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了!还真有!”已经扔掉了脑袋上面5钢盔的老莫大口喘着粗气,与同伴们协力将一具具日军军官的尸掀开之后,终于在最底层见到了那个肩膀上挂着两颗金星,胸前满是尊贵勋章的倒霉蛋。

    “嗯?这个是”因为身上的衣物都在之前的战斗之被密集的弹雨损坏,许诺从日军军官身上扒了件衣服直接好似孙大圣的虎皮裙一样围在腰间。他倒不是怕被人看见什么,这只是身为人类最基本的穿衣本能而已。

    “大勋位菊花大绶章?”许诺的目光紧了紧。

    他可是看过太多的资料记载的,对于这种著名的勋章也算是有过了解。加上强的记忆力一眼就看出来这是在日军之极为罕见,只有极少数人才会拥有的高等勋章。

    “果然是个大鱼。”许诺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那个俘虏并没有说谎,这的确是日本皇族的成员,而且还是那位著名的朝香宫鸠彦王。要不然的话不可能在这么年轻就拥有这种显赫的东西。

    “真是便宜你了。”看着眼前双目外凸,早已经没有了气息的朝香宫鸠彦王,许诺撇了撇嘴。如果之前他知道自己的身边有这么个大鱼存在的话,必然会好好的招待一番。

    “长官,现在怎么办?”此时许诺的身边还有百多名的守军,他们都围拢在了许诺的身旁等着他的命令。对于许诺这个刀枪不入,力拔泰山的强大存在非常敬畏,因为许诺非但是救了他们的命,更加重要的是许诺足够强大!

    崇拜强者,追随强者。这是人类远古以来的天性。因为强者可以驱逐猛兽,带来安全的环境。在此时这种环境下,再也没有什么人能够比许诺更加让人敬佩的存在。

    “他们不是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吗?”目光清澈如水的许诺笑了笑“找个东西撑起来,带着进城。用他作为目标吸引日本人的注意力。然后好让其他人顺利撤退离开这处死地。这座城守不住了,活着出去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是!”守军闻言大喜,他们对于这些日军高官可不会有什么好感,哪怕是死了的日军高层。

    穿上钢铁侠战甲飞上天空,许诺仔细观察着这处城市的各个角落以及日军的最新动向。他能够在这里待的时间有限,所以他必须尽快的安排那些失散在了城内的守军和民众们离开。那鲜红刺眼的十万惨烈数字无论如何也要转移出去。

    一番空侦查与情报分析之后,许诺很快就选择好了地方。

    此时的金陵城已经完全被日军包围,唯一的出路就是渡过大江离开。许诺的想法也很简单,既然日本人疯了一样想要抢回朝香宫鸠彦王的尸来减轻罪责,那许诺就将他挂起来吸引日本人的注意力。然后这段时间让城里的人能够成功逃过大江。这或许就是他能够为这些人做的最大努力了。

    疯狂杀戮了数千人之后,许诺原本炽热如阳般的心也已经逐渐平静下来。之前一直在他的双目之忽隐忽现的金色戒指此时已经完全消失不见。许诺的双目再次恢复清明,其净如水!

    ------

    “这群混蛋!我要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戴着一副二饼黑框眼镜,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学老师,可是肩膀上却挂着两颗金星穿着日军将官服的矮子正在怒吼挥舞手的指挥刀。呜啸作响的刀风声显得异常恐怖。

    这个日军将的名声很大,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日军第六师团指挥官谷寿夫将。

    此时他并非是一个人在这里演戏,身旁还围拢着诸多肩膀上挂着金星的日军将领。此时这些人大都与谷寿夫一样满脸悲愤惊恐之色,双面通红的就像是准备择人而噬的野兽!

    之所以这些人会如此气愤慌乱,唯一的原因就是在远处靠近由各国使馆教会筹建的一处安全区的地方,他们的现场指挥官,出身皇族的朝香宫鸠彦王此时被栓在了绳子上,高高的悬挂在了一根电线杆上!

    那可是整个国家的象征,被神话了的皇族。是国家的象征,是整个大和的精神支柱。

    可是此时,这个哪怕是已经战死的精神支柱却被一根绳子拴起来高高的挂在电线杆子上面来回荡漾。在各国使馆教会人员以及无数日军官兵的面前,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巨大羞辱!

