罪什么的戏码必然是要分分钟上演。

    在这种情况下,四周确认情报的日军都是疯了一样向着之前那位皇族指挥官失陷的地方涌去。

    就算是死了,也要活见人,死见尸!

    而此时之前那些跟着许诺从江边跑回来的守军大都已经进城与那些溃兵们汇集在了一起,正准备找路线逃亡出城。等到大批日军赶过来的时候,正好将一部分还没有来得及离开的守军给堵了起来。激烈的战斗当即爆。

    等到许诺从天而降的时候,现场只剩下不过百余名守军聚集在了一起拼死抵抗。这些守军并没有投降的意思,对于他们来说此时完全就是多杀一个就是多赚一个。之前在江边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算是死过一次!

    直接砸在地上的许诺出现之后,战场局势当即逆转。这支不过大队级别的日军因为距离近所以来的最早。只是没有想到会遇上许诺这种怪兽级别的存在。

    等到许诺抓起坦克大炮器械车辆等等各种东西四处挥舞将诸多的日军砸成了血葫芦之后,这支日军很快就崩溃了。

    “说吧,拼命的往这边赶是要做什么?”之前在天空之飞行的时候许诺就已经看到了密密麻麻让人头皮麻,宛如蝗虫群一般向着这边涌过来的日军部队。他很是好奇日军大部队此时不去进攻金陵城反倒是跑这边做什么?因此在打垮了这支部队之后就抓了几个日军军官做俘虏逼问情报。

    “混蛋!”被许诺打断了双腿的日军军官咬牙切齿的向着许诺吐口水。

    “噗!”已经收起了钢铁侠战甲的许诺直接单手挥起抢来的一把做工非常不错的武士刀。寒芒闪过,这个勇敢的日军军官已经血溅尺!

    “你,说。”许诺甩了下手滴血长刃,移步来到另外一个日军军官的身边,伸出手长刃卡在他的脖子上。

    “呸!”

    “噗!”

    “到你了!”

    一连砍了四个尉官之后,最后一个被吓坏了的日军尉终于说出了他们的目的,要来却认那位皇族指挥官究竟死了没有。如果真的不幸战死的话,也务必要将尸抢回去。

    要知道那可是被神话了的皇族,如果战死之后就连尸都被敌人夺走,那对于整个如果的军心士气打击简直堪称是毁灭性的。

    “皇族?”随手一刀了结了日军尉。面色疑惑的看向满尸的战场,最终将目光定格在了那处由诸多军官们堆积起来的尸堆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