    如果不能在被极大的羞辱之后夺回那具尸,那谷寿夫他们这些前线将领的下场必然是极为凄惨。

    能够做到统领数万大军的将军位置上,哪里会有什么傻瓜?谷寿夫等人怒火滔天,可是实际上他们之所以愤怒是为了掩饰心的恐惧。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要完蛋了。失陷了朝香宫鸠彦王这么大的罪名必然是要让他们来扛起。

    就算是因为牵扯的人太多,他们这些高级将领之或许只有少数人会为此事剖腹负责。可是哪怕不死其毕生的前途那肯定是别提了。直接转入预备役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要知道他们一生的荣华富贵与家族昌盛可全都是依靠着这些位置来赚取!

    断人前途,夺人钱财,要人老命。这些将军们怎么可能不愤怒欲狂!怎能不惊恐欲绝!

    而且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现在在这么多的国际友人面前将这件丑事给曝光了出去,而且朝香宫鸠彦王的遗体还要被亵渎。

    如果消息传回了国内,这些人估计就连转入预备役的机会都没有。暴怒的皇族与要维护皇族威严的大本营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这,才是谷寿夫等人几欲狂的根结所在。他们还没有活够,还没有享受完这荣华富贵!

    许诺带着收拢来的守军与朝香宫鸠彦王的尸来到他选择好的阵地,一处位于由外国人构建的安全区附近的一片区域。将朝香宫鸠彦王的尸高高悬挂起来,吸引日本人的注意力。

    日本人不说说他们对于皇族无比看重,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吗?不是要运回国内安葬在神宫之吗?那许诺就接着这个大鱼饵将日本人都给调动过来。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被围困在城内的那数十万军民们留下一条活路。

    许诺可是知道那些丧心病狂的日本人在破城之后都做了些什么。如果他时间充足的话,并不介意在这个世界狠狠的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可是他现在只剩下了不足二十个小时的时间,却要将数十万人送过大江,其难度可想而知。

    好在城内被打散的守军们素质不错,都是精锐部队。之前许诺吸引了日本人的注意力也就给了他们喘息恢复的时间。

    此时这些守军已经逐渐汇集在了一起,形成了拥有一定实力的力量。如果没有这些人帮助,许诺一个人可搞不定所有的事情。那他只能是在时间到了之后离开,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日本人将这座城市化为地狱!

    被聚拢起来的守军都是精锐,而且和日本人打生打死之后都强悍的要死,没有亲眼见过许诺的强大鬼才会服从他的命令。只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几个叫嚣的最厉害的刺头被许诺拎着脖子就给直接带着飞上半空,等到落下来之后一个个全都成了瑟瑟抖的哑巴之后,再也没有人拒绝许诺的命令了。

    此时汇集起来的守军已经过万人,不过因为没有什么编制而且缺少枪械弹药医疗物资,也就是人数多些而已。许诺很快就给他们分配了全新的任务。

    部分人被派出去继续搜寻各处被打散的守军以及民众。剩下的人都在许诺的命令下开始加固这处阵地。而阵地最为核心的地方就是那根高大电线杆上挂着的朝香宫鸠彦王。

    为了避免普通日军看不清楚挂的是什么人,除了将朝香宫鸠彦王打理的干干净净,而且还把军服全都清理一番之外。许诺还在电线杆子上挂了大大的横幅。用与日书写‘此乃朝香宫鸠彦王是也’几个大字。

    气急败坏的日军已经别无选择,只能是拼命的攻击这里试图夺回朝香宫鸠彦王的遗体。只是,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成功的几率非常渺茫。毕竟遗体都落人家手里了,一旦事不可为的时候直接毁掉遗体也不过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

    日军非常憋屈,因为主要目标是抢夺朝香宫鸠彦王的遗体,所以他们要万分小心的攻击,不敢伤害到位于核心阵地之的遗体。这就导致重型武器几乎不能使用。天空之肆意飞舞的战机也不能使用。甚至就连手雷都不能用!

    失去了重火力,完全凭借人数冲锋进行精确射击甚至是直接准备展开白刃战的日军部队完全就是自捆双手,其战斗力程度急降低。

    “干死他们!”被火线提拔起来的老莫在一处匆忙挖掘出来的阵地上厉声怒吼,喝令自己手下诸多部队溃兵汇集的兄弟们打死那些潮水一般汹涌而来的日军人海。那些日军可都是端着明晃晃的刺刀!

    许诺已经向他们表明了利害关系,这些守军们也知道他们在这里阻击是为了给民众撤离争取时间。所以他们作战的时候格外勇敢。军队之的伤病员已经提前撤退去了江边。只是因为能够渡江的船只太少所以撤退行动很是缓慢。

    阻击阵地上已经打破头的时候,身为主要支柱的许诺却并没有出现阵地人。他的身影此时来到了那处著名的,由各国在金陵人员构建的安全区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